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30章 全家恳求

第130章 全家恳求

左少阳回头瞧了一眼倪大夫

倪大夫急忙把那一匣子五十两银子一推,随即又回身把另外两个匣子打开:“这是几颗极品老山参,外加这一盒首饰,聊表一点谢意。求左公子仗义援手。”

左少阳走过去,也不看那银锭和首饰,拿起老山参盒子瞧了瞧,顿时两眼放光,这几颗老山参都是数百年的极品,特别是最上面一棵,盘根错节,枝蔓丛生,长长的胡须犹如仙翁的虬髯,真是极品中的极品!

左少阳笑道:“这老山参价值不菲哟,看来,你为了救你弟弟,倒真是下了血本,倾其所有了。”

一句话勾起倪大夫这些日的心酸,又想起儿子因此也将殒命,不仅悲从中生,老泪簌簌,哽咽拱手道:“老朽……,老朽……”

连说两声老朽,却无以为续。

左少阳拍了拍那说那个盒子,淡淡一笑:“礼物已经很重了,可惜,我很忙,没空帮你!”说罢,转身要走。

倪大夫急忙拦住,拱手作揖,老泪枞横哭道:“左公子,求求你,就帮帮我弟弟吧,他上有老下有小啊……”

“要是说帮别人,我再忙也会抽出时间来的,可是,你弟弟生性贪婪,目中无人也就罢了,可是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种人我救了,岂不是成了‘中山狼’里的东郭先生!不帮!有时间我还多睡会觉呢!”

左少阳转身要往炮制房里走。

倪大夫声泪俱下,拉着左少阳的手不放。

就在这时,就听到外面车马声响,有不少妇人哭泣声传来,接着,有人拍门,一个老妇苍老的声音道:“左郎中!左郎中在家吗?”

“母亲!”倪大夫听出是老母的声音,大吃一惊。茴香已经跑过去开了门,便看到昏暗的街上,停着一辆马车,还有几乘轿子,一群丫鬟老妈子,拥着三个妇人站在门口,为首一个,白发苍苍,拉住一根乌木拐杖,一脸哀伤,她身后的中年妇人,泪流满面,怀中抱着一个孱弱的孩子。”

茴香道:“我爹在家,你们是……?”

那白发老妇放开手中拐杖,甩开搀扶的丫鬟,颤巍巍慢慢跪倒。她身后两个中年妇人和一众丫鬟婆子,也都纷纷跪了一地。

茴香吓了一跳:“你们这是做什么?有话好好说,快快起来!爹!娘!快过来啊。”

倪大夫从门里抢步出来:“娘!你们这是做什么啊?”

他伸手要去搀扶。白发老妇一把推开了他,两手扶地,磕头道:“左郎中,老身特来赔罪来了!”

身后一众人等也跟着哀求。

左贵听倪大夫叫着白发老妇是娘,便知道这些是倪大夫的家人。想上前搀扶,可又不觉不方便,忙对梁氏、茴香道:“快快,赶紧把老人家,还有几位夫人都搀扶起来,快啊。”

梁氏和茴香忙上前,把老夫产妇了起来,梁氏最是见不得人家哭了,每每见了,都有陪着一起掉眼泪:“老人家,有什么事好生说,我们老爷能帮忙的,一定会帮的。”

老夫颤巍巍道:“老身两个不孝之子,得罪了左郎中,老身特来替他们赔罪的,特别是我家老二,就请左郎中看在老身份上,多多担待。”

“不敢当,这个万万不敢当!”左贵忙作揖道,“些许误会,说开了也没什么的。”

“左郎中大仁大义,老身感激不敬。”

伸手从旁边倪夫人手里接过孩子,“这是老身的孙儿,得了重病,听说左郎中擅长治疑难杂症,所以特来相求,恳请左郎中救我孙儿一救!”

倪大夫原以为老母是来帮着求恳小郎中到堂作证的,所以流着泪站在一旁阴着脸,心想自己一家老小来求人家贵芝堂帮忙,老母还当街下跪哀求,这下当真丢脸丢大了,本来刚才拿出银两、首饰和老山参,对方已经有松动的意思,老母这是多此一举,这以后惠民堂还怎么抬头呢。到后来才听出来是来求他们救儿子的,吃了一惊,心想自己都治不好的病,贵芝堂还能治得好吗?待要说话,老母已经把话说出来了,头也磕了,心想死马当做活马医也罢,便垂头不说话了。

左贵一听倪母这话,忙到:“赶紧把孩子放在**,我瞧瞧。”

倪夫人从倪母手里接过儿子,抱到大堂边的小**,正想放下,见小**铺的是稻草,盖着一床葛麻布的床单,忙回头吩咐丫鬟从大车上拿来两床丝绵锦被,一床垫在下面,这才把孩子放下,然后用另一床盖上。

左贵观察了一下孩子的情况,问:“孩子怎么回事?”

