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25章 绝不花钱买妻子

第125章 绝不花钱买妻子

左少阳还是一言不发。他知道桑母认准了自己是个重情义的人,应该不会辜负桑小妹的深情。所以尽管女儿有羊癫疯,却也不愁没人娶,这七十贯的聘礼,死活不肯放弃。

朱掌柜欢欢喜喜把银子收了起来,提着道:“桑老汉,不是我说你,你这婆娘当真是够狠的,若不是人家小郎中,你这茶肆不仅收不回来,连你们都得打工当伙计去。你们不仅不感激,而且故意刁难,这种事情也做得出来。当真是最毒妇人心!算了,老子也不想管你们的现实,钱拿到了,走了!——左公子,多谢了。告辞!”说罢,冲着左少阳拱拱手,扬长而去。

祝药柜也起身道:“是啊,朱老汉这老色鬼先前做的不是人事,不过刚才这几句话说得倒也不错。算了,我也懒得管了。你们这副嘴脸,老子也懒得看了,没得恶心!”说吧,背着手扬长而上。

那几个老茶客也摇头跟着走了。

桑母嘟囔道:“说的什么话?我自然记得小郎中的好了,若记不得,我就不会答应他可以娶小妹了,只是聘礼是不得免的,而且我还少了十贯,已经很够意思了呀。

——左少爷,你啥时候钱够了,啥时候都能来迎娶三丫头的。嘿嘿”

左少阳冷笑,对桑母和桑老爹一拱手,:“令嫒的恩情我铭记在心永世不忘。但是,我的媳妇,只能是与我情投意合白头到老的人生伴侣,是两情相悦的结果,是真诚相爱的结合,而不是花钱买来的货物!别说七十贯,就是一文钱,我也不会拿出来买个妻子回家!告辞!”百度贴吧,必出精品。

说罢,左少阳袍袖一拂,转身扬长而去。

桑小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掩面转身跑上楼去了。黄芹叫了几声左少阳不答应,一跺脚,也跑上楼去卡桑小妹了。只剩桑母和桑老爹面面相觑。

左少阳回到药铺,心中郁闷,没把这件事告诉老爹左贵。百度贴吧,必出精品。

这天药铺来了好几个医患求医,虽然都是比较简单是头痛脑热的小毛病,还是受到了二三十文的诊金,也算有些收入了。

傍晚时分,侯普和茴香两口子过来了。提着一刀猪肉,还有一葫芦酒。笑呵呵的。左少阳知道,姐夫侯普是个大喇叭,他这时候过来,一准是说事来的。他看笑呵呵这样,又是提肉又是提酒的,说不定是什么喜事。

梁氏和茴香在厨房忙,左少阳陪着老爹左贵、姐夫侯普在前堂说话,左贵捋着胡须道:“姑爷啊,以后来就来,就不要回回都提肉拿酒的了,你们也不宽裕。”

侯普笑道:“老爷子不用担心,这些酒肉是今天衙门犒赏的,人人有份,不花钱的。”

“哦,这又不是什么年节的,干嘛发酒肉啊?”

侯普扫了二人一眼,压低了声音道:“我告诉你们,你们可别外头说去!”

左少阳微笑点头,按照以往经验,到了姐夫都知道的地方,已经算不得什么秘密了,衙门的人很快会传给外人,全城也都很快会知道的。古代通讯设备不行,这人传人的速度可比现代也不差。

侯普接着说道:“告诉你们!——曲掌柜,知道吧?那个到处高利贷的米行掌柜,被抓起来了!”

左少阳心想原来是这件事,这满城人差不多都知道了,哪还有什么秘密可言,故作惊愕样:“是吗?为什么?”

左贵也吃了一惊:“不会吧?曲掌柜财大气粗,生意做的很大的,怎么会被抓呢?没弄错吧?”

“这怎么会弄错!”侯普嘿嘿笑道,“我这刀肉和这壶酒,就是这案子换来的!”百度贴吧,必出精品。

左贵道:“究竟怎么回事?”

“前几天,京城来了一帮子捕快,都是便衣,到了衙门,直说让衙门捕快协助查案,具体啥案子半句话都没说。昨天半夜里动的手,才知道是转曲掌柜。因为曲掌柜店铺众多,伙计也多,捕快人手不够,县太老爷便让所有衙门民壮、三班衙役还有我们这帮书吏,包括轿夫、伞夫、更夫等等都用上了,足足忙了一夜,这才一举成擒。曲掌柜的家、所有店铺都被抄了,抓了上百人呢,都锁在了衙门里,大牢关不下,便把随从都关在了仓库里。京城的官儿倒也大方,说衙门兄弟这次协助查案辛苦,所有人没人赏了一刀猪肉、一壶酒,还有一串钱。嘿嘿。”百度贴吧,必出精品。

左贵捋着胡须道:“原来是这样啊,那这曲掌柜到底犯了什么事,搞得全家被抓,家产被抄?”

