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42章 千年老山参

第142章 千年老山参

第142章千年老山参倪二给隋家老母冶病因为贪功,超剂量用药,致使倪母中毒而死,公平地说,倪二当时的确不是故意要下毒杀害隋母,而是想用重剂治好隋母的病,属于好心办坏事用。..现代词语来说是过于自信的过失,导致的医疗事故。根据现行刑罚医疗事故罪,最高也就判处三年有期徒刑,而倪二现在是两腿被打残,这结果比现代社会医疗事故罪的刑事责任可要重的多了。倪大夫见弟弟倪二两腿被打残,顿时老泪滚落,心知肚明肯定是隋掌柜花钱买通了皂隶,而行刑中将人犯打成残废也是常有的事情。根本没办法理论只能悲愤地瞧向隋营柜。

隋掌柜冷哼一声,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狞笑,带着那一大包赔偿的东西转身下了月台。

倪母离的比较远,先前听儿得一声声惨叫,心疼不已,最后几棍虽然叫的格外凄厉,随即没了声音,心知不妙急忙派管家前去查看,回来禀报说二儿子性命无忧但两腿只怕不保,倪母老泪纵横。

但转念一想二儿子至少性命已经保住,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而且两腿断了出不了门也就可以少惹些是非。说不定坏事变好事。

所以倪母收住眼泪便抬眼在瞧热闹的人群中搜寻,看见左贵茴香、侯普等人,都一扫而过终于瞧见了远远躲在人群后面的缩手缩脚的粱氏,不禁心中一喜,低声吩咐轿子旁边的贴身丫鬟将粱氏请过来。

那丫鬟过去跟梁氏说了,粱氏有些恐慌,很显然不想过来只是那丫鬟知道老太太这会子请她,必然有重要事情商量,偏又是个嘴巧之人。

而粱氏又心软经不住这丫鬟哀声求恳,见倪母的轿子也是远远躲在人群后面便到底还是跟着来了。。

来到近前,福了一礼:“老太太有事吗?”

倪母撩开帐帘侧身让开一半的座位,用手拍了拍,”老姐姐上轿子来咱们俩说说话。”

梁氏知道倪母没事不会这时候找自己聊天,看了看丈夫左贵那边,见他正跟儿子说话,两人都没有发现自己在这里,便撩一群进了轿子坐在倪母旁边。

倪母把帐帘放下。

侧脸勉力微笑道:“老姐姐你家小郎中还没成亲的吧?”

“没呢...呵呵”梁氏讪讪笑道。

“这几天瞧着你家小郎中啊,人实在,心地善良,人品极好特别是这医术,我儿子也算是合州小有点名气的大夫了,没什么郎中他看得起的,可这一次他对你家小郎中,当真是赞不绝口啊,还说若不是他一把胡子的人了,磨不下这张老脸真想上门磕头拜你家小郎中为师哩!”几句话说得梁氏咧着嘴乐呵呵笑了:“老太太过奖了我家大郎嘛就是人实诚心眼好呵呵...”

梁氏听得更是心花怒放两手在身前围腰上搓着,“那是可借我们大郎没这辐分。”

“虽结不成亲家,不过我着实喜欢大郎这位孩子,所以想跟老姐姐说两句心里话,提个醒你这儿媳妇啊可得好生挑选,别太迁就了别委屈了孩子。不单是要找个人品模样好的端庄贤惠,三从四德相夫教子持家有方的,还有一件可别忽视了,算起来比前面些说的那要紧!”

梁氏忙问道:“哪一件啊?”

“门当户对”倪母伸手拿过梁氏的手轻轻拍了拍“我知道你们左家不是一般人家,是书香门第,有身份有地位的。挑选儿媳妇也得往高里选,一定要般配,虽说不求大富大贵人家,也不能将就找个山野村姑之类的吧?”。

这句话说中了梁氏的心思,左贵一直自诩官宦世家,书香门第而他们就这么一个儿子,要承继左家香火的,所以对儿媳妇的要求非常高,一直强调宁缺毋滥,眼着儿子一天天大了,这儿媳妇还没个着落。

有时候着急,上火起来嘴上都是燎泡,可是家里大穷了,别是名门望族的闺女就是小家碧玉,也娶不起。

梁氏心中暗自叹息,脸上却没才表露出来,勉强一笑点头称是。

倪母又道:“我本来有心帮你家小郎中物色一个,但又怕老眼昏花的,看不准说了,小郎中不喜欢,所以还得是老姐姐你自己个辛苦亲自挑过的才好。呵呵我这有点小东西,给了姐姐你,若是看上了哪家姑娘,门户般配人品又好的,你们手边一时又不方便,下不了聘可以把这东西拿去卖了把这称心如意的儿媳妇娶过门!”

梁氏忙道“那不成我们老爷说了....”

