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25章 喂药

第225章 喂药

左少阳瞪眼瞧着她.拿着铜镜瞧了瞧,指着肿起的嘴唇道“看清楚.上嘴唇这伤痕是靠近嘴角边上的,这样的位置没有谁能自己咬到!

除非他是假牙.取下来咬!你不会说我就是假牙吧?”

“不是。..”

“那就不是我自己咬的.对吧?,“对,,“那是谁咬的?、

“不知道。,“你还真是死硬到底!”左少阳一着急.舌头肿胀口齿更加不清了,把脸凑过去.指着嘴唇的伤痕道.慢使道:“拜托大小姐.你看清楚了.喏.上下嘴唇的伤痕是不一样的!上嘴唇这伤痕比下面的要略宽一些,说明什么?一一说明咬我上嘴唇的这个人,有两颗大板牙!明白吗?

白芷寒面不改色.依旧淡淡道:“明白。、

“那你承认是像咬的了?,“不是!,“铁证如山还赖,我晕!”左少阳忍不住冒出一句现代网络词汇叹了口气、道:“我问这个不是要做什么.只是搞清楚事实,好做下面的决定.一一真不是你?”

“不是!.

左少阳凝视白芷寒好一会.白芷寒并不躲闪他的目光.依旧面无表情瞧着他。左少阳缓缓点头道:“如果真不是你.那就好。那我就可以不用担心了。““担心什么?”

“本来,你看我不顺眼.我也看你不顺眼,如果我的嘴唇是你咬的.那就麻烦了!”

“麻烦什么?”

“如果真是你咬的,你不仅对我有救命之恩.还有肌肤之亲.如果我们都亲过了、我总得负责吧?可是.说实话.我又的确很不喜欢你.

这不是让我为难吗?”

“少爷不用为难.也不用负责,因为你的嘴不是我咬的。”白芷寒淡淡说道。

左少阳无语了。

白芷寒道:“好了.先别说话了.太劳神。我扶少爷斜靠着喝粥。

药吧。”说罢,跪在左少阳身边.拿了自己的衣服包裹垫在他后背,又把枕头放在包裹上.这才小心地扶着他斜靠着躺下。把丝棉锦被一直拉倒他的胸口处。然后起身.把炉子上的砂锅锅盖揭开,从炮制房灶台上拿了一个土瓷碗.用一支长柄木勺盛大了小半碗.放了个小勺.递过去:“喝吧。”

左少阳慢慢抬起手来.手有些颤抖,大失血之后.身体虚弱到了极点、抬手臂都费力,伸过去、要按那瓷碗.棒住了.却往下沉。

白芷寒忙把碗接了回来:“还是我喂你吧。”

白芷寒用勺子舀了一小勺稀粥.放到红唇边轻轻碰了碰,感觉不热不冷正合适.这才把一勺稀粥递到左少阳嘴边。

左少阳张嘴喝了.觉得香啧啧的,也不知道是白芷寒朱唇碰过的原因.还是稀粥本身的味道。

白芷寒那吹弹得破的软玉一般的俏脸就在左少阳眼前,贴近了瞧.更是晶莹别透一般.那红唇.软软的.湿湿的,充满了诱感.左阳简直不敢相信昨夜这樱桃小嘴曾经吻过自已,还留了下一道伤痕.

可惜当时昏迷了,没尝到是啥味道。苗佩兰的红唇倒是好生品位了一番.还有她丰润滚圆的……

一想到这.左少阳觉得有一种犯罪的感觉.虽然苗佩兰当时是为了救自己才那样、但在自己昏迷之前.两人的热吻却是发自内心的。苗佩兰是个好姑娘.自己不该辜负她的感情,现在面对绝美的白芷寒.

竟然想入非非.太不应该了。忙收敛心神,专心喝粥。

他是当真娥了,一小碗很快就吃完了,白芷寒又给他盛了一小碗.慢慢喂她吃。

这一小碗却没吃完.左少阳坐久了有些眩晕,肚子也差不多饱了便摇头不要了。

白芷寒道:“你先靠着歇歇、我把汤药温了你再喝。、

“嗯、

左少阳斜靠着,看着她背着身忙着温药.婀娜的娇躯曲线玲珑.充满了韵律.让人有一种想从后面楼住抱紧的冲动,忙调开目光,瞧见她放在**的女红,似乎在缝制一件袍子.便随口问道:“芷儿,你在给谁做衣服呢?”

经历了昨夜的同生共死.而白芷寒又帮着苗佩兰救了自己一条命.左少阳跟她说话声音温柔了许多。

“少爷的,“给我做袍子?”左少阳有些意外,瞧向她的背影。

“嗯.已经开春了.眼见一天比一天暖和.少爷没有像样的袍子,我跟太太说了想给你做一件,太太说以后你的衣食住行都由我自己拿主意。我就给你缝了。”

白芷寒一边说一边把熬稀粥的砂锅取下来放在地上.把旁边的药放在炉子上往炉火里加了几狠柴火,屋里很快满是药香了。

左少阳道:“你没给老爷、太太缝?.

