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37章 县太爷光临

第137章 县太爷光临

左少阳眼珠一转,笑道:“我到有个办法,可以让大人知道,用我们贵芝堂炮制的八枚乌头,能治病而不会治死人。”

“什么办法?”

“这涉及鄙堂医术秘密……”左少阳回头瞧了一眼月台外站着的倪大夫,上前两步,凑到长条几案前,朝汤博士和安医官招招手。两人听说涉及医术秘密,自然艮是好奇,便起身走了过去,听他说什么。

左少阳低低的声音对钱县令和两位医官道:“倪大夫的儿子患重病,在鄙堂救治,实不相瞒,他也需要用乌头附子之类的方剂医治,正好可以用来验证我的说法。只是,这涉及到鄙堂医术秘密,不能外传,所以,不方便在大堂上或者衙门里展示。如果三位大人愿意,便请劳驾到鄙堂,我当场展示给三位老爷看。不过,还请三位大老爷保证不把鄙堂这个秘密外传,我才敢演示。”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安区官瞧见汤博士板着脸,料想他不肯去,便对左少阳冷笑道:“小郎中,你的架子未免太大了点吧?请县令大人和汤大人到你们药铺去。你贵芝堂那破庙,能装得下两位大人这样的大菩萨吗?”

左少阳两手一摊:“那算了,反正这案子我已经作证了,说了我的确用八枚乌头给祝药柜治病,是你们不信,我才说找头患大乌头煎证的病猪来证明,你们又说不好找,那我才说可以另外证明给你们看,你们既然不愿意去,我也乐得省事。

我的作证已经完了,三位大老爷,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安区官瞪眼道:“你不走,难不成还想让县令大人请你吃饭?当真是……”

钱县令冲安医官一摆手,安医官急忙打住,拱手退开。哉县令时左少阳道:“小郎中,你在堂外稍等,本县踉汤大人商议之后再做决定。”

“是。”左少阳拱手迫到堂外。

钱县令和汤博士转过身去,把脑鉴凑到一起,谶县令道:“汤大人,你意下如何?”

汤博士措着花白胡须沉吟片刻,反问道:“谶大人以为呢?”

钸县令一险为难,道:“,僮昌药行祝老掌柜和这小郎中的证词,与人犯口供一致,若是平常案件,也就可以据此定案了,但此案刺史大人非常的关注,最好找到铁板钉钉的证据,据此定案,才有说服力,在刺史大人面前也才好交代啊。”

汤博士听他说的很委婉,言下之意倒是赞同前往贵芝堂查看。汤博士倒不是一定要跟惠民堂为难,他也想把这案子查个水落石出,好跟刺史大人有个交代,当然,刺史大人也不是故意要整死倪二,他要的也是一个明白的答案,如果有喜凶,那就一定要惩处,如果没有,却也不能冤枉了好人。现在这案子查到这个地步,小郎中新法炮制的药材是否真能用到八枚而不中毒,成了整个案件最关键的所在,必殂查清,而左少阳要求为商业秘密保密,这也不过分,毕竟人家是证人,又不是人犯,没有理由强迫人家作证。

想到这里,汤博士缓缓点头:“那好,部■咱们就去看看吧。”

“好!”钱县令转身过来,向大堂外的小郎中招手让他过来,说道:“本县与汤大人商议了,一同去你们贵芝堂查看。”

“是。”

左少阳急忙拱手答应,禁不住心中暗喜,县太爷现在大驾光临他们贵芝堂,大堂上的人当然知道县太爷是去查案去了,可是满城的百姓可不知道,只知道县太爷光临贵芝堂,或许是求医,或许是问药,在消息不灵通的古代,这重重撸测想象肯定会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那时候,贵芝堂想不出名都难!

这是左少阳被老爹明确要求必须帮傀二作证之后,想到的一个顺带宣传贵芝堂的法子,果然如愿以偿,也算是有所斩获吧。

安区官听哉县令和汤博士竟然真的要去贵芝堂,惊得眼珠子都要

掉下未了。

传令下去,很快把两顶轿子备好,人犯押回大牢继续羁押。钱县令、汤博士分别乘轿前往贵芝堂,安医官官阶太低,只能骑马跟随,没资格坐轿。皂隶们鸣锣开道,一行人浩浩荡荡直奔贵芝堂。

