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20章 赶鸭子上架

第220章 赶鸭子上架

左少阳又下意识伸出舌头舔?她的樱唇。白芷寒立即吸住他的舌尖.老实不客气狠狠一口咬下去,一股咸咸的血腥味流进了嘴里。

左少阳终于想的一声.浓眉皱了皱、睁开了双眼。

白芷寒急声道:“你醒了?急救箱拿来了.告诉我.怎么才能救你?”

左少阳昏昏沉沉中,一听急救箱三个字.头脑顿时为之一清.拼尽全力道:“先给我吃”…人参四逆丸“….在瓷瓶里……”

白芷寒翻箱倒柜找出了那个瓷瓶.拔掉塞子,把里面的药物都倒了出来.只剩三颗了.跪在左少阳身边,把他搀扶起来,将药丸一股脑全塞进了他的嘴里。取出急救箱里的小半壶淡盐水,咕咯咯全给左少阳送下。

人参四逆丸是特别针对失血性休克的,回阳救逆、益气固脱有奇效。

特别是其中的人参用的是极品的数百年的老山参,这老山参都快成精了,因为太贵重了.左少阳先前救治伤员一般都舍不得.除非是像他现在这样命悬一线.气若游丝的这种极其危重伤员.才给用一颗,这一颗就足够回阳救逆的、何况现在白芷寒一气给他服了三颗.又加上小半壶淡盐水.也一定程度上缓和了大失血的低血容。

三颗极品人参四逆丸下肚.当真是立竿见影.很快.左少阳便感觉到神志渐渐清醒了.四肢也有了些力道。借着插在旁边的燃烧的火把,看清了搀扶着自己的是白芷寒.心中一宽:“你…….你没事吧。”

“先顾你自己吧,一一我怎么帮你?”

“兰儿呢?”左少阳努力转头过去,便看见苗佩兰正在跟几个敌军狠斗。

苗佩兰一上来就杀了几个敌军.把其余敌军吓得够呛,急忙四散开.可是看着便发现这姑娘似乎只会这两指.翻来覆去都是这两下.

便放了心.一起强攻,不料攻上去,又被苗佩兰杀掉了几个!

这些敌军才发现.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山野村姑这两招没这么简单。

苗佩兰从小没事就练这两招.千万遍的重复,这两招使得娴熟之极,完全没有破绽.所以没法跟她比速度.最多只能跟她差不多快.

但是她对攻击过来的兵刃根本不躲闪,只顾自己使自己的,完全是一种拼命的打法.战场上一般情况下的兵士谁也不愿意拼个两败俱伤.

所以只能后撤躲开:若是欺负她是个小姑娘.硬碰硬想砸飞她的兵刃.

便会发现这是自讨苦吃.因为这村姑简直就是天生神力,只要碰到她的兵刃.不是被砸飞.就是被砍断,连断刃一起砍进身体里。

为首的一个叛军叫道:“大家退开躲闪.不要硬拼!这小娘皮厉害。弓箭手,从远处用箭招呼她!.

这几个剩下的兵士中有一个是弓箭手.立刻转身飞奔.想拉开距离.苗佩兰不敢追赶、她得保护左少阳他们。只要敌军不攻上来.就可以为身后白芷寒给左少阳治伤赢得时间。

可是,敌军的弓箭手马上就要放箭,必须保护好身后的左少阳个们。

她手将双刀跑回坑道边,见白芷寒抱着左少阳在说话.

中狂喜,颤声道:“左大哥醒了吗?,白芷寒点点头,左少阳扭转头瞧着她.孱弱一笑:“兰儿。我没事,放心。。

嗯!”苗佩兰喜极而泣,将双刀倒栖在坑道边里。捡起两步兵长盾.跳进浅坑里,两手拿着盾牌,蹲在左少阳身边“白姐姐.你快帮左大哥治伤.我来对付敌人小心.敌人要放符!、

这种步兵长盾有半人多高,可以竖在地上,人蹲下躲在盾牌后面。身体可以完全被挡住,而且能从旁边的小孤形观察口观察外面情况。

两面盾牌挡着.差不多可以把三个人都挡住了。

刚准备好,就听嗖的一声.黑暗中一支利箭飞射过来.咚的一下.正钉在苗佩兰左手的盾牌上。

苗佩兰吓了一跳.急忙回头看左少阳他们。见他们没事.这才放心左少阳对白芷寒弱弱的声音道:“你从急救箱里……找一把手术刀.切开我两只手指“…捏住的那地方,授慢切,听我指挥……。把股动脉暴露出来…….然后用一把止血钳把血管夹住.然后缝合血管。。。

“我不会!”白芷寒苦笑道.“你这是赶鸭子上架。。

“那也得赶!”左少阳盯着她,用尽力气道:“除非你想恩将仇报....

.眼睁睁看着我死!“一一快动手!

“好吧..,白芷寒只得把他放在斜坡上.斜靠着。然后从急救箱里找出一把手术刀,在左少阳指点的部位.

