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65章 雪夜赵三娘

第165章 雪夜赵三娘

两个小伙子把那老妇抬进大堂,放在当中,左贵乐呵呵过来蹲下身问道:“老人家,感觉怎么样啊?”

老妇歪着嘴,含糊不清道:“好……,好多了……,多谢你呀……,左郎中,谢谢你救了……我的姓命……”

左贵捋着花白胡须笑道:“不用客气,我们医馆行医,这是本份嘛。你现在感觉哪里不好啊?”

“说话……,还不清楚,这舌头……,也不流利……,腿脚使不上劲……,站不起来……”

“已经很不错了,你才吃了一天的药,别着急,慢慢来啊。”

“嗯……,我就是心里感激……,他们不让……来的,我就想来谢谢你……一声,我都准备死了的……”老妇含含糊糊说着,两行浊泪滚落下来,费力地要抬起手来施礼,可中风刚刚好转,手只抬起一小半,就无力地垂下了,便是如此,已经足以让人欣慰了。

“呵呵,不用客气的。我再给你诊脉看看啊。”左贵提腕诊脉望舌,心里很是得意,虽然这个病案是使用的儿子左少阳教的方子,事前又得了左少阳的指点,但毕竟是自己读力用方治疗,病情有明显好转的第一个病案,人的第一次总是特别容易激动的。

诊脉望舌完毕,左贵捋着胡须道:“嗯,恢复的很不错,比想象的还要快一些。很好嘛。效不更方,继续把剩下的药服完,然后再来复诊。”

两个年轻人连声答应,老妇也含含糊糊落着眼泪点着头。

不敢让老人太过费神,两个年轻人告辞之后,便把竹椅抬着,忽悠着出门而去。

瞿老太太、瞿夫人和龙婶眼中都满是羡慕之色,等他们走了,又低头望着依旧昏迷不醒,呼吸若有若无的瞿老太爷,禁不住落下泪来。

白芷寒却一言不发坐在那,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关了门吃完饭,苗佩兰抢着洗碗收拾屋子,她动作麻利,梁氏都插不上手。这时天已经黑了,也起更了。门外响起敲门声。左少阳急忙跑去开门。门外是姐夫侯普。

天又开始下起了雨夹雪,飘飘扬扬淅淅沥沥的。侯普打了把破了边的油纸伞,神色有些惊慌。

收伞进屋之后,侯普把伞立在屋角,招手把左贵和左少阳叫到炮制房里,把门关上,低声道:“听说了吗?水井的水都被叛军下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