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23章 气急败坏

第223章 气急败坏

械少阳听他这话.这才真的相信外面的伤兵没有性命之忧,因为樊黑脸作为一队之长、关爱体贴下属.前几次就是因为不相信随军郎中给受伤弟兄治病,担心治不好.而他以为贵芝堂治疗外伤有奇效.所以来贵芝堂求医.现在他都说收下更伤兄弟没事、那就肯定没事了.要不然以他的个性.那是断不会掩饰弟兄们的伤情的。

樊黑脸嘿嘿着,又好生瞧了白芷寒几眼.低声道:“小郎中.要不…….我扶你还是去看看我这些个受伤的兄弟吧?”

左少阳有些奇怪.刚才这大胡子还说不用去.现在怎么又想通了要去呢?点头道:“行啊。.

“来来,我来搀扶你!”樊黑脸在着左少阳右手,将他慢慢搀扶了起来.白芷寒便搀扶左少阳的左边腋下.慢慢走出大堂。

梁氏正在厨房忙话.听到动静,忙出来,见樊黑脸和白芷寒搀扶着左少阳,忙上前埋怨道:“不是让你好好躺着休息吗?怎么起来了!”

樊黑脸忙笑道:“是我扶他起来给兄弟们看看伤的。老人家要怪就怪我好了。.

梁氏自然不敢怪官兵,特别是这樊黑脸还是个小官.而且治病从来不欠药费诊金。送来这么多伤兵.让他们药铺小赚了一笔,所以讪汕笑着道:“那别太累了,走走就回去躺着!”

“嗯!”左少阳道环顾大堂.见满是伤兵.低声不停呻吟着大部分已经清创包扎处理完了.老爹左贵还在忙着继读给其余伤兵处理伤口。

左少阳在樊黑脸和白芷寒搀扶下.慢慢走到老爹左贵正在处理的一个断腿伤兵面前,低头查看老爹的伤口处理情况。

左贵回头瞧见他,关切地说道:“怎么现在就起来了.觉得怎么样,、

“没事.爹你放心好了.我身体好的很”左少阳故作轻松。

“嗯.

..

你舌头怎么了?还有嘴唇,怎么肿了?、

嘴和舌头被咬的时候肿得不厉害,左贵没注意到,左少阳睡了一天.便肿起来了.

孱弱地说道.“有什么问题吗?,左贵老爹道:“别的都还好办.就是这麻药快没了。、

左少阳配置麻药的主药“曼陀罗花”、是白芷寒以前收集的,当时已经全部给了左少阳。而整个合州只有白芷寒栽有,如果想到别的州县购买.由于敌军封锁却也是没办法。

左少阳道:“现在只能节约着用,除了这些.再没有了。,“是啊.一般的外伤和骨折我都没用了.留着给危重急症用。”

“嗯。”左少阳对旁边樊黑脸歉意道:“麻药快用完了,城里买不到这种原料.所以没办法配置。只能对一般的伤停止使用麻药,很抱歉。”

樊黑脸忙道:“无妨.反正以前也没人用过这种麻药。”转头对那伤兵道“兄弟,忍着点啊,没办法…….兄弟?喂!老子跟你说话呢!”

那伤兵直勾勾望着仙女嫡尘一般绝美的白芷寒.连眼珠子都忘了转动,哪里听得见上司樊黑脸的话,直到樊黑脸最后两句大声吼叫.

那伤兵这才醒过神来,张皇对樊黑脸道:“啊.队正.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老子让你忍着点痛.没有麻药了!”

“我不痛啊.”那伤兵又傻傻望着白芷寒,啼喃道,“我一点都没觉得痛啊。.

樊黑脸见这伤兵瞧美女都忘了痛,不禁苦笑.其想一脚踢过去左少阳在樊黑脸和白芷寒搀扶下,继续查者其他伤兵的伤势。都看了一遍之后.果然没有发现特别危重需要紧急抢救的伤兵,老爹左贵对伤兵的剑伤和单纯性骨折的处理都不错。毕竟有了左少阳指点的现代外科创伤处理知识,加土前面的经验.左贵老爹处理伤口已经算比较熟练了。这才放心。

白芷寒搀扶左少阳查看伤兵伤口处理情况.倒是多了一个好处.

这些伤兵原本是痛得忍不住的哀嚎呻吟.可是白芷寒一出现之后.满屋子的伤兵几乎听不到什么呻吟声,一个个都挺着胸坐直或者站直了.精神抖擞的,连左贵用带有刺激性的冲洗药水请创前进行缝合的伤兵,本来是痛得冷汗直流的.见到她,立刻不哼哼了。倒是起到了一个变相止痛的作用。这例是左少阳预想不到的。

复查完毕,樊黑脸对白芷寒嘿嘿笑道:“白姑娘,能不能麻烦你去隔壁伤兵留诊哪里.帮小郎中兄弟拿一副拐杖来.那些是我从随军郎中那里要来给受伤的兄弟的。拿一副给小郎中兄弟撑。

白芷寒答应了,让左少阳站稳,然后才小心放开他的手.出门去拿拐杖。

樊黑脸见她出门了,赶紧凑到左少阳耳朵低声道“兄弟,这白姑娘许了人家了吗?,“没有啊。

樊黑脸大喜.嘿嘿笑着低声道:“那.….你看有没有可能我把他纳入房做个侧室啊?,“啥?”左少阳上下扛量了他一眼队正、这个你想都别想.

