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84章 温暖牌背心

第84章温暖牌背心

祝药柜摸了摸肚子,翻着眼活动了一下手脚,面有喜色:“嗯,至少没有吐,以往吃惠民堂开方的药,刚吃完没一会,便头昏脑胀恶心,接着就大吐起来,然后就跟骨头筋脉被抽了一样的难受。吃了你这药,该痛的地方虽然还是痛,但至少不想吐了,头也不昏心也不慌了,也不那么难受。就冲这一点就很不错嘛。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治病?”

“老伯,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一般的病况且如此,更何况您这是慢性风湿痹痛,应该是您早年间风里来雨里去拉纤撑船跑码头贩药材留下的病根子,长时间积累下来的病,一早一夕是不可能完全祛除的,得慢慢调养,不过,如果能坚持用药,少则三五天,多则七八天,疼痛就会明显减轻,病情会明显改善,您老的病就能慢慢好起来。”

“嗯,有道理。那好,你再给我炮制五天的药,我连吃五天,看看有没有效果,如果真像你说的有效果了,我会找你,有事跟你商量。”

“什么事啊?”左少阳道。

“到时候有效果了再说。”祝药柜转头对门外叫道:“桑娃子,拿纸笔来!”

桑娃子在外面答应了,很快端了笔墨纸砚进来,放在桌上,祝药柜提笔写了一张纸条,也就是告诉儿子拿药给左少阳炮制。写好之后,祝药柜掏出钱袋,取了一小块碎银子,放在他面前:“喏,这个给你,仍旧去我恒昌药行拿药,炮制好送我药行去,我自己煎服。”

“好的,”左少阳把面前的小碎银推了回去,“老伯,您老上次给的银子已经够了,全部六付药都绰绰有余的。再说了,这六付药都是用的您自己的药材,我一文钱的药都没用,也就炮制一下而已,花不了这么多钱,所以不用再给了。”

祝药柜凝视他片刻,缓缓点头:“嗯,一个当郎中的尤其是铃医,能做到不贪财,实属不易。那好吧,耽误你半天时间了,你走吧!说不定你老爹都等急了。”

左少阳忙起身告辞出来。茶肆的茶客多了些了,桑小妹站在厨房门口瞧着他出来,笑道:“瞧你冻得这样,鼻子都红了。”

左少阳也想报以微笑,可后院寒冬的河风把他脸都吹木了,拼命想挤出个笑摸样都挤不出来,回头瞧了一眼后院,没好气地低声道:“还不都是那祝老爷子,前堂暖和他就不坐,偏偏跑到后院吹河风,害得我陪着一起挨冻。”

“嘻嘻,他就是这样,一年到头喝茶就喜欢坐在河边,再冷的天也是这样。——你来厨房烤烤火,我给你熬一碗姜汤去去寒吧。”

“不了,我得急着赶回去,我爹还等着我去巡医呢。谢谢!我走了啊。”

左少阳穿过前堂,来到门口。桑母正在门口这给茶客们提壶续水,见他要走,迎过来陪笑道:“小郎中,走了啊?”

“是啊大娘。”

“也不坐一会喝杯茶再走嘛。”

“不坐了,家里还有事呢。”

桑小妹从厨房急匆匆过来,对桑母低声道:“娘,茶叶碾子坏了,碾不了茶叶,你去瞧瞧吧!”

“啊?”桑母一边往厨房走一遍道:“好端端的怎么会坏?我去瞧瞧。你照应着外头!”

“哦。”

眼见桑母进了厨房,桑小妹左右瞧瞧无人注意,上前两步,贴近左少阳,身子侧朝外,从怀里掏出一个蓝色小包裹,递给左少阳,低声道:“我给你缝了一件裲裆,你走村串寨的冷得很,把这贴身穿着,暖和一点。”

裲裆就是现在的背心,最早是军队将士用来保护前胸后背的一种铠甲,后来流传到民间,做成前后两搭的一种贴心衣服,以后发展成了背心。

左少阳心中感激,接过包裹,捏了捏,软绵绵的,想必是加了丝绵的,忙道:“这费不少钱吧,我不能要。”把裲裆递了回去。

桑小妹不接,又推了回来:“你帮我治病都没要钱,给你做个裲裆算什么,快拿着吧,等会我娘出来看见了就不好了。”

左少阳想起刚才桑小妹说到的那个突然坏了的茶叶碾子,顿时明白了,低声道:“茶叶碾子没坏,你刚才骗你娘的,想支开她。是吗?”

