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41章 搜菩萨

第241章 搜菩萨

残破的大殿里,智空方丈盘膝坐在一个正中供桌前的草垫蒲团上.

一身满是补丁的百釉衣.白眉低垂、正在念涌径文。其他几个和尚分两别跌坐在蒲团上.跟着吟涌轻文。

左少阳慢慢走到台阶前.举头望向那破烂的大佛、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隐藏粮食的破绽.可是他左看右看.也没发现什么地方不对。

苗佩兰搀扶他上了台阶,跨过高高的门槛来到大殿里.轻声道:“左大哥,你腿脚不方便.我帮你磕头吧.你还愿就行了。

左少阳点点头。苗佩兰搀扶他站稳了.这才快使放开,然后双合十、跪下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左少也双手合十.眼睛却瞧着智空方丈。这老和尚却依旧低眉吟涌经文.仿佛他压根就没进来过似的。

便在这时,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大门涌进来一队兵士.四下散开。当先一个官军校尉腆着肚子走了过来。一眼瞧见左少阳、有些意外,立刻满脸堆笑,拱手道:“左公乎.您也在这啊。““呵呵.是啊.”左少阳微笑道,“大将军的赏赐我感激不已.只是我无福亲见大将军.所以来寺庙里还愿感谢。、

“原来如此,那是应核的。,左少阳笑道:“诸位军爷,到寺庙里来搜查粮食啊?”

那校尉无奈地笑笑:“是啊,大将军有令.所有的地方统统都要搜到.别说是寺庙了,就算是茅厕,也要掏一掏看看藏得有粮食没有唉.没办法.军中缺粮,再不想办法.数万将士全都得俄死.那时候.满城百姓,只怕也不能话啊。一一没打扰左公子许愿吧?,“不不.没有.呵呵.我已经许完愿了.”左少阳不敢多说,忙退到一边.“大人请。,“不敢当.我姓庞,是个火长.叫我庞火长就行了。呵呵,“原是庞火长!”

左少阳是大将军封的拥军楷模.虽然不是什么官.可比一般的官都要紧,不给他面子,就是不给大将军面子.那可吃罪不起,见他在这里还愿,庞火长立即恭敬了许多,笑呵呵拱手对方丈智空道:“大师,我奉大将军之今,搜查隐藏粮食不交者、贵寺虽然是佛门清静之地,却也是要搜一搜的.如果寺中藏有多余的口粮.现在就靖主动交出来.

者在菩萨的面子上,这二十鞭就免了.如何?”

左少阳一颗心顿时悬了起来。

智空方丈这才慢慢抬起头.花白的眉毛抖了抖,哑着嗓子道:“小寺几位师兄弟每年春天要辟谷.吸纳日月精华。故近日没有外出化缘,也无施主布施,故寺庙中并无食物。,“哦?那我可要搜上一搜了.一旦搜出多余口粮,大将军号令可是要当街处斩的,便是出家人也不能幸免!你可想好了。、

“但搜无防、

“那好.搜!“庞火长大声叫道,瞧见左少阳有些焦虑的目光、以为他是个佛教信徒.生怕兵士们翻箱倒柜乱找褒读了菩萨.又忙补了一句:“听着.都给我注意着点,别翻乱了大师们的东西!”

左少阳见庞火长望着自已.忙给了一个微笑,庞火长以为猜对了左少阳的心思,列着嘴有几分得意地献媚笑了。

众兵士齐声答应.四下里搜寻起来、得了号令.都不敢乱翻.小心,翼翼东找西瞧。

另有几个兵士.抬着一个用四根铁链拴着的夯土的大木桩,从大门口开始.在满院乎的空地里夯着、两个兵士则趴在地上.用耳朵贴着她皮听声音。

左少阳已经知道,他们这是用打夯土桩子听下面有没有空洞。只要下面有暗道或者地窖,听声音就知道了。

这清风寺不大.又没有什么财物,搜得很快。除了大殿.其他地方都搜完了.各个可能挖据地窖的地方也用夯木砸探过,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各处搜索的兵士搜索完毕.都把物品回归原样.然后返回大院禀报了庞火长。

庞火长听完禀报.点点头,瞧着那巨大的佛像,背着手,在大殿里走了一圈.回到智空方丈身边,弯下腰,合什低声道:“大师.这佛象也都搜搜,看看里堤否藏了粮食.不知行不行?”

左少阳急了.昨夜智空就是把粮食藏在了这菩萨肚子里,要是一搜.绝对暴露,但他必须想办法阻止.而又不能露出痕迹.强作镇定,淡淡道:“火长大人、佛门净地搜过了也就算了.还要搜菩萨.未免有些过了吧?”