小心翼翼往下切。

这时.又是连续咚咚几声.几支利箭飞射而来、都钉在了苗佩兰的两面盾牌上。

左少阳很着急.对苗佩兰道:“兰儿.小心啊……!”

苗佩兰这时反倒放轻松了,回头甜甜一笑:“没事!他们射不到我们!”

白芷寒一言不发、低着头给左少阳疗伤。她生性冷俊,虽然鲜血从伤口流出.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根据左少阳的指点,很快暴露出动脉血管。又找来止血钳将血管夹住。

左少阳终于松了口气,让白芷寒把他那早已经冻僵的手指头慢慢抽出来。他本来想自己找血管进行缝合的.可是手指已经冻僵了、根本做不了手术。只得把两手夹在腋下.对白芷寒道:“你帮我把伤口里……塞着的布带取出来…….缝合血管……,”

白芷寒直接用手抓住伤口那团血淋淋的布条.慢慢抽了出来,细看之下,却是一条女孩的裹胸,禁不住回头瞧了紧张地用盾牌抵挡对方飞来的利箭的苗佩兰一眼、感到脸上有些发烫.轻轻把裹胸放下旁边。

左少阳又道:“拿止血钳…….把两端的血管找到,扯出来.用急救箱里的消毒针线..缝上..!

白芷寒皱眉道:“我不是存心不帮你,可我真的不会缝合…,“没问题.你的针线那么好……,缝合针脚又细又密,一定能行.你按照我教你的办法缝合就是了……。别担心!、

“可是……

左少阳挣扎着怒道“你真想看着我死?、

白芷寒只好闭嘴.急忙从急救箱里义取出两把止血钳.在左少阳指点下.夹住两根血管小心地扯出,根据左少阳的指点.进行对接缝合。

手术缝合跟女红针线大同小异,而且远没有女红刺绣那么复杂,白芷经轻左少阳一说.很快就明白了.飞针走线.不一会.便将血管缝好了。接着.又按照左少阳的指示,把伤口简单缝合,上面加盖一层官兵的那种止血纱布。

由于现在没有清创条件,只能对伤口进行初步缝合,等回去彻底清创之后.再重新进行伤口缝合。这止血纱布虽然比不上左少阳自己配置的那种,但止血效果还是不错的。

白芷寒针线话真是没说的,才一盏茶工夫不到,便已经全部完工了.那弓箭手腰间一壶箭都射完了.由于天黑看不请,左少阳他们又是躺在坑里射不到.而苗佩兰躲在两面长盾后面.更是莫奈何。弓箭手放箭之时,敌军也不敢趁势上来、因为天黑怕误伤了自己人。所以只能等在一边瞧着。

那指挥的敌军小头目见射了那么多箭都奈何不了这村姑几个.气得躺袋冒烟,这时,又冲下来二十几个兵士.其中有几个是弓箭手.那小、

头目指挥弓箭手分散四面.一起放箭.要将他们三个乱箭射死!

苗佩兰一听.心急如火,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忽听得左少阳道“兰儿,快回来……!躲到坑里来……!.

苗佩兰急忙拿着盾牌跳回坑道里,这里面本来就有一面长盾.是先前两人盖在身上的,加上苗佩兰手里的两面盾牌,三人各将一面.各向一边,倒在地上.蜷缩手脚,便将三人整个都盖住了。

这时、那几个弓箭手已经远远散开,把三人包围在中间,开弓放箭。但三人躲藏的低洼坑道本来就是天然掩体.加上三面又长又宽的步兵盾牌遮挡,虽然敌军箭如飞蝗.却始终伤他们不得。

借着弓箭手的掩护、那小头目大叫带着其他兵士慢慢靠近上来。

由于箭是从各个方位射来的,所以他们还不能太靠近。眼看只有十数步远时.小头目高声道:“别射了.兄弟们上!把他们三个乱刀砍成肉酱!”

弓箭手停止射箭,二十几个叛军狂吼着冲了上来.那小头目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举着刀眼看要冲到浅坑边,便在这时,嗖了一声,一支利箭从浅坑射出.正中小头目胸膛!这一箭力道强劲.赏胸而过,大半截箭头透出了后背!

小头目长声惨叫.摔倒在浅坑边,抽子两下,一动不就此死去这一箭正是苗佩兰所射!

原来先前白芷寒拣了一把弓和一壶箭跑下来在浅坑里救左少阳时,正好把弓符放在坑里,苗佩兰眼看敌军逼近.特别是那小头目最猖狂.她也知道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便在盾牌地下偷偷把弓箭搭好,用两脚踩住弓.拉开箭对准那小头目.因为她从来没练过弓箭,所以不敢乱放.等那小头目冲到近前.这才一箭射出。双方相隔数步.苗佩兰又是天生神力,这一箭不仅射中小头目的胸膛.而且透后背而出,当场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