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07章 小妾的价钱

第107章 小妾的价钱

桑母气得浑身发抖,冲着桑老爹吼:“你……,你也不管管你这死闺女!想必就是看上了那小郎中!若不尽早想办法,你就等着她私奔,丢人现眼去吧!”

桑老爹想了想,低声道:“你先消消气,慢慢来,别逼得太急了,三丫头也是个烈姓子,逼急了她还真做得出来的。不怕她!咱们先跟朱掌柜的商量好,先让她知道嫁过去的好,女人嘛,谁不希望过安康曰子,待她尝到了甜头,那时候就不会这么寻死觅活的了。”

“要是她还不听呢?”

“那……,那……”桑老爹也没了主意。

桑母冷笑道:“她不听,我就找绳子捆了她,只要把人抬进朱家的门,就算完事!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是死是活那是他们朱家的事情,咱们就管不着了!”

桑老爹讪讪地干笑了几声,道:“要不,还是先跟朱掌柜商量商量,别咱们在这发狠,人家压根不愿出这么多的彩礼,那不白费劲吗?”

“对对,你去把朱掌柜叫到屋里,咱们商量商量。”

桑老爹答应了,出了厨房,先把儿子桑娃子和儿媳黄芹叫来,问了桑小妹去哪里了,得知跑回房去了,又低声骂了几句,说她不孝顺,然后让二人照料茶肆,他们要跟朱掌柜商量事情。接着,桑老爹提了茶壶来到后院。

祝药柜和几个老茶客正在聊天,主要聊的就是刚才左贵父子看病的事。那金玉酒楼的朱老掌柜也在。桑老爹续水到了他身边,低声在他耳旁嘀咕了一句。朱掌柜微微点头,等桑老爹出去之后,也借故方便出来了,跟着来到桑老爹他们楼下的卧室里。

桑母已经等在里面,满脸堆笑迎了上来,点头哈腰请朱掌柜坐下。给他沏了一杯好茶,把门关上,这才陪笑道:“朱老爷,请您来呢,就是商量商量三丫头的事。您老事忙,我们也就不拐弯抹角的了。我和她爹商量了,您老要是能出这个数的彩礼,就可以把三丫头收房。”说着,桑母伸出一个手指头,晃了晃。

朱掌柜胖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讥笑:“一百两银子?”

桑母和桑老爹脸上笑容更欢了,哈着腰频频点头。

“你们可真是狮子大张口啊。这一百两银子可不是个小数,能买五十多亩上等良田,要是用来买丫头,五十个也买到了!”

“那是那是。”桑母点头哈腰道:“可那些丫头片子哪能跟我们三丫头相提并论。我们三丫头心地善良贤惠,品貌端庄,待人接物那都是没得说的。特别会照顾人……!”

“那是!”朱掌柜冷冷一笑,“他都照顾到贵芝堂小郎中那去了。听说,还把她的嫁妆都拿去当了银子送了人家小郎中。这般会照料人,将来过门之后,会不会也照料老子戴顶绿帽子呢?”

桑母和桑老爹十分尴尬。桑母讪讪笑道:“这说的哪里话,朱老爷且不可听那些人混说,这些都是捕风捉影血口喷人的事。那是她爹心地善良,见不得人家受苦,听说八九个债主坐在贵芝堂逼债,想着那左郎中也是茶肆的常客,也是个心地善良的主,有心帮他一把,家里一时又没这么多闲钱,反正那些个首饰放着也是放着,所以让三丫头拿去先当了借给他们的。先前都已经说好了,他们最迟四个月内会赎回来还我们。嘿嘿,这都是他爹的主意,与三丫头无关,事情急,也没考虑好,让您老误会了。”

“误会?嘿嘿”朱掌柜干笑两声,装做姿态叹了口气:“说实话,以前吧,老夫我见三丫头挺水灵,人也乖巧,特别是姓格刚烈,这个老夫最是喜欢了,知道吗?老夫以前是撑船拉纤的,什么样的急流险滩老夫没遇到过?”说到这,他压低了声音,一脸银笑道:“你们不知道,老子最喜欢干的事情驯服这样的烈妇!就是看着寻死觅活的烈妇乖乖躺跨下,那才叫爽呢!老子的几个妻妾,可不比你家三丫头烈,还不是被老子给驯服了?嘿嘿”

桑老爹和桑母有些尴尬,陪着笑附和着。

朱掌柜笑容一敛,叹了口气,道:“本来嘛,我对三丫头还有些兴趣,若是彩礼合适,收了房,大家都好。这次听了这事之后,我这心里就堵得慌。告诉你们,我老朱身边也不缺女人,两个并蒂原配,加五个姨娘妾室。七个女人呐,老夫今年也六十有二了,折腾不动了。别看我这身体肥壮,里面是空的!倪大夫说了,我要是老这么着泡在女人堆里,没几年就会被掏干的!老夫这一辈子,睡过的女人都没数了,再水灵的主,三月五月也就那么回事!以后也得顾全这把老骨头,少近点女色,红颜祸水哟!”

