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01章 做棉袍

第101章 做棉袍

左少阳也想不通,不过,他也懒的去想了。既然知道这老者是个飞檐走壁溜门撬锁的盗贼,昨夜抓他的不是仇家,而是衙门捕快,那就不是江湖仇杀了,也就不用担心对方找自己寻仇,心中的石头也就放了下来。心想对这些飞贼还是敬而远之的好。便拱手道:“前辈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回去了。家人还等着我呢。”

“那好,”萧飞鼠拱手道:“萧某本来想送点钱给小兄弟聊表谢意的,可……,唉,不说了,总之大恩不言谢。萧某还要在贵地呆一段时间,若有用得着萧某之处,就在这清风寺外面左边草地上插根树枝,我看见了,就会来找你的。”

左少阳打着哈哈道:“好的,多谢!”

左少阳下了钟楼,走到门口,回头再看,钟楼上已经没了那萧飞鼠的踪影。

他回到家里,梁氏正好把菜上齐,招呼道:“饭菜都备好了,爷几个入席吃酒吧!”

侯普忙让开道,等左贵慢腾腾起身,一步三摇过去,在首席坐下,这才和左少阳两人分两边坐在他身后,梁氏和茴香也各自坐了。

左贵不急着举杯,望着左少阳:“今天修仓库怎么样了?”

“图纸画好了,我提了要求。后面这些天他们自己修,我抽空去看看,确保符合要求,竣工之后我去验收,然后就可以装药材储藏了。”

“你说的这仓库……,真有效果吗?”

左少阳笑道:“只要严格按照我的要求施工、储藏药材,就不会有错,一准比他们现在强得多!损失的药材也少得多!”

左贵听他说得很肯定,可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就怕收了人家的钱,没办好事心中有愧。梁氏最清楚丈夫心中所想,陪笑道:“今天我看那祝老掌柜喜笑颜开的,应该很满意忠儿办事的。你就放心吧。”

侯普先前迫不得已把债主领来跟老岳丈要债,心中愧疚,一直想找补回来,也帮腔道:“是啊岳丈,大郎忠厚老实,没把握的事情他是不会干的。那祝药柜的为人我最清楚,做生意从来不吃亏的,但又是个极其精明的人,他这下能拿出二两银子让大郎帮着修药材仓库,又出一两五钱银子一个月,请大郎帮着炮制药材,那绝对是看准了能赚钱的事!岳丈,祝药柜这么精明的生意人都放心忠儿,您老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这话说到左贵心里头去了,脸上这才有了笑容,端起酒杯道:“行吧,就这样吧,忠儿用心做就是,你也辛苦了,来,咱们都喝一杯!”

一家人把酒都干了。

左贵放下酒杯,左少阳帮他夹了一夹菜。左贵没吃,望着菜肴,想了想,才道:“明儿个一早,你跟我去一趟茶肆。”

左少阳左右看了看,问:“爹是说我吗?”

“废话!不是你还有谁?”

“哦。明儿一早不挑水了?”左少阳还想着借挑水的功夫瞧瞧桑小妹,心中还在担心桑小妹是否被父亲责罚了。从上次在茶肆买茶的情形来看,桑老爹对桑小妹还是很严厉的。

“不挑了,我们早去早回,喝杯茶说说话就回来。主要就是借喝茶,顺便给桑老爹道个谢,人家帮咱们度过难关,得去谢一声。跟他说明白,三四个月内,就把小妹典当的嫁妆赎回来送还。好让人家放心。”

“好的。”

“现在家里还有多少钱?”

梁氏道:“总共还剩五百多文。”

“嗯,上次老槐村贾老爷送的布和棉絮,当了能当多少?”

“茴香给两个孩子用了一部分,剩下的当的话可能能当个三四百文。”

左贵皱了皱眉:“这么点?我看这布料丝绵都挺好的,就算用了一部分,剩下的怎么都值个千八百的吧。”

茴香陪笑道:“爹,这是当东西,肯定不是货的实价了。能当三四百文我看都很不错了。只怕连这个家都当不到!”

“我还想着当了布料棉絮,有些钱先把桑家小妹的首饰赎一点出来呢。”

茴香道:“爹,我瞧您这主意不怎么好,你拿当东西的钱去赎东西,拿不亏大发了吗?反正现在弟弟也能赚钱了,等钱够了再去赎,那才不亏。这绸缎和丝绵,当也当不出几个钱来。我看倒不如给您二老和弟弟做夹袄算了。我瞧做三套夹袄足够了,还有富余呢!”

侯普也笑道:“是啊,岳丈,这寒冬腊月的,您二老该添件夹袄才是,特别是大郎,他以后要经常去恒昌药行跑生意,这生意场上呀,最讲究的就是个体面,大郎这一身说实话,太寒碜了点。有些丢您老的面子。所以啊,茴香说得对,剩下的布料丝绵,给你们三位每人做一套夹袄。暖暖活活的。体体面面的。也好出去做生意不是?”

