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06章 刀枪剑棍翻地忙

第306章 刀枪剑棍翻地忙

翻车是使用人力踩动翻板来将水提上来的,劳动强度很大,而且提水高度有限,但是,合州是山区,田地都成梯田形式,大部分的田地都在远离水渠河道的高处,水渠的水无法用翻车运上去。

左少阳问了苗佩兰、侯普等人之后,才知道这些田只能是望天田,也就是老天爷下雨,就有水就能种稻子,如果干旱,就只能用水桶一挑挑从山下水渠挑到山上田里灌溉。否则就只能撂荒。左少阳开始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唐初一个壮劳力,才能种五亩田。光是这挑水灌溉就受不了。

左少阳父母老家的农村也是山区,很落后,连照明用电都只有晚上的两三个小时,还跟萤火虫似的一点亮。农用机械基本上都是手工农具,像抽水机灌溉这样的先进农机具买了也用不了,也没人愿意花这钱。

当地给山坡上的梯田灌溉,是使用一种叫高转筒车的灌溉工具,在高处和低处各有一个大车轮,下面的一个是水车,连接两个车轮的是一个个的木桶,运用山区水源落差大水流急的特点,用水力推动水车,将一桶桶水运到高处,然后用竹管导引水流,到需要用水的田地里。

左少阳已经将冯立将军的兵士要帮着全合州的田地翻土耕种的事情告诉了苗佩兰等人,此刻看完耕地情况之后,问苗佩兰道:“你以前说过,如果有耕牛,你一人能种十亩地,那是因为翻地等忙不过来,抢不过农时,现在翻地碎土有了冯立的兵士帮忙,你能种多少地?”

苗佩兰扫了一眼眼前的田地:“如果是能用翻车灌溉的田,我能种三十亩。”

左少阳微笑道:“如果我设计出一种不用脚踩也能让水吸上来的机械,你不用去踩翻车浇灌,你能种多少地?”

苗佩兰很是惊讶:“真有这样的农具?”

“有!放心,我有办法。”

“如果不用人去踩翻车灌溉,我能种五十亩!”

左少阳笑了:“还是不要这么累,你还要帮我种翻耕那十亩荒坡种药材呢,咱们就选二十亩来种好了,按照我的方法来种。我要让他们看看我们的新方法的好处。——不用太肥沃的田,免得将来他们说产粮多了是应该的。”

“好!就靠近上次我们选定种药材的那荒坡的二十亩地好了。这样也方便种药材。”

这二十亩地虽然比参平整,但在远离水源的高坡上,没办法用唐初的翻车灌溉,属于下等望天田。不过正合左少阳的心意,如果能用下等田种出远高出上等田的产粮,才能说明自己的种植技术比其他人先进。从而达到逐渐推广现代种植技术的目的。

所以,左少阳点头同意:“就选这块地好了。先种地,药材等忙完春耕之后,有空闲再种,那不着急。”

“好的。”

一行人回来的路上,远远看见很多兵士沿着田埂散到四面八方的田地里,开始碎土翻地。

这些兵士绝大部分都是农村来的,自然也都知道翻地碎土修砌田埂这些农活该怎么办。他们没有称手的工具,便用刀剑斧矛棍棒铜锤之类的进行翻耕碎土,还根据兵刃情况简单进行了分工,刀剑矛之类的能翻土的就翻土,棍棒铜锤能碎土的就碎土。

只是,今年雨水比较多,不少田都满满的都是田水,不方便翻地碎土,时间赶得又紧,只有两天时间要全部完成,包括播种,所以翻地碎土的质量自然就没那么好了。

一队队兵士进入田地翻耕,左少阳忙找到领队军校,要求他们把自己靠近荒坡的二十亩不要把里面的积水放了,更不要翻耕播种,希望他们能把稻种给自己,自己找人耕种。那军校断然拒绝,说了冯将军有令,所有稻种都必须播种下去,不准分给别人,包括田主或者佃户。

左少阳肚子里暗骂死板僵化,却不敢发火,生怕他们把自己的田地搞得不成样子反而不妙。反正跟冯立见过面,决定亲自去找冯立。

问了兵士之后,知道冯立和薛万彻为了督促翻地耕种,已经住进了合州的州府衙门。

一行人赶紧回到衙门,来到衙门口,左少阳上前表明自己“拥军楷模”的身份,要求要求拜见冯立将军。大将军的兵士都已经撤离了,州府衙门口的门卫已经全部换成了冯立的兵士。大刺刺的问他找冯将军做什么。左少阳从怀里取出钱袋,拿来一块两钱的散碎银子递过去,说有急事拜见冯将军。那卫兵这才换了个笑脸,让他们等着,随后进去通报。

