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2章 人参

第42章 人参

第左少阳接过方子一瞧,是《金匮要略》附方所引《古今录验》的续命汤。这方能疏通经络、调和营卫、解表祛邪。主治中风、偏瘫等症。

他心中暗自疑虑,《金匮要略》成书于宋朝,这方子怎么唐初就有人知道呢?转念一想便明白了,尽管《金匮要略》成书是在宋朝,但它是宋朝人整理的东汉医圣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中的杂病部分,而张仲景的这部书其实是对东汉之前医学成就的总结,所用经方很多都是当时已经流传于世,被医家广泛使用,《伤寒杂病论》虽然失散数百年,但其中的经方已经通过民间手抄本等形式流传于民间医者之间了,所以尽管唐初的医者不知道《金匮要略》,对其中记载的方剂却有知晓者,这续命汤只怕也是如此。

扫了一眼老爹左贵方剂配伍,正是续命散组成,只是其中关键一味药“人参”三两,换成了“黄芪”三两。

左少阳看罢方剂组成,顿时明白了,为什么惠民堂等药铺都拒绝给这病患医治,原来唐宋以前,对中风的认识是从“内虚邪中”角度出发的,治疗上也都采用疏风祛邪,补益正气的方药,而要论补气的药,人参为首,人参是大补元气,复脉固脱,拯危救脱第一要药,但是,人参是十分名贵的药材,其中的上品人参,价值超过金银。而这方子一用就是三两,也就是一剂药至少要用三两以上的白银!相当于人民币一万五千元!眼见这些人衣着褴褛,哪里有钱支付如此昂贵的药费?药铺要是义诊送药,又如何送得起呢?

由于人参太贵,所以他们贵芝堂并没有这味药,否则,卖几两人参就能把房租交上了,也就不用发愁了。

老爹左贵把人参换成黄芪,尽管黄芪也是补气的药,但跟人参相比,在大补元气的作用上,那就是天壤之别了,如果能换而对疗效没有大的影响的话,人家早就换了。

唐朝医者对此很无奈,左少阳却不发愁,因为唐宋之后,对于中风的认识和治疗,后世有了长足的进步,金元以来,许多医家对中风改以“内风”立论,经过刘河间、朱丹溪、张景岳、李中梓、叶天士等等各朝代名医的努力,特别是现代医学研究,已经形成了远胜于唐宋的完整的中风病治疗法则,治疗方法多样化,疗效也有了很大提高。治疗这种病,不需要人参也能达到很好的治疗效果了。

根据病患的病症,左少阳决定用“羚角钩藤汤”加减和紫雪合并治疗。羚角钩藤汤这方剂出自清代,以凉肝熄风为主,配伍滋阴、化痰、安神药,标本兼治,是凉肝熄风法的代表方。这方剂中的羚羊角在现代不好找,因为羚羊是国家保护动物,但在古代就不存在了,只是一般的很普通的药而已,他们药铺就有。其他的药也都是常见药。

由于患者邪热内闭,神昏,所以要陪着开窍醒神的药进行治疗,左少阳配制有紫雪,头一天用于治疗老槐村那急惊风的孩子,收效显著,想不到很快又用上了。

左少阳问那汉子:“你们是在这煎药,还是拿回去自己煎?”

那汉子苦着脸道:“就麻烦小兄弟在这煎吧,我怕我娘病情拖不了这么久,能尽快用药就尽快了。”

“那好!先抓一付药吃吃看,有效了再接着抓,行吗?”

“行行!”那汉子回头瞧了一眼身后几个汉子,犹豫了一下,低声问道:“请问小兄弟,这药费……?”

