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88章 一池残荷

第188章 一池残荷

瞿老太太和瞿夫人都傻了,互望了一眼,一起瞧向瞿老太爷:“老太爷,你看这……”

瞿老太爷却脸部变色,缓缓点头对白芷寒道:“既然如此,那自然由得左公子选择,左公子现在选你做女婢,也是你的造化。芷儿,你对外祖父的一番孝心,外祖父记在心里的。左公子医术高明,将来前途不可限量。更难得是宅心仁厚,他都反复说了,并不想让你信守这个诺言,是咱们逼着人家作出选择的,这样的人,你跟了他,他亏待不了你。你以后要尽心尽力服侍左公子,今后,你就是左家的人。你有了这个好归宿,我们……,也就放心了……”

瞿老太太和瞿夫人听了这话,都黯然垂泪,不敢多说一句。

白芷寒伏地磕头:“是,芷儿谨记老太爷教诲。”

梁氏心中不忍,扯了扯左少阳,低声道:“忠儿,不要……”

左贵扭头过来,瞪了她一眼,低声道:“闭嘴”

梁氏忙松开左少阳,低头不语。

瞿老太爷道:“你虽是我外孙女,但说到底是白家的人,我们都没有权利将你卖身为奴,而且,你是为了请左公子给我治病,是为了救我这条老命才作此承诺的,外祖父更不能逼你卖身为奴。一切都得以你愿意才行,所以,若你愿意兑现承诺,便自己写下卖身文契,这就跟左公子走吧”

“是”白芷寒磕了个头,起身走到书桌前,抬手研墨,面无表情地提笔写文契,一时间屋里静悄悄的。只有瞿老太太和瞿夫人低低的抽泣声。

白芷寒写好文契,取过印泥,加盖了手印。双手拿起,款款走到左少阳面前,单膝跪下,两手把文契托着递了过去。

左少阳接过,扫了一眼,折好,放进了怀里。说道:“起来吧”

白芷寒站起。

瞿老太爷孱弱的声音又道:“芷儿,你过来。”

白芷寒走到外祖父身边。

“你跪下”瞿老太爷喘了几口气,慢慢说道。

白芷寒又撩衣裙跪倒。

“我现在说的每一句话,你一定要记住”瞿老太爷盯着她,一字一句说道。

“是。”

瞿老太爷竟然强撑起半个身子,盯着白芷寒道:“你发誓,如果左公子治好了我的病,你愿给左公子为妻为妾为奴均可。所以,你当左公子的奴婢,又或者将来有福气成为妻妾,那都是因为你自己的誓言,仅此而已如果将来你造化之下,有恩于左公子或者其家人,那也是他们报恩于你的事,却不能因此化解你的誓言,这两下是不能冲抵的。——誓言就是誓言,不因任何事由而废弃记住了吗?”

“芷儿记住了。”

“那,如果他们不让你为妻为妾为奴,不让你再继续履行诺言,你该怎么办?”

“芷儿当一死全誓”

“好你就当面发个毒誓吧”

“嗯,”白芷寒平平静静地从头上取下一根玉簪,摊在手里,“若违此誓,便同此簪”啪的一声,将玉簪重重拍在青石板地上,手抬起处,玉簪已经碎成了数节。

“好不愧为我瞿家的后代起来吧……”瞿老太爷仿佛办成了一件重大的事情,虚弱地躺回**,不停喘着粗气。

左家三人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白芷寒站起身,从怀里取出那大半根千年老山参,走到左少阳面前,双手递给他。

左少阳被刚才瞿老太爷的一番话震住了,心想这瞿老太爷也真够死板的,对这诺言也太看重了,甚至到了僵化的地步。眼见白芷寒把人参递过来,不禁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白芷寒的意思,既然不能为妻,这人参是聘礼,自然要退还的。

但是左少阳没有接,道:“老太爷的病需要这人参,如果没有这人参继续慢慢调理,是很难恢复的,而且还有可能出现变证。既然我的交换条件是给老太爷治好病,自然是要把老太爷的病完全治好的,如此才能换取白姑娘为婢。所以,这剩下的人参不能退给我,留给老太爷慢慢服用。”

白芷寒听罢,好生看了他一眼,转身把那千年老山参递给了外祖母。

左少阳回头对左贵道:“爹,事情办完了,咱们走吧?”

