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21章 画虎不成反类犬

第121章 画虎不成反类犬

现在倪大夫只能两头忙了,要给儿子看病,还得为弟弟的事情奔波。

当晚入夜,倪大夫拿上一盒上好的人参来到衙门大牢给了那牢头。牢头这才让他穿了一身狱卒的衣服,把脸用锅灰抹了,这牢头事先已经把死牢的狱卒全部换成了自己的亲信,然后亲自带着他来到死牢。贴吧即时速递,,

倪二带着厚厚的木枷,手脚都用连在青石板墙上的拇指粗的铁链锁着,垂头丧气,蜷缩在牢房角落的稻草堆里。

牢头打开铁锁,低声道:“只有一盏热茶的时间,绝不可延后了!”倪大夫忙答应了,钻进牢房,牢头把门锁上出去了。

倪二听到响动,抬起无神的眼睛,借着走廊尽灯的灯笼的微弱光线,勉强辨认出了进来的是大哥倪大夫。惊喜交加,跪坐起来,哽咽道:“大哥!——大哥救我!”

倪大夫跪下去,颤抖着抓住弟弟手上的铁链抖了抖,沉声道:“究竟……,究竟是怎么加速?”

倪二抓住倪大夫的手,脸上满是死里逃生般的兴奋,急急道:“大哥,大哥我娘子,我娘子她们好吗?”

倪大夫怒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扯这个?赶紧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说了我好想办法救你!”

倪二吓了一跳,哆哆嗦嗦答应了,道:“那天,隋掌柜派人请我去给他母亲看病,我看了之后,发现隋母得的是寒疝,必须用大乌头煎……”

“这些我都知道了,你只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用那么大剂量的乌头?是不是有人害你?”

“不是!都怪我……,呜呜呜”倪二痛哭起来,一边哭一边用手打自己脑袋,带动铁链当啷乱响。

“你别哭!都什么时候了,赶紧说啊,时间不多了!”

“哦,”倪二抹了一把眼泪,抽噎道:“隋母的寒疝多次发作,以前也服用过大乌头煎,但乌头最多只用了四枚,病好又发,我听说之后,心想四枚还不能治,必须用重剂才能温经散寒,活络通下。所以……,所以我就用了……八枚……”

“你个笨蛋!”倪大夫抬手想给他一巴掌,见他可怜巴巴的样子,都忍住了,“哪有你这么笨的人?大乌头煎本来就是极凶极热的猛剂!方书说的五枚已经是极致,一般医者都不敢用到这么高,你竟然用八枚?”说到这,倪大夫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压低了声音道:“我不是反复跟你说过吗?治病‘稳’字当头!治不好也就罢了,绝不能出问题!你如此冒险给老太太用这等猛剂医治,能落个什么好?又能多收几文钱的诊金?你……!你……!唉……!”

倪二呜呜哭着,道:“我见你上次给恒昌药行的祝药柜看风湿,也用了五枚乌头,也没出事嘛……”

“你懂个屁!”倪大夫气不打一处来,“祝药柜当时服后就已经有中毒反应,我见他当年是船工,身子骨很硬朗,吃得住这药力,所以才下了狠心用这么大的,并让他坚持服用。可我那也只用了五枚了,你为何要用到八枚之多?”

倪二哭道:“那天我叫债主们去贵芝堂逼债,乘机买方那次,我听贵芝堂那小郎中说……你给祝药柜治疗风寒湿痹之所以无效,是因为用药太轻了,只用了五枚,而他用了八枚,所以才……”

“放屁!这当口你还骗我!他爹都不让他看病,他什么时候能给人诊病了?又如何能用八枚乌头给人治病?”

“是真的,恒昌药行祝药柜的风湿,其实是他给治好的。用的是跟你一模一样的方,只是,乌头用量不一样,你用了五枚,而他,用了八枚!”

“什么?”倪大夫瞪眼道,“你听谁说的?”

倪二心中懊恼,又抽噎着哭起来。倪大夫不耐烦了,怒道:“你再哭,没时间了,你就等死吧!”

“哦!”倪二这才收住眼泪,一口气说道:“我除了听小郎中这么说,还听祝药柜自己亲口说的。”

“那天他来送新炮制的药,是免费的,大哥你当时不在家,我也没打开药来看。他坐了一会儿,我随口问他风寒湿痹证怎么样了。他说差不多好了,我就给他诊查了一番,果然已经大好,便开玩笑说你怎么不来打声招呼,好让我哥也知道呀,他就笑,说他那病不是哥的药治好的,是吃了贵芝堂那小郎中的药好的,我就想起那天小郎中说的话,这才知道果有其事,就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说小郎中给他看了,说我们原方剂量太轻了,小郎中增用到八枚乌头。然后就走了。我越想越奇怪,就偷偷找他们店的伙计问,才知道果然如此。我再三问了,方中的确用的是八枚乌头……”

“所以给隋家老太太诊病的时候,你就用了八枚乌头?”

