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54章 未雨绸缪

第154章 未雨绸缪

左贵老爹望着炮制房的厨灶,很是感慨。

前一日,家里还吃夹野菜的黑面馍馍,这会儿,屋里的地下,已经储存了价值十万文钱总共二百零二斗的粮食和二十颗大白菜。

唐初一斗米是现在的十一点八十市斤,二百零二斗就是两千三百八十三斤。如果只是家里三口人吃,三人一个月按七十市斤算,可以吃将近三年。不过,还有姐姐一家人不可能不照应,姐姐一家夫妻两、大豆、豆花两个孩子,还有没出嫁的小姑,公婆,总共七口人。加起来就是十口人,因为其中有老人和孩子,吃的相对少一些,一个人按二十斤算,一个月就是二百斤,那也够吃差不多一年的。

一年的时间来等待唐军平叛,已经战乱后的恢复,应该已经够了。这叫做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脚下就是够全家十口人一年吃的粮食,左贵三人心里都踏实了。

不过,左少阳之所以把所有的钱全部拿来买粮食,而且买了够吃一年以上的粮食,并不是纯粹为了防范饥荒。他学过中国历史,知道唐太宗李世民是个很伟大的皇帝,他治理的贞观年间,被后世称为贞观之治,百姓生活安康,可谓家不闭户,路不拾遗,粮食极大丰富,都烂在粮仓里吃不完。当然,那是贞观中后期了,现在只是贞观二年,刚开始,虽然艰苦,但好日子会很快到来的。而且唐太宗是个能征善战的皇帝,现在因为集中力量对付突厥,一时还腾不出手来对付这股叛军,所以,危机只是暂时的,相信用不着多久,李世民就能平息这场叛乱,日子就会好起来。

根据姐夫以前介绍的平息叛乱的时间,都在一两个月左右,所以,他估计最多三个月就能平息这场叛乱。再加一个月赈灾粮和其他渠道粮食进来,缓解饥荒,总共四个月时间,要留足够全家十口人四个月的口粮,剩下的粮食,算了之后,有一百三十五斗(大概一千五百斤),这些粮食,左少阳要利用这次战乱饥荒的机遇,拿来实现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基本生活目标

梁氏对左贵道:“老爷,家里的桑白皮差不多要吃光了,怎么办啊?”

左贵捋着胡须沉吟着。

左少阳道:“没有了就不吃了,咱们以后都不要在米面里面加野菜了,吃得肚子难受死了。咱们家现在这么多粮食,足够吃一年的,请二老放心,这一年时间里,我一定赚更多的钱,买更多的粮食,而且以后要买白米白面,鸡鸭鱼肉,再不用吃夹野菜的黑面馍馍了”

这若是一天前左少阳说这话,左贵便会呵斥他异想天开不切实际,可是昨日一个方子就卖了一百两银子,外加恒昌药行每个月一成的分红,不说别的,光是这就足够他们一家人过上小康日子,所以,这时候左贵对左少阳从那老铃医哪里学会的医术不仅仅是刮目相看,更是有一种崇敬了。此刻听了儿子左少阳这番豪言壮语,不禁面露微笑,频频点头:“嗯,忠儿说得没错,咱们苦了半辈子,现在忠儿有出息了,咱们也应该到了享福的时候了以后米面里就不要加野菜了。”

梁氏毕竟小心谨慎惯了,眼下敌军马上要来了,虽然地下已经埋了二百多斗两千多斤的粮食,还是觉得粮食更多一些才好,不敢就这么大吃大嚼的,可是,老爷都这么说了,她是从来不敢反对老爷的话的,暗自叹了口气,只得答应了。可心里还是悬吊吊的。

既然母亲烧了热水,左少阳自然是要洗澡的了。

洗完澡,把头发揉干绾好。葛麻布夹袄就这一身,没得换的,梁氏帮着他擦掉上面的泥土,外面罩上一件单袍也就行了。

左少阳整理好之后,今天说好要去恒昌药行教他们配方的,不该此刻还早,到不着急着去,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做。

左少阳开始忙碌着配药。把硫磺、水银、硼砂、冰片、炉甘石放在砂锅里盖上瓷碗,用泥土将碗与锅交接处封闭,然后在灶上加热,先用武火加热一顿饭工夫,又用文火煨。

接着,又另外取了大黄、三棱、莪术、红花、当归,与少量香油一起浸泡。

左贵很有些奇怪,问道:“你在配什么药?”

“烧伤粉和烧伤膏。”

“哦?配这些做什么?”

“一旦开战,肯定会出现很多金创伤和烧烫伤,金创药以前我已经配了,现在配烧伤膏,这叫有备无患。”

左贵捋着胡须微微点头:“嗯,未雨绸缪倒是不错,这方子也是那老铃医教你的?”

