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82章 雪野荒坡

第82章 雪野荒坡

“那就多谢了。”左少阳把药材拿到仓库里放了。把背篓还给苗佩兰。

苗佩兰背好背篓,对一旁的左贵道:“老郎中,贾管家托我告诉您,贾家小少爷的病好多了,还有,李大娘的病也好了很多,也能认人了,说话也比昨儿个清楚一些了。让我多谢您。”

“嗯……”左贵捋着胡须笑了,“今儿个家里有点事,出不了诊,麻烦你回去告诉他们,就说我们明天早上来村里复诊。”

“好的。”

左少阳也很高兴,对苗佩兰道:“你这会子来得正好,我们正要去看荒地,上次给你说的,我准备种药材,你跟我们一起去看看荒地,帮我参谋参谋,行吗?”

“好啊,反正我也没啥事。”苗佩兰微笑道。

左少阳给苗佩兰介绍了姐夫侯普,三人步行出城。

侯普道:“城外荒地很多,都看时间可来不及,我下午还得当差呢。咱们确定去哪个方向看,看了定了我回去就办,反正都是荒地,差不了多少的。”

左少阳问苗佩兰道:“你觉得哪个方向好?”

苗佩兰道:“那当然是靠近河边或者溪流,好引水浇灌啊,离城不要太远,好照看管理。”

侯普已经从衙门登记的荒地名册上看了城外四周的荒地,听这话后,道:“那就到河的上游去,离城五里地左右有条小溪,名叫深潭溪,因为山沟里有个深潭而得名。那溪流旁边就有好些个荒坡,坡度也不大,应该比较适合。”

“行!上游水还干净,咱们就去哪里好了。”

三人漫步出城,沿着官道往前走。

连日大雪,路边青草、树枝、石头,山坡,到处都是银装素裹。官道上的雪被来往行人车马踩踏碾压,变成了烂泥,只能小心地走道边稍微干燥的地方。

往前走了三里路,官道便岔开往北去了。侯普领着他们两下了官道,沿着一条被积雪掩埋几乎看不清路的小径,从石镜河边往上游走。

离开官道,行人车马声渐渐听不见了,只剩下万籁俱寂。走不多时,果然看见一条小溪涓涓清水从山沟流淌出来,注入石镜河。这小溪水量不大,趟过去估计也就能淹没膝盖。溪流平缓处,大半已经结了冰,白生生的参差地铺在水面上,水流淙淙从冰下穿过,叮咚有声。

侯普道:“快到了,从这小溪往上,进了山谷就到了。”

从这里小径又分叉了,一条羊肠小道在小溪边蜿蜒而上,三人踩着积雪嘎吱响,沿着小径往山沟里走。

走不多远,便看见一汪清潭,有篮球场大小,潭水位于一块峭壁之下,深幽幽的,一眼望不到底,潭水边都结了冰,半圆状拢住了潭水,站在潭边凝神细瞧,偶有小鱼从冰下游了出来,见人却不惊慌,转了两圈,才慢悠悠潜入深潭里去了。

深潭边上,是几个高矮不一的小山包,其中最大的一个,上面光秃秃的长满了杂草荆棘,也都挂满了沉甸甸的白雪。几块大石耸立其间,白雪覆盖,好像戴着白帽子下山来送礼物的剩蛋老人。

侯普指着这荒坡道:“就是这了,如何?”

“先上去看看!”左少阳踩着积雪慢慢爬上山坡,这山包坡度比较和缓,特别是下部,平缓地一直延伸到河边。是一块河水冲积而成的平坝。

左少阳道:“佩兰,你帮忙看看这地肥力如何?”

苗佩兰采药背篓里有采药的小锄头,拿出来分别在山坡上、坡脚和冲击平坝上刨开积雪,挖开冰土,各自挖出几个小坑,用锄头砸碎了土疙瘩细看了看。

她得到左少阳的指点采药材买了钱,心中很是感激,话也多了起来,道:“这地的肥力还是不错的,虽然比不得田地,却也算不错的了,我看这地不需要头年全耕施肥养地,单单是种药材的,肥力要求不高,那直接就可以种了。特别是山坡下面这一片。就算用来种庄稼,只要尽心养地,多施肥,水泡上过三五年,也算得上个中等良田了。”

左少阳问侯普道:“这山坡下面的小块坝子也是荒地吗?”

