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4章 小河边

第34章 小河边

没想到洗长发这么费劲,他的腰都要弯断了,还没洗好,只得找根凳子坐下再洗,洗完之后,腰酸背痛,真是受罪,留这么长头发作甚!

用洗脸帕将头发擦了个半干,舀了热水倒进大木桶里,兑好凉水,然后脱了衣服放在一边。爬进大木桶,把长发耷拉在木桶外不让碰水,这才舒舒服服泡起澡来。

泡了大半个时辰,水都温了,这才起来,头发也差不多干了,穿好夹袄。连窝一起把小松鼠捧上楼梯,放在自己枕头边,小松鼠睡的很香。他这才躺在**伸了个大懒腰,感觉很舒服。新加了被子,又泡了个热水澡,也就不觉得冷了,这一觉左少阳睡得很香。

第二天大清早,左少阳鼻子发痒,闭着眼睛打了个喷嚏,醒过来一瞧,只见那小松鼠长长的毛尾巴正耷拉在自己脸上,这小家伙被他的喷嚏吵醒了,瞪着圆圆的大眼睛瞧着他,也不怕生。

左少阳一骨碌爬起来,把小松鼠捧在手心里:“嗨!你会睁眼了?”小松鼠瞧着他,吱吱叫了两声。

“饿了吧你?”左少阳从衣兜里掏出已经砸好的松子递给小松鼠。

小松鼠虽然会睁眼了,却还没长牙,啃不动这松子。急得吱吱叫。

左少阳道:“先别急,我先把该做的事做了,回头再喂你吃的。”

他把小松鼠放回窝里,拿着窝披头散发下了楼梯,先把松鼠窝放在药柜台里,这才来到厨房,找到一把木梳,把一头长发梳了,却拿着头发不知道该怎么盘发髻。扭来扭去,累得汗都出来了,这才勉强歪歪扭扭盘好,用头巾裹好,戴上幞头。然后从厨房拿了水桶去河边水井挑水。

到了石阶上,就听到下面水井处传来那姑娘跟那少妇的说笑声,但是人影被大青石板的水井盖挡住了,看不见,左少阳心里咚咚跳,不知道该下去还是等一会。

喜欢开玩笑的那少妇一晃身,看见了台阶上的左少阳,用胳膊肘捅了一下旁边的姑娘:“喂!那傻子又来瞧你来了!嘻嘻”

姑娘探头出来一瞧,俏脸微微一笑,打了少妇一下:“你又乱说!”

“我哪里乱说了?瞧见没,人家盯着你胸脯瞧,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嘻嘻嘻”

“你说啥啊!瞧我不撕你的嘴!”姑娘伸手过去揪那少妇的脸,少妇咯咯笑着躲开了,“别闹了,他瞧着呢。你要使泼,人家可不爱看哟!”

一听这话,那姑娘立即不闹了,瞅了台阶上左少阳一眼,低着头开始打水。

那少妇仰头冲着左少阳道:“哎!傻站在那做什么?还不下来,怕小妹吃了你呀?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