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67章 自己种的苦果自己尝

第167章 自己种的苦果自己尝

屋子人的哭声戛然而止,都傻呆呆望着他。左少阳放开手,又嘟哝了一句:“当然,有人参也未必管用......,不过没有人参,就肯定没用!”

翟老太太张着干瘪的嘴傻呆呆望着左少阳:“人参真能救我们老爷?”

“人参能益气固脱,让裴老太爷留得一口阳气,我再用药,或许还有希望,没有人参,就彻底没希望了!”

“这......,这可怎么办帆...”誓老太太老泪纵横,望着霍夫人和龙婶哭道。

“是啊,家里能当能卖的,都当光了,卖光了......”誓夫人也哭着喃喃道,终于,她咬咬牙,低声对去老太太道:“老太太,要不,还是把房子当了,买人参救老爷饵?”

“不不!”翟老太太连连摆手,哭得更是伤心:“老爷以前病重就说过,这祖宅是祖辈传下来的家业,绝不能毁在他手里,要一代代传下去,如果有一天他病得不行了,宁可让他死,也不准我们把祖宅卖掉当掉,否则,老爷说了,他,..,他就算变鬼也不放过我们的......!”

霍夫人莹莹哭着:“那......,那可怎么办帆...”

龙婶哭着哭着,突然想起一件事。那天晚上老太爷葳了脚,自己出门来贵芝堂要跌打药,正好看见倪大夫抱着几个匣子在贵芝堂门口,自己的开门声把倪大夫吓了一跳,手里匣子都掉在了地上,当时便看见有好些极品的老山参。自己躲在门后偷看,看见倪大夫捧着那装着老山参的匣子进了贵芝堂。

紧接着,听说贵芝堂二掌柜吃了官司,治病治死了隋掌柜的老母,差点被判死罪,是贵芝堂小郎中给作证才减轻了罪保住了一条性命,又听说倪大夫的儿子得了怪病,差点死了,也是贵芝堂的小郎中给治好的,龙婶一琢磨,倪大夫那天晚上棒着老山参肯定是来送礼来了,要不然贵芝堂左郎中不会巴巴的帮他。所以,这贵芝堂铁定有老山参,只是舍不得拿出来救人!

想到这,龙婶忙跪爬白芷寒身边,伏在她耳朵边嘀嘀咕咕把这件事说了。

听罢之后,白芷寒本来就面若冰霜的脸,更是成了冰凌,冷而锐,但她知道,这件事不能挑明了,如果说了那天龙婶亲眼看见的事情来证实贵芝堂的确有人参,只是不愿意拿出来救命,那左郎中和这小郎丰就会很没面子,老羞成怒之下,说不定便会断然一口否定,咬死没有,那就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

这件事只能动之以利!而老宅外祖父说了宁可他死都不能动.除了老宅,家中能卖的都卖光了,再没有可以让对方动心的“利”。一除了自己。

白芷寒对自已的美貌是很有自信的,从她懂事开始,就记得无数的男人见到她容貌后发呆发痴,甚至发疯发狂,多少豪门望族、官宦世家、富豪商贾、名流雅士,通过各种渠道托媒说亲。

当时自已年幼,父母舍不得,一概不允,年纪大一点了,父母又相继去世,有孝在身,不谈婚嫁,又耽榈了几年,外祖父外祖母把自己接到合州同住,自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很少有人能见到自已的寡貌。这才得以安生过日子。

不料好景不长,外祖父又重病在身,命在旦夕,现在只有眼前这小、郎中能救得性命,偏偏自己刚开始不知道,见他偷换药材,以为他搞什么鬼名堂,一怒之下说话太过激愤,得罪了他,这人铁石心肠,当真见死不救,明明家中就有人参,却非说没有。目的何在?若不是存心谋害外祖父,那算来算去,自然是为了自己!

以往外祖父来这瞧病,都是龙婶陪着来的,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小郎中,那日病危,心急之下,搀扶外祖父来求医,第一次见到这小郎中,他虽然表面上对自己的美貌似乎没什么动心的,暗自里却没少拿眼角膘自己,周身上下都看了个遍,这点瞒不过自己的眼睛。

若不是因为自己的冒失,得罪了这小郎中,小郎中估计也不会见死不救,这么算来,到底是自己害了外祖父。

想通此节,白芷寒把心一横,一一自己的债自己还!既然小郎中垂涎自己的美貌,那唯有牺牲自己,才能救得外祖父的性命!

白芷寒想罢,在地上跪转身,望着左少阳,淡淡道:“你不相信我来生会做牛做马报答你,是吗?”

