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1章 小松鼠

第31章 小松鼠

左少阳见老爹神情颇有些尴尬,显然没办法,忙道:“爹,来的时候我带有一些药丸的,象什么‘三物白丸’啊都带了,我们用什么药?”

左贵正没主意,一听左少阳提到了三物白丸,马上有了主意,道:“嗯……,孩子是痰涎壅盛,就用三物白丸看看吧。”有了现成的丸药,不用开方下煎药,所以左贵不需要用桂枝。

三物白丸是三物白散的丸剂,这药方出自《伤寒论》,唐朝已经广泛用于临床,是治疗温下寒实,涤痰破结的一个常用方。初听着倒也对症,只是孩子这病现在不是化痰的问题,而是熄风镇惊,开窍安神的问题,必须要让孩子清醒,才能自主咳痰,才不会窒息。要不然,只能动手术。而他没有准备手术方面的器械药材,用一般的刀具动手术,而且没有麻药,那风险实在太大。用三物白散肯定达不到这个目的的。

左少阳之所以故意在话里提到这个药丸提醒老爹,并不是真想用它,而是偷梁换柱,他头一晚没睡觉,熬夜配置了一些常用急用药丸,其中有一种药名叫“紫雪”,是凉开三宝之一,是在中唐之后才出现的,初唐还没有,所以没人知道。这“紫雪”能清热开窍,熄风止痉,对各种原因导致的小儿高热引起的痉厥有特别的退烧止痉,开窍醒神疗效,能达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他准备用这药丸替换三物白丸给孩子服用。

左少阳见老爹左贵果然说用三物白丸。心中一喜,忙答应了,打开药柜,取出一枚紫雪丸,来到孩子身旁,俯身在孩子耳边道:“小少爷,能听见我说话吗?”

那孩子艰难地点点头,左少阳心头一喜,孩子刚刚发病,神智还算比较清醒,这就好,如果已经陷入昏迷,不能吞咽,那就麻烦了,只能用管子鼻饲,也就是通过鼻腔插管到胃里给药,这技术左少阳虽然学过,但这一时半会也不知道上哪里找合适的管子。

他取出横在牙齿间的压舌板,大声让那孩子张嘴,同时帮着掐他双颊。孩子昏昏沉沉之下,还能听见一些话,知道要给他服药,努力把嘴张开,左少阳将药丸塞进去,拔下自己腰间装水的葫芦,用嘴咬开塞子,把水倒了一些进孩子的嘴里:“小少爷,乖,快吞咽!”

小孩勉力咕咚一声,将药丸随着水吞下了。

左少阳松了口气,提起药箱,对那胖财主道:“快!赶紧送城里吧,我们跟着去!路上也好照应!”

那男子见他如此负责,愿意随路跟随进城,感动不已,连连点头:“多谢!多谢小兄弟!”

拄杖老者和那妇人听有这两位铃医跟着,虽然也知道铃医本事有限,但总强过没人在旁的好。都连连拱手作揖称谢。

几个佃户抬着软榻四脚,往村外快走而去,胖财主带着那妇人和管家在前,左少爷背着药箱和老爹左贵随后跟着。出了村,开始下坡。

这老槐村差不多在山顶了,一直往下走,连着两天都下雪,地上很泥泞,生怕滑倒,所以速度也不敢太快。

刚走出没一炷香功夫,就听软榻上孩子剧烈地咳嗽起来。吓得胖财主脸都白了,急忙让停下来,那妇人着急之下,脚下一滑,一跤摔在泥地里,一边叫着儿啊,一边爬将起来,顾不得身上的泥泞,搂着弯腰剧烈咳嗽的孩子道:“我的儿啊,你怎么样了?”

胖财主也急声叫着。

左少阳心中稍安,大声道:“会咳嗽了就好!让他咳,把痰咳出来才行,免得堵住气管呼吸不了!”

胖财主夫妻立即明白了,不禁面现喜色。那妇人抱着儿子,帮他轻拍后背。

左少阳道:“让我瞧瞧。”

胖财主夫妻忙让开,左少阳看罢,回头对左贵喜道:“爹,孩子高热退了一些了,抽搐明显减轻了,也能咳痰了,你的药还真管用!”

