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23章 条件

第123章 条件

左少阳冷笑道:“你说这茶肆他们已经抵给你了,那你们签契约了吗?”

朱掌柜道:“还没签,——答应就算数!”

“得了吧你!房产这种东西,那是必须写契约,还要找中人的,你一刻没签约,这茶肆就一刻不是你的,我就还能来!”左少阳说罢,拍了拍腰间的小松鼠袋子。

想起小松鼠那快如闪电的动作和锋利的爪子,朱掌柜禁不住打了个哆嗦,不敢耍横,转脸对桑老爹道:“赶紧的,写文契啊!”

桑老爹慢慢抬起头,脸上早已经鼻涕口水糊满了,哑着嗓子道:“怎么个签法?来自百度贴吧

“你装傻啊?刚才老子已经说清楚了,——茶肆折抵四十贯两。剩下四十贯,你们俩口子还有儿子媳妇,在我酒楼给我白打四年的工!至于你这疯子女儿,就算了,她要到我酒楼打工,谁还敢来吃饭?”

“这个……”桑老爹哭丧着脸道,“茶肆折抵四十贯,就依你,这打工的四年时间……,看在老伙计份上,能不能少一点啊?”

“你说什么?”朱掌柜眼睛一瞪,站了起来,一脚踩在竹桌上,指着桑老爹道:“我店里伙计每月工钱两百文,你们四个人,一个月就是八百文。一年就是九千六百文。四年就是三十八贯零四百文,算起来你们还占了一千六百文的便宜呢!还有,你他娘的这茶肆,破败不堪,正儿八经拿去卖,能买到三十五贯就算你祖宗积德了。老子算你四十贯,已经是看在咱们当年一起撑船的情份上了。否则,老子不单单是跟你要八十贯了,至少一百贯!”

“为什么?”桑老爹都要哭了。

“废话,老子办喜事不需要花钱啊,就是因为你这疯女儿,喜事办不成了,老子前面花的钱,不得你赔啊?你还不知足,我警告你,就这条件,行不行一句话,不行咱就上衙门说理去!那时候,老子要的就不是一百贯,至少一百二十贯!”

“这又是为何?”

“老子上衙门打官司,丢的这人不算数啊?这你不得赔?说句实在话,你这茶肆老子还不稀罕,你们四个当伙计老子也不是那么乐意,你儿子儿媳妇年轻还行,你们老两口,我艹,能干啥?特别是你家这口子,这胖的跟水缸似的,能吃不能干,去了能做什么?老子这亏可是吃打发了。若是你能现在还我八十贯,老子给你赔罪,立马拍屁股走人。”

一旁的左少阳起身冷冷道:“此话当真?”

“当然!”朱掌柜脱口而出,发觉是左少阳说的话之后,愣了一下:“干嘛?你想替他们还?——你有这钱吗?”

左少阳讲那口袋放在桌子上:“这是八十两银子。你点点!”

此言一出,桑老爹、祝药柜等人都惊呆了,朱掌柜更是两眼放光,惊愕地望着左少阳,一把将拿钱袋抓了过来,扯开往里一瞧,果真就是白花花的银子,哗啦一下全倒出来。一锭无五两,一共十六锭,不多不少,正好八十两!

朱掌柜惊喜交加,一锭一锭抚摸着银子,:“没错,是八十两……,这银子,没问题吧?”来自百度贴吧

“不偷不抢,正大光明!”

“那就好,我信你!不过,你能说了算?”

“当然!”

“好好!太好了!哈哈,哈哈哈”

朱掌柜高兴,桑老爹和桑母更是天上掉馅饼一般,感激的老泪纵横,桑老爹两手索索发抖,桑母更是两膝一软,跪倒在地,左少阳斜了她一眼,冷冷道:“帮你们还债可以,不过你们得答应我两件事。”

两人抹着眼泪到:“好好,你说!”“我们什么都答应!”

桑小妹和黄芹都是一愣,相互看了一眼,有奇怪地望着左少阳,不知道他会提什么条件。

左少阳道:“很简单,第一件事,今后桑小妹的婚事,必须征得她的同意,你们再不许包办,能答应吗?”

“行行!我们答应,以后小妹的婚事,她答应了才行,我们不再包办。”两人点头入同鸡啄米一般。别说这个条件,就是让桑小妹嫁给左少阳,两人也毫不犹豫答应的。

“如果她自己选中了夫婿,你们也不能阻拦!”

