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53章 悄悄话

第253章 悄悄话

可,左少阳笑了笑,将鹤嘴击小心地插入伤口人……,照噩绷泄持抬起壶开始冲洗了一会,又用长条手术刀剖开创口里的死腔,引出腋液,然后小心地剔除伤口里的坏死的肌肉组织,再进行冲洗,如此反复多次,直到伤口充分清洗完毕,然后在伤口里置入用九一丹做的化腐药条。

九一丹出自清朝《医宗金鉴》’专门用来治疗各种溃疡或者伤。流脓未尽溃疡不敛’能化腐生肌。是治疗疮痛外伤的常用药’左少阳以前就配置好了的。在伤口外面’涂上一种九一丹为主要成分的膏药’这是左少阳在红油膏的基础上,利用唐朝现有的制药技术和**,自创的一种外用伤药,也是治疗溃疡不敛的。

由于没有合适的外用固定器舟骨针材料’左少阳只能先用夹板继续进行暂时固定。

清创结束’左少阳瞧子一眼乔巧儿,问道:“怎么样?疼吗?”

“还行。”乔巧儿额头上布满了黄豆大的汗珠,嘴角却还是一抹坚强的微笑。

“嗯,很不错,前些天我给那些个大男人处理伤口,好些个都痛得哭爹叫娘的’你不仅一声不哼’还能笑得出来,比他们都坚强多了。”

乔巧儿吸了吸鼻子,红着眼苦笑着:“你可别夸我,真的挺痛’再夸我我可要哭出来了……”

“呵呵,我说的是真的。行了,暂时先这样’你这伤腿用夹板固定是肯定不行的,我要想办法给你重新目定,所以’你最好就住在我们药铺里,等我想到了固定办法之后,给你伤腿固定了,把伤口感染也控制了,你再回去养伤。”

“遵命!大哥哥”乔巧儿笑道。

这时,汤药也煎好了,天寒地冻的,苗佩兰端过来很快就温了。左少阳接过药,笑道:“是你自己吃,还是我喂你。”

乔巧儿歪头一笑:“你喂我!”

“行啊!看你这么勇敢的份上!”左少阳一边说一边用汤勺在碗里搅拌着。

乔巧儿嘻嘻一笑,伸手接过了那碗药:“逗你的,我两手又没有伤’干嘛要你喂?——你对我这么好,当心人家吃醋!”

左少阳回头看了一眼苗佩兰,笑道:“你都叫我大哥哥了,就像我妹子一般”有什么好吃醋的。”

“哦?大哥哥,你到底有几个妹子啊?”乔巧儿歪着小脑袋眨眨眼,问道。

左少阳愣了一下,想起来以前孟庭苇的一首老歌《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其中有一句:“是否每一位你身边的女子,最后都成为你的妹妹”,自己别成了歌里唱的那男人’把那些爱自己和自己爱的女子’都收为自己的妹妹’看着她们一个个变成眼泪’成了自己收集的伤悲,那才怂呢。

当下笑笑道:“我就两个妹子,一个是那大眼睛妹妹,一个就是你个调皮可爱的小妹子。”

“嘻嘻,我以后有了你这么有本事的大哥哥,我开心死了。”

“一张巧嘴可真甜!行了,快吃药吧’吃完药,把你抬到隔壁病房去。你在那养伤休息。“转头对乔老爷夫妻道:“你们可以留一个在这里照看巧儿姑娘。”

两人互视了一眼,乔老爷拱手陪笑道:“左公子,我们夫妻想都留下来照料,不知可否?”

梁氏对左少阳道:“忠儿,乔老爷他们家房子被叛军细作给烧成了一片瓦砾,只能搭棚子住,天寒地冻的都伤风了,还是倪大夫给治好了的。他们没地方住,反正咱们病房宽敞,住的病人现在也不多,要不’就让他们一家三口都住在病房吧?”

“行啊,我没意见。”左少阳笑了笑’转身对苗佩兰道:“你过去让李大哥把做活的一摊子挪一挪,挪出个空地来,然后请李大哥帮忙’把巧儿姑娘连这张床一起抬到病房里去。”

佩兰答应了,忙出门去了。

倪母他们一直静静地坐着看左少阳和乔巧儿说话,看他疗伤,眼见两人关系融洽,都很高兴。

倪大夫轻咳一声,对左贵老爹拱手道:“左郎中,老朽此番前来,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想想又有些难以启齿。”

左郎中已经知道他此番来的真正意图,忙拱手道:“倪大夫有话请讲。”

倪大夫把儿子倪智抱了过来’放在地上,拉着他走到左贵老爹面前’拱手道:“老朽想让犬子倪智,拜在您老门下为徒,还请成全!”

左贵老爹装着很吃惊的样子’捋着胡须道:“倪大夫乃当世名医,何不亲自教导?”

