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2章 雪地采药

第62章 雪地采药

左少阳道:“那你还打这么多柴做什么?我看屋后都堆满柴火了。”

苗佩兰莞尔一笑,道:“谁愿意大冬天的打柴啊,家里要柴火烧呀,柴火要放干了才好烧,生柴不好烧,烟子太大了,要放干了再烧。再说了,大冬天的啥事都做不了,多打些柴堆着又不会坏,农忙起来可没时间打柴的。现在不打柴,那时候哪有时间啊?”

左少阳这才明白,苗佩兰打柴主要是留着以后家用,卖不掉那么多的。所以打柴赚的钱远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多。

左少阳道:“那也不好,始终是耽误你的农活的。——对了,你们村李大娘的儿子,就是那个李大哥,他们在水渠工地上挣的工钱,一天能挣多少工钱?”

“这不好说,得看个人干了多少活。”

“李大哥赚多少?”

“嗯,听说一天能赚三文钱。还包两顿饭。”

左少阳咋舌道:“才三文钱?太少了吧?”

“李大哥赚的还算多的了。有的一天也就一文钱,不过,能有两顿饭吃,省了一个人的口粮,这已经很不错了。”

“那倒也是。要不这样吧,你帮我开荒种药材,我给你工钱。就按照李大哥的标准给,一天三文,管两顿饭。”

“我不要钱。帮你开荒就行了。”

“那不行,用了你的劳力,当然要给钱。要不然就算了,我自己慢慢挖就是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左少阳故意可怜巴巴的样子道。

苗佩兰扑哧一笑,回头道:“那就每天两文,包两餐,不行就拉倒。”

左少阳笑了,叹道:“听说过给人打工抬高价的,还没听说过自己给自己压价的。好吧,既然你坚持,就先这样吧。不过,若我的药材种植有前途赚了钱了,水涨船高,那是我我给你涨工钱,你可不许推。”

苗佩兰微微一笑,点点头。

苗佩兰经常打柴的地方距离老槐村没多远,说着话就到了,一个向阳的大斜坡。坡势比较缓适合打柴,却不太适合左少阳冬天里采药,因为地面都覆盖了齐小腿肚的积雪,要扫开积雪才能找到药材,这还是一上午的太阳溶化了一部分积雪之后了。

左少阳可不想寻宝一般扫开积雪去找,只能找高株的药材,很快便看见了好几株金荞麦,这是一种清热解毒,排脓祛瘀的药,秋冬地上茎叶枯萎时采集最好,割去茎叶,刨出根药用。

左少阳正满处寻觅,突然,他眼睛一亮,看见了一株草药,根茎如同箭杆,顶端长着一些穗花,远看就像一支红色的雕翎箭倒插入雪地一般!这是天麻!《神农本草经》里称为“赤箭”。

左少阳忙把积雪刨开,小心地将下面的根茎挖了出来。将地上的茎和须根除去,用雪水洗干净。只见这颗天麻入手沉甸甸的,饱满结实,尖头处类似鹦鹉嘴,是上品天麻。

左少阳听见不远处砍柴砰砰的声音,叫道:“佩兰姑娘!佩兰姑娘你过来一下!”

砍柴声停了,又听见踩断树枝的声音,苗佩兰身上挂满了树枝上碰落的雪花,跟个圣诞老人一般提着柴刀过来,微笑着瞧着他。

左少阳将手里的天麻一亮:“知道这是什么吗?”

苗佩兰接过瞧了瞧,摇摇头。

“这叫天麻,也叫赤箭。是一种很好的药材,前两天我在城里瓦市药材批发市场瞧过,他们那的上品天麻一斤要卖二十文呢!一般的天麻也能卖十多文。在我们药铺,天麻零售价要高于药材市场的批发价。你想,你要是一天能挖个几斤天麻,那不比你砍柴强啊?你说了很多时候砍的柴是卖不掉的,只能自己用,但天麻不一样,它是熄风止痉的常用药材,需求量很大的。只要你挖到了,就能卖掉!”

