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70章 想治病就闭嘴

第170章 想治病就闭嘴

跪在窗前的白芷寒听到左贵的话,更是娇躯一颤,猛回头瞧去,见左贵手中赫然便是一株老山参,眼中满是喜悦,嘴角却露出一丝冷笑,转头望向挑着水桶的左少阳,冷哼一声,又把头扭了回去。

左少阳也呆了,白芷寒那一声轻哼他听见了,刚才自己还大声咆哮说药铺没有老山参,自己没办法救瞿老太爷,现在父母却变戏法一般拿出来了,在人家看来,他显然是在有意刁难趁人之危占便宜,当真是百口莫辩。

左贵见左少阳还傻站在那,皱眉道:“还不放下水桶,赶紧救人?”

“哦!”左少阳赶紧把水桶撂下,将人参拿到厨房,这一棵人参重一两左右,由于这棵人参是千年极品老山参,药劲十足,回阳救逆益气固脱的独参汤用量虽然比较大,却也不能多用,最多一钱就足够了,便切了一条一钱左右的参腿放进砂锅里。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白芷寒冷冷的声音:“为什么不用整棵?想留下一大半自己用?”

左少阳回头敲着她,冷笑道:“我怎么用药,用得着你来管?”

“别的药我不管,人参这味药,我必须管!”

“凭什么?”

“因为这是用我换来的!”

“什么你换来的?你在说什么啊?”左少阳瞪大了眼镜。

“刚才我外祖母”

“芷儿!”瞿老太太急声打断了她的话,她看见白芷寒跟着左少阳进厨房,就预感事情不太好,忙跟了来,刚才她已经悄悄把这事给白芷寒说了,现在眼看白芷寒要说出来,而小郎中刚才在跳水,他们老人家商议的事情他还不知道,而小郎中现在正跟芷儿顶牛,要是知道了恐怕节外生枝,现在可绝对不能出什么乱子,所以忙出声打断了白芷寒的话,接着说道:“芷儿,左公子是郎中,用多少人参他心中有数的。”

“才怪那!”白芷寒冷声道,“人参既然能益气固脱,外祖父都这样了,就该多用,整棵都要用!”

左少阳气不打一出来:“你以为人参吃得越多越好是吧?有句话你知不知道,——‘大黄救人无功,人参杀人无过’你知道多少病患是因为大量服用人参而死的吗?”

白芷寒话语依旧冰冷如刀:“我知道人参不能多吃,但这一棵人参,不一样,那是用我”

“芷儿!”瞿老太太又赶紧打断她的话,“不要争了,听左公子的!”

“不!”白芷寒斩钉截铁道,“这棵人参必须全部煎熬,可以少次多服,只要短时间不大量服用就没事,留着以后外祖父继续慢慢用”

左少阳嗤的一声冷笑:“这是极品老山参,一点点就相当于普通人参一棵的药力!整棵煎熬,药劲太大,就算少量服用瞿老太爷的身体也依旧承受不起,到时候他不是死于中风,而是死于人参!你是想救你外祖父还是想害他?还慢慢用?一整棵都煮了,能保留几天?到后面都坏了,喂猪都不吃!”

“那剩下的人参你准备做什么?”左少阳忍住气,耐着性子道:“你着什么急?这整棵人参会都给你家老太爷煎熬服用的。他体质这么虚,必须要长期服用人参调理,整棵人参用完,老太爷的病才能痊愈”

“那好,把剩下的人参给我,我自己给外祖父煎服滋补!”

“凭什么给你?搞清楚,这是我们药铺的人参”白芷寒高耸的胸脯一挺,冷冷道:“现在这人参是我的!不信问你爹娘!”

左少阳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了,疑惑地望向左贵和梁氏,左贵勉强一笑,道“把剩下的人参给白姑娘!”

梁氏过来,柔声道:“忠儿听话,给白姑娘吧。”

左少阳估计这棵老山参绝不是白芷寒家的,要不然,她也不用跪着求自己了。那这人参就应该是自己家的,可为什么父母又让自己把剩下的大半人参送给白芷寒,这可是价值千金的千年极品老山参!真是搞不明白。不过既然父母都这么说了,左少阳只好把那大半棵人参扔给了白芷寒。拍了拍手,又把两手一摊,示意没了吗,转身要往厨房门外走。

“等等!”白芷寒道,“这人参如何煎药?每天服用多少?请你告诉我。”

“你不是很能吗?”左少阳回头瞪眼冷笑,“有本事自己”

一旁的左贵老爹皱眉轻咳了一声:“忠儿,赶紧告诉白姑娘!”

左少阳只得咽下这口气:“蒋人参磨成粉,每天半钱匕,分三次单服。如果不想你家老太爷被人参烧死,就不要超量!”