倪大夫心中难过,若不是现在饥荒,生怕儿子妍如何舍得让唯一的儿子到别人家当学徒n脸口,陵噩绷雌持恭敬敬的表情’拱手道:‘,左兄和令郎是犬子的救命恩人’贵堂医术之高,远超老朽,加之孩子在我们身边太过宠爱,不好教导,故托付于贵堂门下’才有望学有所成啊。’’

左贵呵呵笑了笑:‘,这个……,既然倪兄如此高看,老朽就冒昧了。’’

倪大夫大喜,拉了一批L子倪智:“,赶紧跪下!快!给师父磕头。

来之前,倪智已经得到倪母的叮嘱,要他拜左贵为卑,所以并不惊讶’上前一步,跪倒在左贵面前’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罢了’起来吧。’’左贵忙将他搀扶起来,指了指粱氏:‘,这是你师娘。”

倪智又忙跪下磕头见礼。

梁氏笑吟吟将他搀扶起来。

左贵又指着左少阳道:‘,这是你大师哥。他就不用磕头了,作揖就行了。’,

‘,是,师父。’’傀智一拱到地,‘,见过大师兄。’,

左少阳都没回过神来,师父就收了一个徒弟,而且还是名医倪家的儿子,现在见这孩子给自己见礼,忙也拱手还礼。

倪夫人抹着眼泪过来,拉着倪智的手道:“智儿,你可千万要听师父、大师哥的话,可不许淘气,在外学徒可比不得家里,你要不听话不好好跟着师父、大师兄学本事,被责罚了’奶奶、娘可都维护不了你的了。记住了吗?’’

倪智点点头:‘“智儿记住了。’’

倪母在一旁微笑道:‘,行了倪大媳妇,左郎中和左公子都是心肠极好的人,亏待不了智儿的。’’

这时,李大壮过来了,跟众人陪着笑’与苗佩兰一起将乔巧儿连人带床一起抬到了隔壁病房里。乔老爷和夫人都忙跟了过去。左少阳他们也都跟过来看看。

眼看线已经搭上了,心愿也了了,倪家便放心了,千恩万谢的说了一堆好话,告辞离开了。

乔老爷和夫人很感激,一直送出到门外,左贵夫妻也送了出去’三家人在门口说着话。

这工夫,乔巧儿招手对左少阳道:‘“大哥哥,你过来,我有悄悄话跟你说”’

左少阳忙走了过去,苗佩兰和白芷寒一听说他们要说悄悄话,都回避到了门外,连李大壮都暂时放下活出去了。病房里就剩他们俩。

乔巧儿俏脸微红,低低的声音道:‘,大哥哥,你对我很好,我不想骗你’其实,这次我爹娘送我来找你治病’只是个借口,是让我来你家相亲的。倪家奶奶保的媒,你爹娘和我爹娘他们已经商量好了,只要你看得上我,就让我嫁给你为妻,交换条件就是你们家要养活我爹娘度过饥荒。,’

“,啊?,’左少阳又好气又好笑,二老怎么总这样?太想抱孙子了?还是担心他们儿子找不到媳妇啊?

乔巧儿道:‘,我现在知道了’你已经有了心上人。如果我猜得不错’你的心上人,应该便是那位大眼睛姐姐。对吧?,’

“,你个小机灵鬼”’

“,我是没指望的了。,’乔巧儿故意幽幽叹了口气,两手一摊,道:‘,我要说的就是这些。我不想骗你,也不想被别人说成是个骗子。我知道你不会答应这门亲事的,所以,我的病你就不用操心了,等一会我爹娘来了,我们就回去。,’

左少阳有些尴尬,笑了笑:“多谢你告诉我这些。一一你们家缺粮吗?,’

“,嗯,我力气小,只救出来两个小半袋的粮食。这些天已经吃光了’现在家家户户粮食都紧缺,一人只有一斗粮,亲戚朋友见我们粮食吃光了,都不愿意留我们,要留也留不住’因为他们自己也没多余的粮食。我们已经饿了两三天了,不怕你笑话。这会子我看见你的手’就跟看见鸡腿一样’嘻嘻……!’’

“,我这手才鸡腿那么点?你啥眼神啊?你饿着也不早说!——行了’我去给你找点吃的来!,’左少阳急匆匆出了门,来到厨房,拿了两个馍馍’这是梁氏给李大壮预备支付工钱的。先拿来救急。

门外倪家已经告辞走了,左贵他们见左少阳匆匆出来,又匆匆拿了两个馍馍进病房,很是奇怪,都跟了进去。

左少阳把两个馍馍递给乔巧儿:“吃吧,这是大哥哥给的。,’

‘,嗯!谢谢大哥哥!’,乔巧儿咕咚咽了一声垂涎,接过馍馍,却不吃’递给随后跟进来的乔老爷夫妻:‘“爹’娘,大哥哥给的,你们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