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8章 几粒小斑点

第58章 几粒小斑点

左贵开的真武汤是一剂分三次服,左少阳道:“只有一次的了?那今晚不够啊,病人病情危重,要连夜连服,我再抓一剂,今夜分三次服。现在先服一次,半夜再服一次,天亮的时候再服一次。”

大汉道:“好的,那下午剩下的药呢?”

“凉了,不要服了,服温热的。”左少阳生怕他们舍不得药,继续给李大娘服,便把那药罐里的汤药拿出去倒了。从药柜里抓了药,放进药罐,给那大汉。

这次用药自然不是真武汤,换成了涤痰汤增减,另加苏合香丸。涤痰汤出自明朝《奇效良方》,是治疗中风痰迷心窍证的常用方,是辛温芳化的方剂。而苏合香丸出自唐朝的《外台秘要》,它与紫雪相反,它是温开法的代表方,长于辟秽开窍,行气温中止痛,主治寒闭证。

那大汉也不疑有他,接过药马上上灶煎药。

药煎好之后,左少阳把苏合香药丸揉碎放入汤剂中,亲自用鸭嘴壶把汤药灌下,然后坐在床边,静等结果。可是一直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李大娘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依旧昏迷不醒。左少阳心中忐忑,提腕诊脉,发现脉象并无进一步恶化的迹象,心中稍安,又把先前的思路盘算了一遍,觉得这一次辨证是没问题的,坚定了继续用药的思路。

李大娘的儿子见左少阳一直守在床榻边观察,很是感动,眼见夜深了,低声道:“小郎中,要不,您先回去歇着,如果我娘病情有什么变化,我马上跑来告诉你,好不好?”

见不到病情结果,左少阳也无心睡觉,估计心中牵挂也睡不着,摇摇头:“再等等看。不着急回去。”

正说着话,突然听到屋外脚步声急,接着听到敲门声:“小郎中在吗?”

“在在!”李大娘的儿子忙过去开门,“哦,是贾管家啊,小郎中在这里呢。”

进来的正是贾财主的那老管家,一头大汉,喘着气道:“可找到你了!赶紧的,你爹叫你去呢?”

“怎么了?”左少阳忙起身问道。

“我们少爷……,又犯病了,全身抽抽,气都喘不过来了,左郎中让我们叫你回去,我们也不知道你在哪,药箱也不见了,到处找,可把你找到了,赶紧走吧!”

没等这老管家说完,左少阳已经背着药箱冲出了屋外。

左少阳跑回贾财主家,径直来到后院,见这里灯火通明,门口站着的丫鬟见他来了,喜道:“小郎中回来了!”

“小少爷在哪里?”左少阳急声问。

“在屋里呢,左郎中也在。”丫鬟指了指屋子正堂。

左少阳冲了进去,只见大堂里沾着几个丫鬟,里屋的门帘挑着,听到里面那妇人在哭着喊儿子。忙跨步进去,只见里屋炕边放着一大盆炭火,烧得旺旺的,屋里很暖和,那少妇坐在炕沿上,怀里抱着那小孩。那孩子喉间痰鸣,两眼上翻,手脚不停抽搐。贾财主和他老爹站在旁边,急得直搓手,见他进来,顿时面露喜色。

左贵老爹转头瞧他,哼了一声:“你跑哪里去了?”

“我去看李大娘的病去了,——孩子怎么了?”

少妇搂着儿子哭着只是不停摇头。贾财主哭丧着脸道:“睡到晚上,又烧起来了,很烫,我派人去叫了令尊,正在察看,小儿突然全身抽搐,喉咙里有痰又咳不出,憋得喘不过气来,令尊用老办法,巴豆掉线让孩子吞下又扯出来,小儿呼吸才略微好一点。”

“服用我们给的药丸了吗?”

“服了,刚服下。”

“应该有效的,等等看。”

过了一会,孩子热稍退,抽搐也略微减缓了,但仍然不停地咳嗽,鼻煽气促,面色灰白,嘴唇发紫,喘憋征象十分明显。

左少阳见那妇人把孩子抱得很紧,孩子本来穿得就很厚,加上包裹着厚厚的丝绵被,连小脸都遮了大半,这肯定会影响孩子的呼吸,屋里烧着一大盘炭火,十分暖和,用不着裹得这样厚,忙道:“夫人,请把孩子被子松松,这样勒着,孩子呼吸不畅。”

那少妇已经哭得昏了神,没听到左少阳的话,依旧紧紧把孩子搂在怀里,左少阳又说了一遍,她还是没听见。贾财主叱道:“小郎中让你把孩子松松开!没听见啊?”

