大唐小郎

第29章 维护权威

第29章 维护权威

左贵捋着胡须上下瞧了瞧她,问道:“你哪不舒服啊?”

瘸腿妇人有气无力道:“头痛,身上烫得很,骨头关节酸痛。”

“哦,出汗吗?”

妇人摇摇头。

“怕冷吗?”

妇人牙关打架,哆里哆嗦点点头:“就是冷得很……”

“病了几天了?”

“大概有七八天了。”

左贵提腕诊脉,发现脉浮紧,心中已明。道:“你这是麻黄汤证,不要紧,吃一两付药就好了。”

老妇一脸哀求道:“老郎中,我家没钱,你能不能先帮我治,等我有了钱一定补上!行不行?”

“这样啊。”左贵想了想,道:“你们家这么穷,钱来得不易,就不要花在治病上了。其实,不用钱也能治病的。——找根竹签来,再拿把刀子来。”

瘸腿老妇不知道左贵要这作甚,不敢多问,忙吩咐坐石板上的一个大孩子去拿。那孩子光着脚丫子咚咚跑了出去,很快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节竹子,还有一把缺口的柴刀。

左贵接过来,用柴刀把竹子劈开成一根小竹签,费力地将头削尖了,放下柴刀,让瘸腿妇人把脸扬起来。将竹签小心地捅进她鼻孔里,另一只手轻轻一弹,随即抽出竹签。

哎哟!

那妇人轻叫一声,腰一弯,鼻孔里滴滴答答鼻血直流。忙弯着腰叫道:“这……,这怎么的呀?流鼻血了呀,哎哟,老二,赶紧给娘拿块破布来!”

坐在地上的另一个男孩忙答应了正要进屋,被左贵拦住了:“不用!别担心,让她流,一直到自己停止。流一会病就能好!”

“啊?流鼻血……,也能治病?”瘸腿妇人弓着身子瞧着滴滴答答的鼻血,慌乱地问道。

“是啊。”

瘸腿妇人足足流了小半碗鼻血,这才止住,又过了一会,她伸了伸胳膊,喜道:“哈,我感觉好多了,这心也不烦热了,眼睛也亮了,手脚也痛快啊!——还真神了!流鼻血也能把病治好,早知道自己个就治了,嘻嘻嘻”

左贵道:“不是所有流鼻血都能治病,只有得了太阳病伤寒,也就是怕冷发热头痛不出汗,全身酸痛,脉浮,七八天病都不好,这才能用竹签刺鼻腔内的内迎香穴放血,才能把病治好。”

左少阳也很惊讶,他还是第一次见过用这种法子治伤寒表实证。

其实,太阳伤寒病有时候是可以自己痊愈的,病程一般七八天左右,病人会发一身汗,然后好了,但也有发不出汗的,营分中的寒邪就排不出来,这时候病人会流鼻血,鼻血一流,寒邪随着血排除体外,病也就好了。这叫“以衄代汗”。但如果也不流鼻血,身体烦热难受,又老不出汗,因为血汗同源,寒邪也能通过血分排除,这时候如果刺破鼻粘膜,主动造成鼻衄(流鼻血),也能达到排除体内寒邪,从而解除表证的目的。

围观的众人也都很惊讶,左贵露了这一手,让他们大开眼界,想着自己有什么毛病也借机治一治了。

另一家已经把他们两请到了家里,这一家情况就好一些了,至少有板凳坐,还有热水喝。

这个病人是个老妇,也是颤颤巍巍的打哆嗦,一问之下,同样是恶寒发热,头痛身子痛,左贵诊脉望舌之后,道:“你这也是麻黄汤证,这些天下雪,冷得很,得伤寒中风的很多,不要紧,吃两付药就行了。”问了病患姓名之后,提笔写了一付麻黄汤方给左少阳抓药。

尽管开的是麻黄汤,但第一味药仍然是桂枝,反正麻黄汤中也有桂枝这味药,但是重用的是麻黄,麻黄是方中的君药,而桂枝用量小,用途上也只是臣药。

左少阳见这老妇身子很虚,想了想,道:“爹,我也学学诊脉瞧瞧病,再抓药行吗?”