侯普压低了声音道:“听说啊,这曲掌柜是个大骗子,就靠那张嘴厉害,听说都骗到京城里去了,他放贷五分利,有时候甚至是七分利,开始这厮还能说到做到,五分利七分利连本带息都付,所以很多人信他的确有钱,都拿钱放贷给他。骗了京城好多人,其中还有一些个官员都被骗子,把钱投给了他。他拆东墙补西墙,骗的银钱不计其数。”

“那最后又是如何发案的?”

“拆东墙补西墙,开始还行,到后面,窟窿是越补越大,根本填不上,债主越来越多,还不上债他就躲到城里来,债主找不到他就上衙门靠,这样惊动了衙门。明察暗访,把这事给查清了,所以才抓了他。唉,人抓到又有什么用,根本没什么钱还债的了,听说有的债主是借人家高利贷的钱贷给他,准备吃差价的。结果还不上,一家人服毒死的,上吊跳河死的,已经发生了好几起呢。很惨的!”

左贵问道:“曲掌柜是开米行的,不是还有很多米面吗?”

“有一些,却也不多,都是拿来撑面子的,要不然,人家哪里相信他有钱呢?衙门决定了,把这些米面,连同曲掌柜的宅院、铺子通通变卖,换成钱,给债主们平分,估计啊,变卖得的钱扣去杂费,分到债主的手里,每个人的债能还上的还不到一成!唉!”

左少阳想起桑家的钱,若不是萧飞鼠前面透露了消息,后面又出手帮忙,结果肯定跟他们一样惨,虽然桑家恩将仇报,但那是另一码事,萧飞鼠这边,还得好好谢谢人家才行。

说到这里,侯普又神神秘秘低声对左贵道:“岳丈,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可千万别外传去。”

“那是自然。”左贵捋着胡须道。

侯普声音更低了:“去年起兵谋反的太子部将冯立等人,和隆州范刺史他们又在闹腾了!”

“啊?”左贵倒吸一口凉气,“不是平息下去了吗?”

“当时是这么说来着,现在才知道,冯立他们这股叛军厉害的很,一路杀往京城,朝廷大军层层堵截,他们狡猾的很,绕开堵截大军,反转往我们这边杀来,杀过泰州、凤州、梁州,最后在绵州跟范刺史的军队汇合,然后分成两股,就在绵州、遂州这一带深山里呢,官兵征剿了几次也没个结果。他们经常下山打家劫舍,杀官造反呢!”

“哎呀,遂州可就在左近,别闹腾到咱们合州来哟。”

“那是,你没看粮价一天一个样往上涨嘛,都怕打起来没得吃啊。”

左贵面有忧色:“是啊,以前粮价一斗三百三十文,到年底已经涨到了三百六十文了!咱们是没钱,有钱也该买些米面存着,以防万一。”

侯普道:“岳丈不必担心,嘿嘿,咱们合州驻扎的兵将虽然不多,但咱们合州也不是什么军事重地,也不紧要,而且百姓又穷又苦,产粮又不多,对他们没什么吸引力的。”

左少阳心头却是一凛,起兵造反如果不是脑子起包,又或者兵势强壮,一般不会去攻打重要城镇,按照毛老人家的农村包围城市的思路,在一些三不管地带落后山区建立根据地,才是最好的选择,当初红军建立苏区以及后面的各个根据地,发展壮大队伍,但是如此。

不过,跟姐夫说了也没用,他一个小小书吏又能做什么,再说了,现在是李世民当皇帝,一个身经百战的常胜将军,而且现在已经是贞观元年,往后就是贞观盛世,日子会越来越好,所以,李世民一定能将这些叛军消灭的。却不劳自己去提醒。也无从提醒。

说了一会闲话,饭菜准备好了,有酒有肉,这日子对左少阳来说,已经算得上天堂一般了。美美吃了一顿。

酒足饭饱,侯普夫妻告辞走了。左少阳借口上茅房,溜出了后门,穿小巷来到了清风寺。左右看看无人,拿了一根树枝插在寺庙大门左边的草地上。

回到厨房,烧水洗脸洗脚,正坐在灶台前面空地的板凳上准备脱鞋子洗脚,忽听得头顶上有老鼠吱吱叫的声音,借着昏暗的油灯抬头一看,便看见头顶上倒吊着一个黑衣人,正冲着自己做鬼脸,正是萧飞鼠。心中一喜,正要招呼,又见萧飞鼠手指竖在嘴前,示意他不要做声,忙把话咽了下去。

萧飞鼠轻巧地落了下来,低声道:“外面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