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11章 赈济灾民

第211章 赈济灾民

左少阳苦笑:娘,现在官兵加百姓,总共有十万人其中多少粮食闭着眼睛也能想得出来。绝对不够十万人支持三个月以上的,官兵也肯定进行了摸底调查,要不然,也不会冒着与满城百姓对抗的风险下强制征粮令这么残酷的决定。就算要放粮周济百姓,应该拿不出多少,最多是个象征而已,杯水车薪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梁氏诺诺道:“再不济,还有野菜吃嘛,咱们又不是没吃过。”

娘!漫山遍野的花草树木,能充饥的并不多,绝大部分是不能吃的,满城十多万人,用不了多久,便会把山上能吃的全部吃光的!——粮食吃光了吃野菜,树皮,草根甚至泥土!很多人会因为吃了不能吃的野菜而被毒死,或者因为吃了观音土之类的无法排泄而痛苦的死去!等到这些吃光了,大批心软的只有饿死,少数心狠的会吃人肉!到了那时,每天都会有成批成批的人饿死,被扔到城外的乱坟岗!不,那时候只怕已经没有人来运尸体了,只能横死家中或者街头。二十来口人,黄泉路上倒也热闹!

左贵和梁氏都被他说的毛骨悚然,梁氏也觉得自己料想的太简单了,诺诺道:“要不,我们多留一点,留够口粮,把剩下的卖给官兵,他们发现了或许就不会砍头?

左少阳苦笑:留够口粮?咱们二十个人,四个月需要口粮一百三十六斗,樊黑脸说了,超过一斗,杀家长,超过三斗以上,杀全家。所以,留少也是死,留多也是死,为什么不索性都留下来赌这一次呢?赌对了,咱们都能活,赌不对,一家人一起死,倒也有伴!如果把余粮全部卖给官兵交上去,那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彻底死路一条!

梁氏傻眼了,不知怎么办才好,望着左贵。

左贵捋着胡须沉吟片刻,终于沉声道:忠儿说的没错,反正左右是个死,不是拼死赌一把!就这么办!

老爷做了决定,梁氏还能说什么,只能黯然点头答应。

左贵道:不过,咱们一家冒险就可以了,不要把别人连累了。等征粮令一宣布,咱们就按一人一斗的标准,把粮分给茴香他们家,还有瞿老爷和苗姑娘家。免得咱们一旦被发现,粮食都被搜走了,他们也没得吃的,虽说一人一斗米,也维持不了他们多久,但也聊胜于无。同时,这件事只是咱们一家三口的事,与他们三家无关。特别是白姑娘,她现在的身份是咱家的奴婢,一旦征粮令宣布,就让她会瞿家去。别连累了人家姑娘。

行!左少阳本来就不愿意要这白芷寒当丫鬟的,只是迫于无奈,让她回去正和心意。

左贵说完了,跟梁氏二人起身要走,左少阳又把他们叫住了道:爹,我还有件事想跟二老商量。左贵便又坐了回来:说罢。

左少阳想了想,道:我们既然已经把本钱赚了回来了,又留足了二十口人命的基本口粮,剩下三十来斗粮食,我不想卖了。

哦?那你准备拿来做什么?

熬粥救济那些快死的饥民们——今天一路上,我看见很多饥民都奄奄一息了,如果再没有粮食,只怕活不了几天!

左贵捋着胡须道:放粥饥民是好事,可是我们总共才三十来斗多余的粮食,对满城饥民,无异于杯水车薪啊。

梁氏道:“是啊,万一要是让官军知道了,就会猜测我们还有余粮,到时候仔细搜查,会把藏着的粮食给搜出来的!

左少阳道:这两个问题我都已经想到了,三十斗粮的确不够救济多少人的,但是,我们还有一屋子的药材啊,这些药材都是我从恒昌药行买回来的,差不多都是可以充饥的药材,可以切碎了磨成粉粉,跟米面一起熬粥,这样就能够救济更多的人。咱们这些药材有整整十大车呢。合着三十斗粮食,全部熬成稀粥,这可不容小视,能救很多人的性命呢!再说了,咱们是救急不救饥,应该够用了。

左贵和梁氏互视了一眼,问道:啥叫救急不救饥?

