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56章 因粮中风

第156章 因粮中风

左少阳冷冷道:“我没钱。”

“没钱,米面也行啊,我按你六百文一斗折算!”桑母扳着手指开始算七十两应该折算成多少斗粮食。

左少阳懒得理她,撑着伞继续往前走,走出两步,实在忍不住,回头奚落道:“现在米价是一斗两千文了!你六百文能买什么?”

“两千文?你别开玩笑了,我给你加到八百文,怎么样?一千文也行啊,你有米啊?”

“没有,——就算有,我也不会拿来交换媳妇的!”左少阳终于忍不住,冷冷说了一句。扭头往前走去。

桑母似乎并没有听出他话里讥讽的味道,扭着肥臀追着嚷嚷道:“你家现在有多少米?都先抵给我吧,把小妹娶了去,以后有了再贴上嘛!不过至少得先付一半哟就是十五斗哎???十五斗有没有啊力一十一?斗也行啊哎你别走啊

?”

左少阳没有理睬撑裂伞快步过了街口回到贵芝堂。

走到门口他发现药铺一房大江只开了一屏,平时候诊的长板凳上?有两个病患坐着候诊。

左少阳经是惊奇全城都乱哄哄的了居然还有人来药铺看病左?少阳惊请的不是这时候还有人来看病因为生病是不管你什么时候?的要生祸了再紧婴的关头也会生病他惊讶的是这时候还有人到?自己家药铺来看祸这说明自己家药铺已经有此名气了。

左少阳站在门前石阶土收了手中的红溶油纸伞转身跨步进了大?堂。长条几案后面没有老爹左贵的身影昏暗的大堂另一侧的床边

倒是围着一圈人还有低低的哭泣声U

母亲梁氏神巴紧张地站在炮制房的门口炮制房门紧闭着还挂?了筷见左少阳进来忙过来从他手里接过红漆油纸伞抖掉了伞土的?雨水低声道???你爹正在给病人瞧祸一土午来了好几叮病人了?你爹正着急呢说你咋还不回来。快过去瞧瞧吧。”

他们俩的说话声已经让人群里的左贵老爹听见了他此刻正坐在?小床边的圆凳上便站起身叫道???忠儿你过来瞧瞧。

“是!”左少阳走过去,人群急忙分开一条道给他。

走到近处左少阳陡然感觉到人群中有两股气势汹汹的目光直射过?来抬头一瞧不仅笑了却是隔壁高墙老宅告老还乡的那位姓上瞿的穷?京官的外孙女白芷寒这位超级大美人土次被自己叫她???大板牙气?得够呛,难怪用如此仇恨的目光盯着自己。懒得理她,装着没看见。

他低头瞧去.小床工躺着一个老者头发花白了正是那翼老太?爷此削口眼向右,牙关紧咬,长袍的两跨间湿漉漉一大摊,显然已?经尿失禁了U

小床的边上,坐着瞿老太太,她身后站着瞿夫人和乳母龙婶。

侧脸瞧去,在床头上,还停着一块门板,上面躺着个中年妇?人,口角流涎,不停抽搐。在床脚处的那张吱呀叫的交椅上,歪着个?老妇也是口角流涎,低声哼哼着。

同时有三个病患自然要分轻重缓急了那老妇还能自己歪坐着?门板工的妇人病情要重一此,有屎尿味传来,说明已经大小便失禁,好?在年纪比较轻,但是床土的瞿老太爷,没有呻吟声,呼吸也很弱,而且?也已经小便失禁了,这是病情危重的特征性表现,特别是他年事已?高,更加危险,所以应当先救治。

不过有了前车之鉴,加上这白姑娘性格孤僻冷傲,左少阳也不想?招惹,拱手道:“家父让我瞧病,如果白姑娘不愿意,我就不瞧了。

白芷寒转头问左贵道:“左郎中,你自己不能给我外祖父瞧病吗??”

左贵眉头微颦:“白姑娘,先前老朽就已经说过,中风这种病,小?儿比老朽更擅长。工次那老妇的中风,就是小儿用方治好的,你们偏?不听,耽误了一天,瞿老太爷病情进一步加重,这才送来,既然送来?了,老朽还是要让小儿诊病下方。刚才一直迟迟没有下方,目的就是?等小儿回来。——如果不信任小儿的医术就另请高明吧。”

左贵这话说得那白芷寒俏脸更阴冷,瞧了左少阳一眼道:“左郎?中,如果是因为诊金的缘故,不用担心,听说你们治疗中风,用药很便?宜的,我家中还有一些家具,衣物可以典当,所以诊金药费应该不成问?题,不会少你们一文钱。”