左贵老爹听说县令大人要去他们贵芝堂,又惊又喜又是惶恐,带着左少阳前头领路,倪大夫和隋掌柜两家人也分别乘轿、骑马,或者步行,跟随在后面。

大堂外围观之人听说县太爷要去贵芝堂,站在前面听得清的知道怎么回事,后面大多数听不清堂上说话,只是来瞧热闹,都很

惊诧,也远远跟着。沿街走来,路两边的行人不知道做什么,也都跟着走。

于是乎,等到了贵芝堂,一条街都是人了,塞了个水泄不通。热热闹闹的比过大年赶庙会还热闹,口口相传,传到后面,便是撸测得多,实在的少,大多数人都如同亲耳听见似的肯定地告诉打听的人说,县太爷升堂问案,偶然得知贵芝堂医术高明,正好身有隐疾,所以当即退堂前来求医问药。

茴香和侯普最先飞奔回家,气喘吁吁和梁氏说了县太老爷要来药铺公干,把个梁氏吓得腿都软了,她以往从来没见过县太爷,街上县太爷的轿过去,都是鸣锣开道,闲人远远回避的,还垂着帘子,哪里见得着。此刻听说县太爷竟然要到家里来,慌得话也说不出来了,手也不知往哪里摆了,站在那直打哆嗦。

侯普到底是衙门的书吏,经常能见到县太爷,倒也不觉如何惊慌,忙指挥着梁氏、茴香还有傀家留下来的几个丫鬟婆子帮着把所有三扇大门全部打开,拿扫帚把地再扫扫,把东西都码整齐,把茶杯都洗洗,准备好上次左少阳买回来的蒙顶万春银叶香茶,生火烧开水准备泡茶。

正忙碌着,便听见远处开道的铜锣敲得山响,吆喝回避的声音远远送了过来,梁氏更是慌乱,手不停地在胸前围裙上擦拭,哆哆嗦嗦问女婿侯普道:“这个……,那个……,怎么办啊?

“岳母不用紧张,赶紧到门口迎接县太爷!

唐朝比较开放,特别是百姓家的女眷讲究比较少,一般家里未男人多不回避,更何况是开门做生意的人家。梁氏等人赶紧出来,在门口两侧垂首而立。

开道皂隶在街两边站立,屏退行人,接着钱县令和汤博士的轿子到了,下了轿,谶县令整了整衣冠,抬头瞧向贵芝堂大门两边新挂的联句,接着山羊胡摇头晃脑念道:

只愿世上人莫病,

哪怕架上药生尘。

“好句!好句啊!”钱县令抚掌赞叹了一番,拴身对跟在后面的左郎中道:“这对子是你写的?”

左郎中弄不明白他问的是书法还是联句本身,忙躬身道:“联句是……,是犬子所想,学生涂鸦的。”

唐朝官吏多是科举出身的文人,任地方官的同时,也担任地方教育之责,所以一方的文人,邳郄要尊其为师,自称学生的。这里自然不包括左少阳这个穿越过来的现代人,不懂规矩,所以才当面自称为“我”

“哦?小郎中还有如此文采?”钱县令招手将左少阳叫了过来,上下好生打量了一下:“只愿世上人莫病,哪怕架上药生尘,嗯,一一你年纪轻轻,想必才入杏林,便已有如此高节?”

这论事是不能谦虚的,所以左少阳躬身道:“这是我们医者都应当具有的品质。”

“唱,”哉县令很满意,微笑捋着胡殂,指着那对联,对汤博士道:“汤大人,如果医者都有这等风范,那就是百姓的福了。”

汤博士也微笑道:“正是,只可惜世间象贵芝堂左郎中这样品德高尚医术如神的医者大少了,手打更新而惠民堂倪二运等草菅人命的庸医却是大有人在,为了黎民百姓安康,绡得好好整治啊!”

“呵呵,是啊,惠民堂的大掌柜倪大夫与其弟大相径庭,却是一代

名医,医德高尚,悬壶济世,连京城都有名气的。”

汤博士听出来他提倪大夫,显然是自夸之意,不想让倪二这颗老鼠屎,把整个石镜县的医界的脸都抹黑了。便打了个哈哈连声称是,不再提这个话题,捋着胡须道:“咱们开始吧。

——小郎中呢?”“我在这!”左少阳转身过来,拱手道。

“开始吧。”“是,麻烦其余的人全部出去,只留下三位大人和倪家小儿即

“好,其他人都出去!”

倪大夫在门口听说,却不知道把儿子留下所为何故。反正儿子留在贵芝堂医治,自然听从人家的安排,傀母等人坐在轿子里,不知道外面的情景,所以也没多说什么。

梁氏带着茴香、侯普让伺候的倪家丫鬟仆从都出去,把门带上,屋里就剩下钱县令、汤博士、安医官和左氏父子。

左少阳走到小床边,查看了一下倪家小少爷智儿,见他神志已经清楚,只是没有亲人在旁,有些害怕,蜷缩着瞧着他们。

支持修真世界请到首发站或书店购买大唐小郎中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