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74章 不在场证据

第274章 不在场证据

左少阳道:“这就是说山下的人不可能通过吊桥上山了?”

“是的。”了禅点点头。

“那还有没有别的通道上山。”

“没有。鬼谷峰四面都是峭壁,连猴子都上不来。”

“还真是个世外桃源,清修净地。——既然不可能有外人入侵,那凶手肯定就在我们中间!”

“阿弥陀佛!”了禅合十点头道:“正是。”

左少阳道:“咱们先把经过搞清楚。”对大胸女人道:“你把事情经过说一下,行吗?”

大胸女裹着衣裙早已经停止了哭泣,蹲在一边听他们说话,听左少阳问起,便抽噎着道:“我准备到外面野地里方便,然后回来睡觉的。方便完我正往回走,黑夜里突然窜出一个人来把我抱住,我吓得要死,准备叫喊的,他掐着我的脖子威胁说不准喊,否则就掐死我。我吓坏了,便不敢喊。他脱光了我的衣裙,把我按在侧殿的廊下,就把我……,给糟蹋了……,呜呜呜”

那逃兵嗤的一声冷笑:“谁糟蹋谁还难说呢!”

左少阳瞪了他一眼,对大胸女道:“你接着说。”

大胸女接着道:“他正逼着我办那事,我就听着他一声惨叫,然后就扑到在地上不动了。我吓坏了,仔细一看,发现他脑袋上插着一支箭,同时看见一个人影在菜地那边嗖地一下就不见了。我就尖叫着喊救命了。然后这位姑娘就拿着药锄冲了进来。接着你们大家就都来了。”

左少阳问道:“他中箭的时候,是什么姿势?”

“嗯……”大胸女想了想,又哭了起来:“我记不得了,当时很黑,我又很怕。”

“你好好回忆一下,他是趴在你身上做的呢?还是直着腰跪在你身后从后面呢,还是他躺在地上你在上面?”

“哈哈哈,”逃兵笑了:“兄弟,你好像对男女那事的各种姿势都很熟哟,不会是花丛老手吧?”

现代社会姓信息的获取渠道之广泛是古人根本无法想像的,左少阳也不解释,也懒得理他,望着大胸女等她回答。

大胸女想了想,哭着道:“我记得他好像是……,把我的两只手反拧在背上,把我压着跪在地上,我根本动不了,然后他从后面……,呜呜呜……”

那少妇一直抱着丈夫的尸首在哭,听她这么说之后,一抹眼泪,怒道:“你胡说!我们老爷虽然喜欢逛花船找女人,但绝不会用强的,他说过,有钱什么都能办到,不需要强迫,而且强迫女人做那事没滋味的。你说谎!”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说谎!”大胸女不停摆着手道。

“你手上的是什么?”少妇尖声叫道扑了过来,要去抢她拇指上的玉扳指。

大胸女急忙把手缩了回来,藏在背后。

少妇尖叫道:“这玉扳指是我们老爷的!你肯定是谋财害命杀了我们老爷,却来诬陷我们老爷,你这凶手!还我老爷命来!”扑过来跟那大胸女撕打。

大胸女不甘示弱,回身跟她扭打在一起,扯头发抓脸,什么招式都使了出来。

“住手!”左少阳示意苗佩兰将她们拉开。

苗佩兰刀倒转刀背,以免误伤二女,伸手过去,两下便把二女扯开了。

二女坐在地上都哭骂着。

左少阳问大胸女:“你手上玉扳指怎么回事?”

“是他给我的,不是我抢的,他说一见到我就喜欢我,想和我欢好,还拿出个玉扳指给我。”

“这么说,他不是要强暴你了?”

“是要强暴我,他威胁我不从就杀我,后来……,他又拿出玉扳指给我,说我顺从的话就给我。我想反正没办法反抗,所以就……,就收了。不过我真的没有杀他,这玉扳指是他自愿给我的,我没有杀他。我一个弱女子如何杀得了他?”

了禅大师道:“应该不是这位女施主杀的,这位男施主是被人用弓箭一箭射死的。”

那少妇嘶声道:“肯定是她勾引别的男人帮她射死我丈夫的!”

“我没有!”大胸女哭着道。

那逃兵突然好象发现了什么似的,走过去蹲在男尸旁边,摸了摸尸体后脑的那支白色羽毛的箭,“这是一支白羽穿甲箭,晚上使用,能射出一道白光,可以修正射箭的方位。箭头上有两道血槽,还有倒钩,非常锋利,近距离能轻易洞穿重甲。”

逃兵转头望着左少阳:“我记得你和你妹妹跟我们一起上山的时候,你妹子身上带有弓箭。当时我注意看了你们的弓箭,也是这种白羽箭!你的弓箭呢?”

