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91章 粮食换绸缎

第191章 粮食换绸缎

左少阳远远听见衙门口有人站出半人高,手成喇叭形,尖利的嗓门嘶声叫着:“诸位相亲都赶紧散了余掌柜粥厂放粥已经完了,大家都散了,别再聚集在这里了”

这人反复说这几句话,嗓子都哑了,看样子说了不短时间了。可是,灾民人群似乎并不准备散去。

先前来治伤的那锦袍中年男子,哭丧着脸也退回到左少阳身边,喃喃道:“没了,都放完了,没了……”

便在这时,前面一阵大乱,人群开始**,转身四散奔逃。左少阳举目望去,只见远处冲过来一队队官军骑兵,手持皮鞭,呼喝挥舞殴打着乱成一团的灾民们,嘴里大声喝骂着。

场中顿时大乱,人流如潮水一般往后拥,苗佩兰一晃身,挡在了左少阳面前,将挤过来的人用力推开。

左少阳腰间袋子里的小松鼠黄球嗖的一声钻了出来,两个纵跳便到了左少阳的肩膀上,蹲在那里警惕地望着冲过来的人流。

这两天都在下着雨夹雪,地上的积雪加上雨水,被人群一踩,都成了冰溜子,现在又是人挤人,便更容易滑倒。果不其然,便在这时,就有人跌倒了,后面的人却依旧蜂拥而过,踩着他的身上过去,拌倒了,来不及爬起来,后面的人又跌跌撞撞踩着跌倒的人身上过去。

后面的人都看不到尽头,人潮如流,那跌倒的人只怕便有生命危险

左少阳急声高叫:“别挤了有人跌倒了大家不要挤这样会踩死人的”

苗佩兰忙对左少阳道:“左大哥,你抓紧窗棂,别摔倒,我去救人”

“别去太危险了”左少阳单手抓住身旁店铺窗栏,另一手要去抓苗佩兰,苗佩兰已经闪身跳进人流,只见她娇小的身子在人流中穿梭,如同一条灵巧的泥鳅,很快来到那跌倒的两人面前,猛力一把挡住冲来的人流,一弯腰,迅疾拉起跌倒的两个人。

那两人已经被踩踏得气都喘不过,眼前金星乱冒,无法呼吸,正痛苦地闭目等死,没想到身上一轻,腾空而起,一口气顿时喘了上来,眼看四周人流如潮,也顾不得是怎么回事,头也不回跟着人流往外跑去。

苗佩兰又如泥鳅一般钻过人流,回到了街边台阶上。

左少阳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你疯了那么多人,弄不好会被踩死的”

苗佩兰顾不得说那么多,挡在他面前,三人沿着路边房檐慢慢往巷口处退。她在左少阳身后挡着冲过来的人流,把冲撞的人推开,但劲道拿捏得恰到好处,既把人推开,又不会把那人推倒。几个人沿着街边躲闪着奔流的人潮小心地往后退。

后面用皮鞭猛抽的官兵眼见不少灾民被挤倒,也怕出人命,便策马后退,手中皮鞭只在空中抽响,大声喝骂着。

眼见官兵动真格的,这些聚拢在县衙门前几条街上等着放粥救命的灾民和城里的饥民们,惊恐万状地四处逃散而去。他们终于退到通向衙门广场的街巷外。骑兵也不再驱赶,策马回到了衙门前的广场上。

人流过处,这街道的雪地上一片狼藉,踩扁的锅碗,散乱的鞋袜等等,扔得到处都是。四散逃开的灾民眼见官兵不再驱马追赶,这才惊魂稍定,却不敢再返回衙门口了。

苗佩兰这才放开左少阳的胳膊:“左大哥,你没事吧?”

“没事”左少阳回头看了看白芷寒,她除了一张俏脸没了血色之外,也没什么事。回头摸了摸肩膀上蹲着的小松鼠黄球,黄球知道危险过去,又爬下他的身子,钻进了他腰间的口袋里。那个头部受伤的开绸缎铺的锦衣中年人,一直跟着他们,倒也没事。但此刻却蹲在地上,抱着脑袋呜呜哭了起来。

左少阳道:“这位大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刚才被人挤到了伤口?”

锦衣中年人摇摇头,哽咽着说道:“粥没了,这回去,家里人怎么办?老娘和孩子可怎么办?难不成煮丝棉来吃吗?呜呜呜”

左少阳心中恻然,想了想,对白芷寒和苗佩兰道:“你们两到前面等我,我跟这位大哥说说话。”

二女答应了,都出十数步外,站在街边等着。

左少阳蹲下身,凑到他耳边低声道:“我家还有一袋黑面,可以跟你换绸缎丝棉。换不换?”

