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48章 讨价还价

第148章 讨价还价

左少阳顿时明白了为什么祝药柜会出这个价,感情是那天听说了桑母向自己索要七十贯钱的嫁妆,才肯把桑小妹嫁给自己。既然这样,说明祝药柜这个价还是有的商量,心中更有底了。

他正要回答,老爹左贵已经听到了,奇道:“桑家母说的什么事啊?”

左少阳那天回来之后没把这件事告诉二老的,所以他们不知道,此刻听祝药柜提起,左少阳不仅有些脸上发烧,诺诺道:“没……,没什么事。”

祝药柜愣了一下,顿时明白了:“对对,没什么事,还是说这个正经事吧,小老弟,七万文,独家买断你这炮制乌头等六种药的方子,你意下如何啊?”

“这个……,”左少阳表情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似乎欲言又止,然后张口讪讪笑了起来,“嘿嘿,嘿嘿嘿嘿……”

听左少阳没来头的这笑声,祝药柜有些发毛,想了想,花白眉毛抖了抖,把老牙一咬,啪的在大腿上重重一拍,咬牙道:“小兄弟想必觉得价低了,好,你这方子的确是个好方,将来赚的钱的确不少,老朽总不能让你亏了,这样吧。我再给你个活动的好处——给你恒昌药行一成的分红如何?”

左少阳忙道:“啥叫一成分红?”

“就是你不用出一文钱,就拥有我们恒昌药行的一成份额你也不用操心我们药行买卖,只等月底分红,给你净分一成旱涝保收,亏了不让你贴钱,赚了十文你就分走一文水涨船高每个月月底分钱的时候,我们是要开家庭会议的,你可以参加旁听,账目当众公布,一清二楚的,你也可以随时查账,不会冤了你。呵呵,你意下如何?”

“这样啊。”左少阳转头瞧了一眼左贵和母亲梁氏,两人已经高兴得手都在哆嗦,梁氏把手在围裙上抹了抹,陪着笑问祝药柜:“这一成的分红,大概有多少啊?”

“老嫂子,不是吹牛,我们恒昌药行在整个合州药材铺里要是自己说排第二,就没人敢说他排第一我们的生意你也是看的见的。多的不说,每个月,一成分红,保底也是五千文少了这个数,我给你贴”

梁氏乐得合不拢嘴了:“五千文啊哎哟,这可真好啊,”转头对左少阳道:“这干的过。忠儿,要不就答应了……?”

一旁的左贵虽然心中也是极满意,但嘴上还是呵斥妻子道:“要你多嘴我都说过的,忠儿自己赚钱他自己支配,自己会拿主意”

“是是,”梁氏讪讪笑着退开。

左少阳故意问左贵道:“爹,你觉得呢?”

左贵捋着胡须微笑道:“我早就说了,你自己能赚钱那最好,赚的钱你自己花,当然,如何赚钱也是你自己个定,方子是你的,你自己拿主意。”

“你帮我出出主意嘛。”

左贵对孩子这种时候主动征求自己的意见,还是很高兴的,捋着胡须想了想,道:“依为父之见,这年头兵荒马乱的,有点银子防身倒也不是件坏事。嘿嘿……”

祝药柜又一拍大腿:“左郎中说的再对也没有了,银子随身带,走哪都方便,比买田买地强战火烧来,带不走也吃不了。累赘”

左少阳淡淡一笑:“银钱的确是个好东西,只是,方子更是好东西,银钱是死的,就像水缸里的水,喝干了,就没有了,而方子是活的,就像山泉,喝了还有,源源不断。特别是一个好的方子,更是旱涝保收。不愁吃不愁穿啊。——爹,你说是吧?”

左贵老爹笑吟吟顺口道:“是啊……”

祝药柜瞧着左少阳和左贵:“这么说,你们是嫌我出价低喽?”

左贵笑容一僵,心里有些担心生怕祝药柜一生气不买了。梁氏更是紧张,这么高的价格她已经乐翻了,实在不愿意失去赚取这么大一笔钱财的好机会,可是左贵在一旁,他又不敢乱插嘴,忙扯了扯左贵的衣服,低声道:“老爷,差不多行了……”

左贵老爹当然也是这么想的,捋着胡须轻咳一声,正要说话,左少阳已经抢先说了:“乌头和附子都是最常用的药材,销量极大,而整个合州,不,整个大唐朝我敢说,只有我知道如何正确炮制,绝无二家现在乌头、附子的炮制新法已经崭露头角,得到州府衙门医官汤博士等人的赞许,他们要是认可了,还愁卖不掉吗?——嘿嘿,独家买断,也就是说,今后只有你祝老伯的恒昌药行能批发我们这新法炮制的药材,连我们自己都不能再批发给其他任何人,也不能再把方子卖给其他人。这是独门生意啊,以祝老伯之能,将来新药销售绝不限于合州,附近的随州、隆州,乃至更远的州县,包括京城,甚至整个大唐,市场之辽阔,前景之辉煌,祝老伯,你是明白人,不会看不到吧?”