“他们上回就说了,以后要我再不要给他们缝,要我照硬好你就行了。

温药还要一小会,白芷寒便坐回小报凳上,拿起针线活.也不看他.说着话.手里接着飞针走线、动作娴熟史极.似乎都不用看.

那针便自己知道该往哪里穿似的,速度极快左少阳心中赞叹.瞧那她一袭白衣.行云流水一般,纤尘不染.加上她清冷的表情.总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超凡脱俗的感觉,当真好看到了极处,只是太招眼了、便道:“我不是让你穿男装吗?你为什么又换成女装了?”

“老太太让我换的。.

“你不知道你穿女装太招眼了吗?你着刚才那些伤兵看你,我说了.你这样病人都看你去了,傻呆呆的.我还怎么给病人治病?”

“我知道了,我这就换。”白芷寒面无表情地把女红放在左少阳的被子上,起身把门闩上.然后开始解衣裙的腰带.仿佛左少阳不存在似的。

左少阳见她窈窕身材,凸凹有致、想起她要当着自己的面换衣服.

顿时不由自主口干舌燥起来.实在憋不住,悄悄咕咚咽了一声,道:“喂喂、我还在这里呢?能不能避点嫌啊?”

白芷寒一边解着衣带.一边淡淡道:“我整个人都是少爷的,不用避嫌。”

左少阳听了这话.觉得一股热流在周身游走、最有窜到了**那话儿上.很快便有了反应,急忙努力挪动了一下屁股,道:“算了算了,马上天黑要睡觉了.也没人看见,明天再换男装也不迟。

一不过UZ后没有我的许可.你都要穿里装。,“知道了。”白芷寒已经解开了对襟盘扣.松开了裙带.听这话.便把腰带系了.要扣盘扣。这对襟盘扣解开容易.要一颗颗扣上却比较麻烦.她只扣了一小半.便听见药罐味味冒热气,忙起身又拿了一个土瓷碗放在地上.拿了一块湿帕子裹住砂罐.端起来,小心地在土瓷碗里倒了大半碗。

伞了一个勺子在里面轻轻搅动,舀了一勺,在红唇边尝了尝,说道:“老爷说了,这汤药要频服,不能一次喝完。我喂你慢慢喝。

左少阳点点头。

白芷寒舀了一勺送过来、左少阳喝了,很苦.不禁皱了皱眉。又舀了一勺送过来.左少阳正砸吧嘴,不留神把那一勺汤药碰翻了.洒在了被面上。

白芷寒急忙把药碗放下,从旁边拿了一块白帕子跪在地铺床边、弯腰擦拭。

她的对襟糯衫只扣了一小半、大半还敞开着.这一跪.胸并满园春色顿时一览无余.那珠圆玉润的乳峰细润如脂.洁白粉嫩得如剥了壳的熟鸡蛋一般。

左少阳一瞧之下,顿时口干舌燥.**的话儿立马昂首挺胸、在被子下竖立起来,偏巧白芷寒的白手帕抹过来,感觉挺挺的很奇怪、

放下手帕.用那葱白一般的手指模了模,这一下.差点没让左少阳当场出丑,慌忙将没受伤的左腿卷起来掩盖住.涨红着脸道:“不用擦了...

白芷寒未经人事.一时不曾想到这直挺挺竖着的东西是什么.见在少阳面红耳赤的,这才有些意识到了,不禁也羞红了脸。忙扭身过去.急匆匆将胸前对襟盘扣一颗颗都扣上。

她再转过身来时,已经平静如初,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端起药碗接着喂左少阳喝药。

左少阳有些不好意思,也不敢瞧她也不敢说话.闷声不响把那一汤药喝完了。白芷寒收拾洗干净碗筷.又坐回板凳上拿起女红做针线。

两人一时都不说话.左少阳睡之前喝了几大碗稀粥和汤药,刚才又灌了两碗.便想上厕所。忍了一会,到底还是低声道:“我想…….

我想嘘嘘。”

白芷寒俊俏的脸蛋飞起两朵红云.很快又平淡下来.起身走到炮制房屋角.拿了一个红漆马桶过来、放在床边.跪在床边,托住他的腋书书网更下.将他搀扶了起来。

左少阳用手扶着墙壁、低声道:“行了.你出去吧。好了我叫你。”

白芷寒含羞道:“你一个人”…,行吗?要不我闭着眼睛扶着你?

左少阳简直要喷血,白芷寒貌若天仙,当着这样一个女孩子掏出话儿来.要还能忍得住他就不是男人。急忙艰难地咽了声口尽可能平淡地摇头道:“不用.没事的、你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