“真的?”锦衣中年人狂喜,转身抓住左少阳的手:“你说的是真的?怎么换?”

左少阳嘘了一声,压低了声音道:“你刚才不是说,出价十贯一斗都没人愿意把米面卖给你吗?就按十贯一斗这个价折算好了。五斗就是五十贯,能买多少绸缎丝棉,你就拖来给我好了。我们的粮食也不多了,见你这么可怜,所以才跟你换,你可千万别外头说去”

“是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说半个字的,你放心好了我发誓,若要向旁人泄漏半个字,我天打五雷轰,死无葬身之地”

“那就好。”

“恩公,真是太谢谢你你可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恩公,我给你磕头了”这锦衣中年人跪倒在石阶上,咚咚磕头。

“行了,起来”左少阳把他拉住,低声道“我只有多余这一点黑面跟你换,五斗粮食,省着吃,再加点野菜啥的,应该可以供你们一家六口维持大半个月的。如果那时候外头的粮食能运进来,就能接济上了。”

那锦衣中年人热泪盈眶,心想还有这样仁义的好人,握住左少阳的手不停摇晃着:“真是太感谢你了,小兄弟。我姓傅,开的绸缎铺就叫‘傅记绸缎铺’,以后等这场灾难过去了,你的亲戚朋友家人来我绸缎店买绸缎成衣,我也不敢说一文钱不要,那你以后也就不会来了,我就打本卖给你,一文钱不赚你的两边都不亏,可好?”

“行啊”左少阳呵呵笑道,“你快回去吧。天黑之后你就用车把绸缎丝棉拖来,拖到我家后面的小巷里,就是那清风寺对面的那条小巷。我开了后门等你。记住,天黑起更之后再来。但不能晚于宵禁哟”

“好的恩公。”

那锦衣中年人抓住左少阳的手用力摇晃了两下表示感谢,这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转身踉跄着走了。

左少阳来之所以坚持要来看看放粥的情况,目的就是知道现在城里到底有多少饥民,粮荒已经到了什么程度。刚才的情景让他心中沉甸甸的,饥民简直是人山人海,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城里的居民。也就是说,断粮之后这些天,城里很多居民家的存粮都已经吃光了,情况持续下去,只怕会激起民变,那就惨了。

左少阳走过来,二女也没问他跟那锦衣中年人说了什么。跟在他身后,踩着凌乱的积雪,慢慢回到了贵芝堂。

左少阳把老爹左贵和母亲梁氏叫到卧室,关上门,低声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两人听了城里如此多的饥民,都有些发慌。左少阳又说了自己拿五斗米给那锦衣中年人开绸缎铺的傅掌柜换绸缎丝棉的事。

左贵皱眉道:“忠儿,咱们粮食虽然还比较多,但是现在兵荒马乱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如果这样换,要是万一咱们的粮食也接济不上,那可怎么办?”

左少阳低声道:“我算过了,咱们现在一共有二百零二斗米面,单是我们一家三口,可以坚持三年,如果加上姐姐姐夫一家人,可以坚持一年,就算加上佩兰和白姑娘他们两家,应该可以坚持半年的。这是满打满算需要我们照顾的人。从姐夫介绍的去年叛乱的情况,也就闹腾两三个月算是最长的了,不可能闹腾到半年,而且,咱们城里数万唐军也不可能坚持那么长时间不与他们决战而活活饿死。所以咱们的粮食应该是富足的。”

左贵捋着胡须微微点头:“所以你想趁现在缺粮的机会,用粮食换取一些需要的东西或者银钱?”

“是啊,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把那全部的钱都拿来买粮食和蔬菜的缘故单吃的话,咱们不需要这么多粮食,一旦叛乱被平息,粮食就会源源不断运来,那时候粮价会大跌,咱们手里的粮食就不值钱了,必须趁着现在换取我们需要的东西,虽然这有点发国难财的意思,但是,现在已经这样了,我们不卖,也于事无补。那些手里没有粮食的人,会眼睁睁饿死。物以稀为贵,现在粮价已经涨到十贯一斗,而且还买不到。我们就按市价卖。总也不错吧?”

“嗯……”左贵点头。

梁氏总担心不稳妥,说道:“那咱们可不能换太多了,多留点粮食以防万一。”

左少阳道:“放心吧娘,我心里有数。”

左贵问道:“你用五斗米跟他换了多少绸缎丝棉?”

“他说他们家粮食早就吃光了,一家老小快饿死了,他出价出到十贯一斗,也没人愿意卖米面给他。所以我就按十贯一斗的价格卖给他五斗。算下来是五十贯。按照这个价格换他的绸缎和丝棉等。二老觉得是否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