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65章 雪夜赵三娘

第165章 雪夜赵三娘

两个小伙子把那老妇抬进大堂,放在当中,左贵乐呵呵过来蹲下身问道:“老人家,感觉怎么样啊?”

老妇歪着嘴,含糊不清道:“好……,好多了……,多谢你呀……,左郎中,谢谢你救了……我的姓命……”

左贵捋着花白胡须笑道:“不用客气,我们医馆行医,这是本份嘛。你现在感觉哪里不好啊?”

“说话……,还不清楚,这舌头……,也不流利……,腿脚使不上劲……,站不起来……”

“已经很不错了,你才吃了一天的药,别着急,慢慢来啊。”

“嗯……,我就是心里感激……,他们不让……来的,我就想来谢谢你……一声,我都准备死了的……”老妇含含糊糊说着,两行浊泪滚落下来,费力地要抬起手来施礼,可中风刚刚好转,手只抬起一小半,就无力地垂下了,便是如此,已经足以让人欣慰了。

“呵呵,不用客气的。我再给你诊脉看看啊。”左贵提腕诊脉望舌,心里很是得意,虽然这个病案是使用的儿子左少阳教的方子,事前又得了左少阳的指点,但毕竟是自己读力用方治疗,病情有明显好转的第一个病案,人的第一次总是特别容易激动的。

诊脉望舌完毕,左贵捋着胡须道:“嗯,恢复的很不错,比想象的还要快一些。很好嘛。效不更方,继续把剩下的药服完,然后再来复诊。”

两个年轻人连声答应,老妇也含含糊糊落着眼泪点着头。

不敢让老人太过费神,两个年轻人告辞之后,便把竹椅抬着,忽悠着出门而去。

瞿老太太、瞿夫人和龙婶眼中都满是羡慕之色,等他们走了,又低头望着依旧昏迷不醒,呼吸若有若无的瞿老太爷,禁不住落下泪来。

白芷寒却一言不发坐在那,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关了门吃完饭,苗佩兰抢着洗碗收拾屋子,她动作麻利,梁氏都插不上手。这时天已经黑了,也起更了。门外响起敲门声。左少阳急忙跑去开门。门外是姐夫侯普。

天又开始下起了雨夹雪,飘飘扬扬淅淅沥沥的。侯普打了把破了边的油纸伞,神色有些惊慌。

收伞进屋之后,侯普把伞立在屋角,招手把左贵和左少阳叫到炮制房里,把门关上,低声道:“听说了吗?水井的水都被叛军下毒了!”

左少阳笑道:“姐夫是草木皆兵了,这些想必都是谣言。因为今天上午我去打水,也听人这么说了,不过,我看井水里还有活的小虾米,水压根没毒,所以挑回来了,今儿咱们家喝的就有那水井的水。若是被人下毒,我们早就中毒了。”

侯普瞪眼道:“那是你命大!你们水井还没被下毒!今天已经发现几十个人个人喝了水井的水中毒了,正在惠民堂、回春堂药铺抢救呢,已经死了三个了!”

左少阳吃了一惊:“真的被下毒了?”

“可不是嘛!”侯普道,“衙门已经派捕快,把被下毒的水井全部封了,并派兵士看守那些经过检验确认还没有被下毒的井。若得亏我们城里水井多,还有一大半的水井没有被下毒,真是不幸中的万幸。要不然,粮食也没有,水也有毒,那全城数万百姓,还有数万的官兵,不得活活饿死才怪了。”

左贵勉强一笑:“叛军应该成不了什么气候的,无非是小打小闹罢了。”

“岳丈,这次没这么简单!”侯普摇摇头,压低了声音道:“我这次来,就是要告诉你们这件事的!——刚刚收到了紧急军情,说叛军已经攻占随州!而且,我们合州的太和县、双槐县都已经落入叛军手里!”

左贵大惊失色,随州紧挨着合州,相隔也就两三百里,石镜县周围山高林密,到处都是悬崖峭壁,通往外界的两条路,一条经过太和县,另一条,则经过双槐县。这是石镜县的两条大动脉,一旦被叛军占领,也就意味着石镜县与外界的联系全部被掐断了!数万军民望眼欲穿的粮食通道,也就因此被掐断了。没有粮食,不用叛军来打,只怕城里就要大乱!