“是的,很灵验的。我配的烧伤膏粉分两种,第一种硫磺烧伤膏是油性的,渗透性很强,容易被人体组织吸收,能在受损处形成一种油脂保护膜,可以减少渗出和保护伤口,对于中度和轻度烧烫伤很有效果的。第二种大黄烧伤膏,主要是帮助上皮生长创面愈合的,两种膏药配合使用,可以加速坏死组织的液化分离,阻止正常组织的进行性坏死,帮助创面愈合。而且,这种膏药还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很大程度上能减轻疼痛。”

“嗯,药配好了吗?”

“还没呢,第一种药要文火继续煨一个时辰,然后还要配伍麝香,再调合少量香油,装进瓶子里就行了,第二种麻烦一些,要浸泡几天之后,再放在铁锅里煎熬,然后放升药去火毒,倒进容器里防冷,再涂在透气吸水性好的膏药纱布上。低温干燥了之后就行了。”

左少阳说的这一通,夹杂了不少现代医学词汇,左贵自然听不懂,但想着那老铃医是个世外高人,所教的东西自然异于常人,碍着脸面,又不好意思细问,只是捋着胡须微笑点头。

止血绷带和金创外伤用的中医消毒液和冲洗液,左少阳以前就配得有,治疗金创外伤的常用器械药铺虽然有,但是不全,左少阳整理出来之后,把欠缺的都写了个单子写了下来,准备上街定制。

医用纱布、防水布这些东西唐初自然没有,他准备上街找找看能否找到替代品。另外,还需要准备一口高压锅,用来高温消毒的。高压锅的密封圈唐初没有橡胶圈,他准备用鹿皮涂上清油试试看。

另外,他还准备制作石膏绷带。这是用于骨折的外固定用的。唐初用于骨折固定的主要是竹夹板,还没有使用石膏。

相对竹夹板固定,石膏有它自己的优势。能根据肢体的形状塑形,易于达到…固定的治疗要求,.特别适合小夹板难于固定的某些部位的骨折,如脊柱骨折,以及开放性骨折清创缝合术后,创口尚未愈合,软组织不宜受压,不适合小夹板固定者,以及化脓性骨髓炎的治疗等等。

石膏固定确实,护理方便,特别适合战乱条件下使用。当然也有缺点,比如较沉重、透气性差,弄不好可能导致关节僵硬。

制作石膏绷带的石膏他们药铺有,绷带纱布在绸缎店可以定做。

左少阳把烧伤膏药前期工作完成之后,请老爹左贵一个时辰后把文火煨着的药拿下来就行了,然后准备去恒昌药行教他们炮制药材,左少阳出门的时候,跟老爹左贵要钱去定制器械、高压锅和纱布等物品用。

上次还债剩余的钱,加上这些天给人治病收的诊金和药资总共有几百文。听左少阳说要钱去定购金创手术器械等医用物品,左贵也不多问,让梁氏拿了两百文给他。

左少阳见天色还早,决定顺道先去米行和州衙门看看情况。

他推开药铺门,才发现外面已经稀稀落落飘起了雪花,低头看地上,石阶上竟然还有点点砸碎的水滴,伸手去接,才知道,飘落的雪花里,还有雨滴。

雨夹雪这样的天气更让人郁闷。看来只能打伞了。

梁氏拿来一把红漆油纸伞,左少阳接过,撑开,举在头顶,看见伞下的自己变得红灿灿的,拿着竹竿的伞把转了转,整个伞的骨架都是竹条的,比现代的布伞要重得多。

撑着伞出了门,听着伞上淅淅的雪加小雨滴落的声音,漫步在石板路的小街上,若不是周围匆匆跑过的手里攥着空空的米袋的行人那一张张焦急的脸,还真是十分的诗情画意的。可左少阳此刻的心情,却怎么都诗意不起来。

曲掌柜的米行在城里有好几家,最大的一家离贵芝堂也就几条街的路。

还没走近,远远来了一大队捕快,为首的一个缁衣捕头,手里拿着一个纸卷,一路行来,虎视眈眈盯着路上每一个行人。一旦看见大胡子,便抓住了,展开纸卷对比,觉得跟画像差不多的,立刻手一挥,后面冲上来几个捕快,抖铁链便将这人锁住,也不管如何喊冤,拖了就走。

左少阳急忙避在路边。那捕头走近了,看见左少阳,竟然咧嘴一笑,招呼道:“小郎中,这么早做什么去啊?”

看样子这捕头认识自己附身的这个小郎中,想必是姐夫他们县衙门的,忙笑道:“去恒昌药行有点事,您忙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