倪大夫轻咳一声,上前道:“小儿这是少阳症下利虚脱……”

“要你多嘴!”倪母拐杖一跺,怒目而视,“你能?你能你怎么不把儿子治好?”

倪大夫忙躬身诺诺退开。

倪夫人忙在一旁把儿子发病的经过说了,还说了倪大夫的用药。

左贵捋着花白胡须瞧着脸色灰白的孩子,见他昏迷不醒,这望舌是没办法了,只能提脉诊脉。诊脉之后,心中半点主意也没有。回头瞧了一眼旁边的左少阳,见他神情跃跃欲试,不禁心中一动,自己反正是没办法,由不得只能让儿子再试试看了。便道:“忠儿,你来帮倪少爷看看吧。一起参详参详。”

尽管这次来求贵芝堂帮忙,但倪大夫心中还是看不起贵芝堂的医术的,对小郎中左少阳也是如此,想着他无非是不知从哪里学来了一个炮制乌头的法子而已,医术不过尔尔。现在见左大夫叫儿子过来帮忙会诊,更是不屑,若不是诊治的是自己的独生爱子,而自己又无能为了,他早笑出声来了。

左少阳拿了根凳子过来,在床边坐下,凝神诊脉,又查看了孩子的四肢、面容,又问了倪夫人这孩子的症状,沉吟片刻,对左贵道:“爹,这孩子的病症,是病邪由阳入阴,少阴阴寒极盛,阳气顷刻欲脱。必须驱阴回阳,和中固脱。”

倪大夫心中冷笑:自己刚才已经点名了儿子的证名,这小郎中到会顺杆爬,照着自己的辩证说,不过,能根据证名说出证型来,倒也有几分本事,也不全是耍嘴皮骗人的。

左贵捋着花白胡须连连点头:“嗯,你觉得该用何方为妙?”

左少阳想了想,低声对老爹左贵道:“那老铃医交了我一个方剂,或许有用,但也不敢打包票。”

“嗯,有办法你就用吧,”回头看了看倪母一眼,“死马当活马医的事情,只要用心了,性比老夫人也不会怪罪。”

倪母知道左贵这话的意思,垂泪道:“老身明白,我这孙儿这病,来之前已是不中用了的,只求两位尽心救治,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呜呜呜……”

一众女人又跟着倪母呜呜哭了起来。

倪母招招手,身后的贴身侍女捧着小匣子上来,倪母接过,捧着送到左贵面前:“这是一点心意,权作诊金。”放在长条几案另外两个匣子旁边,打开,里面是金灿灿银闪闪的十几件首饰。这些都是倪母自己的私藏,比先前倪大夫拿来的首饰又强上了几倍。

茴香在一旁瞧得两眼发光,悄悄咽了一声口水。左贵却只瞟了一眼,便:“先治吧。别的以后再说。——忠儿,你去拣药。”

左少阳站起身匆匆来到药柜前,拿了个小盆子,开始从要药柜里拣药。

倪大夫定睛要分辨他拿得什么药,可屋里灯光昏暗,一时看不真切,待要细瞧,左郎中却问道:“倪大夫,小儿医术平平,用的方子也不知到底能否有效,权当是尽尽心而已,若是不成,还请恕罪。”

“不敢,令郎替小儿诊病,老朽感激不已,如何谈及恕罪呢。”倪大夫忙谦逊了几句,心中有些奇怪,这些话刚才母亲已经表态了,这左郎中为何又重复一次?略一思索便即明白,这左郎中是怕自己看清了左少阳用药配方学了去。心中冷笑,我堂堂惠民堂还用跟你们学方子?只不过是好奇罢了,换做平时,早拂袖而去,无奈今日有求于人,不敢造次,只能装不知,索性把身子扭了过去,背对着拣药的左少阳。低头望着小**的一动不动,恍若已经死去的儿子。

片刻,便闻到厨房传来浓浓的药香,知道是小郎中在里面熬药了。

一家人都眼巴巴望着,茴香拿来了长条板凳,倪母不肯坐,所有的人自然都不会坐的,都站在那等待着。

又过了一会,药煎好了,左少阳端了出来,患儿已经不能服药,依旧用鹤嘴壶强行灌了进去。

灌完药之后,等了片刻,孩子还是一动不动。倪大夫心知无幸,对左贵拱手道:“左郎中,求你们救救舍弟性命,明日帮忙出堂作证,倪某永感大恩!”

左贵眼看人家一家子都求上了门,又是哀求又是下跪,他本来就不是个记仇的人,心下早已经软了,叹了口气,对左少阳道:“忠儿,要不……,你就辛苦走一趟,帮他们出庭做个证好了!”

左少阳苦笑,无奈地点头答应:“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