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07章 饥民,又见饥民

第207章 饥民,又见饥民

“我现在只是想想这个可能性,还没想好。”

“要是真这样,那可太好了。你可救了他们的性命了我想他们要是知道这个消息,会一窝蜂都抢着来的”

“呵呵,那我可没那么多粮食。我最多能拿出二三十斗粮食来放贷给愿意帮我种地的人。只要能保本,不倒贴税赋就行了。问你个问题,——你能同时耕种多少亩地?”

“我啊?”苗佩兰笑了笑,“七八亩没问题吧,要是有耕牛,能种更多。”

左少阳道:“你比旁人力气大,你种七八亩,别人估计得减半,最多只能三四亩地。对吧?”

苗佩兰有些不好意思笑了。

“要是有耕牛呢?”左少阳问。

苗佩兰想了想:“有耕牛的话,我一个人最多也只能种十亩,再多就顾不过来了。不是别的,主要是春耕和秋收,田太多了一个人忙不过来的。”

“那别人最多只能种五亩,就是现在耕牛太贵了。靠人犁田怎么样?”

苗佩兰道:“我就是自己犁啊,我娘和大子在后面帮我扶犁耙就行了。”

“你力气那么大,别人只怕不行吧?”

“嗯,村里的人没有耕牛,一般都是相互帮忙,五六个人一起拉,也能种,就是累一点。”

“李大壮家有几口人?”

“兄弟四个,加一个老娘。”

“都成亲了吗?”

“除了李大哥成亲了,其他兄弟三个还没呢。”苗佩兰笑了笑:“家里穷,哪有钱娶媳妇。”

“我算过了,现在我手里的田地,要有五十亩以上的地有人种,收的租子才够交朝廷的捐税,也就是说才能保本。按照你刚才的算法,一个人最多只能种了五亩地,那就需要十个壮劳力才行。要跟我签协议算是我们家的仆从,这样才能留下口粮给他们活过这场灾难。佩兰,你能帮我找到十个壮劳力吗?”

“你肯拿粮食放贷,更多都能找到。”苗佩兰轻声道:“我自然也很希望左大哥能帮帮他们,只是,左大哥现在这么贷粮食给他们,只怕…——,不划算的……。”

左少阳愣了一下,立刻便明白了,自己这想法太天真。这一场大仗打下来,没有三五个月完不了,那时候春耕已经耽误了,人误农一时,农误人一年啊。今年是别指望有收成了的。只有明天春天才能种粮了,难道自己要继续白白养这十个人一年吗?他们签约成为自己的农奴,那就必须保证他们能活过这场灾难,否则就没有意义。

掐指一算就知道,一个人要想活过四个月,最少最少得有三斗粮食。折价四十五贯。而一亩田收两担稻子,打成稻米十二斗。佃租按对半,自得六斗。一人种四亩,就是二十四斗。一个壮劳力每个月的口粮至少两斗米,一年就是二十四斗,刚好够吃的,遇到灾年还不够自己吃,如何还债?就算加野菜只吃一半的粮食,一年可以还十二斗,而叛军被打败以后,种地收粮的时候,粮价肯定已经降下来,就算降到之前的每斗三百六十文,能卖四千三百二十文,那也要还整整十年才能还清。的确太不实际太不划算了。

左少阳苦笑道:“算算发现,这主意不行,现在拿粮食养农奴不现实也的确不划算。”

左贵道:“是啊,还不如趁早把这一百多亩地卖了,赚一点是一点。要不然,今天颗粒无收,还要交差不多三十亩的收成,真亏大了。”

左少阳道:“种不了庄稼,我可以种药材啊。药材不受时令限制,而且没有春耕秋收的抢时节,交税保本还是可以的。实在不行,还可以种食用野菜出售啊,今天种不了庄稼,饥荒之年是逃不了的,野菜也能卖掉的。”

苗佩兰点头道:“这倒是个好主意。要是种这些,说实话,就算是一百五十亩,我也一个人能办到。”

左少阳惊讶道:“真的吗?”

“嗯,种野菜种药材不需要翻耕,也不需要抢收,只要时间宽裕,没问题的。遇到真要抢收的时候,临时雇两个短工帮忙就行了。”

“你这么说,我就宽心多了。反正这一年是种不成庄稼了,也就不着急佃户的事情。走一步瞧一步吧。但愿朝廷能体谅百姓,把今天的税赋减免了。”

“是啊,”苗佩兰道:“如果是这样,就好了。左大哥你为人和气,又肯帮人,很多佃户肯定都愿意佃租你的田种地的。”

“但愿如此。”左少阳微笑道,“你们先回去吧,去去街上转转。”