很快,冯立传见。卫兵只让左少阳一个人进去。

冯立的叛军之所以能得以顺利招安,而且换取了很满意的招安条件,全得益于左少阳发现了那封信,要不然,两边都误会,继续僵持下去,只怕会适得其反。所以冯立从心里还是很感激左少阳的。说话也很客气。

左少阳说明来意,要求把自己田地的稻种全部交给自己,单独播种。原因很简单,——耕地翻耕深度不够,粮食会减产,这怪不得兵士,因为他们翻耕用的是兵刃,而不是专门的农具,自己要找人单独再耕种一遍,然后再播种下去。

当时大将军给左少阳礼单的时候,左少阳他们没有念出来,冯立等人虽然在座,却不知道礼单上到底有什么东西,也就不知道上面已经有五十斗稻种。现在再领稻种,等于是重复给了。冯立听他说得有理,当即同意,让传令兵跟着左少阳一起去找那部分田地负责耕种的军校,传达冯立的命令,将左少阳所说的靠近荒坡的二十亩地的稻种全部转交给左少阳自己播种。

等左少阳他们找到负责的校尉,传达了冯立的命令,领到了稻种,这些稻种等于是凭白得的。左少阳很高兴。

回到老宅,已经傍晚时分了。

外出领粥的人已经陆续回来了,都是喜忧参半,一问得知,官军发放的粥,也是野菜粥,而且野菜占大部分,里面的米很少,稀得可以照见人影,用勺子捞一下,野菜倒是有小半碗,就看不见几颗米的。饶是如此,饥民们已经相当满意,不管怎样,一天两顿这样的粥,勉强可以维持生命了。

由于只有去排队领粥的人才能领,不许代别人领粥,所以,没能给留守家里的几个老人都没有。梁氏马上跟白芷寒一起熬粥给这几位留守老人包括残废了的倪二吃。

这时,出去打听情况的余掌柜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笑吟吟回来了,一进门就大叫道:“喜讯啊!朝廷卖粮了!”

“卖粮?”左少阳很奇怪,先前他参加会议时,大将军明明说的是将粮食分给饥民赈灾,怎么成了卖粮了呢?忙问道:“谁说的?”

“告示都贴出来了,明天晨时开始卖粮!只不过,每人每次限购一斗,每斗四贯钱。而且,两天后赈灾放粥就停止了。”

四贯钱一斗,已经比站前贵了十倍!很显然,这只是给有钱人预备的,这么高的粮价,也不怕人囤积。所以没有限制粮食买卖的禁售令措施。

但是,广大老百姓买不起,放粥也两天后停止,那老百姓恐怕就只能逃荒去了!当初给大将军献计放兵士帮着翻耕播种,而百姓没有粮食就留不下来,田地没有人中耕灌溉管理,就不会有什么收成!

左少阳很气愤,拔脚就想去找欧阳刺史质问,可是马上又站住了,自己一个平头百姓,虽然有大将军封为什么“拥军楷模”却不是官吏,有什么资格质问人家堂堂刺史?搞不到惹他生气,还给自己弄个什么罪名就惨了,得另想办法。

左少阳跑到清风寺门外插了一根树枝,约见萧芸飞。

不一会,萧芸飞便出现在他后花园小阁楼里,好象从地下钻出来的似的:“今天一天都见你在忙,连饭都忘了来蹭了,我也没吃,一起吃?边吃边聊如何?”

“好!”左少阳跟着萧芸飞来到清风寺后面河边的二层楼小楼上。萧芸飞让黄婆送上饭菜,又是一桌很精致的菜肴,自然,又给左贵和梁氏预备了一篮子饭菜。

喝了一杯酒之后,萧芸飞道:“说罢,要我帮你做什么?”

左少阳便把今天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压低了声音道:“你帮我想想办法,有没有合适的办法,让欧阳刺史改变主意,至少把粮价降下来,四贯一斗,百姓买不起的。”

萧芸飞笑了笑,道:“你觉得多少钱一斗,一般的老百姓买得起呢?”

这话把左少阳给问住了,战前一斗米三百六十文,大部分的老百姓都买不起,而只能靠地里收获的粮食,加上野菜度曰。

左少阳道:“如果能赊粮就好了,将来地里有了收成再还,可以适当收一些利息。现在赊一斗,将来还个一斗一升,饥民就能留下来,朝廷也可以有了收入。”

萧芸飞愣了一下,赞道:“这倒是个好主意,有钱的花钱买,没钱的赊购,挺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