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87章 牵挂

第287章 牵挂

,接着,对面传来萧芸飞惊喜的声音:,“你们真的在山上啊。我都找你们好些天了!谢谢老天爷,都没事吧?”,左少阳高兴得都快哭了:“没事,我们都没事。但是悬崖太宽了,原先的吊桥…………被风刮下悬崖了,我们过不来,粮食也快吃完了……”

“别着急,我们再想办法!一你们有绳子吗?”,“哼,但是扔不过来,只能扔到一半……”

“你们扔一下我看看……”

“好!”,苗佩兰这时候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也可以用力了。拿起绳索,栓了一块石头,抡圆了,使劲扔了出去。

这边,萧芸飞站在悬崖边上,凝神望着空中,只见浓浓的云雾中飞出一根长长的绳索,刚刚冒出云雾,便开始往下落,距离这边悬崖还有数十步远。

萧芸飞衣袖中立即飞出一根细索,凌空缠在那飞过来的绳索上,往回一拉。

嗖嗖嗖,绳索飞过悬崖,落到了萧芸飞手里。

萧芸飞大叫:“井了,抓住绳责了!等我把绳子缠在树上!”,这边苗佩兰高兴得蹦了起来,抱住了左少阳的脖颈又笑又叫,激动之下,又引起一阵咳嗽。

丁小三道:“我去把粮食都带上,还剩差不多两斗粮食呢……”说着飞奔而去。

左少阳用刀子割下一根布带,先在苗佩兰身上缠好,然后系在绳索上当保险绳,等对面萧芸飞大叫好了之后,苗佩兰便手脚并用,倒吊着过了悬崖。

很快,丁小三扛着一小袋粮食回来了,把粮食绑在肚子上,然后倒吊着爬了过去。

最后是左少阳。

他倒吊着沿着绳索往前爬,到悬崖中间,停下来休息片刻的时候”隐隐约约看见悬崖中间有个黑乎乎的东西,定睛细看,才发现是那架吊桥,悬空竖立在悬崖之中!

搞了半天是这样悬着的,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左少阳感慨”那了禅说的一点没错,就算他们找到了,只怕也没办法将这样的吊桥拉上去。

三人都平安地过了吊桥。左少阳欣喜地问萧芸飞道:“萧老哥,你怎么找到这上面来了?得亏你来,要不然,我们三个恐怕要活活饿死在山顶了……”

萧芸飞道:“我大概十天前回到城里的,听令尊他们说,你们一个多月之前上山采药,就再没回去。李木匠说你们上了鬼谷峰,令尊他们曾经几次上山寻找”被敌军撵回来了。不准上峰,怎么哀求都不行。急得二老天天抹眼泪,却没办法。我听了就让他们别着急”我上山来找你们,我抓住了敌军逼问,他们也不知道。这悬崖我来过两次了”无路可以过去,我也大声呼喊了,却没听到你们的声音。可能错开了,今天早上我无意中发现峰顶天空有烟雾,好像是有人故意放的信号”所以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再次上来,没想到果然找到你们了!”

左少阳急声问道:“我爹和我娘呢?怎么样了?”

“都挺好,只是给这饥荒折磨得瘦的瘦浮肿的浮肿了,特别是你娘,老了好多岁似的,牵挂你给闹的……”

“那咱们快下山吧!”,“跟我来……”萧芸飞领着他们三个下山”又问道:“听说你腿伤了,怎么样?”,“已经好了。巧儿姑娘怎么样了……”

“谁是巧儿姑娘?”,“一个腿受伤的女孩,在我家药铺医治,我就是上山替她采药,被困在绝顶之上的。

她的伤势怎么样了?”,“有点印象”不过我到你家药铺的时候,已经没有几个人留诊了,那个女孩嘛,好来……,这个……”,左少阳急了:“她怎么了?”,“你很着急吗?”萧芸飞回过脸瞧着他,捋了捋花白的胡须。

“不是啊,她是我的病人,紧张是应该的嘛。”

“那好,你可以放心了,一她没死,不过,离死不远了。”,“什么意思?”

“她伤口化胳了,不很厉害,但一直发烧,一会醒一会睡,就这样。反正我见到的时候是这样。”

左少阳点头道:“可以理解,缺了紫背天葵子这味药,她的病就很难好,能维持不恶化已经很难得了。“别的人呢?”

“谁啊?”

