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71章 拦路买方

第71章 拦路买方

左少阳吃了一惊,忙问:“小妹病了?什么病?”

“还不是被你害的!”少妇板着脸冷声道,“那天,小妹等你你老不来,就一直在河边洗衣等,等了你差不多两个时辰,几件衣服洗了一遍又一遍,那么冷的天,你把手泡在冷水里冻上两个时辰试试看生不生病?哼,这不怪你怪谁?”

“这个……,真是不好意思,我该抽空过来说一声的,一忙起来就给忘了。”

“是!你贵人多忘事!哪理会我们这些闲人。”少妇挑着水又要走,左少阳忙道:“小妹的病看过大夫了吗?吃药了吧?没什么大问题吧。”

那少妇哼了一声,转头瞧着他:“你要真关心她,就自己个去给她瞧瞧,你不是郎中吗?别在这虚情假意的!”说着话,头也不回挑着水上台阶走了。

左少阳没想到这个结果,一时愣住了,都没反应过来是不是该问问小妹住哪里,那少妇便已经走了。只得也挑着水回到了药铺。闷闷不乐开了药铺门,拿着扫帚把里外都扫了,又拿抹布把药柜也擦了。离瓦市开市还有一个来时辰,现在去找不到人的。

左贵老爹昨晚喝了酒,早上睡懒觉还没起床,母亲梁氏在厨房烧水准备给左贵老爹沏茶用。大堂里就左少阳一人,没有病患来求医。左少阳便回屋把小松鼠窝端下来,喂松鼠吃东西。

他瞧着小松鼠,低声道:“黄球,你说,我该不该去看看小妹呢?”小松鼠吃饱了,蜷缩在窝里,瞪着黑溜溜的圆眼睛瞧着他。

左少阳道:“你不能说话,也有个表示嘛,比如眨眨眼睛表示同意,摇摇头表示不同意……”

刚说到这里,小松鼠果然眨了眨眼睛。

左少阳喜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去看看小妹?是的话就眨眨眼,不是的话就摇摇头。”

小松鼠又眨了眨眼。

左少阳当然知道,小松鼠眨眼睛那是本能,并不代表它能通灵性听得懂人话,可他也就是想找个借口帮自己下决心罢了。笑嘻嘻伸手指摸着小松鼠的小嘴,叹了口气:“既然你也觉得我该去,那我就去好了。可是我不知道小妹家住在哪里哟,上次也忘了问姐了,你知道吗?”

小松鼠又眨了眨眼睛。

“你光扎眼算个什么事啊,知道就告诉我啊。”

小松鼠伸出舌头舔左少阳的手指头,吱吱叫了几声。左少阳苦笑道:“我不懂松鼠语言哟,你光吱吱叫,我还是不知道呀。”

小松鼠纵身跳到左少阳的手掌里,蜷缩着坐着瞧他,小脑袋歪着,大眼睛滴溜溜转。

左少阳叹了口气:“虽然你很有诚意地看着我,可是你还是要说出来的,你不说出来我怎么会知道呢……?”

“说啥啊?”门口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左少阳忙抬头一看,见是姐姐茴香,道:“姐,你咋这么早就过来了?”

“昨天你不是在捣腾药材吗?看你昨晚胸有成竹的样子,我左右无事,就过来瞧瞧,反正家里大豆和豆花有小姑子照看着。——你的药材炮制得怎么样了?”

“炮制好了,不过要等一会瓦市开市了送去才知道人家要不要。”

“是吗?让我瞧瞧行不?”

“行啊。”左少阳进到炮制房里,把炮制好的几味药拿了出来,把纸包展开。

茴香瞧了瞧,又用手拈了一撮揉了揉,欣喜道:“这真是紫英石粉和炉甘石粉?咋这么细啊?”

“细了不好吗?”

“嘿嘿,当然好了,这么细的紫英石粉,我还从来没见过呢。一准会有人要的!”

左少阳也很高兴,道:“但愿如此,如果卖得掉,那就能多少赚点钱了。”

“碾得这么细,一定能大卖的!”茴香信心满满,“不过要找个好买家,争取卖个好价钱。”

左少阳听姐姐这么说了,更是高兴,想起刚才找小妹的事,道:“姐,你知道桑小妹家住在哪里吗?”