“是啊,属于荒滩。”

左少阳奇道:“这么平整的地,怎么不开垦做农田呢?”

侯普笑道:“这得问佩兰姑娘,我可不懂农活。”

佩兰道:“这块地山坡上不适合开垦田地,坡下的平坝虽然比较平整,但却还是个缓坡。虽然在溪流边,但是被山包挡住了,没法通过水车引水灌田,只能从上游修水渠,小溪上游多是石壁,要修水渠费的工时可不少,而且这坡度必须磊田坎,修成梯田才行,才能蓄得住水。这块地满打满算也就三四亩大,费这么大的力气修水渠,修梯田,只养这么三四亩地,不划算的。我们千仞山上比这好的荒地多了去了,那些都还没开垦呢,先开这做什么。”

左少阳笑道:“种庄稼不划算,但我拿来种药材就没问题了,很多药材不需要那么多水的,挖个水塘靠天蓄水就足够了。别人不适合,却正适合我用。下面缓坡有三四亩,加上整个荒坡,算下来大概有十几亩吧,种中药够用了!而且这山坡有向阳面也有背阴面,喜阴喜阳的药材都可以种。不错,就这了!”

侯普道:“那好,那我回去就把这一片帮你登记荒地开垦。不过,话可得说明白,你这十多亩荒地开垦,是由我作保的,你必须在一年之内开垦,到时候衙门的人会来检查的,如果发现没开垦,可是要我补缴保证金的。你可别害我。”

“姐夫放心,一开春我就开始开垦。”

“你开垦,你会种地吗?再说了,你还得帮着岳父照料药铺,你有这时间吗?”

“我自己当然不行,不过我已经跟佩兰说好了,雇佣她帮忙种植。种药材不比种庄稼,不需要挤占春耕时间的,可以等佩兰忙完她自己地里的农活,把春耕忙过之后再来帮我种植。很多药材春耕之后可以种,就算夏天、秋天都可以种的。到时候怎么种我会教她的。”

侯普道:“你哪来的钱付人家佩兰姑娘工钱呢?”

左少阳怀里就揣着给祝药柜看病得的两三钱的诊金,等于两三百文钱,说好的一天两文钱,这些钱开工钱已经足够了。还有剩余可以买种子、肥料啥的。正想说我会想办法凑钱,佩兰已经抢着说了:“不要紧,先不给,以后有了钱再说。”

左少阳笑了笑,没再作解释。

惠普道:“那行。那就这么定了。我们回吧。”

三人回到城里,侯普去衙门上班了。苗佩兰正要告辞回去,左少阳从怀里取出配制好的滴眼药交给苗佩兰:“这是给你弟弟二子治眼病用的,用这点眼,一天点个三五次的都可以。上次开的药还可以继续用。”

“多谢,多少钱?”

“不要钱!你都帮我了这么多忙,这点药又费不了什么钱的。算了。”

苗佩兰把药塞给左少阳:“我帮你开荒种地是要收钱的,我帮你采药不要钱,是因为采药是你教我的,算是回报。一码归一码。上回我都说了,我不能白要你的药,你行医不收钱可不行,你要不收钱,这药我也不要。我另找人给弟弟看病就是了。”

左少阳知道苗佩兰特别倔强,苦笑摇头:“行!公事公办,我收你的钱,——总共九文。”

苗佩兰微笑着掏出钱袋数了九文钱给了左少阳,道:“左大哥,这几天我要陪母亲去我舅舅家走亲戚,就在邻近的随州,隔得不远,只是母亲在舅舅家要多住几天,所以可能耽误时间长一些。不过大概十天半个月就能回来了,你放心,耽误不了春耕的。”

“不着急,种药材不像种庄稼,不需要掐着农时的,从春天到秋天,大多数药材都能种。”

苗佩兰莞尔一笑,大眼睛眨了眨:“你的药材不怕春耕,我家的农田可还要及时耕地哩。”

“对对,呵呵,我还以为你说的是我的药材地呢。”

“药材也要早点种下才好,早点种早点收获嘛。我走了!”挥挥手,背着药筐走了。

左少阳目送她远去,想着苗佩兰要离开一些时候,虽然最多半个来月,心里却还是觉得有些空荡荡的。瞧着她婀娜的背影消失了,这才郁郁地一个人回到了贵芝堂。

——————————

PS:老沐开始逐渐增加每章字数了,适当的时候会加更的,给点推荐鼓励吧。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