“芷儿!”,“哦,称们家隔壁那个小美人?听说你收她做了奴婢,好本事啊你……”萧芸飞淡淡道。

“是,嗯…………,是她老太爷病了,然后……,这个……,哎呀一时半会说不清,以后再告诉你吧,她怎么样?”,“很美,倾国倾城,一点都不夸张。”,“我没叫你说她相貌!”左少阳哭笑不得,“我问你她现在怎么样……”

“我就在你们家呆了一小会,听说你在这绝顶之上,我就上来找你,好几天都在山上呆着,风餐露宿,你都不问一声,就知道问你的这个妹子那个美婢,哼!”,左少阳愣了,不知道老哥怎么突然生气了,忙拱手道:“老哥救命之恩,小弟时刻铭刻在心,小弟也知道老哥这些日子在山上辛苦了,一切都是为了小弟,当真是大恩不言谢。是小弟欠老哥一份人情。只是在内心深处,我就一直当老哥您是亲人一般,有事就想着你,有事就依靠你,所以没有见外,以为你不会在意,没想到让老哥生气了,真是抱歉。”,萧芸飞一张老脸这才绽开了笑容,捋着胡须道:“那好,你欠我一个人情,你准备怎么还……”

“全听老哥的,要我的命都没问题!”,“嘿嘿,油嘴滑舌,你知道老哥没那么狠心的,不过,这个人情是要还的,至于怎么还,我还没想好,到时候会告诉你的。”,“行啊!全听老哥差遣!”,四人一边说着一边往山下走,刚才见萧芸飞不高兴,左少阳虽然惦记着白芷寒的安慰,但也不敢再追问,但见他这神情,应该没什么事。

闷着声望向走了一段路,萧芸飞捋着胡须斜眼看他,道:“怎么,还在惦记你那美婢?”,“嘿……”左少阳干笑,也不否认,“她救过我的性命。”,“哦?怎么回事?”,萧芸飞问道。

左少阳便把事情经过简要说了,包括如何收白芷寒为婢女,如何前线救治伤员差点死,苗佩兰如何舍命拼杀保了一各性命的经过。

听罢,萧芸飞看了苗佩兰一眼:“想不到你武功这么高啊……”

只有要生人在,苗佩兰几乎不说话,听了这话,不好意思笑了笑,扭头看看左少阳,见他似笑非笑看着自己,想起当初生死搏杀之下的温情,不仅心中无限旖旎,也含情脉脉望了他一眼。

萧芸飞微微摇头,道:“四处留情,唉,老弟,桃花劫太多了,并不是好事啊。”,“是”,”左少阳讪讪道,“其实我也没四处留情,我心里只有兰儿,她才是我的唯一。”说着,伸手去接苗佩兰。

苗佩兰微黑的俏脸涨得通红,一闪身躲了开去,又羞又喜瞧了他一眼,躲到了萧芸飞的另一边。

萧芸飞哈哈大笑:“好好,人不风流枉少年嘛,不能跟我们这些老家伙比。你那美婢,还好端端在家等着你呢,只是太瘦了,你该好好给她补补身子……”

“太瘦了?”左少阳愕道,“芷儿不瘦啊!”

“废话!”萧芸飞笑道,“你都失踪了两个多月,看样子你对这美婢着实不错,就不兴人家牵挂你吗?”

“一为伊消得人憔悴?”左少阳信口念了一句宋词名句。

萧芸飞站住了,回头瞧着他,上下看了看:“哟,看不出来,你文采还不错嘛。”

抄袭的作品得到表扬,这种心情是很复杂的,好比偷了人家媳妇,高兴得想唱唱不了,不唱心里又不爽。

只得转开话题,问道:“对了,草儿怎么样了?她是我药铺的一个小病患,十一二岁……”

“我不清楚,没顾得上问。”

“哦,那城里百姓现在怎么样了?”

说到这个话题,萧芸飞脸色一下子凝重起来:“这之前我不知道,我进城之后,便到你们家找你去了,只走路上见到的死人很多,城里空了很多,满城笼罩着一股子的尸臭味道,城外万人坑都填平了。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左少阳急了,忙问道:“那我姐他们家呢?”

“你姐他们没事,我去的时候,还见到你姐和你姐夫了,一家人都在忙着放粥赈济饥民呢!”,“赈济饥民?”,“是啊,再药材熬稀粥。那药味浓得简直让人受不了。可是,排队等着领粥的,从你们家药铺门口一直派到了街。!还有一队是专门给官军的!”,“啊?”,左少阳惊呆了,“官军也来领粥?”,“是啊,那些个官军我看着跟骷髅头差不多了,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不领粥,他们喝什么?”

当初他们开粥厂施舍药材粥,来了很多饥民,可是前面的领了都走了,后面的听说了就不领了,因为他们煮粥用的粮食非常少,而且用石磨碾碎了才放进去的。使用的又是干燥的食用药材,而当时到处都可以采到新鲜的野菜,所以饥民都不来领这干野菜熬的稀粥。嗯不到现在竟然排着队来领,而且连官军都来排队。不过,这肯定不是好消息,只能说明合州附近的野菜,全都被吃光了,没有比干燥的药材更好的食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