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4章 小河边

第34章 小河边

没想到洗长发这么费劲,他的腰都要弯断了,还没洗好,只得找根凳子坐下再洗,洗完之后,腰酸背痛,真是受罪,留这么长头发作甚!

用洗脸帕将头发擦了个半干,舀了热水倒进大木桶里,兑好凉水,然后脱了衣服放在一边。爬进大木桶,把长发耷拉在木桶外不让碰水,这才舒舒服服泡起澡来。

泡了大半个时辰,水都温了,这才起来,头发也差不多干了,穿好夹袄。连窝一起把小松鼠捧上楼梯,放在自己枕头边,小松鼠睡的很香。他这才躺在**伸了个大懒腰,感觉很舒服。新加了被子,又泡了个热水澡,也就不觉得冷了,这一觉左少阳睡得很香。

第二天大清早,左少阳鼻子发痒,闭着眼睛打了个喷嚏,醒过来一瞧,只见那小松鼠长长的毛尾巴正耷拉在自己脸上,这小家伙被他的喷嚏吵醒了,瞪着圆圆的大眼睛瞧着他,也不怕生。

左少阳一骨碌爬起来,把小松鼠捧在手心里:“嗨!你会睁眼了?”小松鼠瞧着他,吱吱叫了两声。

“饿了吧你?”左少阳从衣兜里掏出已经砸好的松子递给小松鼠。

小松鼠虽然会睁眼了,却还没长牙,啃不动这松子。急得吱吱叫。

左少阳道:“先别急,我先把该做的事做了,回头再喂你吃的。”

他把小松鼠放回窝里,拿着窝披头散发下了楼梯,先把松鼠窝放在药柜台里,这才来到厨房,找到一把木梳,把一头长发梳了,却拿着头发不知道该怎么盘发髻。扭来扭去,累得汗都出来了,这才勉强歪歪扭扭盘好,用头巾裹好,戴上幞头。然后从厨房拿了水桶去河边水井挑水。

到了石阶上,就听到下面水井处传来那姑娘跟那少妇的说笑声,但是人影被大青石板的水井盖挡住了,看不见,左少阳心里咚咚跳,不知道该下去还是等一会。

喜欢开玩笑的那少妇一晃身,看见了台阶上的左少阳,用胳膊肘捅了一下旁边的姑娘:“喂!那傻子又来瞧你来了!嘻嘻”

姑娘探头出来一瞧,俏脸微微一笑,打了少妇一下:“你又乱说!”

“我哪里乱说了?瞧见没,人家盯着你胸脯瞧,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嘻嘻嘻”

“你说啥啊!瞧我不撕你的嘴!”姑娘伸手过去揪那少妇的脸,少妇咯咯笑着躲开了,“别闹了,他瞧着呢。你要使泼,人家可不爱看哟!”

一听这话,那姑娘立即不闹了,瞅了台阶上左少阳一眼,低着头开始打水。

那少妇仰头冲着左少阳道:“哎!傻站在那做什么?还不下来,怕小妹吃了你呀?嘻嘻”

左少阳嘿嘿笑了笑,忙挑着水桶走下台阶,台阶上淋有水,冷风一吹结了冰,得十分小心,不然摔一跤那可丢人丢大发了。

眼见左少阳来到水井边,少妇捅了那姑娘一下:“喂,你不是有话要跟他说吗?怎么,哑巴了?”

“没有啊?”姑娘杏眼眨了眨。

“你咋忘了,你二姐的事啊,你昨晚上还是找个郎中问问,先前不就现成的嘛,大不了你帮人家把水挑回去算做诊金不就行了。”

“你不提我真还忘了。”姑娘嘻嘻笑了笑,没说话脸已经变成了个红石榴,低着头道:“哎,我想请你帮个忙,行不?”

左少阳见她没瞧自己,故意东张西望了一下,才指着自己道:“姑娘是跟我在说话?”

“装蒜啊你!”少妇嗔道,“她不跟你说,这莫非还有旁人不成?”

“你不算人吗?”一说起话之后,左少阳发觉跟唐朝女孩子说话,也还是很顺溜的,嘴巴也利索了。

“讨打!”少妇扬手作势要打,随即又推了那姑娘一把:“喂,这傻子损我,你也不管?”