祝药柜好生瞧着左少阳,笑了:“好你个小郎中,当真是精明到家了,说得没错若不是这样,我也不会出七万文加一成分红的高价。既然你还嫌低,又把这炮制法的前景说的这么诱人,都是爽快人,将来还要多多合着做生意的。这样吧,你出个能接受的最低价,我就不还价了,我相信你不会冤我的。如何?”

左少阳拱手道:“祝老伯爽快”随即,摸着下巴思索着,左贵和梁氏都焦急地盯着他,生怕他说出吓人的高价来,把祝药柜吓走,这买卖就做不成了,他们都穷怕了,简直是看见钱就不肯撒手的。

左少阳终于缓缓道:“一百两也就是十万文外加刚才你说的每月一成的你们恒昌药行的分红。——这是我能接受的最低价”

祝药柜愣了片刻,干笑两声,站起身捋着胡须转了两个圈,斜眼看了看他:“十万文?小郎中,你这价码可真够高的了。”

左少阳淡淡道:“若不是看在祝老伯一片诚心又如此爽快的份上,这个价我是接受不了的,明眼人都知道,这是独家买卖,将来赚的钱,百倍千倍都不止好在你们恒昌药行赚大钱,我们也能分一杯羹,所以,勉勉强强能接受。老伯要是不同意,也没事,反正我们现在不急着用钱,清贫日子过惯了,这十万文拿来,还一下子真不知道做什么用,呵呵”

祝药柜哈哈大笑,又转了两个圈,终于在椅子上坐下,盯着左少阳道:“但愿你我的预测是对的,否则,我可要陪得血本无归了。”

左少阳笑道:“祝老伯也太夸张了吧,以你们恒昌药行的财力,这点钱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祝药柜捋着胡须乐了“小老弟可真会说话,行,那就这么定了,签约吧”

左少阳盯着他道:“一言为定?”

“当然我老祝说话,还没有反悔过”

“好签约不过,最好给银子,这样方便携带。而且,现在必须马上把全部的钱送来”

祝药柜愣了一下:“这么着急做什么?你不是不急着用钱吗?”

“嘿嘿,钱拿到手自然更稳妥。说实话,祝老伯,我还真急着花钱,就现在,你的钱拿来,我立马要花掉,所以越快越好”

“这样啊……”祝药柜捋着胡须沉吟道:“这可有点麻烦,一百两可不是小数,要是早说还成,偏巧今天我花了一大笔现钱,现在手头的现钱只怕没这么多。只能等明天再去其他州县的分号调去……”

既然双方已经说定了,左少阳也不怕祝药柜反悔,加之情况紧急,不由得他不说实话,急声道:“老伯,我当真是急着用钱,不是不相信你。你帮帮忙,拿上凑钱给我,好吗?”

“这个,家里珠宝首饰倒有一些,要不给你折价?”

“我要现银啊,老伯。”

“这样啊……”祝药柜想了想,道:“既然你要的这么急,我相信你是急事,那这么着吧,我马上叫伙计回去跟儿子说一声,让他赶紧先找钱庄贷十万文送来,回头我们从分号把钱调来了,再补上。”

左少阳大喜,躬身一礼:“多谢老伯,——要不,这贷款的利钱从我红利里扣除吧?”

“算了”祝药柜乐呵呵道:“咱们以后也算是一家人了,这点小钱还跟你要?那我老祝也太不成话了。”

祝药柜转身吩咐那跟随来的小伙计,让他赶紧回去通知儿子祝掌柜,去钱庄贷了银子送来。那伙计答应了,急匆匆走了。

左贵拿来纸笔,草拟了一个转让协议包括分红的内容。祝药柜和左少阳分别看了,都是按刚才约定写的,没什么新的意见。左贵誊抄各一式两份,当下由左贵和祝药柜分别在上面签字,祝药柜把他恒昌药行的印章随身带来了,加盖了印章。各自收好。

祝药柜道:“银子马上就送到,这配方,你明天到我药行来,我年纪大了,就不学了,让我儿子亲自跟你学,这宝贝方子花了这么多钱,让炮制师父学我老人家是不放心的。呵呵”

“行啊,保证包教包会,学会为止”

祝药柜乐得连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