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85章 困在山顶

第285章 困在山顶

左少阳把原先那对青年男女睡的房间整理出来,重新换了从了禅屋里找到的新的铺盖,原先的被褥都扔到火里烧了。两人把苗佩兰抬到**。丁小三睡隔壁原先的房间,因为老者死在上面,所以也整理好了新铺盖。虽然两间屋都死过人,但也没法子,没别的地方好住。

丁小三在外面烧大殿,左少阳把门关上,坐在苗佩兰的床边,问道:“现在感觉如何?”

苗佩兰勉力一笑,一边咳嗽一边道:“我没事……,咳咳……”

“还说没事。仔细把感觉告诉我,我想办法找药给你治。”

“这山顶上没什么药的,咳咳……”苗佩兰苦笑,轻轻咳着。

“没找怎么知道没有。快说吧,及早治疗才好。”

“嗯……,我就觉得,胸部这痛。咳咳”

“怎么个痛法?”

“就像……,有只老鼠在里面蹿一样……,咳咳,吸气呼气都痛。”

“我给你摸摸脉。”左少阳拿过她的手腕诊脉,感觉脉涩。又望舌,苔薄白。辩证为胸部外伤所致气滞血瘀证。

这种病最好的用方是血府逐瘀汤合导痰汤加减。这两个方剂都是唐朝之后才出现的新方,是治疗跌打损伤最常用的方剂之一。特别是血府逐瘀汤,乃是专门治疗胸中血府血瘀之证的,方用桃仁和红花做君药,赤芍、川芎为臣药,生地、当归、桔梗、枳壳、柴胡为佐药,甘草(与桔梗一起)为使药。而导痰汤要用半夏、天南星、枳实、橘红、赤茯苓等几味药。

问题是,他们现在是在鬼谷峰顶,左少阳携带的是急救箱而不是以前跟老爹左贵当铃医巡诊时的大箱子出诊箱,里面除了外科器械,以及人参四逆丸、麻醉剂之类的常用外科用的药之外,并没有携带其他常用药。

左少阳将急救箱里所有的药丸都倒了出来,想看看哪些药丸里配有药丸哪些能做替代品。

找来找去,便只有伤科的七厘散可以用了。

七厘散是用水飞朱砂、麝香、梅花冰片、净乳香、红花、没药、爪儿血竭、粉口儿茶研成粉末配伍而成。主要用于刀剑金创外伤,也能治疗跌打损伤,筋断骨折的淤血肿痛。但不是主要功效,所以效果比血府逐瘀汤要差一些。但也聊胜于无。

左少阳给苗佩兰喂服了七厘散。然后从急救箱里取出金针,拴好门,解开苗佩兰的衣服,替她针灸止痛。

穴道主要取内关、膈俞、心俞和血海几处穴道,特别是内关,这是针灸治疗胸部外伤的主穴。

他将金针用消毒药水擦拭消毒之后,在内关穴向近端稍平刺进针,进针之后,用捻转补泻手法,直到产生针感,让苗佩兰深呼吸,咳嗽,留针一刻钟,其间行针两三次。然后让她用力咳嗽,随即起针。

经过一番针灸治疗,加上七厘散和人参四逆丸的镇痛作用,苗佩兰感到胸肋部疼痛明显减轻了。

左少阳将那柄单刀放在苗佩兰身边,道:“我带小三去给你找药,看看还能不能找到别的药,帮助治疗。”

“嗯,刀子你拿着,必要时可以防身!”

“不用,这绝顶之上就咱们三人,吊桥又断了,其他人上不来,有小三陪着,没什么危险的。我们带着弓箭就行了,说不定还能打到野兔什么的。”

苗佩兰听他说的有理,便叮嘱他小心别摔着。

左少阳检查了门窗,拉上门,把门扣上,这样野兽就进不去了。然后背着弓箭,拄着简易拐杖,由丁小三搀扶着,开始在山上寻找药材。

这鬼谷峰绝顶之上范围并不太大,而且很高,能找到的药材很少,转了满山,只找到了血府逐瘀汤的臣药之一的川芎和赤芍,还有佐药柴胡。

另外,左少阳还射中了一只山鸡。——或许是因为山顶上的都是和尚,不杀生,所以山鸡也不怕人,站在不远处瞧着左少阳。左少阳一直逼进到三四步远处,山鸡也没有飞,所以很容易就射中了。

拿着山鸡和挖到的药材回到寺庙,苗佩兰见他和丁小三平安回来,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见他居然射中一只山鸡,惊讶地笑了。

左少阳到厨房里将药炮制之后煎熬,同时检查了一下,还有大半缸米面,一些青菜豆腐,还有做豆腐的黄豆。油盐酱醋都是齐备的,出来对苗佩兰道:“兰儿,饿了吧?”

苗佩兰躺在**,勉强笑了笑,点点头,不时轻咳着。

左少阳转头问丁小三:“你会做饭吗?”