左少阳对石镜县的地理位置情况还不甚了解,但见父亲面如土色,便知情况不妙,一问之下,也是心中慌慌,难怪叛军没有攻打合州的动静,这两天传闻叛军朝石镜县打来了,却只是叛军的烟雾弹,使的是声东击西的招,大肆宣扬要攻打合州石镜县城,而大军却分袭攻占了两侧的太和县和双槐县,对合州形成包围之势。

看来,这些盘踞在山林的叛军,却也不是省油的灯。

左少阳忙道:“官兵应该赶紧把两个县城夺回来啊。”

“是,估计官兵会夺回来的,得到战报之后,欧阳刺史已经紧急派人去通报搜山征剿的官兵了,让他们马上撤回来。只是,——咱们自家人,说句实在话,双槐县和太和县都是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朝廷只怕一时半会抽不出大军来增援,特别是筹措不到这么多的粮食来赈灾。虽然征剿的官兵比叛军稍多一些,但大多是老弱病残,战斗力不怎么样,而叛军主力原来是官兵的精锐,这种情况下,咱们要想夺回两个县城,只怕很难。”

侯普见岳丈很是有些惊慌,忙又说了几句安慰话,这才撑着油纸伞,告辞走了。

门外的雨夹雪渐渐地大了起来。

左贵有些哆嗦着自己把门关上,缩着脖子进了屋。母亲梁氏疑问的眼神望向左少阳,左少阳也只是勉力一笑,没说什么,他生怕她们听了担心,不过,从侯普慌慌张张的神情,已经三人躲在屋里嘀咕出来的样子,屋里的人已经多少猜到一些,也有些慌乱了。

洗漱之后,各自回屋睡觉。

左少阳准备给瞿老太爷再喂服一次汤药,作一次复查,然后再回炮制房睡觉,便在这时,忽听得外面有马嘶的声音,还有人声嘈杂。

他忙过去拉开门缝往外一瞧,看见一匹大马,拉着一个货架子车,几个汉子正从隔壁油盐店往货架上装东西,赵三娘上穿一件窄袖短袄,下着紫色百褶长裙,肩膀上披着一条紫色帔子,绕过手臂搭着,手上撑着一把油纸伞,站在店边,默默地瞧着他们,说不出的一种凄凉。

左少阳本来对上次赵三娘伙同其他债主逼债多少有些怨恨,见她这神情,又觉有些可怜,便拉开门出去,走到赵三娘身边,低声打了个招呼:“三婶!”

赵三娘正出神,冷不丁听到身后有人说话,吓了一跳,转头一瞧,见是左少阳,手捂心口,嗔道:“大郎,你想吓死你三婶啊!”

“呵呵,对不起,——他们这做什么呢?”

“搬东西啊。杂货店那老家伙怕死,把店退了,把货都卖给他们自己逃出城去了。——对了,你们不会也要逃命吧?”

“我们?嘿嘿,穷苦百姓,烂命一条,有什么好跑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三娘,你呢?不准备逃吗?”

“我逃?”赵三娘幽幽叹了口气,“我抛不下这份家当,公公婆婆一家老小也得有人照料。再说了,带着两个孩子,这外面兵荒马乱的,我们孤儿寡母不敢走啊,万一要是遇到了……,唉!就像你说的,是祸躲不过,听天由命吧!”

左少阳瞧见那几个汉子正往车上搬一小袋子盐巴,心中一动,忙上前道:“大哥,这袋盐巴卖给我吧?”

那汉子道:“行啊,三十文。”

“好,你稍等,我去拿钱。”左少阳跑回药铺,跟梁氏说了,梁氏也不多问,反正盐巴是必需品,而且保存时间也长,多买一些预备着总是好的。便从屋里拿了三十文钱给他。

左少阳出门来,把钱给了那汉子。接过那小袋盐,放在墙角。

油盐店的货物都装上了车,能拆走的走拆走了,随后,几个汉子赶着马车走了。

赵三娘撑着油纸伞,神情落寞地迈步走进油盐店,站在门口瞧着空荡荡的屋子,长叹了一声。

这油盐店左少阳没进去过,此刻进去,或许是东西都搬空了的缘故,发现里面很大,比自己家药铺还要大一些。

雨夹雪更大了,左少阳感到身上冷飕飕的,忙从店子出来。

赵三娘却慢慢地一个人把油盐店的所有窗户一扇扇都检查是否拴好,这才把大门拉上,拿出一把铜锁,吧嗒一声锁好,拿起油纸伞,对左少阳苦涩一笑,撑着伞走进雨雪里,沿着青石板街慢慢往巷口走去,那背影充满了落寞。

邻居逃难走了,这让左少阳更加感觉到了战争的临近。忙提了那小袋盐巴回到了药铺。

左少阳把盐巴放了,又给瞿老太爷用鹤嘴壶灌了药,复查一番,见病势依旧没有任何好转迹象,不禁心中更是沉重。

本来这一晚是瞿老太太和瞿夫人守夜的,可白芷寒不知想什么,死活要再守一夜,龙婶自然不会自己一个人回去睡觉,便也留了下来,四人商议,瞿老太太和瞿夫人守前半夜,白芷寒和龙婶守后半夜。

左少阳不管她们怎么守夜,回到炮制房,也懒得洗漱,爬上阁楼躺下睡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