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18章 绝不能睡着

第218章 绝不能睡着

“从我的后腰伸过来给我!”苗佩兰低声道

“后腰?”左少阳顿时明白了,人家说的是把束胸给她.她好帮自己填充伤口、自己给想歪了.不禁有些好笑.忙把束胸慢慢抽了出来.伸过后腰递给了苗佩兰的左手。

苗佩兰单手将束胸稀成一团.摸索着找到左少阳的伤口,小心地塞了进去,然后用手捂住压紧。

低声问:“这样…….行吗?、

左少阳这才轻舒一口气.低声道:“谢谢你.应该问题不大了。”

“那下面怎么办?、

“等敌人走了,我就去找急救箱,把里面的缝合针线拿来.把血管缝合好.再进行包扎,等回城之后

我再清洗创口.对伤口进行缝合……。

“好……”苗佩兰听四周脚步声不断.后续的敌军继读往前追击.心中祈祷着,敌军能尽快过去.好及时给左少阳处理伤口。

他们所处的是一块比较浅的洼地,这些天的大雪.坑里都是积雪本来是苗佩兰摔在下面的.她为了保护左少阳,翻身过来把他压在下面。

左少阳先前心思都在伤口上、精神高度集中,全然不顾身下的积雪.此刻伤口暂时处理好了,躺在积雪上的左少阳慢慢感觉到,身下的积雪越来越冷.自己虽然穿着厚厚的丝棉夹袄,却也挡不住持续的寒冷。只感到整个后背都变成了冰雕似的,而且,那刺骨的寒冷慢慢再往上蔓延。吏让他担心的.是他感觉自己眼皮越来越重.头昏眼花,昏昏欲睡。

这是大失血状态精神匿乏的结果.在这冰天雪地里,身下躺着的就是积雪.体温会持续降低.对于大失血来是雪上加霜,只要睡过去.铁定再也醒不过来!

苗佩兰感觉到了左少阳全身都在发颤.知道那是他身下积雪所致可是,叛军追兵仍在继续从小山上冲下来.不时踩在她后背的盾牌冲下山去,现在可不敢乱动、一旦被敌人发现就完了。

苗佩兰焦急万分.低声道“左大哥,你觉得怎么样?,左少阳牙齿打颤:“冷…好冷……”

苗佩兰想了想.一咬银牙,小心地微微弓起身子,伸手模到左少阳随军郎中对襟短衫.解开之后,里面是夹袄.解开腋下盘扣,又接着解开他里面的贴身中衣和小衣,拉到两边,露出**的胸膛。然后去解自己对襟断糯的盘和。

左少阳隐约猜到了她要做什么,哆嗦着道:“不行…….不能这样。。

苗佩兰已经将自己的短衫解开、她里面只穿了一件水红色的亵衣单手将乘衣拉了起来,将柔软**的娇躯贴在了他冰凉似铁的胸腹上!

左少阳轻呼一声:“佩兰……!

苗佩兰一手紧紧捂着他的伤口,另一手插进他脖颈后面的积雪将他的头搂进自己丰满圆润的**里,颤声道:“抱”…紧我……!、

左少阳道:“不行…….你会冻僵的……,“没关系……,我习惯了、以靠打柴困了,雪地里都睡过觉的…“.我不怕冷!抱紧我.快!一一我不要你死!”

左少阳终于迟疑地把僵硬的左手慢慢探入她的后背,搂紧了她。

左少阳感到周身充满了幸辐的温暖.苗佩兰娇躯如雪山升起的骄阳.将自己周身的冰雪都融化了.全身如同荡漾在温水里。

苗佩兰的一对**温热地梧着他的脸.那春天里幽幽的青草香味更浓了。

虽然身体暖和多了,但是.左少阳却还是感觉自己的头昏眼花在继续,睡意也越来越浓烈,他知道、肯定是伤口止血效果不佳.伤口还在持续地失血、虽然缓慢.但在先前急性大失血的情况下.每一滴血的流夫,都意味着向鬼门关迈近了一步。

而这时候.如果听任睡着.插进腿里描着血管的手指一旦松开,大血管的血会像泉水一般流出.片刻之间.自己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现在也不能换苗佩兰来掐,因为苗佩兰没学过这方面的知识,插进去一时半会找不到血管的位置、也不知道如何才能把血管掐住。而换手寻找血管这片刻工夫.自己大失血后.维持生命所需的最后的鲜血恐怕会从指尖流走,不等她找到血管.自己已经一命呜呼了。

所以,无论如何.必须让自己清醒!清醒才有生路.睡着就是死亡!