丁小三讪讪笑道:“回少爷的话,我煮饭也就能煮熟,做得不好,家里太穷,没做饭炒菜的机会。”

“兰儿受了重伤,不能使力也不能乱动,在兰儿没有康复之前,咱们恐怕没办法越过悬崖,只能呆在这悬崖之上了。今后,我照顾兰儿,做饭炒菜,——我做的饭菜还行,比不上大厨,倒也还能下咽。你负责在悬崖边等候有没有猎户或者樵夫之类的上山来,呼喊他们帮忙。同时编绳索,实在不行,咱们只能编一条足够长的绳索从悬崖上吊下去,看看能否脱离困境了。”

“是,少爷。”丁小三哈着腰答道。

左少阳亲自动手下厨,煮了一锅香喷喷的米饭,做了一锅豆腐炖山鸡,因为山上没有什么佐料,甚至连葱姜都没有,所以左少阳也只能把饭菜做熟。他可没有白芷寒那种不需要佐料也能把饭菜做的香喷喷的本事。

饭菜做好了,左少阳先给苗佩兰喂服了汤药,然后把饭菜摆好,端着饭菜坐在炕边喂苗佩兰吃。

丁小三则拿了个海碗盛了一碗,夹了一小点菜,然后蹲在门外屋檐下吃。

左少阳道:“小三,你怎么不坐在桌边吃?”

丁小三忙起身,端着碗哈着腰道:“少爷,我是伙计,哪有伙计上桌的道理,就在门口蹲着吃就行了。”

左少阳已经答应收他做贵芝堂店伙计,所以丁小三以伙计自称。

“山顶上就我们三个人,你讲究这些做什么?坐在桌边吃吧!”

“不不,少爷,还就在外面吃,嘿嘿,这是规矩。”说着,丁小三生怕左少阳叫他似的,横着挪到自己房间门口蹲着去了,左少阳看不见他,也懒得叫他了。

饭菜虽然简陋,三人还是吃得津津有味的。

晚上,苗佩兰和左少阳住一个禅房,丁小三住另一间。苗佩兰骨折了不能乱动,所以左少阳老老实实睡在她旁边,但是端屎端尿却是左少阳亲力亲为,把苗佩兰感动得直哭。

苗佩兰和左少阳都受伤了,丁小三才十四五岁,年轻又小,就算找到那吊桥也没办法。只能静等伤好。好在厨房米缸里粮食足够三人吃两个月的。

从第二天起,左少阳陪着苗佩兰在寺庙里养伤,还有准备一天的饭菜。丁小三就到悬崖边编绳子同时等待是否有人路过,以便求救。同时寻找是否有隐蔽的通道或者机关。

左少阳很着急乔巧儿、草儿和余掌柜的伤势,特别是乔巧儿,不过主要的药材先前都已经采到了,让李大壮送回去让老爹左贵给他们用药,草儿和余掌柜应该没问题,就是乔巧儿的药还差一位,也就是山顶上这个紫背天葵子。可是,现在过不去悬崖,着急也没用。

随后的时间里,苗佩兰和左少阳同床共枕,却一直没有越过最后底线。

开始的时候苗佩兰骨折,左少阳不敢动她,后来骨折大好之后,左少阳要跟她亲热,苗佩兰只同意拥吻抚摸之类的初级阶段,再往后,坚决不同意,要等过门之后才行。左少阳知道,苗佩兰这样的古代女子,对贞艹很看重,虽然比不上明清时期那么变态,但对婚前姓行为也绝对不能接受。所以左少阳也不敢勉强,好在每天都能软玉温香抱满怀,已经是十分满足的了。

这期间,左少阳一直用针灸和七厘散加山上采挖到的川芎、赤芍和柴胡配伍一起给苗佩兰疗伤。

转眼十数天过去了。

左少阳的腿伤没有伤到骨头,愈合很快,基本上已经可以扔掉拐杖慢慢行走了。

本来挑水打柴这些重活都是丁小三做,由于丁小三要守在悬崖边编绳索,这不免耽误时间,而苗佩兰骨折还没好,不敢让她用力,所以,左少阳腿伤基本愈合不需要拄拐杖之后,便商量了,让丁小三专心在悬崖边编井绳和呼唤救援。而打柴和挑水这些事情,就由左少阳去做。反正也不急赶,腿伤还没好利索,慢慢来倒也无妨。

这天早上,按照约定好的,丁小三天天刚亮就到悬崖边去了。左少阳起床去挑水,苗佩兰还是只能躺在**不能动,只能抱歉地望着他,叮嘱他小心。

左少阳吻了吻她的红唇,微笑着出了门,把门锁上,从厨房挑了水桶,到后山担水。

他慢慢地往后山走。这些天的雾比以前要薄一些了,能看清数十步以外的景色了,空气湿漉漉的,好象有小雨,又好像没有。耳边不时传来清脆的鸟鸣。

小路两边都是青草,粘附着一颗颗清晨的露珠,见他走过,便依傍在他裤腿上,湿漉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