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79章 新生事物

第79章新生事物

目送左少阳出去之后,那胖茶客朱掌柜低声道:“祝老爷子,你还真准备服这小郎中的药吗?这小郎中说得神乎其神的,这也要炮制那也要炮制,不就是想说的费劲多要些钱吗?当心他乱炮制的药有毒,吃坏了身子!”

祝药柜捋着胡须摇摇头:“左贵这儿子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平时跟块木头差不多,不是油嘴滑舌靠嘴巴骗钱的人。如今仅靠摸脉望舌眼睛看就能看准我的病,那是真本事,造不出假来。他说起药材的炮制头头是道,也不像是随口编出来的。”

旁边一个老茶客对胖茶客笑道:“你呀,这是瞎操心,你什么时候见祝药柜拿自己的性命随意冒险啊?你不明白他的心思,他是个胆大心细之人,嘿嘿,他这是‘项庄舞剑志在沛公’!另有所图啊。呵呵”

胖茶客等人都望向祝药柜,想看出点名堂来。这祝药柜闻言不语,靠在竹椅上,捋着胡须望着门外,嘴角有一丝得意的微笑。

左少阳出了茶肆,怀揣着这小块银子,不禁心跳不已,这可是自己第一次赚到手的钱,他很想用来买一件丝绵夹袄,换掉身上这臃肿却不保暖的塞满破布的旧夹袄。又想买一床丝绵被,上次在老槐村贾财主家睡丝绵被的感觉,对他有着极大的诱惑,寒冬腊月寒风凛冽的夜晚,有什么比一床暖和的丝绵被更有诱惑力的呢?

可是,他心思动了几回,最终还是决定什么都不卖,这钱得留着,就算不还债,也得用去办正事。用钱去赚钱才能赚到大钱。现在还不是享清福的时候,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他坚信这一点。

左少阳不知道恒昌药行在哪里,刚才又不好问,抬头看看天,估摸着瓦市已经开市了,便决定先到瓦市,把炮制好的药材给那药材商董胖子瞧瞧,然后随便问他恒昌药行位置所在。

他来到瓦市。果然已经开市了,只是人还不多,稀稀落落的。左少阳先瞧了卖柴火的地方,没看见苗佩兰。便又来到了药材批发摊前。

药材商董胖子见他过来,笑呵呵起身道:“左少爷来了?买点啥?”

“不买,是卖!”左少阳笑道:“你忘了,昨天我们说好了,我炮制比你这药材更细的粉末,你就收购的。没忘吧?”

“呵呵,你还真能炮制出比我这还细的药粉来?我还真有点不相信哟。”

左少阳转头瞧见其他摊位的药材商正往这边瞧,便提高了嗓门道:“那是自然!我这药粉,绝对细得你想象不到,就跟白面面粉一般,各位掌柜的,想开眼的,都过来瞧瞧,瞧瞧我们贵芝堂炮制的药粉如何!”

瓦市刚刚开业,还没什么客人上门,那些药材摊位的药材商听了都好奇地围过来瞧热闹,有人问:“炮制的啥药粉啊?”

左少阳故意卖了个关子,问道:“诸位掌柜,你们都是药材行家,可知道什么药材最硬最难粉碎?”

“那还用说,自然是紫英石、磁石之类的了!”

“没错!”左少阳伸手在董胖子药摊上揪了一小撮紫石英粉,揉了揉,“我们贵芝堂炮制的紫英石要比这细得多。就跟面粉一样!”说罢,左少阳取下背上的药箱打开,从里面取出头晚上炮制的几味药,把纸包展开了,放在摊位上:“瞧瞧吧!”

董胖子凑过头去瞧了瞧,又用手捻起一小撮粉末看了看,惊讶道:“没错,还真是紫英石!真的跟粉末一般细!”

其他药材商听了,也都凑过来察看,纷纷赞叹道:“还真是的。这么细的紫英石,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过。”

左少阳有些得意:“怎么样?紫英石我都能炮制这么细的粉末,别的金石药材同样也行的!”