“被人偷了。”左少阳道。

“你撒谎!肯定是你暗中喜欢这大胸脯的女子,气不过这男的把她抢走,所以暗中放箭射死了他!”

左少阳冷声道:“案发当时,我和我妹子在大殿上,听到惨叫之后,我妹子才冲出去的。我有不在场的证据。我妹子就是证人。”

“你妹子跟你一伙的!怎么能作证!”

“能不能作证现在我说了算!”

了禅合十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咱们都各自找证据证明自己不在场,凶犯自然水落石出。——老衲当时在厨房揉面准备明天的馍馍。对了,中午剩下的几个还没蒸的馍馍,少了一个,不知道是哪位施主拿了?这些馍馍都是有数的,老衲希望各位施主能洁身自好,若是偷拿寺中粮食,老衲只能将他逐下山去了。”

逃兵大声道:“没错!这些个贼,偷到寺庙里来了,大师好心收留咱们,却如此对待,当真是太不像话了!”

左少阳问了禅道:“大师可有证人或者其他能证明你当时在厨房和面的证据?”

“这个……”了禅为难地皱皱眉:“当时厨房就老衲一人……”

“我可以替大师作证。”那少妇抹着眼泪道,“厨房就在我们睡得禅房旁边,我听到大师洗完碗之后,便一直在厨房里和面。我能听到和面的声音,还有大师的咳嗽声。”

“嗯!”左少阳点点头。问逃兵道:“你呢?现在你说一下,你有什么不在场的证据?”

逃兵愣了一下:“什么不在场证据?”

“就是死者被杀的时候,你在哪里?谁可以作证?”

“我……,我当时在屋里睡觉啊。”

“谁可以证明?”

“我睡着了怎么知道?”逃兵眼珠一转,指着老者道:“他可以证明,他当时也在屋里睡觉。”

老者瞧了他一眼:“我是在屋里睡觉,不过,咳咳,你当时不在屋里。”

丁小三也道:“没错!我和老伯在屋里睡觉,你并不在!”

“你胡说!”逃兵厉声呵斥道,“你个小兔崽子,你被那塌鼻女小狐狸精勾走了,在野地里快活呢,如何知道?——咦,那塌鼻子的女人呢?”

刚才有人被杀,抬进来左少阳又让苗佩兰夺下了逃兵的刀,两下争吵起来,接着少妇又跟大胸女撕打,大殿上乱成一团,谁也没注意少了个人,现在逃兵提到了,这才想起来塌鼻女不见了。

塌鼻女是住在大殿里的,这里没有她,这风雪交加的夜晚,只怕凶多吉少,左少阳道:“不好!赶紧找一找,说不定这姑娘也被害了!”

了禅提着灯笼往外走:“老衲去找!”

老者忙道:“我也去!”跟着了禅出门走了。

逃兵也叫道:“我也跟他们去找!”起身要出去,却被左少阳拦住了:“你不能去!”

“为什么?”

“因为这里面你的犯罪嫌疑最大!”

“凭什么?”逃兵愣着脖子道。

“因为你刚才撒谎!刚才那位小兄弟和老者都证明案发当时,你根本不在禅房里,你不是凶手,为什么要撒谎?”

逃兵有些慌乱:“我没有撒谎啊,我就在房间里睡觉来着。”

左少阳冷冷道:“你是不是在房间里睡觉,去摸摸被窝就知道,如果你刚才在屋里睡觉,被窝应该是暖和的。”

逃兵更是慌乱,兀自强辩道:“我起来的时候掀开被子了,肯定冷了。”

丁小三道:“不对,你的被子好好的在**,没有掀开。”

逃兵指着丁小三怒道:“好你个小杂种,敢拆老子的台,你等着,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左少阳怒道:“你还敢威胁证人?兰儿,先把他绑起来!明天早上带回城去,直接交给官军处置!”

“好!”苗佩兰单刀指着丁小三:“你是自己跪下受绑还是我把你打趴下再绑你?”

逃兵厉声道:“来啊,我怕你这黄毛丫头!”顺手拿起地上的草蒲团挡在面前。

苗佩兰一招力劈华山,唰的一刀,将他手中蒲团劈成两半,刀尖指着他的咽喉。

逃兵见她来真格的,吓坏了,脸色苍白跪在地上,拱手道:“小兄弟,我真的没有杀人啊,那人不是我杀的……”

“躺下!”苗佩兰刀交左手,右手抓住他肩膀往地上一惯,逃兵只觉得苗佩兰这一摔之下,自己连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才知道这身材娇小的女孩,竟然力大无穷。别说此刻她手里有刀,就算没有,自己也不是她的对手。

丁小三见死尸的腰带甩在一边,忙拣了起来,过来帮着将逃兵捆了个结实。

大家都不说话,静等着了禅他们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