左少阳这时候当然没心情逛街,他是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买主。

他转到了衙门口,这里依旧是戒备森严,只是,戒备的官兵一脸饥色,懒洋洋的有气无力的样子,显然没有吃饱,没精神。

一路上,几乎所有的与吃有关的酒家、饭馆都关门了,路边小吃摊也一个都不见了,客栈门口也挂着牌子:“只供住宿,无餐饮。”

路过朱掌柜的“金玉酒楼”,也是大门紧闭,门口倒卧着不少人,有两眼无神的乞丐,也有逃难进城的灾民,也都是饥肠辘辘,横七竖八躺着,无助地望着街上的行人,面前摆着空空的饭碗。

左少阳正要往前走,看见金玉酒楼的门开了,矮胖的朱掌柜皱着眉慢慢踱步走了出来,左右看看,背着手往清香茶肆走去。

左少阳有些奇怪,他这堂堂金玉酒楼的掌柜,出门不坐车不乘轿,怎么自己步行起来了?看着可不想保健养生的样子,真不明白。

正在他疑惑的时候,蹲在酒楼屋角的一群乞丐围了上来,老的老小的笑,端着碗的,伸手脏兮兮的手的,乱哄哄嚷着:“老爷,可怜可怜吧,给点吃的吧”

“滚开滚开”朱掌柜柜厉声喝道,用力一推,一大帮乞丐都摔倒在地,马上又爬起来哀求乞讨,只是不敢再靠近了。

朱掌柜迈步往前走,走了几步突然又站住了,盯着乞丐人群中的一个小女孩,上下左右瞧了瞧,心中琢磨,这小姑娘虽然瘦了点,长得还挺水灵的,反正这日子也不知道能不能过到头,不如现在多睡他几个女子,也不枉人世一遭。眼下这小女子还不错,想着体内邪火便往**窜。咕咚咽了一声口水,俯身**笑道:“小妹妹,你想要吃的?”

远处左少阳已经认出来了,这小女孩正是先前自己在小巷里给过半个馍馍的草儿。

草儿望着朱掌柜**邪的眼神,忙缩身往后躲。

草儿的躲避反倒更激起朱掌柜的兴趣,他最喜欢反抗不从的女人,觉得征服之后的女人才更有味道,把一张肥脸凑得更近了,眼睛赤红问道:“小妹妹,你想要馍吗?”

草儿怯生生点点头。

“那你跟我来,我给你馍一个够不够?”

草儿又点点头:“谢谢大爷。”

“不谢来吧”朱掌柜领着草儿走到酒楼门口,拍了拍店门,门开了,一个伙计冒出头来,瞧见是他,忙点头哈腰道:“掌柜的”

“嗯,去拿个白面馍馍来快”

伙计忙答应了,转身进去,很快又回来了,把一个白面馍馍递给朱掌柜。

一见到白面馍馍,店外面的躺着坐着的乞丐们都起来了,一个个渴望的眼神望着他手里的馍馍。

草儿也眼巴巴望着那馍。朱掌柜将那馍递给草儿:“喏,拿着吃吧”

草儿接过馍,紧紧攥着鞠了一躬:“多谢大爷……”

冷不防嘭的一声,另一手已经被朱掌柜握住,抬眼望去,满眼都是这矮胖男人的**笑,听着他因为兴奋而急促的喘息和得意的狞笑:“走吧,跟我进去,好好陪爷爽爽,完事了爷再给你一个馍,走”拖着草儿往酒楼里走。

“大爷饶了我吧,馍我不要了”

“你都拿了,如何不要?走吧爷帮你**,爽得很哈哈哈……”

左少阳大怒,抢步上前正要出声制止,却听朱掌柜哎哟一声惨叫,放开手拿起来,已经是鲜血淋漓,却原来那抓住草儿的手,被草儿狠狠咬了一口。

朱掌柜放开手看了一眼,哈哈大笑:“好野得有味道爷喜欢”张开大手朝草儿抓去。

草儿本来已经饿得手脚发软,此刻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扭转身就跑,直冲入小巷。

朱掌柜飞奔追去,围着的乞丐恨他想糟践人家小姑娘,偷偷把竹竿伸出去一拌,朱掌柜一跤摔了个狗啃泥。摔得鼻青脸肿,哼哼唧唧爬起来找拌他的人,那些乞丐们早已经一哄而散。先前那小姑娘已经跑进小巷没影了,大叫一声,也飞奔追进了小巷。

草儿跑进小巷,便跑不动了,喘着气,瞧见路边一家房舍旁长满半人高的荆棘野草,低头钻了进去,不顾身上被荆棘刺得到处是血,蜷缩在里面一动不敢动。

朱掌柜追进小巷口,不见了草儿的踪影,便站住了,骂了几句,这才捂着流血的手转身走了。

草儿还是不敢动,过了片刻,便又看见朱掌柜从巷口探头张望,却原来躲在一旁等着草儿出来,发现还是没有踪影,没了耐心,大声骂了几句,这才真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