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14章 道长订货

第114章 道长订货

“啊?”左少阳大吃一惊,“桑姑娘想服毒自杀?这……,这不行,我不能……”

“谁要自杀了!”黄芹白了他一眼。

“桑姑娘不是说,硬要她嫁,她就去死吗?”

“说死就一定要死啊?命只有一条,她死了,你高兴?”

“我怎么会高兴呢,桑姑娘这么帮我,我惟愿她好啊,只要能帮她的,要我做什么都行。当然,帮她服毒自杀不行。”

“瞧你!我都说了不是要自杀。”

“那她要什么药?”

黄芹把脸头凑到左少阳耳边,低低说了几句。

左少阳恍然大悟,连声道:“这办法好!”

黄芹急道:“那你有这种药吗?”

“有!我马上回去配,你等我片刻,配好就拿来给你。很快的。”

“那好,快点去吧。”

左少阳却没动身,从怀里摸出一张纸,递给黄芹:“有件事你现在去办一下。回来我的药差不多也就配好了,我们还在这见面。”

“什么事啊?”黄芹惊诧地接过那张纸。

左少阳左右看了看,凑过头去,在黄芹耳边嘀嘀咕咕了好一会。黄芹脸上阴晴不定,不时回问几句。终于,点点头,飞奔而去。

左少阳也匆匆回到药铺,只说祝药柜要一种新药,要马上配去给他。左贵也不多问。

药很快配好了,左少阳借口上茅房从后门出来,悄悄来到清风寺。黄芹已经到了,手里提着一袋东西,脸上有欣喜之色。

左少阳道:“拿到了吗?”

“嗯!他倒也干脆!我一说他给我了。”黄芹嘻嘻笑道,“这东西还是你保管吧,我和小妹都不方便。”

“呵呵,你们就这么信我?”

“不信你又能怎么样?这主意是你出的,小妹把心窝都掏给你了,难不成你跟小妹还使坏耍心眼?”

“呵呵,既然你们信任我,那好,那我就代为保管,你觉着时机已到,就托个信给我,我立马过来。”

“行!”黄芹把手里的袋子递给了左少阳。挥挥手,小跑着走了。

第二天一早,左少阳又去挑水,是按照以前的时间去的,想看看能否见到桑小妹。

到了河边水井边,没看见桑小妹,连黄芹也没看见,便故意磨磨蹭蹭等了一会,却还是没见黄芹来,等了好一会,却是桑娃子来挑水。左少阳也不好问,打了个招呼,便挑着水回去了。

上午祝药柜派了个伙计来叫他,说药材仓库已经修好了,让他去帮着验收。

左少阳便来到恒昌药行。这仓库只修了一座,是作为检验左少阳药材保存理论是否可行用的。如果再行扩建。仓库的选址和设计都是左少阳决定的。这期间,左少阳也来过几次,检查发现存在问题的,便指令翻工重做。所以工程达到了左少阳预先的设计要求,竣工验收顺利通过。

左少阳又指导他们开始往里装药材,教他们如何分类存放药材,整整忙了大半天,到下午这才忙完。祝药柜说他辛苦了,拿了两串钱(二十文)给他。

左少阳很高兴,拿了钱回药铺。

刚进门,便看见大堂里坐着一个老道,白须飘飘,鹤发童颜,正在和左贵说话。旁边坐着另一人,却是瓦市药材商董胖子。

见到左少阳回来,董胖子一喜,起身道:“左少爷回来了!”

“是董掌柜啊。”左少阳忙拱手道。心中一喜,莫非自己委托他代为销售的紫英石有了着落。又瞧了一眼旁边这位道长,心想难道是这位道士要定购炮制的药材?什么时候道士也鼓捣起药材来了?

“是啊!”董掌柜乐呵呵道,“是这样的,这位道长刚才在我药摊上,看见了你炮制的极细紫英石粉,便问是谁炮制的,我说了,他就请我带了来见你,要跟你商谈炮制药粉的事。所以我就给带来了。详细的你们聊。我还得回去照料生意呢。告辞了。”

左少阳忙道谢,把他送到门外。回来之后,拱手道:“道长如何称呼?”

“贫道法号无尘。在城外碧霞观修行。先前路过瓦市,发现刚才那位掌柜的所授紫英石异常细碎,得知是贵处炮制的,所以冒昧登门,刚才又从令尊处得知是公子炮制的药材,很是新奇,不知左公子能否炮制出如此细腻的丹砂来呢?”

