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45章 赊账的大买卖

第245章 赊账的大买卖

“不不!”左贵两手乱摆,花白胡须抖着道,“刘火长帮着说成了这么大一笔买卖,中间若干关节打点,自然由我们出的。呵呵呵。只是我们从没和军爷打过交道,也没打点过这类关系,还望火长大人指点迷津,千万别漏了谁差了谁的,打点不到位,买卖做不成不说,还得罪了军爷,我们也吃罪不起。”

刘火长频频点头:“你能看准这以点,老朽相信,这买卖就成了。你们放心,中间打点关系都交给我了,一准办得妥妥帖帖的,管保忍忍都说你们的好!”

左贵大喜,起身拱手道:“如此多谢,火长大人如此成全,让老朽当真是感激涕零啊。”左少阳也忙跟着起身施礼。

“说的那里话,”刘火长招手示意让他们坐下,捋着胡须道:“你们的新绷带是全军将士的福音,我该替他们感谢你们才是。”

“那这中间打点的钱……,家里只有十几贯,恐怕不够的。”

\";这么大生意十几贯哪够啊,而且您这是第一笔生意,得下重注,后面的生意才好做啊,第一次打点关系要多花钱,那是肯定的,往后也就不需要次次都打点了,只要逢年过节的,给关键的人有份厚礼,也就是了。

这些你放心,我都帮你办了。“”那就太感谢了!“左贵忙点头哈腰拱手道,”那这打点的钱……?\";

\";你们一文都不用拿,到时候我直接从价款里扣除就行了。“”太好了!真是让大人费心了。“左贵舒了一口气。

左少阳问道:”需要从中扣除多少呢?“”那就得看你们的绷带卖多少钱了。“刘火长翘着二郎腿,弹了弹衣襟。

左贵喝左少阳互视了一眼,左少阳是不会做生意的,而且也不好表态,便示意让父亲决定。

左贵老爹捋着胡须,沉吟片刻,小心地问道:“咱们官军以往进购绷带,每卷多少啊?”

刘火长伸出两个指头:“二十文。”

“那……,要不咱们也卖二十文……,火长以为如何?”

刘火长摇头。

左贵忙道:“要不十八文吧……?”

刘火长还是微笑摇头。

“十六文……?”

刘火长笑了:”左郎中,你也太实诚了,那些烂绷带都卖二十文,你这么好的绷带,也卖二十文,岂不是太亏了吗?你卖这么低,有多少赚的,能拿多少钱出来打点啊?既然是大将军亲点的好绷带,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你们中间赚了多大的利润呢,打点的费用那就不能少了。钱都拿去打点了,你们赚什么?而且,你卖这么低的价格,让官兵们听了,还以为这绷带不怎么样呢。所谓一分价钱一分货,货号价格就要高,高了人家才知道是好货,明白吗?“左贵喝左少阳惊喜交加,原来刘火长认为卖低了,忙陪笑道:”多谢火长大人指点,那您看……,定多少合适?“刘火长沉吟片刻,举起一只手,先亮了三个指头,然后又翻过来亮了五个指头。”三十五文?“左贵惊喜问道。”嗯。“刘火长捋着胡须笑道,”按照这个价,一万卷是三百五十贯!你拿出一百贯来打点,已经绰绰有余了。扣除成本大概一百贯,你们还可以净赚一百五十贯!如何?“一百五十贯对左贵父子来说,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超级大馅饼。左贵感到有些头昏,手扶住了桌子,呆了一会,才患得患失道:”这个价……,大将军能答应吗?“”呵呵,你放心,“刘火长左右看看,压低了声音道:”这个价大将军不仅会答应,而且说不定还嫌你们太老实,出价太低了,说不定还会给你添一点表示赞赏呢。嘿嘿“”那可不敢了,就这挺好的。呵呵“左贵觉得,卖到这个价,已经让他心惊肉跳心中狂喜了,在要高,当真有些觉得过意不去了。”不过……“刘火长捋着胡须有些不好意思道:”你也知道的,军中的军饷哪一项都是有名目的,格外的开支必须另行报告才能下拨。现在敌军将我军包围,没办法跟朝廷联系,而军中军饷并无此项开支,所以,只怕这笔钱一时之间还不能全额到位,不过肯定会从随军药费中先支出一小部分给你们的。宗旨不会赖你们的帐,这个放心。“”呵呵,哪能不放心呢。啥时候都成。“左贵乐呵呵道。”行!那就说定了,我回去禀报大将军之后,便来跟你们签约。然后立马开始生产吧,这次指不定什么时候又要打起来,可急等着用,越快越好呢。“\";是是,我们今天开始就着手制作准备着。