左贵啊了一声,又惊又喜,瞪目瞧着那孩子,他对这个结果显然没有准备,倒是胖财主两夫妻欢喜不已,那妇人眼泪汪汪搂着儿子呜呜哭了起来。

左少阳道:“先别哭了,赶紧继续走吧,孩子虽然退热了,也清醒一些了,能咳痰了,但咳嗽无力,只怕痰还是咳不出来,得赶紧进城找大夫治疗,而且,这种病必须把病根找到治好,要不然,还有可能会再发急惊风的!”

那妇人急忙收了眼泪,胖财主吩咐继续走。一行人又抬着软榻往山下走。

走到半山,远远听到下面山道上有山歌飘来:

“蜘蛛牵丝在屋檐,

狂风吹段九股弦。

吹断吹断又连起,

吹散吹散又牵圆。”

左少阳一听这山歌,不禁心中一震,好熟悉的声音,举目望去,只见小路弯弯一棵桂花树下,站着一个女子,身后一挑柴火斜靠在桂花树上,隔得太远看不真切。

见那女子唱了山歌,弯腰将柴火挑起,悠悠的沿着小路往上来了。那柴火挑子很大,把挑柴的人都挡住了。左少阳耳听那山歌声很熟,又觉那柴火挑子也很熟,仿佛在那里见过。

一想起柴火挑子,他眼前立即浮现出穿越之初见到的那个把自己从悬崖上救下来的皮肤黝黑的打柴姑娘,莫非是她?

说话间,那挑柴人已经近了,见下来一行人抬着软榻,似乎在送病人,忙侧身站在路边,让他们先走。虽然近了,可那柴火挑子太大,还是挡住了身影看不清是不是那打柴姑娘。

等他们走近那挑柴人,左少阳便看见了随着寒风飘出的襦裙的衣角,绣着花边,鼻间便闻到了随风而来的那春天才有的娇嫩的青草香。

左少阳心头一喜,光顾看了,没留神脚下一滑,一屁股摔在泥地上。

他这糗样让挑柴姑娘看了个正着,禁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左少阳两手撑地,抬眼一瞧,只见那挑柴女孩皮肤黝黑,乌溜溜的大眼睛水汪汪的,鼻翼间,几颗淡淡的雀斑,鼓鼓的胸脯与圆润的翘臀间,是结实的小蛮腰,果真便是那位身有青草香味的打柴姑娘。只是自己这狼狈样子让人看了去,正够丢人的,忙爬了起来,一边搓着手上的泥,一边讪讪道:“姑娘,是你呀!我们又见面了。——你唱的山歌真好听!”

姑娘吃吃笑着瞧了他一眼,也不答话,让过先前抬软榻的人之后,挑着柴火接着往上走。

左少阳知道这姑娘爱唱歌却不爱说话,也不奇怪。这姑娘经过他身边时,左少阳忽听得她怀里有吱吱叫的声音,很是好奇,探头望去,发现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从姑娘胸前开襟处探了出来,在寒风里簌簌发抖。奇道:“姑娘怀里是什么?”

打柴姑娘站住了,瞧着他微微一笑:“是小松鼠。”

“啊?”左少阳更是好奇,“小松鼠?能给我瞧瞧吗?”

姑娘也不把柴火挑子放下,点点头,单手从怀里掏出那只金黄色的小松鼠,递了过去。

左少阳忙双手接过,这小松鼠只有小孩拳头大小,眼睛还未睁开,微张着嘴四处嗅。这小松鼠眉心处一道伤口,鲜血已经凝固了。左少阳道:“是你抓的吗?”

没想到提到这个话题,姑娘的话却多了,道:“不是,我打柴的时候,看见几只黄鼠狼在树上跟两只松鼠打架,那松鼠好不厉害,把黄鼠狼抓得鲜血淋漓,还把一只的眼睛给抓瞎了呢。不过黄鼠狼太多,小松鼠被咬伤了,我看见之后,就拣土疙瘩打跑了黄鼠狼,爬上树去看,发现两只大松鼠伤得很重,没一会就死了,树上窝里几只小松鼠也被黄鼠狼咬死了,只剩这一只没死,但脑门也把抓伤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活。我见它可怜,就抱了回来,你既然喜欢,又是郎中,就留着吧,顺便帮它治治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