“姑娘你误会了。”左贵道,“刚才老朽说的是实话,不仅是你?外祖父这病,包括这两位中风的,老朽都交由小儿医治。还是那句?话,相信小儿的医术,就留下医治,不相信,就另请高明。”

另外两个病患家属急了,低声议论着,一个中年拱手道

?“我们也是看了街边李大娘贴的告示,说你们能治中风,,诊金药费也很便宜,所以来找您治疗。还是请您给我夫人医冶吧,虽然令郎医术高明,但到底是你的徒弟,还得你出手医治才好。”

另一个男子也道:“是啊,我们也是慕名而来,之前去了惠民堂,要价一付药四千文,我们付不起,知道您这擅长治疗中风,价钱也便宜,就来了,对了,我们还专门去我了李大娘问了,他说左郎中您心眼好,医术非常高明,所以,还是麻烦您给我娘治治吧。”

瞿夫人也陪笑道:“是啊左郎中,名师才能出高徒,小郎中纵然治疗中风的医术高明,也盖不过你这师父去啊,我家老太爷这病很危重,还是你出手来得妥当。”

左贵摇头道:“实不相瞒,这治疗中风的本事,我儿不是从我这学的,而是另有名师,所以治疗中风的医术,老朽不如他。”

一听这话,三个病患的家属们全都惊呆了。

那两个妇人的病患家属又低声议论起来,终于,歪坐在交椅上的老妇旁边的那年轻男子拱手道:“既然如此,就请小郎中替家母医治吧!”

左少阳没看白芷寒,问瞿老太太道:“瞿老太爷这病情在三人中最危重,按理应该先给他医治,???你们当真不愿让我医治吗?”

瞿老太太早已经泪流满面,一脸绝望,嘴唇哆嗦着,转头瞧着白芷寒:“芷儿....?”

左少阳冷声道:“瞿老太爷是你丈夫,你才有决定权!”

瞿老太太最是个没主意的,遇到这种重大突发事情,早已经慌了神,越发没了主意。还是泪汪汪瞧着白芷寒。而白芷寒却只是银牙轻咬,瞧着左少阳一言不发。

左少阳道:“中风必须尽早日药,越早用药,治愈的机会就越大。耽误不得,既然你们不信任我的医术,我也无能为力,我只能先给这位大婶治病,等你想好再说吧。”

说罢,左少阳端着圆凳来到那坐在交椅上的老妇面前,问道:“老人家怎么发病的?”

那男人带着哭腔道:“我娘昨天还好好的,就是今天一大早,听说全城的米行的米面全部都被抢购一空了,一粒米也没得卖的。着急之下,便成这样了。”

床头门板上躺着的妇人身边的中年男子也哭丧着脸道:“我娘子也是这样,早起就听说没米了,拿着米袋就跑,满城都跑光了,一粒米也买不到。脸色苍白回到家,在门口就跌倒了,眼也翻白了,嘴也歪了,叫也叫不应了。唉!没粮,这日子怎么过哟......”

交椅旁边的年轻男子道:“我家还好一点,反正我舅舅家还有些存粮,还能勉强过些时日的。”

中年男子两眼放光,哆味着道:“能不能卖我一点?我家的粮食最多够两三天的了。我给你四贯一斗!行不行?”

男子摇头道:“别说四贯了,现在都有人出到六七贯一斗,也没人卖粮食。都知道这是救命的粮,再说粮食我舅舅那才有,我家跟你们差不多,也只才几天的米了,唉...”

粱氏听得难过,站在左贵身后掉眼泪。左贵将着胡须,瞧了左少阳一眼,心中暗自庆幸儿子的先见之明,否则,只怕现在自己一家人也是一样的急火攻心了。

左少阳则是在凝神观察病情,见这老妇面色糙红,口角流涎,哆嗦着的嘴唇有些怪异地微张着,左少阳道:“老人家,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老妇过了半晌,才微微点头,嘴里嘟哝着听不清的话。左少阳把头凑过去细听,才听见说的是:“米......,买米......!”

左少阳拿起老妇的手诊脉,片刻,又道:“老人家,你能把舌头伸出来让我看看吗?”

老妇慢慢把舌头伸了出来,但是只有舌尖探出口外,便停着不动了,左少阳又大声让她把舌头都伸出来,老妇似乎在努力,却还是只有舌尖露在外面,不停颤动。只瞧见舌质红润而滑。左少阳又道:“你把两只手和两只脚都伸出来看看,???伸手!对,还才脚!两只手!两脚!都伸出来。两只啊。”

这老妇右手右脚还能伸出回缩,但左手左脚却无力动弹。

左少阳对老爹左贵道:“这位老人家是心肝阴亏,肝元生风,挟

痰阻窍。”

“哦?,,左贵捋着胡须道,“何以见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