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248 旦夕祸福

248 旦夕祸福

倪母道:“说来你或许也认识,就是西城乔员外家闺女。”

梁氏惊喜交加:“乔老爷家?哎呀听说这乔老爷祖上可是个大官

哩!”倪母整天想着儿子的婚事,对合州上下祖上曾做过高官算得

上门当户对的人家她差不多都知道,但知道得不详细。

倪母道:“可不是嘛,乔老爷家的祖上,做过秀州的别驾呢!可

是从五品的高官呀!”

“是吗?那可比翟老太爷还要高哩,翟老太爷才六品。”

“那不是更般配了吗?咯咯咯”

梁氏讪讪道:“可是,我们左家祖上,只是个八品呢。人家未必

看得上。”

“哎!只要是官宦世家就成了了,哪管几品?现如个人家还有求于

啊?他们家有求于我们?”梁氏又惊又喜,心想这可有门了。

“可不是嘛!”倪母道,“他们家……,唉,没粮食,都快活不下

了去了……”

“不会吧?我看他们挺有钱的,高墙大瓦的,宅院比翟老爷家的

还大呢。怎么会没粮食呢?”

“唉,当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啊,就那天叛军第一次

攻打合州那天,有些混进城的叛军的细作,趁乱把城里好的大户人

家的宅院都点了,敌军又攻城很猛,放火箭把东城城郭一带的房子

都点着了,那天城里的水龙队都忙着在东城救火哪里顾得上别的地

方,乔老爷家在西城,好几处都同时起火,一家人就得了这边救不

了那边,眼睁睁看着好大一座宅子烧成一片瓦砾,全家人哭的死去

活来的。

唉!”

“这样惨啊?”梁氏也跟着抹眼泪哀叹,她最听不得人家心酸事

总是忍不住跟着掉眼泪。

倪母又道:“可不是嘛,好在人都没事,这些天呐,他们一家人

便在亲戚家借住着,住到前天,不成了,亲戚家不让住了,又找别

的亲戚好友,也是找了诸般理由推脱不接纳他们了!”

“那是为啥?”梁氏睁大了眼睛。

“还不是为了吃食!”倪母幽幽叹了一口气“城里缺粮,家家的粮

食都紧着呢!乔老爷这些个亲戚朋友也不宽裕,自顾不暇,哪帮得

了这么多啊。乔老爷家的存粮那天又放一把火差不多都烧光了,得

亏乔家小姐机灵,没管金银首饰,不顾一切几次闯进粮仓的火海里

愣愣救出来了一袋粮食,要不然,那几天都过不下去的!只可惜

小姐她……”

“她怎么了?”

“也没啥,腿上受了点伤,不过已经没事了,找到我们惠民堂,

我家倪大已经帮着……,这个……,差不多治好了……。咯咯咯”

“哦……那就好。他们家都烧光了,那以后怎么过日子啊?”

“这个你放心乔家大宅子虽然烧光了,却也救出来一些衣服,金

银首饰啥乐,还有点钱。另外,城外他们家还有好些良田呢!平素

就是靠收租过日子的。良田还在,什么都好说。再不济,还有他两

个儿子呢!只要叛军被打败,两个儿子得了消息进来了,他们家日

子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就是眼目前这日子不知道怎么过了。”

“那个,人人都有三灾八难的,幸亏人没事就好,宅院烧了,亲

戚朋友又不肯收留,那他们住哪里啊?”

“还能住哪里,回老房子瓦砾场,捡了剩下的息木搭了两间木房

暂时先有个栖身之处呗!”

梁氏道:“这几天可都是大雪,住那地方,能行吗?”

“可不是嘛,以前乔老爷身体就不太好,经常找我家倪大看病的

所以两家比较熟。这一次她女儿受伤,也找上门看伤。前两天他

们住在木棚里,老两口又着了风寒,昨天也到我们药铺瞧病,说着

说着就说到这件事上了,乔夫人和那小姐都哭得跟个泪人似的。”

说着倪母眼泪就下来了,梁氏也跟着抹眼泪。

倪母又道:“我们说着又说到粮食上面去了,这才知道,他们家

已经断粮三天了,找亲戚朋友借,甚至拿田地换,都不愿意。一家

人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唉,正好看见官军护送小郎中满城游x,给

官军送粮食去了。乔老爷听说你家忠儿冒死救治伤员,还英勇杀敌

杀死了二十几个敌人,夸忠儿真是好汉子。乔夫人却说,你们家

能拿出十斗米卖给军官,家里肯定粮食不少,就不知道还有没有

剩的。乔老爷也道,若是真有粮食,拿什么换都可以!我听了心中

一动,想起你家忠儿还没成亲,那乔家小姐又是百里挑一的摸样和

人品,乔家祖上又是做官的,正好般配,就动了心思,跟他们这么

一说,乔家立刻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