桑老爹和桑母面面相觑,又一起陪着笑打哈哈。桑母道:“朱老爷这是福气,人家想这艳福都想不得呢。我们三丫头可不比外人,收了房里,您以前的妻妾姨娘,都可以靠边站。你就疼她一个,她会照顾你贴心肝的那么好!呵呵呵”

“这个啊,原先我信,要不,我也不会给您提这事不是?若是那会子你们就答应了,一百两银子,响当当立马送上,花花轿子抬回家,两好!现在呢?三丫头这档子事一出,就算真是你们那么说的,不是三丫头拿嫁妆送上门给男人,而是你们仗义疏财扶危济困,可架不住人家不这么想啊,说句话不怕你们恼,照我看啊,三丫头这名声是臭了,不值钱了,这会子她要敢上街,十个有八个会后面指着脊梁骨笑话。我老朱不怕姓情刚烈的女子,就怕水姓杨花的银荡破鞋!现在,是个人都说你们闺女贱,倒贴人家小郎中,我听着真没劲,你们想想,我老朱把这样的女子收了房,那不连带老朱一并被人指脊梁骨啊?老朱可开的是酒楼,酒壮怂人胆!这帮子烂货可是啥话都说的出来的!那时候,不光老朱我脸上难看,这酒楼生意以后只怕也难做啊!”

桑老爹和桑母都傻眼了,脸上笑容都有些僵了,桑老爹勉强一笑,问:“那朱老爷您的意思是……?”

朱掌柜瞧了他们一眼,又叹了口气,道:“你们刚才打包票,说三丫头跟那贵芝堂小郎中没什么,我也就信你们这一回。冒个险赌一把。这人言嘛,也就他娘的这么回事,一阵风过去也就过去了。大不了让三丫头以后出门坐轿就是。”

桑老爹和桑母顿时又高兴起来:“对对!还是朱老爷想得周到。”

朱掌柜手一摆,扫了他二人一眼,道:“我老朱做生意,向来干脆,本来呢,你们三丫头出这事,别说两百两银子聘礼了,就算倒贴给我们这样富贵的人家,我老朱敢说,除了我,没人愿意要!”

“那是那是,都说朱老爷人最好了……”

桑老爹陪笑道。一旁桑母觉着不对劲,悄悄扯了他一把,对朱掌柜陪笑道:“要是换个地,远远的嫁了,这也就无妨了,还是有不少人家给我们三丫头脱媒说亲的。我们就惦着朱老爷您人好,给了您三丫头以后不吃亏。所以才跟您老商量来着。”

朱掌柜笑道:“行啊,既然你们这么看得起我老朱。那就爽快点,一句话,老朱我不计较这件事了,还是上次说的那个数,五十两,行就行,不行拉倒。”朱掌柜站起身,袍袖一拂,冷笑道:“这五十两银子可不少了,拿去大街上买丫头,嘿嘿,你们可也看见了,大街上流离失所的孤儿寡母的多了去了,二八年华的女子一划拉一大堆,也有模样不错的,都饿疯了,别说给银子,只要给口饭吃,就能跟你走!调教几个月,吹拉弹唱床第迎欢,一样的滋润!——就这话。行就告我一声,不行拉倒。就当我老朱没提过这事。”

说罢,朱掌柜拂袖出去了,也不理二人在后面招呼他。

望着朱掌柜进了后院。桑母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浓痰:“得意什么?不就是撑船拉纤坑蒙拐骗得了钱发的家嘛。我瞧他这么有意贬低三丫头,无非就是想压价。哼!五十两?买丫头?满大街那么多插草标卖闺女的,你有钱咋不都买了去当小啊?”

桑老爹想了想,道:“他会不会真拿不出这么多钱啊?听说他金玉酒楼生意也不咋地,一下子拿出一百两,只怕……”

“怕个屁!”桑母照着他的脸啐了一口,“他金玉酒楼这么大,一百两银子,那不是跟拔根毛似的么!他出得起!他肯出一百两这个价,就一定能往上涨,咱们不能让!老娘把话撂在这里,一百两最多只能少个五两,再多老娘可不干。”

桑老爹卷着衣袖擦了擦脸上的口水,讪讪笑道:“听你的,嘿嘿”

桑母往门口瞧了瞧,压低了声音道:“我可告诉你,上回我遇到米行曲掌柜,打听了他五分利收贷的事,人家问我有多少钱,我不敢多说,只说了个五十两,人家声都没吭,也不说要也不说不要,我估摸着他嫌少,听说他生意越做越大了,连京城都开有米行呢!所以,至少得有一百两,人家恐怕才收。所以,我们要让到五十两,拿来人家曲掌柜不收,那不眼睁睁看着钱化成水嘛!”

“嘿嘿,还是老婆有主意。”

“那是!这件事我说了算,你放心,我有办法。心急吃不得热豆腐,先晾他几天再说!这几天也顺便托媒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家。最好能找个也出得起钱的,跟他朱掌柜对着要,礼金那才上得去!”说到这里,桑母得意洋洋道:“这几天我慢慢磨他,听说他耳根软,经不起磨的,嘿嘿”

桑老爹笑眯眯嘿嘿干笑着连连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