“是吗?”

苗佩兰半信半疑瞧着他,那神情分明在说,有这么好的事情,别人怎么不做呢?左少阳笑道:“天麻不像一般的野草,产量没这么多的,也许你找上一天,也才能找到一两颗。运气差的,或许连一颗都找不到,而且,天麻只能在冬春季节采挖,而且最好是冬季采挖,这叫‘冬麻’,质量优良,而春季的‘春麻’质量就差多了。所以,你不能一年到头都有这种好运气的。不过别的季节可以采挖的草药更多。”

左少阳扬手一指银装素裹的山岗:“你看这漫山遍野的,有几个人在大雪天正月初一初二还上山打柴的?这些人没你能吃苦,而且,挖药材卖也是一门学问,很多人不懂的,也没处学去,就好比你,这天麻你就算看见了,也不知道是天麻,也不会挖出来去卖。这得有人教。别人没人教,我可以教你。采挖一些冬季采挖的药材。应该能比你砍柴赚钱。”

苗佩兰点点头:“我相信你。那你教我吧。反正家里砍的柴火也差不多够了。”

“好!”左少阳把刚才除掉的茎拿给她看,教她怎么识别天麻,然后带着她开始满山遍野找。

他们运气还真好,走不多远,便又看见了一棵天麻。

左少阳没有提醒她,故意东张西望没看见。苗佩兰抓着那颗天麻杆茎上下瞧了瞧,回头喜道:“左郎中,你瞧,这棵是不是天麻啊?”

左少阳嘿嘿一笑,道:“你挖出来瞧瞧看。”

“好的!”苗佩兰很快把那株天麻挖了出来,除掉泥土,跟先前挖的那颗天麻一对比,顿时喜上眉梢,道:“应该是的吧,很像哟!”

左少阳笑道:“嗯,没错,你挖到了第一棵草药了,而且还是比较值钱的天麻!”

苗佩兰高兴地捧着那天麻左看右看,欢喜得鼻翼边的几颗雀斑都在笑,十分的可爱,左少阳瞧得心动,心想这打柴姑娘虽然皮肤黑了点,但长得挺俊俏的。都说女人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这话用在苗佩兰身上,半点都不假。

苗佩兰挖到了天麻,兴趣更浓了,跟着左少阳睁大了眼四处瞧着,不久,他们又找到了一棵玄参。玄参虽然也叫“参”,但比人参的价格差远了,一斤也就一文钱。

接下来,两人还发现了枫香树的果实路路通,以及隔山消和马钱子等等,这些都是宋朝、明朝以后才作为药材使用的,唐初还不知道是药,所以没人采摘。路路通是祛风活络利水通经的药,对治疗风湿痹痛,中风半身不遂效果很不错。隔山消是健胃消食、理气止痛的,还能用于产妇乳汁不下的催乳。至于马钱子,则是伤科疗伤止痛,治疗跌打损伤的上佳药材,能散结消肿、通络止痛。

左少阳采了这些药,对苗佩兰说:“这几种药都可以入药,但很多郎中不知道,所以药材市场也不收,不过你可以摘了卖给我,我要作为药材用的。这种比较容易找,不过也只有冬天才有。我算你三斤一文钱。”

苗佩兰笑道:“你一个人作为药用那能用多少啊?东西也不贵,我打柴的时候顺便采了带给你就是了。”

“呵呵,那可多谢了。”

不找不知道,这千仞山竟然是个药材大宝库,一上午时间,左少阳带着苗佩兰找到了很多药材,其中桑寄生、川楝子、绿丝郁金、姜黄、牛膝、前胡等是冬季采摘的,到了中午时分,采了满满一背篓,估计能卖个十来文钱的。

两人兴匆匆往回走,这时天又阴沉下来了,偶有雪花飘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