“知道啊,就在你挑水的水井前面一条街,挨着河边的那个杏子巷的巷口上,叫清香茶肆。铺面不大,顺带卖点茶叶。——问这干什么?”

左少阳讪讪道:“年前,我去挑水遇到她和她嫂子,她二姐给孩子断奶,奶胀不消,问我该怎么治,我给了她一个方子,她回去用了治好了,要谢我,见我衣服脏了,就说了帮我洗,我就答应了。约好的那天正好李大娘中风了,在我们家救治,结果耽误了一天,那天我就没去成,结果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后面又连着忙,一直到今天,上午我去了。听那少妇,可能就是她嫂子吧,说小妹那天在河边等了我差不多两个时辰,结果就病了,所以,我想去给她瞧瞧病。”

茴香这才明白,瞧着左少阳笑:“你还想着这事啊,别是真的中意人家小妹了吧?”

“哪有啊!”左少阳感到脸上有些发烫,“我就怕人家误会,想解释一下。”

“有啥好解释的?不就是洗件衣服嘛。这种事你还真别往心上去,人家或许也是看你可怜随口说说的,不是对你有什么意思。”

“我知道,姐,我可没往那方面想。”

“想了也没用,她爹最是市侩的了,所以最好还是不要去招惹的好。没得惹气受。”

“我没想招惹谁,就想去瞧瞧她的病。”

“那好办啊,你不是铃医吗?去她茶肆门口转转,她要叫你去诊病,你不就有机会见她了吗?要是没叫你进去。你就别把这事当回事,该干啥干啥。”

左少阳喜道:“这主意好,还是姐姐有办法。那你帮我盯着点,我去去就回来。”

“你可快点!”

“我知道,很快!”左少阳把药箱背在背上,手拿铃医幡子和铃铛,一边说一边往外快步而去。

刚出门还没到巷口,迎面来了个老者,穿着锦袍,白须飘飘,满脸红光,瞧见左少阳,满脸堆笑迎了上来,拱手道:“大郎,你这是上哪去啊?巡医去吗?”

左少阳不认识这老者,听他叫自己作大郎,那应该是熟络之人,忙拱手打哈哈:“是啊。呵呵”

“你爹咋不去?”

“我爹……,嗯,我爹还没起床,我自己个出去转转,就在近左,卖卖药丸啥的,不看病。——呵呵,我爹不让我看病。”

“那是应该的,你还小,没满师嘛。”老者捋着胡须笑道。

“那我走了啊,老伯。”

“等等!老伯我话还没说完呢。”老者招手道,“我正想往你家去,没成想这里就碰到你了,既然你爹还没起床,先跟你说说也成,回头你跟你爹商量商量。然后我再来。”

“老伯有什么事请说吧。”

“嗯,是这样的。”老者捋着胡须左右看了看,没有熟人,这才压低了声音道:“听说,你们治好了那满城药铺都去了,都没治好的中风的老妇人?”

“是啊,”左少阳瞧了他一眼,“很多药铺嫌人家没钱,不给治。我爹心眼好,贴钱治的。”

“嘿嘿,”老者感到老脸有些发烫,低声道:“你们治疗老妇这方子,你……,你知不知道?”

“知道啊。”

“太好了!”老者有些激动,搓了搓手,又左右看了看,从怀里摸出钱袋,取出一吊钱,递给左少阳:“喏,你把方子告诉我,我用这吊钱跟你换,好不好?”

左少阳笑了:“对不起,我前些天摔着头有些失忆了,好多事情都忘了,请问老伯是……?”

老者惊讶地上下打量了一下左少阳:“摔着了?严重吗?”

“我都记不清您是谁了,您说严重不严重?”

“那是,呵呵,没关系,外伤失忆,过一阵子就会好的,对了,老伯我姓封,是‘回**铺’的掌柜,也是药铺的坐堂郎中,记起来了吗?”

“哦,原来是封郎中。”

“刚才老伯说的建议,你觉得如何?一百文可不算少了,能买一斤猪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