左贵点点头,起身抱拳拱手:“老太爷,那我们就告辞了。白姑娘还是先留在贵府照料老太爷,待老太爷的病彻底好了之后再说。”

“不行”瞿老太爷悍然道:“我这边有拙荆和龙婶,我也已经大好,不碍事的。——芷儿已经签下卖身契,这一刻起,他就是你们左家的人。芷儿,你现在就回房收拾衣裳,跟左公子他们一起回去。”

白芷寒如白玉般晶莹剔透的俏脸上还是一丝表情都没有,轻声道:“行装早已经收拾妥当。去拿了便可以过去。”

左少阳微觉诧异,瞧了她一眼,若真是如此,那这白芷寒还当真是言而有信,一心要兑现这个诺言的了,心中不禁有些赞叹。

瞿老太爷也有些意外,缓缓点头:“即使如此,那就走吧,外面似乎已经有雪雨。龙婶,你去拿几把伞给左公子他们。”

左少阳侧耳一听,果然听见窗外廊檐下的芭蕉梧桐处,有淅淅沥沥的雨声。

龙婶答应了,小跑出去,很快拿了三把雨伞回来。诺诺道:“老太爷,家里拢共就这三把伞了……”

白芷寒轻声道:“我屋里有斗笠。”

“我去取。”龙婶转身要走。

“不必了,这雪雨应该不大,我自己过去取了就是。”白芷寒轻声道。

左少阳等人告辞出来,撩门帘来到廊檐下,便看见地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白了,抬眼看天,灰蒙蒙的,一朵朵的雪花悠悠飘落,石阶上却是湿漉漉的,还是雪夹着雨。

左贵撑开一把伞,也不看别人,当先迈步下台阶往外走,梁氏把手中的雨伞递给白芷寒,勉强一笑:“白姑娘,你撑这把伞吧,我跟忠儿共一把就行了。”

白芷寒没接,福了一礼,轻轻撩起月白色长裙,款款下了台阶,冒着雪雨,踩着一地白雪,也不慌张,仿佛雪中漫步似的,婷婷袅袅往小院外行去。

龙婶急忙用手挡在头顶,跟着跑出了院子。

梁氏见左少阳还站在石阶上没动静,忙推了他一下,低声道:“赶紧的,拿伞去给白姑娘呀”

左少阳淡淡一笑:“娘,你年纪大,共一把伞会淋湿肩膀的,当心着了凉。各打一把,走吧”

说罢,左少阳撑开油纸伞,下台阶也跟了出去。

梁氏叹了口气,回头瞧了瞧送出门来的瞿老太太和瞿夫人,勉力一笑,也撑开伞,急急地跟着去了。

左少阳来到垂花门外,左贵已经站在那里,见他过来,便道:“你随白姑娘去取行李,我和你母亲先回去了。”

“是”左少阳答应道。

左贵撑着伞往后门走。梁氏又把手中伞递给白芷寒,白芷寒还是不接,只是欠身福礼,垂手肃立。梁氏无奈,眼见左贵走远了,只得撑着伞追了上去。

梁氏追上左贵,低声道:“老爷,让白姑娘来咱家当奴婢,这……,这不好吧?”

左贵并不停步,叹了口气,道:“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只能先让人过来。等他们二人相处时间长了以后,忠儿慢慢能看到白姑娘的好,说不定会回心转意,那时候再娶过门也行。若不答应,这条路就死了”

梁氏顿时明白了左贵的用意,当下点头道:“那咱们以后不能当人家是奴婢使唤的了。”

“那是自然,咱们待她就像待儿媳妇一样不就成了吗?”

“好,我就是担心忠儿,他们俩一见面就跟斗鸡似的,他不会借这机会虐待白姑娘吧?那咱们可对不住人家。”

“不会的,咱们的儿子咱们还不了解?你什么时候见忠儿欺负过别人了?他就根块木头似的,善良厚道,这一点像你,只有人家欺负他的。不过眼下他气头上,嘴巴上冷淡一些,说两句刺话也是有的,但不会真的虐待白姑娘。咱们就放心吧。”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出了后院门走了。

龙婶先是跟着左贵他们到后院门,等他们出去后把院门关了,然后飞奔回来,对白芷寒道:“我先去取斗笠来”说罢,手挡着雪雨快步往小阁楼跑去。

白芷寒现在是奴婢身份,自然不能走在左少阳前面,左少阳见她微侧身立在石径小路旁,两手拢在腰间,一头秀发和消瘦的香肩都被雨雪淋湿了,便淡淡道:“要不要过来一起打啊?”

白芷寒低头垂目:“不用了,多谢少爷。”

“那随你”左少阳迈步往前走。白芷寒低头斜后半步,跟着左少阳往前走。

左少阳踱着步走着,望着石径边的一池荷塘,一朵朵雪花慢慢飘落在池塘里。荷叶早已枯萎凋零,枯黄地零零散散立在水面上,挂满了森森的白雪,随着寒风轻轻摇动,如街上衣衫褴褛的那些个灾民。

左少阳望着这雪雨景色,很是感概,如此景致,可风雪之下,残荷簌簌,如同寒冬里的乞儿,想起那‘路有冻死骨’。还有什么闲情雅致赏析这残荷雨声?

白芷寒见他傻呆呆望着池塘,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些诧异,顺着他们目光看去,满池塘的残荷挂满了霜雪,一望之下不禁呆了,心中暗想,以后便是这个小郎中的奴婢了,自己的未来,是否会象这残荷一般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