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96章 俏女掌柜

第196章 俏女掌柜

桑母讪讪道:“这样啊,咱们三丫头可有福气了。那咱们赶紧的签约吧,——五斗米换这茶肆,哎呀你这便宜可占大方了……”

左少阳冷笑道:“谁说我要用五斗米换茶肆?”

“你刚才说的啊?”桑母立刻紧张起来,“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

“你这茶肆只值四十贯,就想换我七十贯的米,太天真了吧?”

“可是你刚才自己说要换的”桑亩急道。

“我没说完你们就打断我的话了。”

桑母和桑老爹两人没办法,相互看了一眼,只能沉住气,这时候可不能惹恼他,否则一拍屁股走人,那可就等着饿死了。桑母一脸烂笑道:“左公子,你还有什么条件,就说吧。”

“我这五斗米价值七十五贯,你的茶肆只值四十贯,还差三十五贯,你们得写个欠条给我。不过,你们没有了茶肆,估计以后生活都成问题,更别指望能还钱了,就替我打工抵债好了。按上次朱掌柜的办法,按月薪每人两百文计算。你们五个人每个月就是一千文,用工钱抵债,还清我的钱要三十五个月,也就是将近三年时间。这三年时间里,你们在我这茶肆里白替我干活不拿工钱,工钱抵我的债了。当然,包吃住,期满之后,咱们两清。怎么样?”

桑母哭丧着脸望着桑老爹,又瞧了瞧桑娃子,三人都是一脸沮丧,桑小妹和黄芹二人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不知道左少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祝药柜鼓掌道:“好这才是男人做的事情。哈哈,我原以为小郎中你这人太仁厚,不是做大事的人,没想到关键时刻还是拿得起放得下,连桑家小妹的柔情都能泰然处之,好这才是做大事的样子”

朱掌柜也哈哈大笑:“说的没错,桑家小妹算什么?小郎中估计是看不上的,将来娶妻之后,做个小妾还可以考虑。我说得对吧?小郎中。”

左少阳没理他,瞧着桑老爹和桑母道:“我绝对不趁人之危,爱卖不卖,我决不强求。如果你们需要时间考虑,我可以明天再来,或者过两天再来。”

朱掌柜哈哈笑着对丧母道:“桑家婆娘,你还不赶紧答应下来,要知道,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这一斗米十五贯可是今天早上的价格,到了明天,不,说不定到了今天下午,米价就涨到十六贯,甚至十八贯一斗了,还没得地方买去”

桑母牙一咬,道:“果真管吃管住?”

“当然”左少阳心想既然要救桑小妹,你们两是她父母,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父母活活饿死吧。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吃什么得我说了算,你们不许挑三拣四,否则,店规伺候”

“店规?什么店规啊?”桑娃子终于冒了一句问。

“打屁股,罚跪,不准吃饭”左少阳忍住笑,板着脸道。

一旁的祝药柜哈哈大笑:“换成别人还行,要是小妹和桑家媳妇,这打屁股只怕下不去手吧?”

朱掌柜一脸阴笑,对祝药柜嘿嘿道:“说不定这正中小郎中下怀呢嘿嘿嘿”

桑小妹和黄芹脸都红了,互视了一眼,想笑又不敢笑。

桑母也干笑着道:“行店家管吃,那自然是给什么吃什么,伙计哪有挑三拣四的道理。——给米吧马上签文约”

祝药柜又哈哈大笑:“小郎中,小心说话,这桑家婆子算计你呢,你说了包吃住,那她就放心了,你管吃,她的命就保住了,你又给了她五斗米,粮价一准还会涨,等再高一些,她就可以把这五斗米卖掉,赚个百来贯没问题,还你三十五贯,她还赚六十五贯,抵掉四十贯的茶肆,净赚你二十五贯,嘿嘿嘿,好主意啊好主意。”

桑母当然是这么想的,却被祝药柜一语道破,不仅老羞成怒,再也顾不得别的,咆哮道:“祝老头,你这老不死的放什么屁?”

祝药柜拿手在鼻子前扇了扇:“你放屁了?果然好臭?”

左少阳淡淡一笑:“如果这点帐我都算不过来,那也不用混了。不用担心,——把房契拿来,欠条写了”

桑母道:“米面先拿出来看看”

左少阳朝苗佩兰使了个眼色,苗佩兰把背上的背篓取下来放在地上,掀开蓝布,单手把那五斗米提了出来,解开口子。

桑母蹲下身,抓了一把瞧了瞧,又把手伸到米袋底部,抓了一把米,掏出来瞧了瞧,两眼放光。抓住米袋,死死抱在怀里,起身要走。

“等等”左少阳拦住了他,“先把房契、转让文契和欠条写了”

“我先把米放了”

桑母横着往外冲。苗佩兰单手一把将她胳膊抓住,沉声道:“把米放下”

