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63章 雪上加霜

第163章 雪上加霜

说罢,他端着水瓢送到嘴边,正要喝,旁边的苗佩兰英夹手夺过水瓢:“庄大哥,不能喝!”

桑小妹也吓得脸都白了,冲了过来,石阶上滑,差一点摔倒,晃了两下站住了,急道:“你做什么啊?”

左少阳笑道:“别着急,我说得是真的,这井水真的没毒,所以才喝给你们看。 ”

“你怎么知道?”黄芹在一旁问道。

“很简单啊”,左少阳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想问题要用脑子。”蹲下身冲她们招招手,指着水井里道:“你们过来瞧瞧,这水里面是什么?”

桑小妹、黄芹和苗佩兰等姑娘媳妇都围拢过来,瞪大了眼往里看。并没看见什么不妥当。

左少阳苦笑道:“你们一堆人围在这,把光线全都挡住了,还看什么啊?拜托让让,一个个看行不行?”

黄芹忙回头道:“正是,大家让让开,等会再看。”说着拉着几个姑娘媳妇退了开去,只留下桑小妹和苗佩兰。

二女蹲在左少阳身边,瞪大眼睛顺着他的手望水井的水面下观瞧,突然,苗佩兰大叫一声:“虾子!是虾子!”

桑小妹也瞧见了,喜道:“果真是虾子!哎哟我们怎么没想到呢?水里有虾子,就说明没有毒,要不然,水里的虾子早就被毒死了!”

苗佩兰也兴奋地点点头。

“让我看看!”黄芹和几个姑娘媳妇都围拢过来,左少阳、桑小、妹和苗佩兰忙让开,几个姑娘媳妇蹲下身仔细观瞧,果然在井边水里发现了几只小虾,在悠闲地慢慢游动,长长的胡须在水里飘荡着。

左少阳道:“水里没毒,大家放心打水吧!”

苗佩兰赶紧把水桶拿了,让到一边,让她们先来的先打。黄芹倒也当仁不让,提着水桶开始舀水。刚舀了几瓢,一个小媳妇在一旁迟疑道:“虽说有虾子,可是,就未必没有毒啊,大家都说有毒,我觉得,还是......,还是先不要打水吧,等弄清楚了再说才好。 ”

黄芹听罢也停下手,迟疑地望着左少阳。

左少阳笑道:“人和虾都是动物,虾比人小得多,毒死虾,只需要一丁点毒药就可以了,能毒死人的毒药,怎么会毒不死虾呢?所以,井里只要有一丁点毒,就不可能有活着的虾,这个道理还不懂吗?还是赶紧打水吧,说句实话,如果真有叛军的细作潜入城中,要在井里下毒,今天水井没毒,并不意味着明天也没有。还不如趁现在赶紧多打点水。特别是小妹和芹嫂子你们茶肆,没有水,你们茶肆可就没法做生意了!”

桑小妹道:“左公子说得是,嫂子,赶紧打水吧,今天把水缸都装满!”

黄芹嘟哝了一句:“装满又能有什么用,都没人来喝茶!”

左少阳奇道:“没人喝茶?为什么?是因为叛军要来吗?”

桑小妹低着头道:“也是也不是,反正自从上次我装疯之后,茶肆就没什么生意了,除了恒昌药行的祝老爷子他们几个老茶客之外。几乎没有茶客来喝茶。

现在传说叛军要来,就更没人来喝茶了。”

左少阳道:“倪大夫没来解释这件事吗?”

“来了......”桑小妹道,突然想起什么,惊喜道:“是你让他来的?”

左少阳嘿嘿笑了笑:“他欠我一个人情,我告诉了他实情,让他做好解释说明工作。他都说了什么?”

“他昨天下午来的,跟我爹娘他们道歉了,说了他上次没仔细诊查就乱说我疯了,不了解情况,给我们茶肆带来了不好的影响,表示道歉。还赔了我们一千文钱的损失。爹娘都很高兴。”

黄芹补充道:“倪大夫还在茶肆大门贴了一张告示,是他亲笔写的,把道歉的内容都写上面了。 还说他已经让人誊抄了很多张,满城都张贴,为小妹洗脱冤屈。”

“呵呵,这不是挺好的嘛。倪大夫好歹也是合州有名的大夫,他这是在给你们茶肆做免费宣传嘛,说不定你们后面的生意会因此好起来的。”

“但愿吧,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了,现在叛军就要打过来了.谁知道会有什么事。”

“怕什么,那么多朝廷大军已经入城,害怕他区区叛军不成!”

桑小妹也道:“正是,赶紧挑水回去吧,不管怎样先把水缸灌满了才好。”

趁她们打水的时候,左少阳问道:“对了,昨夜失火,知道怎么回事吗?”

桑小妹道:“听说是曲家的几家米行被人烧了!”