“啊?”少妇这才仰头望向夫君。

贾财主干脆直接伸手过去抢孩子,少妇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下意识抱紧孩子不放,贾财主夺不过,眼看儿子笑脸憋的发紫,心中一急,直接把手伸进丝绵被里,把儿子从被子里抽了出来,抱在怀里,望向左少阳:“小郎中,这样行吗?”

左少阳见孩子已经穿的很厚,呼吸估计还是不顺畅,便上前解开小孩衣领的盘扣,两边一扯,绕着脖子理了理衣领,道:“这样才行……,咦?这是什么?”

他一眼瞧见孩子耳朵后面,有几粒玫瑰紫色的斑点,忙伸手抹了抹,擦不掉,心中不禁一动,从药箱里取出压舌板,撬开孩子的嘴往里一瞧,在孩子口腔两侧颊黏膜靠近牙齿的地方,也看见了几粒同样的斑点!

瞧见这些斑疹,左少阳心中所有的疑惑一贯而通!

这是麻疹!

也就是说,这孩子是麻疹合并小儿肺炎引发高热才导致急惊风!

麻疹是儿科最常见的传染性疾病之一,初期症状很像外感病,这孩子初时发热咳嗽,鼻流清涕,惠民堂初诊诊察不清,当成外感热病治疗,连续使用麻杏石甘汤、牛黄散、清心丸、羚羊角面,这些都是寒凉剂,而自己用的紫雪更是“凉开三宝”之一的峻猛寒凉剂!

本来,麻疹是阳毒,治法上是应该宜凉不宜热的,而麻杏石甘汤也是可以治疗麻疹未透身热烦躁疹毒内陷的,特别适用于麻疹合并肺炎热邪壅肺者,但什么事情都不能走极端,寒凉太过了,就会使毒热内闭而生变。这跟李大娘的情况相类似,麻疹发疹之初便用此寒凉猛剂,加上服用了自己的紫雪,寒凉过抑,导致热毒内闭(当然,如果当时不用紫雪退热开窍醒神,孩子只怕活不到现在)!孩子麻疹呈玫瑰色斑疹,便是疹毒不能外泄,温邪郁于肌表血分的明证!

由于孩子麻疹合并小儿肺炎导致高热不退,热不能散,热极风动便会引发急惊风抽搐,毒热入营血,逆传心包,所以孩子便神昏嗜睡,导致疹毒不能顺序外泄,而这孩子娇生惯养,体质本来就差,无力托毒外出,毒热内伏,所以合并了肺炎发生,才会喘憋呼吸困难。

原来搞了半天,导致孩子肺炎高热的罪魁祸首竟然是麻疹!

这孩子从开始到现在,都一直被厚厚的丝绵被裹着的,连小脸都遮去了一大半,麻疹最初发于耳后发际处,然后才会拓展到其他部位。由于发疹之初,就把大剂量的寒凉猛剂搞得毒热内闭,疹毒无法外泄,所以头面部等看不到麻疹。当时要这少妇把孩子被子衣服解开看看,少妇不干,不过他当时也没想到是麻疹,否则坚持检查身体其他部位,应该就能发现了。

有了这个重大发现,左少阳心情振奋,不过,现代社会由于普种麻疹育苗,麻疹病发率已经大幅降低,很少见了。所以左少阳读书的时候并不太重视这种病的治疗方法。确定是麻疹之后,心中有些慌乱,一时不知该如何下手治疗。决定还是先看看老爹左贵有没有合适的方子再说,忙指着孩子耳后斑疹急声对左贵道:“爹!你看这是什么?”

左贵老爹站起走过来瞧了一眼,咦了一声,俯下身仔细观瞧,不禁身子一震,沉声道:“把孩子给我!”

贾财主忙把孩子递给左贵。左贵解开孩子的衣衫察看,然后跟刚才左少阳一个动作,用压舌板撬开孩子的嘴往里细看,片刻,沉声道:“是麻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