“你这死丫头想干什么?哎哟……”桑母只觉得被苗佩兰抓住的那条手臂剧痛,跟断了似的,手中无力,米袋沉甸甸落在了地上。

左少阳冷笑道:“别指望动粗,我的小松鼠还没出手的,它要出手,便会有血光之灾”

桑娃子和桑老爹连气都不敢出,低着头不说话。桑母见这村姑十分厉害,再不敢耍横,生怕把事情搞砸了,捧着手臂陪着笑道:“我这就去拿,左公子稍等”扭着肥臀出了后院进屋去了。

片刻,桑母拿着房契、纸笔回来。纸笔放在桌上,房契递给左少阳。

左少阳仔细看过,果然便是这清香茶肆的房契。桑老爹提笔写好转让文契和三十五贯钱的欠条,递给左少阳看。

左少阳看罢,拿过毛笔刷刷几下,把一些字句都花掉了,道:“照这个誊抄一遍”

桑老爹只好照着抄写了一遍。然后分别签字画押,桑母也加盖了手印。又请祝药柜和朱掌柜作证人,祝药柜倒是爽快地答应了,朱掌柜本来不想掺乎,见祝药柜都签了名画了押,抹不开面子,也就签了。

完了之后,左少阳把房契、转让文契和欠条都收了,朝苗佩兰使了个眼色,苗佩兰这才让开。

桑母忙不迭将那一袋五斗重的糙米抱着回了房间,不一会转回来,嘎嘎大笑:“小郎中,你可别忘了,从今天起,我们全家的吃饭,你可得全包了一包三年,嘎嘎嘎”

桑老爹神情有些尴尬,桑娃子却得意洋洋咯咯咯笑了起来。祝药柜直摇头,朱掌柜却嘴角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讥笑。桑小妹和黄芹一脸惊愕和愧疚望着左少阳。

左少阳冷笑,掏出转让文契朗声念了一遍,抖了抖文契,道:“上面写得很清楚,你们把清香茶肆作价四十贯转让给我,欠条写得是你们欠我三十五贯,可没有半个字写我从今天起包你们吃”

桑母一愣,转头冲着桑老爹喝问:“你没写吗?”

“先前写了,被他划掉了,重抄了一遍……”桑老爹讪讪道。

“你这饭桶”桑母咆哮道,眼珠一转,立刻笑道:“刚才你说了,我们帮你打工三年抵债,你包吃住,你想耍懒?哼,这么多人都听到了,祝老汉和朱老汉都听到了,没错吧?你红口白牙说的很清楚的,谁赖谁就是断子绝孙的死王八生儿子没**头上长疮身上流脓……”

“行了”左少阳厉声打断了她的话,“你听清楚了,我先前说的是,你们可以在我茶肆里当伙计打工赚钱还债,没说过一定请你们当伙计啊,请不请是我东家的权利,难不成你个伙计还逼着我东家请你不成?请不请,什么时候请都是我的自由,现在请现在管饭,以后请以后管饭。要是你们干得不好被我开除了,那饭就没有了——走到哪里都是这道理吧?”

祝药柜一怔,随即哈哈大笑,手指左少阳:“好你个小郎中,还真精这一招妙,没错,到哪都是这个理”

苗佩兰本来以为左少阳中了圈套,很是紧张,听了这话,这才舒了口气。

桑母象泄了气的皮球,没了脾气,哭丧着脸道:“小郎中,啊不,左公子,您就行行好,从现在请我们吧我一准好好帮你料理茶肆,我们干活很卖力的……”

左少阳冷笑道:“不用说了,现在这清香茶肆是我的了,如何经营我来决定,现在城里正在闹饥荒,没什么人喝茶,所以也就不需要这么多伙计,只要两个就够了。”

“两个?谁啊?”祝药柜笑笑问道,斜眼看了看桑小妹和黄芹,“不会是她们两个吧?”

“没错”左少阳转身瞧着桑小妹和黄芹,笑道,“桑姑娘,芹嫂子,我现在正是聘请你们两位担任我这家茶肆的大掌柜和二掌柜,替我管茶肆。桑姑娘是大掌柜,全面负责,并替我管理账目,芹嫂子是二掌柜,从旁协助。你们两我包吃住,另外月薪每人每个月底薪两百文,月底若有盈余,桑姑娘四成分红,芹嫂子两成分红,如果亏损,两位分文不用负担。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桑家所有的人则都是又惊又喜,月薪两百文不算什么,年底分红,桑小妹就占了将近一半,加上黄芹的两成,两人占了一大半,而且旱涝保收,这便宜可占大发了。特别是桑母和桑老爹,如果桑小妹和黄芹两人左少阳包了吃,那这段时间她们两的口粮就可以从这五斗米中扣除,也就是说,五斗米本来是五个人吃的,现在只有三个人吃,又可以差不多延长了一半。自然很是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