“啊?为什么?”

“曲掌柜吞了那么多人的银钱,有几家都逼得自杀了呢,气不过,所以就放火烧呗。其实烧也烧不了什么的,听说曲家米行的米就光了,里面根本就没有米了。”

“有米衙门和官兵早就严加把手了,那还能得手呢。”

一个媳妇低声道:“我听说不是那些债主放的火,而是叛军的细作们干的。

因为不仅是曲家米行被烧了,昨夜曲家米行后街的两个绸缎铺也被烧了。而且是同时起火的。”

“真的啊?”一众人都睁大了眼睛,神色中颇有几分恐惧。

左少阳道:“行了,现在叛军压境,两军对垒,最忌讳的就是听信这些风言风语,扰乱民心,大家最好还是不要信,更不要去传,不然让衙门的人或者军队的人听到了,会当作细作传谣抓起来了的。”

这些个妇人都没想过问题这样严重,都赶紧闭了嘴不说了。

等桑小妹等人挑了水走了,苗佩兰这才打水,挑着回去。

回到药铺,苗母和大子他们已经把药铺打扫干净了,把药柜门窗也都擦了,连门口一段街道都扫了个干干净净。梁氏见苗母腿瘸了还忙前忙后,在一旁很不好意思,要抢着干,苗母却不依。

这时,苗佩兰已经把水挑完了。本来水缸就是满的,也就不用挑太多。

苗佩兰把水桶放好,问左少阳:“下面该干什么?”

“你不歇歇吗?”

苗佩兰微笑弄轻轻摇摇头。

“你们帮我炮制药材吧。”左少阳教他们如何把药材进行分拣、洗净、切片,这些都是很简单的炮制程序,左少阳才一说他们就会了。

苗家一家人便在炮制房里炮制药材。

左贵已经起床了,端着梁氏泡好的茶坐在长条几案前品着。

便在这时,苗香和侯普带着两个小孩大豆和豆花来了,进门苗香就急声问:“爹!娘!你们没事吧?”

左贵哼了一声:“能有什么事?怎么了?”

“小...,没啥事。”苗香欲言又止,先到炮制房里跟苗家打了招呼,又过去问翟老太爷的病情。

大豆和豆花两个小家伙还太小,就不知道什么叫忧愁害怕,进门口看见苗家的四个小孩,大子差不多十岁了,稍大一些,特别是二子、二草和三萃,年龄跟他们相仿,这下有了新伙伴,很快便混熟了侯普则忧心忡仲的,找了根圆凳在左贵的长条几案旁边坐下.招手把左少阳叫过去,低低的声音道:“告诉你们一件事,千万别外面传去!”

左贵一向很注重这个衙门书吏女婿的话,一听他说情况有些不妙,顿时也有些慌了,点点头,低声道:“当然不会的,什么事?”

“现在情况很不妙!”

“啊?怎么了?”

“昨夜衙门的粮仓被烧了!”

左贵和左少阳都吃了一惊,左少阳道:“不是说是曲家米行或者旁边的绸缎行吗?”

“不是!那是衙门生怕大家知道了扰乱民心,故意说的。其实是衙门的粮仓失火,整个粮仓全部被烧毁了!”

左少阳皱眉道:“官兵往合州开拔的时候,路上就已经遇到叛军偷袭,把粮草都烧了,怎么还不吸取教“对衙门粮仓不严加看守呢?”

“严加看守了的!”侯普低声道,“不过,不是外人烧的,而是看守的官兵烧的!”

“这是为何?”

“不清楚,放火烧粮仓的就是是个负责看守的官兵,有三四个人,分好几处放火的,完了就跑了。现在官兵和衙门捕快都在全城四处设卡巡查搜索呢,怀疑这几个人是叛军的卧底!又或者被叛军细作收买了,就等着进城放火烧草料呢!

左少阳立即想到了去挑水的路上,被巡逻的官兵比对图像盘查的事情,看来,姐夫这个消息应该是真的。

左贵低声道:“那现在怎么办?”

侯普两手一摊:“这下宪了,数万官兵,在来合州的路上,粮草就被叛军烧光了,本来指望到县城里来,依靠城里衙门的库粮,再给百姓征购一些粮草,城中坚守,应该能坚持到后续粮草送来,所以大军没有直接上山平叛,而是直接来到咱们合州城里,想不到衙门粮仓也被烧了!当真是雪上加霜。”

“损失大吗?”

“还行吧,幸好官军已经把一部分粮食运走了,剩下的还没来得及运就被一把火烧了。”

“那现在官兵有什么打算?”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听说今早上又派出求援探马,向附近州县求援。

不过,现在全国粮荒,要想几天之内凑够数万官军的粮草,只怕很难啊。一一对了,家里还有多少米面?够吃多少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