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45章 美女吵架

第145章 美女吵架

左少阳答应了,走了过去,在床边坐下,问那老者道;“老人家,您觉得如何呀?”

瞿老太爷喉咙里嗬嗬连声,嘟哝出几句话,却听不清说的什么,老太太伏耳上去细听,垂泪道:“老爷说……,说他胸口难受……”

左少阳握住瞿老太爷右边那只枯瘦的手,大声道:“老人家,我问你,你胸口哪里难受?你能指给我看看吗?”,,瞿老太爷右手颤抖晃动,嘴里嘟哝着。这一次左少阳自己把耳朵附上去仔细辨听,依稀能分辨出好象在念诵一首诗。左少阳心头一沉,老人家已经神志模糊,语无伦次,出现谵语了。

左贵捋着胡须对左少阳道:“你那本医书上,记得张仲景有句话,叫做‘邪入于腑,即不识人;邪入于脏,舌即难言,口吐涎。’照此看来,当为风中脏腑闭证。对吧?”

左少阳心中暗叹,老爹左贵对医术还是很有灵性的,很快便能活学活用了,点头道:“是呀,爹辩证很准。”

左贵有几分得意:“那还用羚角钩藤汤加紫雪?”

上次给李大娘治病的方剂左少阳已经告诉了老爹左贵,用的就是这羚羊角钩藤汤加紫雪丹,所以左贵准备依样画葫芦。左少阳摇头,附身过去,在老爹耳边低低说道:“羚角钩藤汤是治疗高热不退,烦闷躁扰,手足抽搐,发为痉厥的热盛动风证的。与瞿老太爷的症状不符,瞿老太爷是阴虚于内,肝阳妄动,煽动肝风,肝阳上犯心包,所以才出现心慌烦躁,语无伦次。由于没有高热,就不适合用羚角钩藤汤和紫雪。治法应当育阴潜阳化痰,芳香开窍为宜。”

左贵恍然大悟,频频点头,捋着胡须道:“那好,你就给老人家开个方吧。”

左少阳答应了,正要起身去开方,瞿老太爷的外孙女白芷寒突然冷声对左贵道:“左郎中,我们是来请您看病,家外祖父业已病危,若假手令徒开方,只怕不妥吧?”

左少阳瞧她说话,突然发现,这个极品美女有个小小的缺憾,便是她的贝齿,虽然雪白整齐,只是两颗门牙大了点。不像苗佩兰,一口小贝齿如碎玉一般十分好看。不过,这点小缺憾倒也不影响她的绝色。

白芷寒感觉到了左少阳审视的目光,侧脸瞧他,冷哼了一声,把俏脸扭了过去。

左少阳倒不是好色的登徒子,只是这姑娘美到了极处,当作一件绝佳的艺术品在欣赏,听人家姑娘不乐意冷哼一声,这才醒悟自己瞪着眼瞧人家大姑娘实在不礼貌,忙掩饰地轻咳一声。他刚才只顾研究白芷寒美中不足的稍大的门牙,没听清白芷寒说的话,茫然瞧向老爹。

左贵呵呵干笑道:“小儿医术还不错,他开方也是一样……”

“不一样!”白芷寒话语冰冷如刀,管家贫如洗,但这诊金绝不会贵堂一分钱的,家外祖父病情如此危重,不能儿戏,须得您老亲自诊治,不能假手他人,纵然是令徒也不行,小女不容把家外祖父性命给令徒试手脚!”

左少阳这才明白,这个门牙稍大的美人是不相信自己的医术,外人都只知道贵芝堂擅长用很便宜的方治疗中风,都以为是贵芝堂的左郎中所为,却不知是这位小郎中的手笔。而且,中医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经验医学,老中医总是更容易得到病患及家属的信任,所以这也不能怪人家病患家属,要怪还是只能怪自己太年轻,人家病患家属不信任自己的医术。

不过听她这话,说的太也难听,左少阳肚子里有气,心想,你虽然貌美若仙,但也不需要这么损人吧?当下淡淡对老爹道:“人家不信任我,还是爹你来下方吧。没关系的,对症下方就行了。”

左贵想起以前自己下方,不妥之处,儿子会暗中偷换用药,听这话似乎又想用这一招,便点头道:“那好。”走到长条几案后,提笔写了几个方子。递给左少阳:“照方抓药。”