“嘻嘻,”桑小妹得意地点点头,“你快走吧!”嫣然一笑,转身进了茶肆。

左少阳只得把那包裹夹在腋下,急匆匆回到了贵芝堂。

左贵已经等急了,终于见他回来,也不问结果如何,只说了句:“走吧!”拿着铃医幡子迈步出门。

左少阳知道,左贵老爹压根对自己炮制药材挣钱不存指望,所以连问都懒得问。自己现在的确也还没从中挣到什么钱,所以也没什么可以显摆的,眼见老爹走远了,顾不上换上背心,把背心扔到**,赶紧背上药箱,急匆匆赶上老爹,出门往城外走。

一路无话,爬了一个来时辰的山路,终于到了千仞山顶的老槐树村。

给贾财主的小少爷和李大娘复诊之后,两人病情稳定好转,效不更方,左贵老爹让左少阳又给他们配几付药继续吃。

贾财主自然是摆宴席款待他父子,接着老爹左贵跟贾财主说话的空闲,左少阳去了苗佩兰家,见大门紧锁,从邻居处一打听才知道,苗家一家人一大早就出门,去随州走亲戚去了。只得郁郁回到贾财主家。

吃过饭,左贵父子摇着铃铛继续走村串寨巡医,又走了两个村子,看了好几个病人。日落西山的时候,爷俩才回到了城里。一算下来,这半天的出诊,扣除本钱,纯利赚了差不多二十文钱。一家人很是高兴。

第二天,左少阳起床的时候,便把桑小妹缝制的丝绵裲裆拿了出来。这裲裆的布料是葛麻布的,这种布料虽然不够柔软,但很厚实,正合适做不需要弯曲的背心。在裲裆前片的心口处,绣了一小朵含苞欲放的迎春花。花瓣娇嫩,栩栩如生。

左少阳抚摸着那迎春花,想起头天在桑小妹屋里见到有迎春花插着,想必这是她最喜欢的花了。或许就暗喻她自己,此刻把这花绣在心口位置,难不成是暗示自己把她装在心里吗?

左少阳又瞧见裲裆的四边,绣的是百年好合的吉祥花边图案,更是说明问题,不禁心里乱跳。但见这绣工十分精致,缝合的针脚很是细密,可见费了不少心血。

欣赏一会之后,才穿上了,不大不小刚刚好,由此看得出来,这桑小妹针线活十分在行,不用量身,光凭眼睛看就知道自己穿多大码的。缝出这么合身的背心来。用的丝绵也挺厚,穿在身上,前心后背顿时暖洋洋的,也不知道是丝绵的作用,还是温暖牌的功效。心想有了这件背心,再走村串寨行医就不怕冻了。

穿好夹袍,开始跪在**收拾整理床铺。枕头下,露出了一方手帕。左少阳一愣,整个人僵住了,慢慢伸手过去,轻轻把枕头拿开,露出了下面那包东西。

展开,里面是硬梆梆的半个夹着野菜的黑面馍馍。——这是打柴姑娘苗佩兰的。望着它,左少阳眼前浮现出苗佩兰那娇小而结实的身躯,那永远灿烂的微笑,那黝黑的皮肤和鼻翼处那几颗淡淡的雀斑,还有那周身洋溢的春天嫩草的体香。

左少阳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甜甜的微笑,抬手摸了摸身上暖暖的背心,终于把黑面馍馍放下,用手帕包好,依旧放在枕头下,然后脱掉了夹袍,把贴身穿着的背心脱了下来,瞧了一眼心口上的那朵迎春花,仔细地把这背心折好,放在了床尾的搁板上,把左贵老爹给的那几本手抄医书放在上面压着,这才轻轻吐了口气。

他重新穿好夹袍,下了楼梯,挑着水桶去挑水,自然又遇到桑小妹和桑家嫂子,他们开茶肆的用水量大,得挑上大半个时辰才够用。

见到左少阳下了台阶,桑家嫂子左右瞧瞧没人,便怪模怪样笑道:“哎!我们小妹缝的裲裆暖和不?嘻嘻”

左少阳不好说背心本来自己穿了,因为想起了苗佩兰,又脱了放着的,只得支吾道:“挺好的……嘿嘿,谢谢了。”

“是该谢谢小妹哟,她一宿没睡,就给你缝这裲裆来着……”

“嫂子!”桑小妹羞红了脸。

黄芹嘻嘻笑着对左少阳道:“谢是肯定要谢的,你想好怎么谢了吗?”

“怎么谢啊?要不,我帮你们挑水吧?”

桑小妹忙摆手道:“不用,我和嫂子挑水就够了,你们店里忙得很,别耽误了正事。”

“店里不忙,帮你挑完水回去正好开门。”

“真的不用了。”桑小妹苦笑着低声道,“你要挑了水去,人家会背地里说我的,我爹也会骂我的……”

左少阳一愣,随即明白了,虽然唐朝相对比较开放,但毕竟还是在封建礼教束缚下的,自己一个大男子帮她一个姑娘挑水回去,看见的人不会说自己,而会暗自说桑小妹不守妇道,招花引蝶败坏门风。自己不能给人家惹这麻烦。

左少阳讪讪道:“那我帮你干点什么吧?”

桑小妹幽幽道:“不用,你就顾好堂里生意就行了。”

左少阳听他话里有话,细细一想,便明白了,桑小妹肯定知道父亲一直不表态的原因是嫌自己贵芝堂太穷了,桑小妹让自己照料好贵芝堂,意思就是让自己想法把生意搞上去,等家境好了有了钱了,桑老爹才有可能考虑两人的婚事。想到这,一颗心更是纠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