“我都说了,我们药铺没有人参,如果你找得到,我就给具老太爷救治,找不到,我也没办法。治病救人本来就是我们医者的本份,能救的我一定会救。你不用说什么来生来世这些话,我也不需要你当牛做马报答我。”

白芷寒惨然一笑:“你既然不信来生我会当牛做马报答你,也对,这世的恩这世报,我现在就报答你好了,一一只要你能救得了我外祖父,我愿折身贵府为奴!”

此言一出,一屋子人都惊呆了。

翟老太太哭泣道:“不行!芷儿,你不能这样啊!”

白芷寒嘶声道:“是因为我先前得罪了他,他才不肯下死力救治外祖父!我不能让外祖父因我而死!只有这样,才救得了外祖父!”

左少阳更是被白芷寒的话吓了一大跳,心想这白芷寒莫非有神经病?怎么治病救人说着说着就说到折身为奴去了?址摆手道:“行了,我们家穷,养不起奴婢,再说了,你外祖父堂堂六品京官,岂能容你委身于人做奴婢?你就别开玩笑了!”

“我姓白,我是白家的人,不是翟家的人,他们管不着我。只要你答应就行了。”

“我不答应!”左少阳两手一摊,“我答应也没用!我没有人参!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没有人参,我就没办法救人!你还不明白吗?”

“我不明白!”

左少阳简直没办法,苦笑莲:“白姑娘,你长得貌若天仙,怎么就没长个天仙般聪明的脑袋呢?”

“我都许诺你治好我外祖父,我就做你的奴婢,你还不满足?你还想要什么?”

左少阳怒极反笑,想也不想便讥笑了一句:“奴婢有什么啊.你许诺做我妻妾,或许我就能变出棵老山参来!”

“妻妾?好!好!到底是自己种的苦果自己尝!”白芷寒惨然一笑,那双美丽的丹凤眼凝视着左少阳,一字一句道“只要你救得我外祖父转危为安,我白芷寒愿卖身于你,为妻为妾为奴,悉听尊便!”

左少阳只是一句气话,没想到白芷寒当真了,顿时傻了。

梁氏却喜上眉梢,斜眼瞧向丈夫左贵。

左贵此前一直跟一尊菩萨似的坐在那,因为他知道,儿子是个老实忠厚的人,如果有办法救治,他绝不会见死不救的,自己多说也无益。现在陡然听见白芷寒说只要救得了他外祖父,愿意以身相许,给儿子左少阳为妻为妾为奴都行。也不禁心中一喜。

他以前去灌家老宅给霍老太爷看病,曾经见过这白芷寒,见她貌若天仙,又知书达理,很是赞赏,也曾有心托媒说亲,给儿子做媳妇,只是人家是六品京官,虽然家道中落,到底还有一座还算像样的祖宅,比自己欠了一屁股债要强多了,而且人家外孙女如此美貌,自已儿子跟木头似的,人家多半看不上。所以这话也就在肚子里转了几圈,没说出口,甚至连妻子梁氏都不曾提过。

现在听白芷寒如此说了,不由得左贵不动心,只是他知道,儿子不是个趁人之危的人,他说没有人参治不了这病,就肯定是真的,纵然答应了白芷寒,可没有人参,救不活墨老太爷,这门婚事到底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不禁患得患失瞧向儿子左少阳。

此刻左少阳是真的傻了,望着眼前这美若天仙,冷若冰霜的冰美人,若是相貌,他自然是一万分的满意,但是说到性格,这样孤傲冷艳的女子,他是敬而远之的,如果以后两人成亲,那绝对有得气受。女人容貌重要,性格更重要!美貌只能让人一时的愉悦,但却是可以随着时间褪色的,而性格却不会改变,拥有一个温柔可爱善良贤惠的妻子,才是一辈子的幸福。

纵然没有这件事,现在让他娶眼前这位倾国倾城之貌的绝世美女为妻,他也不干,他可不想毁了自己把一辈子的幸福。

所以左少阳冷道:“白姑娘,多谢你的美意,不过,你这样的大小、姐,我实在无福消受。”

白芷寒俏脸顿时暗淡了下去:“你……,你不愿意?”

“这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我不想让我的婚姻,与我治病挂钩,也不想因为替人治病,换回一个妻子,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白芷寒更又惨然一笑,“既然如此,外祖父因我而死,我唯有……一死谢罪!”

左少阳吓了一跳:“喂!你可别拿死来威胁我!”

“我自己死,于你何干!”白芷寒再不瞧他,跪转身,面朝**外祖父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