“我管?你们俩打情骂……那个啥的,嘻嘻,我管得着吗?”

“好你个死妮子!”少妇扶手去挠那姑娘的小蛮腰,那姑娘妹咯咯笑着躲着,两人闹成一团。

左少阳见二女青春烂漫,这几天阴霾的心情也放晴了不少,笑道:“姑娘有事请尽管说,我能帮上忙的一定帮。”

二女这才停止了打闹,整了整衣衫,那姑娘红着脸道:“是这样的,我二姐给孩子断奶了,但奶汁还是很多,胀痛得很难受,你有没有法子给治治?”

“这很简单啊。”左少阳道,“回去让你二姐用生麦芽四两煎服,能回乳消胀。”

“真的啊?”姑娘抬眼瞧了他一眼,又低头道:“多谢了!我帮你挑水吧!”伸手过来要拿左少阳的水桶。左少阳如何能让一个女孩子帮自己挑水,那要是传出去不丢死人了。急忙按住水桶:“不不,我自己来,谢谢了!”

少妇道:“你这人真是个傻子!放着这么好的机会还不顺着来!”

“不不,嘿嘿,我一个大男人哪能让你们女的帮着挑水,人家会笑话的。”

姑娘和少妇互视一眼,咯咯笑了。少妇道:“下午她会在这洗衣服,要不,把你的衣服拿来让她洗好了。”

“这个……,不用了,我自己洗好了。”

那姑娘嗔怪地瞧了左少阳一眼,对少妇道:“人家是担心我洗不干净!”

“没,没那意思。”左少阳瞧见姑娘那话有些尴尬,心想帮着洗衣服也不代表什么,便道:“那,下午我拿来就是,多谢姑娘了。”

“不用谢!”少妇嘻嘻笑着道,“赶明儿你给她把心口痛治好,就算回报了!”

姑娘打了少妇一下:“又乱说!”

左少阳忙正色道:“姑娘心口痛?这可不能掉以轻心,我可以帮着姑娘瞧瞧。”

姑娘连脖子都羞红了,嗔道:“你别听她胡说!我心口不疼,她拿我开心哩!”说着又去挠那少妇。少妇咯咯笑着反抗。两人推攘着,少妇故意把那姑娘往左少阳身上猛地一推,姑娘哎哟一声撞在左少阳身上。

这台阶窄,又有冰,左少阳一下子躲不开,幸亏一只手扶住了水井上半人高的石盖,这才没被撞倒,只是身子这么猛地一晃,头上的幞头歪掉了,刚才费力盘上的发髻本来就盘得不牢实,这一撞顿时散了,泼水一般散落下来,盖住了他的头脸。

姑娘和少妇都愣了一下,随即咯咯大笑了起来。

左少阳涨红着脸,忙把头发胡乱理好,笨拙地往头上盘。他这动作更引得二女笑个不停。少妇一边笑一边推了姑娘一把:“喂!还不帮人家把头发盘好!”

姑娘掩嘴笑着过来:“哎,我帮你盘头好了。这么大人了,连头发都不会盘,嘻嘻嘻”

左少阳讪讪笑道:“多谢姑娘。”

那姑娘抬皓臂轻巧地从头发上取下一把桃木梳子,走到左少阳身边:“你这么站着,我咋梳啊?”

左少阳忙蹲了个马步,二女瞧他这样,更是好笑。那姑娘站在她面前帮他梳头。两人贴的很近,左少阳闻到这姑娘身上幽幽的少女体香,眼见她鼓鼓的胸脯就在自己面前,不禁心旌摇曳,生怕被看见自己这副猪哥样,忙把眼闭上。

姑娘动作麻利,三两下便帮他梳好头,挽了个发髻,用布条裹好。又帮他戴好幞头。这才把桃木梳插回头上。笑道:“行了!——你闭着眼做什么?”

少妇咯咯笑着道:“没瞧见人家很享受吗?心里肯定美得很,要是天天有你这样帮着梳头,那才不枉此生呢!嘻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