“嗯,我想他都能用,我为什么不能用?莫非我的医术还不如他?更何况,隋老太太的寒疝太重了,剂量轻了起不到效果……”

倪大夫跺脚道:“你个笨蛋!人家用的他们自家新法炮制的乌头,跟我们的不一样!”

倪二有些傻了:“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否则人家用了八枚给祝药柜吃了,他怎么没死,而你同样用了八枚,隋母就死了……?”

刚说到这里,倪大夫突然心中一动,一个念头冒了出来,能否把祸水泼到恒昌药行身上去?就说给隋老太太用的乌头,是恒昌药行免费送的那些乌头?是这些乌头有毒,所以隋老太太才中毒死的?

他刚心头一喜,随即又摇头,这法子不行,人家会说,乌头本来就有毒,谁炮制都有毒,不管是谁炮制的乌头,你也不能用八枚之多。

因为方书上最多只用五枚,超量就是“不如本方!”

既然不能嫁祸于人,能否为我所用?倪大夫转念又一想,这一想,立即光明一片,——如果能证明那八枚乌头用的是恒昌药行免费赠送的乌头,同时,用贵芝堂那小郎中用八枚乌头治好祝药柜的病而没有中毒的病案,说明八枚新法炮制的乌头不会导致人死亡,隋老太太中毒肯定另有原因,比如病重不治,便可以借此脱罪了!

想通此节,倪大夫心中狂喜,忙低声把想法跟倪二说了,倪二一听,也狂喜道:“这法子好!恒昌药行送来的免费药是我亲自收起来的,而给隋老太太治病的药,也是我亲自拣了煎熬的,没有别的伙计插手,我就一口咬定是恒昌药行新法炮制的药材就行了!”

“对!明天上午升堂,你在大堂上要说,当时之所以用八枚,就是因为知道了贵芝堂的小郎中用了八枚给恒昌药行的祝药柜治病,没有中毒,病却给治好了,隋母的病也很重,必须用八枚,所以才用了,不知道为何会死,应该另有原因,就这么说,其它的不要乱说!”

“我明白了。可是,恒昌药行那边倒还好办一些,平素都有生意往来,两家关系也不错,那祝药柜也不是落井下石的人,可是,贵芝堂……,到时候县太爷肯定会传他们到堂询问,到时候,他们……他们只怕未必肯帮我作证啊!……”

倪大夫沉重地点点头,叹道:“要是以前他们欠房租那阵子,还好说,那时候他们穷得叮当响,交不上房租差点被扫地出门,我上门来给咱们买药方子,谁又想到有一天我们反过来要求他们?他娘的,这世道真是乱了套了,咸鱼也能翻身!”

“是啊,那时候他们缺钱,给钱一定能办成,可现在他们已经把房租交清了,要是他们赌气死活不肯帮,那……那可怎么办啊?”倪二又呜呜哭了起来,抓着倪大夫的手乱摇:“大哥,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啊……”

“哭什么!大哥会想法子的,唉!只能看看多砸点银子,多说点好话行不行吧。”

“是,大哥你该花的一定要舍得花啊,我真的不想死,呜呜呜……!”

“你放心,该打点的我会打点的,就是,咱们跟贵芝堂闹的太僵,特别是那个小郎中,他来卖麝香、卖药方,我们都讥讽嘲笑过他,上次你又让他们的债主去逼债,他们肯定知道是咱们干的,他们父子性格都很怪,特别是那老郎中左贵,简直就是茅坑时的石头,又硬又臭!小郎中以前木讷得象块石头,这些天,变了个人似的,古里古怪的,都很难说话!”

倪二急道:“是啊,听说帮恒昌药行祝药柜治病的,就是这小郎中,而不是他爹。大哥,你最好绕开他爹单独找他,因为听说他爹不让他给人看病行医的。当着他爹的面,他只怕不敢承认这件事。”

“我知道。”倪大夫捋着胡须沉吟道:“就怕他们知道你出事了,又记恨我们,死活不肯帮忙,想借刀杀人!而时间又来不及了,不够时间想办法的……”

“啊?”倪二慌了,抓住倪大夫的手不停发抖:“大哥,这……,这可怎么办?明天就要升堂了,我一定会被定死罪的,哥!哥你一定要救我啊!我不定期有老婆孩子呢……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