我想过了,我们熬好了药材面糊的稀粥,天黑起后到快要宵禁前的一个多时辰,还有早上五更完了宵禁结束之后到天亮之前的这一个多时辰里,用板车推着大街小巷走,专门给那些奄奄一息的饥民吃,让他们度过接近死亡的这一关,或许就能活下去。

我明白了。左贵捋着胡须道,也就是说,咱们的粥只救济那些饿的马上就要死的人,这叫救急,而其他那些还能动还能采野菜充饥的那些饥民,暂时不救济。

正是这个意思,这叫好钢用在刀刃上,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要不然,咱们就算一口都不吃,全部的粮食也不够救济满城饥民的。更何况还有数万官军。

左贵点点头:这主意不错,咱们行医之人,悬壶济世乃是本分,治病救人是救,施粥救命也是救,当为而为,才是仁医。

梁氏小心地插了一句:那我们怎么知道哪些是饿得快要死的人呢?总不能一个个去细看吧?

左少阳道:那样太麻烦了,而且大家都饥饿的情况下,很难准确判断谁更需要救济。我想到一个办法,二老看看行不行?

什么办法?我们用大木桶熬一大桶很稀的稀粥,用来救济一般饥民,再熬一小桶正常的稀粥,这是用来给那些垂死的饥民救命的。每到一条街,推大木桶的就敲木桶施粥,凡是能起来排队等粥的应该都还每到垂死的地步,凡是躺在地上不起来的但还活着的,大多是饿的垂死之人,这些人前一般都会一个大瓷碗,背小木桶的人就专门负责给这些人倒些救命的稀粥。咱们所有的人都蒙面,免得被人认出来。

左贵频频点头,这法子好,又快捷又准确,不错!那就这么办吧。

梁氏始终担心征粮令的问题,又道;要是征粮令下来了,那怎么办?还施舍吗?

左少阳道:这个我想过了,大桶救济一般饥民的,就不能再添加粮食了,只能用纯药材磨面之后熬粥。而小桶由于是悄悄躲着发的,最好蒙面不让人看出来,所以可以依旧熬救命稀粥。

那万一被官军抓住了,怎么办?

没关系,就说怜惜这些灾民,把自己的口粮拿出来救济,反正一桶稀粥怎么都用不了一斗米,没超出口粮限额,官军就没办法治罪。当然,最好不要被官军发现。否则会影响后面的施粥。

行,那就这么办!马上办!左贵当即拍板道。

做了这个决定之后一家人心里踏实了。

天快黑了,得赶紧实施计划。一家人一起动手熬制稀饭。左少阳和老爹左贵切药材,梁氏,苗佩兰将药材磨成粉,白芷寒负责熬制稀饭。

左少阳趁他们不备,偷偷拿了小半根老山参磨碎了加在救命熬粥里,老山参是益气固脱回阳救逆的,能吊命,反正这四棵老山参也是萧芸菲偷来给自己的,是让自己救人的,现在用来赈济饥民,也是救人。

由于这几棵老山参都是数百年的极品,所以每一桶只用加一小点就能起到很大作用,老山参数量有限,而需要赈济的垂死饥民太多,后来陆续会出现,而且人数肯定会更多更严重,必须要做好长期打算,特别要为后面打算。所以他这四棵准备用三个月,算下来每天只能用一小点。

众人齐心协力,终于在天黑之前熬好了,一般的稀粥的粮食和药材差不多是对半的量,而救命稀粥则主要是粮食熬的。

众人商量之后,由左贵、梁氏、苗母和女扮男装的白芷寒负责大桶运送很稀的药材稀粥,去赈济一般的饥民,而由苗佩兰背着加了老山参的救命稀粥,跟左少阳两人去赈济那些爬不起领粥的垂死饥民。

分工之后,天也黑了,他们两拨人分开来,到了一个饥民比较多的巷口,左贵便站在推车上,敲着木勺高声道:放粥济民了……!要领粥的,请排好队,一人一碗,不可多领!

饥民们都楞了一下,还不敢相信这话,靠得近的闻到了飘着药香的稀粥味道,顿时精神大振,爬起来涌了上来,高高举起粥碗。

梁氏、苗母和白芷寒叫他们排队,可这黑灯瞎火的,又闻到了这稀粥的香味,哪里还有什么秩序,一窝蜂都把推车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眼前满都是粥碗和一双双焦急渴望的眼神,还有高高低低的乞讨声。其他地方的饥民很快便得到了消息,一窝蜂地也涌过来了,人挤人,秩序很快大乱。梁氏他们喊破喉咙也没办法让他们排队领粥,都乱着往上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