桑母还挂着老泪讪讪道:“小郎中对我家三妹这么好,是她的福气……”

左少阳道:“空口无凭,你们得立下字据。”

“行!”桑老爹忙跑去柜台拿来纸笔,提笔写了一张保证文契,言明今后桑小妹的婚事,不再包办,由她自己做主。

写好之后,两人又盖了手印,交给左少阳。左少阳看了一遍,写得很明白,点点头,转手递给旁边的小妹.桑小妹已经羞得满脸通红,低头接过,也看了一遍,折好放入怀中。

那第二件事呢?”桑母问道:

左少阳把另一包东西拿了出来,放在桑小妹面前展开,是一小包首饰道:这是上次桑姑娘拿去银钱,借给我们还债的首饰,我已轻赎回来了.现在原物奉还。桑姑娘.你请点收。”。桑小妹红着脸瞧了一眼,点点头:“没错。”

左少阳对桑母道:“第二件事就是你们不能霸占桑姑娘这些首饰这些是她奶奶给她的嫁妆,是她个人所有的。“

桑母忙不迭点头:那是自然的,这些都是她奶奶给的,自然是她自己的了,我们不会动的。“那好,既然都答应了,那朱掌柜,你就把银子收了吧。”

朱掌柜哈哈大笑,钱收回来了心情大悦对左少阳拱手道:“小郎中.老夫以前看走眼了,原来你如此仗义,好...以往老夫得罪之处.这里一并给你陪罪!”说罢,躬身一礼。左少阳拱了拱手:“还请朱掌柜写下收据。”

“那是自然。

朱掌柜提笔写了一张收据,盖了手印,递给左少阳,左少阳看罢.依旧递给了桑小妹。

朱掌柜奇道:“你把收据给她作甚?哦,你们两.....嘿嘿嘿嘿嘿!”心想这桑家三丫头都发疯了你还惦着她,八十两银子,什么样的如花似玉的姑娘娶不到啊?当真是傻蛋!”桑老爹提着笔对左少阳道:“左少爷,我立马给你写一份借据”

“等等!”桑母扯了他一把。又抹了抹眼泪,满脸是笑对左少阳道“左少爷你可真是大仁大义。老婆子对你以前有些误会.说话难听,你就看在,看在,看在三丫头的份上.原谅你伯母,伯母这里给你磕头陪罪了”说罢肥硕的身子咚咚磕了两个响头。

左少阳闪身躲开不受她的跪拜。背着手一言不发等着,他知道她想说什么。

桑母脸上笑容更欢了,瞧着左少阳道:“嘎嘎,对了,上次隔壁王婆来给你说媒,我和你桑伯父其实对你一直很满意,特别满意

对吧?当家的?”

桑老爹立即明白了桑母的用意忙不迭点头道:“对对就是就是。小郎中医术精湛,待人和气,知书达理,书香门第。”

桑母扯了他一把打断了他的话.继续陪笑道:“前些日子忙,没顾上这件事,现在我们答应了,马上就说媒托定,择日完婚好不好!

嘎嘎嘎”

桑小妹俏脸羞成了块大红布,黄芹嘻嘻哈哈朝着她笑,桑小妹便去挠她两人打闹成一团。桑老爹捋着胡须假意瞪眼道:“别闹了!你娘这说正事呢!”二女这才停下。

左少阳没说话,板着脸。他知道,桑母的话还没说完。

果然,暴母讪讪又续道:“这聘礼嘛按理说八十两银子是不够的,不过,你们两这么般配你这人又是年少才为,将来我三丫头跟了你一准不吃亏,所以嘛,聘礼就算八十两好了,咱们就两清了,你说好不好?”左少阳转头望向桑老爹。

桑老爹赶紧点头“对对,这主意好两清,你这八十两就当给三丫头的聘礼,两下清了谁也不欠谁的明儿你就把三丫头接过门啊不今天接去也行。

“嘿嘿.选日子不如撞日子嘛“对吧三丫头她娘?”

桑母当然懂得桑老爹这话的意恩就怕夜长梦多,趁着这小郎中犯傻,没在意桑小妹的羊癫疯病,不能等他醒悟过来,赶紧成亲完事,只要把桑小妹送过门,这八十两银子就抵消了。所以肥肥的脑袋连连点着,笑得跟一朵开老了的黄瓜花一般“就是这理,我马上去跟王婆说去,今日就过门!说罢,也不等左少阳答应扭着肥臀就往外走。”

“等等”左少阳终于开口了。转头瞧了一眼桑小妹道:“桑姑娘品貌端庄,贤良淑德而且性格刚毅,不逊男儿,如果能娶妻如此也是左某的福气。

一听这话,桑老爹和桑母都乐开了花.桑母道“支持书书网,是啊,我家小妹,那是天仙一般的人品,陪小郎中那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呀!”。左少阳道:“不过有件事我得说在前头,如果这件事二老不在意,仍然愿意把小妹许配给我,不另收聘礼,请听清了是不收任何聘礼,包括变相聘礼,那我很乐意今日便将小妹迎娶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