“请稍等。”左少阳很快把羚角钩藤汤需要的药拣好,道:“一付药,共十二文钱。”

这药费自然是按照左贵老爹的去人参续命散算的,真正的药费加上紫雪要比这贵一些,但左少阳没法说。

那汉子哦了两声,从怀里摸出钱袋,扯开口子,把里面的都倒了出来,数了数,只有五文铜钱。没等他说话,后面的几个汉子也都掏出钱袋,把钱都倒出来了,加起来,总算凑足了十二文。小心地放在左贵的桌子上。

左贵笼着袖子瞧了一眼桌上的十几文钱,没伸手去拿,很显然,他知道自己那方子肯定没什么效果,也就不想收这钱。却不知左少阳偷梁换柱了。只是低下头,拢着袖子,似乎在等着宣告失败。

汤药煎好,左少阳取出药丸紫雪放在手心里,端着来到小床边,背对着老爹左贵,先掐开老妇的嘴,将紫雪喂下,由于老妇已经昏迷,无法自行吞咽服药,只能用专门灌药的鹤嘴壶伸到喉咙处,硬把汤药慢慢灌了进去。

接下来,就是静静的等待了。

贵芝堂没什么生意,这些人守在大堂里倒也不耽误,只是引得路人探头观瞧,听说正在救治危重病患,也有些闲人倚在门口瞧热闹。

姐姐茴香和母亲梁氏已经在苗佩兰的帮助下,把手推车上的座椅搬了进来,让那汉子坐。汉子连声道谢,却不坐,笼着手忧心忡忡瞧着**昏迷不醒的老母发呆。其余几个汉子都笼着衣袖蹲在床边的地上。也都不说话。

苗佩兰把墙角低声抽噎的妇人搀扶起来,两人站在一边,悲伤地瞧着**的老妇,左少阳拿椅子过去招呼她坐下,她勉强笑了笑,却摇头没坐。一屋子的人,又有病危的病患,左少阳自然不好跟她聊天。只得也笼着袖子站在柜台后发呆。

大堂里十分的安静,门口瞧热闹的见老是这沉闷的样子,没啥热闹可瞧,不少人都走了。

太阳落山了,天终于黑了下来,马上就要起更了,茴香点了油灯,却也不好催促他们离开,想等到起更再说。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床边守着的那汉子突然惊喜地叫了一声:“娘!娘你醒了啊?娘!——我娘她醒了!”

那几个蹲着的汉子一听这话,面面相觑,都不敢相信,随即呼啦一下,都跳了起来,围拢在床前,喊着“娘!”“老嫂子”“大婶”“姑姑”,乱成一团。

苗佩兰搀扶着的妇人眼睛已经哭肿了,一听这话,猛抬头,甩开苗佩兰的手,三步两步冲了过来,拉开面前的汉子,俯身床边,瞧着老妇,颤抖着声音唤了声:“娘!娘你觉得怎么样?娘!媳妇错了,媳妇这里给你赔罪了!”咕咚一声跪在床边,咚咚磕头。

老妇眼角,慢慢沁出一颗浑浊的老泪,顺着满是鱼尾纹的眼角涩涩地滚落了下来。

苗佩兰眼中含泪,过来将那妇人搀扶起来。

左少阳钻出了药柜,分开众人,来到床边,低头一看,果见那老妇双目微睁,眼珠慢慢转着,一个个瞧着眼前的人。

左少阳回身喜道:“爹!你的药真管用,老人家苏醒过来了!”

啊?左贵惊讶得嘴张得老大,慢慢起身,笼着的手放下来,嘴里喃喃道:“醒……,醒了?”

“是啊,爹,老人家醒了,好像能认人了!”

左贵小眼睛睁得溜圆:“黄芪……,也有人参之效?”

他嘟噜这句话太轻,没人听见,茴香尽管不想让老爹接诊这病人,原因是家里实在没钱补贴药费了,但既然已经接了,现在又有了效果,心中到底还是十分欢喜的,跟母亲梁氏也凑了过去瞧,果见那老妇眼睛转动,在瞧众人,只是中风之下失语无法说话。茴香欣喜地望着左贵道:“爹!当真醒过来了!你再来瞧瞧啊。”

左贵这才慌忙过来,那几个汉子急忙分开让路,左贵踱步来到床边,附身低头察看了一下,道:“老人家,老朽是给你治病的郎中,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听见就眨眨眼。”

老妇果真眨了眨眼。

围着的众汉子都乐了,含着眼泪嚷嚷着:“好了好了!当真神医啊!”“就是就是!”

————————————

PS:明日大年初一,正常更新,恭祝大家多多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