众药材商又都纷纷赞叹。

左少阳乐呵呵道:“诸位,有没有兴趣买啊。”

一个药材商笼着衣袖道:“是很细,不过啊,好不好卖还真不好说,或许人家药铺就要小米粒大小的,还看不上这么细的呢。”

左少阳瞪大了眼:“喂,你不懂不要乱……,这药粉肯定是越细越好的了,比如眼睛里用药,那么粗的药粉会伤眼睛的!”

那药材商嘿嘿笑道:“左少爷,我们还真不懂看病用药,我们就知道卖药材,人家药铺医馆要什么样的药,我们就卖什么药的药。我还没见过这么细的紫石英,也不知道是怎么弄出来的,里面加了什么辅料,要是弄不好出了问题,病家找上门来,那可担待不起哟!反正我是不敢进这样的货,别弄到最后砸手里不算,还得赔人家损失!呵呵”说罢,笼着袖子笑着转身走开了。

其他的药材商也都纷纷摇头,瞧着左少阳笑,各自走回了摊位。

董胖子也干笑道:“是啊左少爷,你这炮紫石英果真比我的细的多,只是,嘿嘿,就是不知道你是怎么弄的,也不知道添加了什么辅料,人家药铺是不会买来历不明的药材的,所以估计不好卖,我也不敢进呀。”

左少阳傻眼了,想不到自己辛辛苦苦一晚上炮制的东西,连姐姐茴香都觉得一定好卖的药材,居然没人愿意要。本来指望靠这技术一举扭转药铺的困境,却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当真连哭的心都有。

董胖子倒也还算仗义,见他哭丧着脸的样子,忙陪笑道:“左少阳,昨儿个我把话都说出去了,只要你炮制出了比我这药更细的药,我包圆了。这个……,要不,您今天拿来的这包药我买了。”

“不用了!”左少阳黯然摇头,慢慢把纸包折好,董胖子绕过摊位过来,把纸包拿了过去:“我董胖子说话算话,你不卖那不是打我的脸嘛。这包药我要了。”

“真的不用了!”左少阳不希望被人怜悯,伸手去拿药包。

董胖子道:“左少爷,说句实话,我们这些个卖药材的,也就是个生意人,都是不懂医术的,说你这药不好卖不肯进货,或许是我们目光短浅,不知道你这药的好处,要不,你拿去药铺给大夫郎中们瞧瞧,他们或许知道你这药的好处,只要药铺愿意用你这药,我们自然是会找你订货的,你说对不?”

左少阳眼睛一亮,心想没错,刚才在桑家茶肆自己给桑小妹画的茶盏三件套,黄芹也觉得太麻烦,怀疑茶客不会愿意用,说明新生事物总是需要一个人们慢慢接受的过程。

这新药也是这样。一种新药出来,必须得到医者的认可,并大量用于临床,有了疗效,医者那边有需求,这种药才会被药品商大量进购,有了销路,生产炮制者才能敢大量生产,自己怎么把这个规律给忽视了,仅仅因为几个药材商的话就对自己炮制的药丧失了信心,当真是太好笑了。当下精神一振,拱手道:“多谢提醒!我去找药铺给大夫们瞧瞧再说!”

说罢,拿着药就要走。董胖子道:“先等等,我都说了要包圆了你的这药的,你多少得给我一点,我也帮你到其他药铺医馆去推销推销,或许就有识货的呢!”

“没错!那可多谢你了。”左少阳喜道。找了张牛皮纸,把药粉到了一大半给董胖子,“喏,这些给你。你先帮我卖,能卖掉我们再说钱的事。”

“行啊,我帮你给问问。”

左少阳转身要走,突又站住了,回身问道:“对了董掌柜,你知不知道‘恒昌药行’在哪里?”

董胖子愣了一下,笑了:“‘恒昌药行’你都不知道?喏,”董胖子一指瓦市出口的一拍大瓦房:“那就是啊!”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自己几次从那门前过,竟然没注意。左少阳暗自好笑,拿着那小包紫英石快步往那排大瓦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