背着。

左少阳到道:“不过有两味药存货不多了,得上山采药。所以这时间……”

“尽量赶吧,先赶出一批急用的,后面的慢一点都行。”好的,有火长大人这句话,我们就明白了,一定不会友谊拖延,尽量往前赶。““如此甚好,告辞了!”刘火长告辞走了之后,左贵兴奋的在屋里不停转着圈,捋着胡须乐呵呵一个劲笑。

左少阳也很高兴,说道:“爹,我现在腿脚不便,我把配方告诉你,你来负责把关配药吧。”

“行啊!你先等等!”左贵跑到门口,把店铺门关上,这可是价值三百五十贯的大买卖,远比当初卖给祝掌柜的药方要值钱,可不能出半点差错。坐下来,低声道:“行了,你说吧。””我还是写下来吧?“”不!“左贵肯定地摇摇头,”这么重要的配方,不能写在纸上,万一丢了,那就不得了了!你多说两遍,我硬背下来。“”呵呵,那也行,其实配方不复杂的。“左少阳低声把配方告诉了老爹左贵,又说了制作方法。

左少阳这新绷带使用的是明清配方七宝散为基础方,配伍以曼陀罗花为主药的浸润麻Z药制成。配方中的两味主药在唐朝都没有作为药材使用,一个事三七,一个事曼陀罗。

现代军用止血绷带并不加入浸润麻Z药,因为单兵急救包里配有专门的止痛针,用于治疗火器创伤造成的剧烈疼痛,可以迅速止痛,而古代不可能具有这种条件,所以,左少阳创造性地将局部浸润麻醉剂配伍道了止血绷带里,这次战地试用,效果良好。

三七是治疗金创外伤的首选药,云南白药就是以三七为主药配置的,三七的道地产地是云南和广西,不过别的地方也出产,包括合州的千仞山等地就出产,只是质量没有这么好罢了。三七在冬季采挖,上次教苗佩兰采挖药材,就曾经采挖过三七,左少阳用来配置新绷带,左贵也见过,当时只是不知道这药止血效果这么好。现在才发现一条非常理想的生财之道。

只是,找谁来挖掘是个问题,左少阳的腿受伤,自然不能亲自去挖。必须要找熟悉农活的,让苗佩兰去自然可以,只是现在战乱,一个女孩子出城上山,很不安全。最好找男的。

想到这,左少阳有了主意,道隔壁把正在做木工活的李大壮叫了过来,问他的三个兄弟现在又没有事,能不能帮着上山挖药材,一斤三七换一个馍。把三七拿给李大壮看。李大壮非常高兴,三个兄弟正俄得快死了,能有这个挣口粮的好事,当然喜出望外,忙不迭答应了,飞奔回去,把三个兄弟都叫了来。

左少阳先给他们每人一个馍,吃了有力气上山挖药材。然后拿了一棵三七给他们看,告诉他们三七的生长习性和采挖辨认要点。并把三七给他们拿回去,照着采挖。

三人千恩万谢着走了。

三七能挖到,但是曼陀罗怎么办?

整个合州呈好像只有白芷寒外公家后花园才种有少量几株,而且全部都送到这里来了。现在又用的差不多了。止血绷带里曼陀罗用量不大,尽管三七本身就有阵痛作用,但是没有曼陀罗,镇痛效果会大打折扣。

这个药是在是找不到就没办法了,反正止血绷带主要功能是止血,有了三七,便是新绷带,镇痛效果以后又了曼陀罗再说吧。不说别人也不知道。家里还剩着一些曼陀罗和三七,左少阳亲自配置了一会,然后制作了纱布给老爹左贵做示范。

左贵很快便学会了。

学完之后,重新把店门打开,左贵还乐呵呵哼着小曲坐在长条几案后面等病患来求医。

这时,听到门外有人打招呼道:“左家老姐姐在家吗?”

只见门口一个老妇,收礼拄着拐杖,正是微笑着望着他们,却是惠民堂的倪母。

要是以往,倪母肯定是坐着轿子带着丫鬟来的,上次为了救二儿子倪二,官司打得倾家荡产,所有仆人都辞退了,轿子、骡马也都卖了,现在上门,都是自己走路。

左贵老爹忙起身迎了上去,乐呵呵拱手道:“老太太今儿个怎么有空来啊?”

“呵呵,我出去转转,老在家闷得慌,他们都忙各自的,没空陪我这老太婆,刚才正好路过你们这,就顺便来看看老姐姐。对了老姐姐她在吗?”

“您来的可真不巧,他们到龙泉寺上香去了,不过去了好半天了,差不多也该回来了,要不,你坐着等她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