左少阳拿过方子瞧了一眼,这方子不认识,应该是唐初的一种经验方,君药是山楂,配伍陈皮、枳实等,当然还有左贵的招牌药桂枝。

很多人都知道山楂是健胃消食的药,但可能不知道,山楂还是一种很好的强心药,可以用来治疗冠心病,特别适合老年患者,作为药剂的配药使用,而陈皮有止呕作用,枳实能行气化痰消痞,破气除满止痛,桂枝更是个万金油的药。这个方子虽然不是直接针对中风去的,不过单从症状来看,倒也算的上对症了。

老爹左贵对中风的认识,还是停留内虚邪中的辩证阶段,通过扶正被祛邪,补益正气来治疗,这种方法虽然也有一定效果,但是用药的首选是人参,而人参是十分名贵的药材,一般人家根本用不起。左贵知道瞿老太爷虽然是退隐京官,但家贫如洗,根本承担不起这种治疗方法。而他从儿子那里只知道羚角钩藤汤加紫雪可以治中风,但左少阳已经否定了这种治疗方案,说不对症,别的方剂他又不知道,所以,只能开一副当时的经验方,勉强也算对症,但肯定没什么大的效果,好在儿子左少阳会暗中调整用药,这方子如何也就无关紧要了。

左少阳将方子放在药柜上,装模作样看了看,然后开始拣药。拣的药当然是按自己心中拟定的方子,其中也有陈皮,拣了之后,又接着拣其他药,刚拣了几味药,身后传来白芷寒冷冷的声音:“你是按方拣药的?”

左少阳暗自吃惊,回头瞧去,见白芷寒手里拿着老爹那张处方,目光跟刀子似的盯着自己。左少阳有些心虚,讪讪道:“是啊,有问题吗?”

白芷寒伸手从拣好的药中取了一片,举起来道:“这是什么?”

左少阳瞧见是生海蛤,这味药老爹的方子里是没有的,望见她目光如电,更是心虚,道:“是……,是……”

白芷寒冷冷道:“是海蛤吧?”

左少阳吓了一跳,随口道:“你认识?”

“哼!我虽不懂医,但家外祖父年迈多病,久病成医,常见的药材我还是知道一些的,别想蒙人!——这又是什么?”她捡起一根药材,“是龙骨,没错吧?还有这个,应该是石草蒲,这个是知母。”又拿着左贵的方子扫了一眼,厉声道:“你抓的这些药,令尊的方子中都没有,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左少阳一时不知该如何编谎话,只得说实说:“令尊这病,我觉得需要用这些药,才能……”

“你觉得?”白芷寒柳眉倒竖,“你只是个小小学徒,尚未出师,尊师开的方药,你竟然擅自更换,你不敬师道、不孝尊长于我无关,但是,这是家外祖父的药方,你擅自乱改,我却不能坐视不管!你今日须得说出个道理来,为何要私自改方?”

左少阳讪讪道:“我已经告诉你了,你外祖父的病,必须用这些药。”

白芷寒回头看了一眼左贵,冷冷对左少阳道:“我不明白,究竟你是师父,还是你爹是师父?”

一听这话,左少阳心头有气,但他不想跟病患家属吵架,不管什么原因,这都是不适合的。所以闷声不答。

左少阳的沉默反倒让白芷寒更加生气,丹凤眼满是杀气:“你哑巴了?说啊!为什么要更换家外祖父的方子?——莫非是有人出钱买通了你,想谋害家外祖父,赶尽杀绝不成?为了区区小钱,害人性命,你不觉得可耻吗?”

左少阳一愣,再也忍不住,提高了声音道:“谁收买我了?我又为何要害你外祖父?”

“这个问题我正要问你!”

左少阳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当真是好心没好报,说到底是自己没有事先说清楚,只能低三下四道:“白姑娘,我真没有乱改方子谋害你外祖父的意思。实话说了吧,治疗中风我更擅长,我改的方子才是真正有效的,由于病患不相信我的医术,不得已……”

“我不管你什么得已不得已的!”白芷寒厉声道:“家外祖父病危如此,你竟然乱改方剂!我告诉你,若你不是存心谋害家外祖父还得得了,若是被人收买,想赶尽杀绝,不容我外祖父偷安于这僻壤,我白芷寒虽是一介女流,也誓与尔等周旋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