他的一只手在苗佩兰如牛奶般光滑的后背摸索着,想让情欲刺激自己清醒,可是,眼皮还是如千斤一般重、手指也不时松开又捏紧他感到血液流失带来的昏迷威越来越重。

必须加大刺激.他缩回手.绕过苗佩兰的腰肋,慢慢探手上去,碰到了苗佩兰结实坚挺的**。

苗佩兰啊的一声轻呼.整个身子都僵硬了,下意识要躲开。左少阳冰冷的手已经将她一只**整个盖住,不停僵硬地揉搓着。

苗佩兰后背强直.仿佛被点了穴似的,嘴里喘着粗气。

抚模**带来的刺激.只让大失血的左少阳略微清醒得片刻.很快又陷入沉沉睡意中。插着血管的手指也在慢慢松开这样下去死定了!

他抓住最后一点意识,偏过头.张嘴咬住了苗佩兰她花蕾般粉嫩的**。

“啊!不要。。

.不……”苗佩兰低声嘤咛,强直的身子终于瘫软在了左少阳身上.只有左手还死死扶住他的伤口,嘴里呢有着.两手都不得空,只能低下头,想用头顶开他那讨厌的嘴。

可是.她的头挨过来.左少阳却一仰头.顺势吻住了她的红唇、用舌头**她。

这还是他第一次亲吻女人,动作很是笨拙,而苗佩兰却更是不懂,甚至连看都没看过.心慌意乱之下.扭开脸,左少阳便又去吻她的酥乳,只能又娇喘着低头去拱他。

当左少阳再次抬头吻住她的红唇时,她再没躲,僵了片刻,便开始回吻、搂紧他的脖颈.学着他的样.用香舌去缠绕他的舌头。

两人**着上身.紧紧挂在一起,就在这雪地浅坑里,盖着一面步兵长盾、四周都是飞奔而过喊杀整天的叛军。两人肌肤之亲让两人体内都是热血奔流,血液循环的加快.驱散了身体的寒冷。深深拥吻、

忘却了天地一切。也让左少阳获得了最宝贵的清醒,得以死死掐住大腿的血管。

苗佩兰本来是用胸脯盖住左少阳的头的、低头下来拥吻.吻着吻着.苗佩兰娇躯怪慢下滑,**的娇躯紧贴这左少阳的胸腹,身体软软地瘫在他怀里。

可是,初吻和**拥抱.也只让大失血已经快到了极限的左少阳略微清醒得一会.终于.他再次陷入浓浓的睡意里。手指也在慢慢腾松开。

苗佩兰感觉左少阳的吻停了下来,有些不对劲、忙低声道:“左大哥.你…….你怎么了?、

左少阳迷迷茫茫的回答:“把我叫醒…….佩兰…….别…….别让我……睡听左少阳的声音越来越低,他那贴着自己脸蛋的脸颊.凉冰冰的全是虚汗,呼吸也越来越微弱,苗佩兰更感叹不妙.但是听不懂他话的意思.忙凑到他耳边急声道:“左大哥,你怎么了?

左少阳听这话觉得飘飘渺渺的如同海市蜃楼一般的虚幻.潜意识地感觉到自己只怕要休克了、知道自己不能睡着,睡下去手一松.就永远醒不过来了。

苗佩兰听不到左少阳的回答.又问了两句.还是没答应.顿时慌了,想到他说了别让他睡,便吻住他的嘴.小贝齿咬住他的嘴唇

狠狠一口!

这剧痛让左少阳神志为之一清、睁开眼,用孱弱的声音道:“对。。就是这样…….我伤口的血…流得太多了.千万别…….别让我….睡着。跟我说话……!

那声音又越来越低。

苗佩兰这才注意到.按左少阳方大腿伤口的手下伤口边.有血液缓缓流出,手心里那填塞伤口的束胸早已经被鲜似浸透.湿漉漉的。

左少阳的手指这之前救治伤员.被鲜血站湿之后.寒风一吹.早就僵硬了,先诉伸手进窟窿里插股动脉血管.因为手指僵硬.触感降低.并没有完全把动脉血管掐死.更致命的是,大失似让他昏睡.手上劲道就松了.血流在继续。

同时.因为他的伤口比较宽大.虽然填充了束胸.苗佩兰也一直用力死死拱压着.很大程度上降低了血流量.但是.伤口宽填塞不可避免会有空隙.而且束胸不是止血绷带,上面没有敷药.止血效果不尽如人意。所以鲜血就算一滴滴淌出米这么久也积累有一碗了。而且还在不停流淌。

这时候的流血速度虽然慢了很多,但前面左少阳急性大失血已经流失了大量的鲜血,都到了危险边缘,现在的持续缓慢失血,进一步加重了失血休克.让他很快又陷入昏昏欲睡的状态。

苗佩兰更是慌张.左少阳要自己跟他说话,可是说什么呢?紧紧搂着他的脖颈.把嘴凑到他耳边道:“左大哥.你别睡啊.不要睡啊

除了这句话,苗佩兰慌乱之下找不到什么话来说。见他又不说了.慌了神.便又吻住他的嘴.在他嘴上又狠咬了一口一痛之下.左少阳略微清醒了一些.手指加力,又才把血管掐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