丹砂也叫朱砂,是一种矿石,在《神农本草经》列为上品,认为长期服用可以延年益寿,也是历代术士炼制长生不老丹的必用配药。当然后世科学研究发现,丹砂是有小毒的。

左少阳道:“行啊,没问题的。”

无尘道长喜道:“如此甚好,实不相瞒,贫道在炼制丹药,以往使用的朱砂,无论如何研磨,都无法得到左公子这种细如面粉一般的粉末,而丹砂如果颗粒不够细,就无法炼制出好的丹药来,嘿嘿。”

唐朝之前,炮制丹砂基本上都是用研磨的办法,宋代以后,才开始用水飞法炮制丹砂。经过上千年的经验积累,现代炮制的丹砂细如面粉一般,左少阳使用的便是这种水飞炮制法。

左少阳道:“道长准备定购多少?”

“嗯,除了贫道要用之外,贫道还有一些道友也在练丹,对丹砂需求量也很大,就先买五十斤吧。用完了贫道再来购买。”

左少阳又惊又喜,本以为这老道一个人用,那需求量应该不大,想不到他还要帮别人买,五十斤还是一笔不算小的生意了。忙拱手道:“没问题,这原料是你们自己出,还是我替你们买?”

“原料拜托公子自己定购了,我们只管拉走成品。这货款我们可以先付给公子。但不知要多少钱?”

左少阳掐指一算,道:“我们炮制朱砂,连工带料的话,一斤两百文。五十斤就是一万文,也就是十两银子。”

无尘道长点点头:“嗯,这个价格比现在的朱砂要贵三成左右,不过,若能炮制出这样细的丹砂,多三成的钱也是值得的。好,就这么说定了。大概要多长时间炮制好?”

左少阳算了算,道:“十天吧。十天之后你来拿走。”

“行!”无尘道长从腰间取下钱袋,倒出一小锭银子,放在桌上:“喏,这是二两定金,其余的取货的时候再付。”

左少阳陪笑道:“道长,能否付六两的定金,余下的提货的时候再付?实不相瞒,我们药铺最近这钱周转不过来,二两银子不够进五十斤朱砂原料的。”

无尘道长笑道:“这样啊,也行,反正迟早要付的。”又从钱袋倒出两小锭银子放在桌上,对左贵老爹道:“烦请开个收据吧。”

左贵也是喜出望外,想不到揽下这样一笔生意,五十斤丹砂原料进货成本大概四两银子左右,左少阳直接翻了一倍多,说炮制好丹砂要价十两,左贵真担心这道长嫌贵,心中琢磨,就算六两七两,这生意也做得过,没想到道长虽然觉得贵,但还是决定定购。不禁大喜。他却不知道,对无尘道长来说,这么细腻的丹砂,一定能练出质量上乘的丹药来,转手卖掉,那价格准保翻翻。所以,对他来说,同样是赚钱的好买卖。所以左少阳出的价格还是能接受的。

左贵提笔写了张收据,给了老道。道长告辞而去。

左贵很是兴奋,乐呵呵道:“忠儿,想不到你炮制的药材还真有人赏识。事不宜迟,走,咱们赶紧去进货,这就开始炮制吧,别等人家上门来的时候拿不出货,那可就不好了。”

左少阳说的这十天时间,已经是打出了富余时间了的,就担心有什么变故,所以也不着急,道:“爹,这钱,咱们还是先拿去赎桑家的首饰吧。听说当铺典当回赎也是要收钱的,早一日赎回来,就少损失一点。

左贵迟疑道:“按理应当如此,只是,若把钱拿去赎首饰了,又拿什么来进货?”

“先赊销,十天后道长来取货,交了余下的四两银子,刚好够支付货款的。”

“可人家愿意吗?”

“找刚才那董掌柜,他应该会愿意的,实在不行,再找恒昌药行,祝药柜或许会给我们这个面子。不过,这笔生意我想给董掌柜,毕竟是他帮忙,我们才获得这笔生意的。有钱大家赚嘛。”

“是啊,知恩图报,是为君子。”左贵捋着胡须点点头,把那六两银子推给左少阳,“你把银子拿着,去一趟清香茶肆,跟桑掌柜说已经筹到钱了,让他把当票拿给你,然后去把首饰赎出来给他们送去。”

左少阳却知道这首饰是桑小妹的嫁妆,将来要还给桑小妹,而不能还给桑掌柜夫妻,而桑小妹眼下正在跟包办婚姻作斗争,只怕没空理这件事,先去看看,能否把当票拿回来再说。

左少阳答应了,匆匆来到茶肆。

这时,在茶肆泡茶的茶客已经多了起来了,围坐在一起正兴致勃勃地在议论什么事情。桑母见他来了,脸上笑容有些不自然,迎上来道:“小郎中,喝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