说罢,袍袖一拂,出门来到大堂,转了两个圈,总觉憋气,想着这独参汤要煎一顿饭左右时间。

左少阳实在不想呆在这里,又返回厨房,提着水桶又要出去挑水,。

苗佩兰一进默不作声在一旁看着,见状忙过来抢水桶:“左大哥,我去!”

“不用!”左少阳道,“我再呆在这里的话,我会发疯的!”

苗佩兰一听,赶紧把手松开。左少阳挑着水桶就走。白芷寒叫道:“你上哪里去?”

“管得着吗你!”左少阳头也不回。“你这给我外祖父治着病呢,怎么能走?”

“你也知道是我在治病啊?”左少阳转身过来盯着她,冷哼一声,道:“如果你还想要我给你外祖父治病,从现在开始,你就给我闭嘴!否则老子不治了,看你能把我怎么样?我这人说到做到!不信你就拭拭!”

白芷寒本来就欺霜赛雪般白嫩的脸,更是气得半分血色都没有了,抬起葱白般娇嫩的手指,指着左少阳,嘴唇不停哆嗦,愣是一句话都不敢说出来。

左少阳冷笑一声,这才挑着水桶扬长而去。左少阳挑着水桶气呼呼来到河边,但看见桑小妹和黄芹挑着水正好上来,见到他一脸怒气,不觉吃了一惊,桑小妹道:“左公子,你怎么了?”

左少阳站住了;“没什么,有个大板牙来药铺看病,自以为是天仙,把谁都不看在眼里,指手画脚,若不是见她是个女人,真想一拳头把她那大板牙高敲掉!”

桑小妹和黄芹互视了一眼,都扑哧一声笑了。桑小妹道:“开门做生意就是这样的了,各种各样的顾客都有,你们开药铺的也是这样,什么病患都会有的,别跟他们一般见识。要不然,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我是想不理她来着,是这女子太可气,说话盛气凌人,仿佛全世界都要围着她转才应该一般。她外祖父不就是个告老还乡的六品京官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就张扬成这个样子,这还是求着我给她外祖父瞧病,要是反过来我求着她,她还不得骑着我脖子上拉屎啊?真是气死我了!”

黄芹哈哈大笑:“看把你给气得,说明这女的还真厉害。”

“什么厉害,简直就是个蛮不讲理的泼妇!“桑小妹咬了咬红唇,轻声问道:“这女的……很漂亮?”

“是很漂亮,所以才这么傲气十足啊。若不是外祖父病得要死了,只有我能治,我都懒得理她!——算了,不说了,影响心情。你们先走吧,我在这呆一会,散散心。”

桑小妹道:“行,我们倒了水就回来和你说话啊。”说罢,两人挑着水上了台阶走了。

左少阳把水桶撂在水井边上,一屁股坐在石阶上生闷气,石阶很凉,只做了片刻就顶不住了,忙站起来,拍了拍屁股,正准备打水,忽听到上面有个叫自己:“小郎中?中贵芝堂的小郎中吗?”

左少阳胎头一瞧,却是老槐村的贾财主,头戴软脚幞头,身穿青色圆领窄袖袍衫,下穿黑色棉绸窄腿裤,拱手瞧着自己,油光的脸上满是风尘。

“贾老爷!”左少阳拱手,迈步走上台阶,惊讶问道,“我听佩兰说,你们不是出城逃难去了吗?怎么……?”

“唉!别提了,我们是逃出城了,往北边走出了几十里,就遇到了叛军,他们倒也不伤人命,只是让我们立刻回合州,否则格杀勿论。有些人害怕了,就四散逃跑,结果就被叛军放箭射死了。我们只好退回城里。——对了,我看见你们贵芝堂隔壁那个油盐店的老头,这次也被叛军射死了!”

左少阳大吃一惊:“怎么回事?”

“当时叛军把我们往回赶,路上遇到一伙人从城里出来,其中就有这老汉,看见我们身后的叛军之后,这伙人就开始跑,叛军叫他们站住也不听,就放箭了,那老汉中了好几箭,脑袋都被射穿了!唉!”

左少阳心中黯然,这老汉以为逃出城外就能平安,想不到是这样的结果,呆了片刻,道:“你没看错吧?”

“怎么会看错呢,上次我到你们店感谢你们救我儿子的时候,曾经见他坐在门口看店,还跟他打个招呼呢,知道他是你们的邻居。”

左少阳道:“那贾老爷你们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贾财主长叹一声:“还能怎么办,逃不了,老槐村的房产田地都便宜卖掉了,就算还有家,也不敢回去了。只能在城里住下了。孩子的舅姥爷在城里,昨晚我们回城之后,就暂时住在他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