“嗯,那你就学着瞧瞧吧!”左贵见儿子勤学好问,倒也很是喜欢,捋着胡须老气横秋点点头。

左少阳拿过老妇的手,交换两手都诊了脉,发现脉象轻取即得,重按稍减而不空,如水上漂木,果然是浮脉,这是太阳病的特征性脉象,再细细一察,又觉脉浮之间,夹杂软而沉细,不觉眉头一皱,脉弱说明病患阳衰气少,无力鼓动血行,说明患者表证的同时有里虚存在,不能用发汗太过的麻黄汤,免得伤正。

左少阳讪讪对左贵道:“他这脉,不仅浮,而且还有点弱哦。”

“那又怎么了?”左贵脸色有些发沉。

“脉弱代表里虚,如果这时候用麻黄汤发汗,可能会伤正气,不如用桂枝汤……”

“你知道什么!”左贵瞪眼喝叱道,“‘无汗用麻黄,有汗用桂枝’,他明明没有出汗,如何能用桂枝汤?叫你好生读书你偏不听!还不赶紧抓药!”

一般情况下,无汗用麻黄,有汗用桂枝是对的,但是在太阳病表证兼有轻度里虚的时候,不管有没有出汗,都不能用麻黄汤,因为麻黄汤是纯辛温的方剂,发汗力太强,在里虚的情况下特别容易伤正气导致变证。所以应当用扶正力大,发汗力弱,祛邪不伤正,养营血不留邪的桂枝汤。

但左少阳不能跟老爹左贵分辨,他必须树立父亲的权威,因为别人只相信老郎中,没几个人相信他这么年轻的郎中医术会有多高明。但是又不能按照左贵的办法治,要不然病情会有变故的,只能偷梁换柱了。

他把药柜背着左贵,取了药包好,给那妇人,交代了用药的办法和注意事项。

围观的一个老太婆一边挠着头,一边道:“老郎中,我这头上全是虱子,痒得钻心,麻烦你帮我治治,行吗?”

旁边一个小孩摸着自己的光头,乐呵呵道:“剃光了不就得了!像我这样。”

老太婆作势要踢那小家伙,小家伙赶紧捂着屁股躲开,众人都乐了。

左贵微笑道:“这个简单,我给你开个药,你拿去煎汤,用药水洗头发,洗完之后让它自然干,不要用清水清。晚上睡觉用头巾把头发整个包住,明天早上,我包你头发上的虱子连虫带卵全部死光光!这种药没有毒,放心好了。”

老太婆乐了:“真要这样,那可多谢了。——这药钱?”

“这几天我们还会来的,真要好了,你再给钱就行。”

“好好!多谢多谢!”

左贵让左少阳从药柜里取了一些百部药,包好给那老妇。左少阳很是惊奇,想不到百部还能治头虱。他虽然知道百部能杀虫,但在现代社会很难再看见头上长满虱子的情况,百部的这个功效他也就不甚了了。

看完病,二人又准备走,忽见一个老者气喘吁吁跑来,指着围观的几个男子叫道:“喂!你们几个,赶紧跟我走,我们少爷病了,要送城里去!老爷叫你们快去帮忙抬人,快点啊!”

这些人想必是那个什么老爷的佃户,一听这话,赶紧答应了,跟着那老者跑去。

左少阳一听,忙低声对左贵道:“爹,我们去看看!”

左贵有些茫然:“去做什么?人家又没有请我们去看病。”

左少阳简直哭笑不得,老爹文人气太浓,这时候了还摆什么臭架子,又不好发火,急声道:“爹!我们是铃医,应该送医上门,再说了,去看看能不能帮忙也没什么嘛。”

“这样啊,那……,那好吧。”左贵犹犹豫豫答应了。

左少阳背着药箱急步追着那几个人往前跑,快到村口了,便看见一栋宅院,高墙碧瓦,倒有几分气魄,只是和城里富贵人家相比,却颇不如,想必是这村里某个土财主的院子。

门口停着一张软榻,软榻四脚竖着四根杆子,挑着一笼轻纱帐幔,此刻纱帐两边撩开了,里面空无一人,想必病人还没有送出来。

左少阳喘着粗气,心里稍稍踏实了些,回头一看,老爹左贵拉了老远,正慢条斯理踱着步过来,真是又好气又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