人家外祖父是京城六品高官,会让外孙女做人家的妾室吗?别说是妾室了.就算是明媒正娶,那也是要门当户对、至少也要六品以上的高官才行!队正.您是几品吗?”

樊黑脸这队正只是个正九品下阶,比六品差了老大一截,听罢很是尴尬“这个…….我…….嘿嘿我也就随便这么,人家国色天香的大美人,能看得上我这大老粗嘛.嘿嘿,见笑见笑.小兄弟别把这事给白姑娘说啊。”

“这个自然。”左少阳虽然不喜欢白芷寒,但一听别人要打白芷寒的主意.立即便有些气急败坏地堵人家的嘴.生怕人家就把白芷寒聚走了似的。

樊黑脸为了掩饰尴尬.没话找话瞧着左少阳肿起的嘴唇道“咦.你嘴唇怎么肿了?上下都肿了受伤了还是被人咬的?”

先前的注意力都在跟白芷寒斗嘴和伤兵上、径樊黑脸这么一提醒左少阳这才发现自己嘴唇肿得老高,有些胀痛。想起苗佩兰当时为了让自己保持清醒,只好咬自已的嘴唇,这可不能说出去.支吾着叉开话题道:“对了,队正大人.你先前说过.杀敌一人.赏钱一贺.对吧?

“是啊,怎么了?

“昨晚苗姑娘跟我一起救治伤兵的时候,遇到敌军袭击.苗姑娘一口艺杀了二十多个敌军.还把敌军的耳朵都割了下来。”

樊黑脸又惊又喜:“是啊?苗姑娘可真厉害!一个人杀掉对方二十几个、当真是女中枭雄!嘿嘿嘿、上次我就说了,她武气超群.要是在军队里千.绝对青云直上,当上将军!i一耳朵呢?给我.我帮她领赏。

“耳朵?我给芷儿着的,不知道她放哪里了。.

“放你原来睡的阁楼上呢,等会我去拿。”白芷寒正好拿着一副拐杖进来,听见这话,答道,把拐杖放在左少阳腋下.帮他撑好。然后进炮制房去取那一包耳朵。

左少阳突然想到,怎么出来好一会了.没看见苗佩兰呢.忙环顾四周.叫道:“佩兰?佩兰?”

苗佩兰立刻从厨房钻了出来.俏脸红红的有些手足无措的瞧着他。

左少阳道:“你的菱花小铜镜呢?还在吗?”

苗佩兰忙从怀里取出一面小铜镜.低着头走过来,递给左少阳,飞快地膘了他一眼.一张黝黑的俏脸跟着了火似的.又喜又羞又是慌乱,转身逃也似的钻进了厨房。

左少阳有些奇怪地瞧着她,心想这小姑娘怎么了?怎么看见自己这模样.转念一想.顿时明白了,小姑娘想起二人在山坡洼地里**相拥亲吻.自己还吻了她的**。她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自然羞涩难当、躲着不敢见人,好象别人都看见了知道了是的。

左少阳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拿起铜镜一照,顿时吓了一大跳.嘴唇肿得跟两条腊肠一样,苦笑摇头,心想佩兰这姑娘当真下得了口、把自己咬成这样。不过,他也知道当时的情形.咬轻了根本没效果.就算咬成这德性.最后还是昏迷了过去。若不是苗佩兰拼死找回了急救箱.用人参四逆丸救治,又及时缝合伤口.这一觉便永远醒不过来了。

左少阳又拿起铜镜仔细瞧、突然咦了一声.把铜镜凑近了瞧.左瞧又瞧,满腹疑窦..慢慢放下镜瞧瞧厨房、又看了看炮制房。

樊黑脸道:“兄弟.昨天仗打得这么厉害.死了好多人.你还跑到城外去抢救伤员这胆子可不小啊。,左少阳笑了笑:“当时也没想这么多.也没估计到我军这么快就退了,敌军一下冲杀过来.我们来不及撤退,所以才陷入包围。”

樊黑脸往地上啐了一口:“行了.小兄弟.你就别往书书网手打更新我们脸上贴金了、什么撒退.是被人家打得大败.狼狈逃窜来着.我樊黑脸还没打过这么窝囊的仗呢。本来.这计谋非常好.目的就是要跟敌人决战打免得这样被活活饿死。

所以我们先是扬言要攻打双槐镇.也大张旗鼓地出兵往双槐镇了,我们知道敌军会从后面偷袭我们合州城.所以出兵双槐镇只是佯动。主力依旧埋伏在城里,出城的大军也是兜了一个圈就往西边太和镇方向合围。敌军果然出兵合州城,两边夹击加上城里大军出击,就跟敌军干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