梁氏也陪笑道:“老爷,我看茴香和姑爷说得有些道理,忠儿是该穿得体面些……”

左贵眼睛一瞪:“多嘴!爷们说正事,你插什么嘴?”

“哦。”梁氏忙闭嘴低下头。

左少阳见母亲受委屈,忙岔开话题道:“爹,明天咱们还上山巡医吗?”

“还巡医?”左贵瞪眼道,“你还得给人家炮制药材呢!收了人家的钱,得好好替人家办好事情,别搞得三不像样的!听到没有?”

左少阳忙哦了一声。

梁氏生怕丈夫太过严厉训斥,儿子受不了,忙陪着笑脸转开话题:“吃菜吃菜!老爷,您别光顾着教训忠儿了,赶紧吃菜啊,菜凉了……”

“你懂什么!”左贵瞪眼道,“玉不琢不成器,他越是有了点出息,就越要好生点拨!特别是你,平素就宠着他,总有一天宠坏了,走了歪路,玷污了祖宗名声,如何得了?”

“是是。”梁氏讪讪地答应着。

左少阳嘻嘻笑道:“爹,我会走正道的,您就放心好了,我不会给祖宗丢脸的。——我敬您一杯!”

“嗯!”左贵缓缓点头,四平八稳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放下杯子,侯普是衙门里的人,虽然只是个书吏,但到底是官家的人,在左贵老爹的眼目中还是有些分量的,所以咂了咂嘴,道:“既然姑爷都说了,那就给忠儿做件夹袄好了。穿体面点出去也好。”

左少阳忙道:“要做二老也得做,不然我不要!”

左贵眼睛一瞪又要发作,侯普忙陪笑插话道:“岳丈,大郎这也是一番孝心,要不你二老就做一套得了,反正剩下的布料丝绵,当了不值什么钱的,也派不上别的什么用场。大郎出去做生意要体面,岳丈您老坐堂问诊也要体面不是,你穿的体面了,人家病患瞧着心里也踏实啊。”

左贵想了想,轻叹一声,点点头,转头问梁氏道:“做了三套夹袄,剩下的还能做一丝绵襦裙不?”

茴香忙陪笑道:“爹,我不要,您瞧,我这身上穿着丝绵襦裙的哩,侯普他们衙门每年都要发布料丝绵啥的,不缺棉衣。”

“我没说给你!”左贵哼了一声,道:“剩下布料丝绵要是够做一件襦裙的,明儿个去茶肆,就给桑家小妹。人家帮咱们这么大一个忙,不拿点东西去,怎么好意思进门?”

茴香这才明白,讪讪道:“爹说的没错,——够的,肯定还够做一件襦裙的!”

梁氏也点点头。

“那好,就这么定了。”

喝着酒,左贵又问左少阳道:“这炮制药材,你一个人忙不过来,你母亲左右无事,可以帮帮你。”

梁氏讪讪笑道:“我……,我笨得很,只怕不会做哟。”

“炮制个药材嘛,有什么不会的,忠儿教你就是。”

川乌、草乌、附子和天南星的炮制都比较麻烦,制天南星先要把药材除去杂质,洗净,然后按大小分开,分别用清水浸泡,要一直泡到切开尝微有麻舌赶时才能取出,中间每天要换两三次水。浸漂好之后,把适量的生姜片、白矾放在锅里加适量水煮沸,再把浸漂好的天南星倒进锅里一起煮,煮到内无干心时再取出来,晾到半干,再切薄片,干燥,然后把碎末筛掉就行了。制川乌和草乌的过程大致与天南星相同,也是要浸漂到内无干心取出,加水煮沸两三个时辰,或者蒸三四个时辰,切开大个的内无白心,口尝微有麻舌感后切片干燥。

附子的炮制品种比较多,有盐附子、黑顺片、白附片、炮附片、淡附片、黄附片等不同规格,炮制方法不同,应用范围也各有不同。不过,盐附片、黑顺片、白附片和淡附片的炮制方法跟天南星有些类似,也是需要长时间的浸泡,只是泡液不同。

天南星、川乌、草乌和附片的浸漂、换水、煮沸,需要时间都很长,工艺也简单,倒是可以让母亲帮忙进行,自己可以抽空帮父亲行医,这才是最终的正道。便笑道:“娘,你帮我炮制天南星、乌头和附片就行了,这几样很简单的,我一说你就会了。”

“嘿嘿,是吗?”梁氏搓着手有些紧张。

左贵皱眉道:“教你做你就做呀,忠儿还要帮着恒昌药行修仓库,又要照顾外面药铺的生意绑着我行医,你不懂药帮不上忙,不帮着他炮制药材,你想累死他呀?”

“嘿嘿。”梁氏讪讪笑着,“我脑瓜子笨,做不好笑话我倒也罢了,就怕耽误你们的正事。”

ps:上架第三天三更九千字,谢谢!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