“老姐姐!你就赏个脸收下吧!你家小郎中帮忙作证,这才救我二儿子一条性命,我这后半辈子才有个依靠,我心里感激不已,整天就想着该如何把这恩给报了。要不然呐我这心总不得安生。可偏偏你家老爷怎么着都不肯收礼,所以我找你了,你我都是为人母的,我当年也曾跟你一样忧心儿子的婚事,也是因为相中了却没像样的聘礼而着急我知逍这其中的苦楚。大郎这么个心地善良医术高明的孩子,将来一定要娶一房称心如意的好媳妇,才不枉他这么个好人也才不枉老姐姐你生养他一场!”

梁氏感激地连连点头:“是啊可收我们老爷....”

“我知道!他不让收礼嘛,你自已个收着不让他知道不就行了吗?”。

“可是....”

倪母道:“老姐姐儿媳妇是第一紧要的大郎年纪也不小了,不能再耽误了你和你们老爷都日夜想着早一天抱孙子吧?呵呵”

“可不是嘛做梦都想这一天呢。”粱氏傻傻笑着心中有些松动了。

“对呀!当年我也一样,喀喀...”倪母喜笑颜开道;“不为别的就为你们左家香火,也该紧着给大郎找个称心的媳妇了,所以呀老姐姐你就赏我一个老脸,瞒着老爷把这东西收下,将来真有为彩礼发愁的时候,也瞒着老爷偷偷把彩礼送去,儿媳妇娶过门生米煮成熟饭,再抱着孙子给他赔不是。他看着娶过门的儿媳妇这般称心如意,再有火也没火了,若他火气还不小为了儿媳妇受他一会气与又能如何?左右是为了他们左家呀!”

这番话说得梁氏连连点头,根本无法拒绝,犹豫片刻终于迟迟疑疑说了句:“老太大说的是那...那我就先谢谢老太太的好心了真要借你吉言找到了这样的儿媳妇我一准请你吃喜酒让他们俩好生给你敬杯酒!”。

“那感情好那我们就可说定了!---拿着@趁着现在赶紧回去藏起来”倪母从那东西放在梁氏手里笑嘻嘻道。

梁氏答应了接过那小包东西也不好打开瞧是什么只知道既然能娶一房称心如意的好媳妇的东西一准值钱。所以小心地揣讲怀里:“那多谢老太太了,我走了!”

说罢粱氏撩轿帘,下了轿子,又偷眼看了看左贵他们,并没有瞧自己这边,赶紧用手捂着怀里的那包东西,低着头匆匆出衙门往药铺走去。

她回再药铺躲进卧室里,关上门取出那包东西打开看了,才发现是一棵貌如仙翁白髯般的千年极品老山参,她跟随丈夫开药铺这么些年对药材也算粗略知道一些,见这老山参短粗的主根,跟小孩胳膊似的,而根茎则细长如雁脖横向环纹盘旋错节,参须飘飘仙风道骨,上面缀着小米粒大小的珍珠点,送到鼻端通体异香。只怕有上千年了。。

梁氏知道这玩意价格不菲,别说娶一房称心媳妇了,就算再买栋像样的宅院,连带买些丫鬟婆子也是绰绰有余。满心欢喜又怕左贵知道了不饶她。满屋子乱转,左恩右想藏在哪都觉得不保险,东瞧细看,目光终于落在了大木床尾屋角放着的那不掉了漆的马桶上粱氏把空马桶提起来,早起她已经倒下便溺洗干净了的,翻过来底部是空的心想,把这老山山参在这里最保险,这马桶从来都是自己倒自己洗,老爷除了方便是从来不碰的,别的人就更不会碰。除了自己没人碰它底部的空间也比较大藏这颗老山参没问题。

梁氏找来几张防水油纸,细细地把老山参包了起来,连包了好几层。家里最早用的马桶破了她没舍得扔,正好派上用场取了来把底盖卸下来,比照着瞧了瞧稍稍有点大,赶紧拿来锯子锯,反正也不用锯圆实,不漏水只要能装进去挡住不掉下来就成。

梁氏费力把本来圆圆的马桶底锯得跟狗啃似的,锯了一头毛汗终于估计能勉强把这割马桶底盖挤进马桶底部,赶紧把油布纸包着好的老山参塞在马桶底,把那狗啃似的马桶底盖放好,用榔头当当砸了进去。提着马桶抖了几下,又用手推了推,新加的底盖纹丝不动这才放心,又怕加了这个底部把马桶弄松了漏水,忙提到厨房舀了水倒进去装了大半桶,提起来晃了晃,看了好一会也没一滴水漏出来这才放下心了。

她把马桶放回卧室屋角退后几步用围裙擦擦手心满意足地望着墙角那退了漆的红油马桶,仿佛看见了未来的儿媳妇,这心终于踏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