庞火长哪敢得罪他.给着腰道:“是是.不过“….大将军特别交代各处搜索队,所有的地方.不管不管是什么,都必须彻底仔细搜过。所以.小人也和抗将军号令啊……”

左少阳听他抬出大将军来.正要说话、智空方丈已经破缓道:“无妨.这泥菩萨只是一个虚像、真正的菩萨在心里.尽管搜好了.砸碎无也妨。

智空越是这么说,.庞火长越不敢造次,特别是左少阳扳着脸在旁边、更不好办,但不查又交不了差.想了想,陪着笑脸对左少阳道:“要不,小人在菩萨的手臂下来打个洞.用火把照照看.就算检查过了.这小窟窿也好修补。左公子意下如何?”

要搜查的是清风寺.按理跟左少阳没关系.但是.现在左少阳是大将军亲封的拥军楷模.刚才又在这里还愿.还的就是大将军的恩情.

火长便不能不照左少阳的感觉了.所以有此一问。

左少阳见智空如此胸有成竹,心想莫非他昨夜又把粮食另外转远了?还是这菩萨里面有什么猫腻机关?可以把粮食掩盖起来?不管怎样.既然他连官军打碎菩萨搜索都不怕.那打一个小洞观察.就更不怕了。

左少阳当即笑道:“人家主人都同意了、我又能说什么?只是小心点,别褒读了菩萨就好。”

“是是!我亲自来打。,庞火长从旁边兵士手里取过一杆长矛.小心地爬上佛像的基座,方看了看,跟手镊脚来到佛像身体一侧,撩开槛楼的絮装.在佛像弯曲的手肘下面小心翼翼地钻了进去,这是一座泥菩萨,里面是中空的、

所以没费什么劲就钻出了一个小窟窿。

他抽出长矛,往里观瞧。里面黑咕隆咯的自然什么都看不见。有兵士伞了一盏油灯过来给他.可是光线照不进去,自然还是什么都看清。便倒转枪柄伸进去捅了捅,没感觉有什么东西.还是不放心.又上下捅了一下,还是没有什么异样的。

庞火长忙跳下佛像.将长矛交给旁边兵士,拱手道:“搜完了,没什么东西.呵呵.”从怀里模出钱袋.取了一吊钱放在供桌上:“真是抱歉.毁损了佛像,罪过罪过。因公务繁忙.没时间修复.这点钱就充作修复之资好了。”

方丈不温不火.低垂着眉毛继续念涌轻文,其他几个和尚也跟着念涌。压根不在乎这件事似的。

庞火长又恭恭敬敬给佛像作了个揖,给左少阳拱手致意,连声告别之后.这才带着兵士们退出了寺院外。

左少阳这才暗自舒了一口气他很想问问智空才丈,那些粮食是不是转移走了。智空方丈仿佛知道了他的想法.抬眼看了看他、满是皱纹的脸露出了一丝微笑.然后又低头念涌轻文。

左少阳读懂了智空方丈这一笑代表粮食平安无事,顿时心中大定,拱手致意.在苗佩兰的搀扶下,慢慢出了大殿.过小巷回到了药铺里,药铺大堂上.李大壮正坐在一根矮凳上.聚精会神地将大将军题的字描绘到额上去以便雕刻.这是左贵老爹安排的。他见到左少阳回来,.急忙起身躲身施礼:“左少爷!您回来了。”

“是李大哥啊,怎么,你会雕刻吗?.

苗佩兰在一旁笑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李大哥是手艺很巧的木匠,雕梁画栋啥的都会。

左少阳笑道:“真是太好了。那可就麻烦你了。”

李大壮道:“我娘让我多谢左少爷,我们一家人已经好些天没吃一颗米了.全靠野菜充饥。我娘娥得都不行了。可是没办法,工地停工,没吃的,只有闭目等死的份。先前佩兰拿着四个摸摸过米带来了左少爷的话,我们一家人都高兴坏了,我娘高兴得呜呜哭呢.说就算死了来生当牛做马,也要报答不了贵芝堂的恩情……”

说到这,李大壮眼圈也红了.鼻子有些发酸。

左少阳笑了笑:“四个模摸不够吃的吧?明天就有八个模模了。

你做工期间、我们包吃、所以你不用担心饿着肚子干话。.

他原先没有这样话..现在有了大将军给的十斗米,又有了傅队正的话,只要不买卖粮食.他家的粮食用来支付工钱等等。因此这才临时做了这个决定。

李大壮惊喜交加:“真的……?

“是啊.你们一家六口人,且你们兄弟四个都是壮劳力.六口人一天八个模,怎么都不够吃的,所以.你把这些留给他们,你自己做工期间在我这吃就行了。一天早晚两顿.每顿两个模一碗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