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08章 一夜之间的变化

第308章 一夜之间的变化

正是萧芸飞的声音

左少阳狂喜之下,差点翻到,爬起来,正看见萧芸飞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睡眼朦胧望着他。

左少阳开心地笑了:“萧老哥你……,你怎么样?没事吧?”

“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萧芸飞乐呵呵道。

左少阳左右看了看,压低了声音道:“怎么样?”

“你自己到衙门口看看不就知道了吗?我懒得跟你说了,还得回去补瞌睡呢”说着,又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转身进了清风寺。

“等等一起去啊老哥咦,老哥?老哥你在哪呢?”

才一转身的工夫,清风寺大院里已经没有了萧芸飞的身影,仿佛刚才他的出现,只是一阵清风似的。

当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左少阳叹道,转身出了寺庙门,来到州府衙门。

一路上,看见大量的兵士在运尸体,打扫街道,清理垃圾。左少阳很高兴,看来,冯立和薛万彻两位贯彻执行大将军李元景的命令还是很彻底的,不禁清理了尸体,还连带把城里垃圾也清理了。心中很是高兴。

他来到衙门口,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大部分都是满脸饥色的饥民,正兴高采烈指指点点说着什么。布告下面,一位老书吏正没有任何表情地一遍遍念着布告上面的内容。

左少阳挤进去一瞧,布告写的是,但凡有与田主签订佃租田地文契着,可以凭文契到衙门赊粮,以户为单位,每家佃户最高限赊粮十斗。按一分利计息,即秋后归还十一斗。另外,从今日起,官府售粮,每斗一千五百文。每人限购两斗,重复购买者,一经查实,当街鞭笞五十,枷锁示众一个月,银钱充公。

左少阳当真喜出望外,估计这个告示,能让绝大多数饥民留下来。眼见围观的饥民也都兴高采烈,说说笑笑指指点点。

古人对背井离乡是很在意的,非到万不得已,绝对不愿意做,所以古代流放千里之外的流刑,是一种仅次于死刑的刑罚,不仅因为流刑要流放到穷乡僻壤烟瘴之地,过着当牛做马的苦役日子,还要饱受背井离乡远离亲人的精神痛苦。现在朝廷可以赊粮,虽然加了一分利,但已经算很少的了,比民间借贷都便宜。

有钱人家也很高兴,一斗米一千五百文,虽比战前高出四倍,但比头一日朝廷公布的一斗四贯要便宜很多,小康之家也都能买得起。一般人家也可以咬牙买了,加野菜一起吃。

想不到萧芸飞还真有这本事,左少阳很是高兴,又去了衙门卖粮点,已经有不少人排队购粮了。这些都是城里居民,家中还有一些银钱的。逛了好半天,这才喜滋滋返回药铺。

远远便看见药铺前围了好些人,嚷嚷着。台阶上,左贵老爹和梁氏急得一头毛汗,四处张望着,看见左少阳,顿时喜上眉梢,赶紧叫道:“忠儿,你快来,都等你来呢”

一听贵芝堂的少东家著名的拥军楷模回来了,围着的人又都把他给围住了,一个干瘦的中年人道:“左楷模,我们是来佃租你们家田地的,你昨儿个不是贴了告示招租吗?说实话,昨儿个我们就想来的,你们一家施舍药粥,救了我们好多人的性命,这恩情怎么都得报的,只是,当时朝廷没有说可以赊粮,我们没吃的,不能老靠着你们家养活,只能去逃荒,想着以后再报这个恩。现在朝廷赊粮了,我们能留下来了,原来的地主让我们回去种地,我们没答应,就想着报恩,所以来你们家佃租了。我一家三口,我和我两个儿子,都是壮劳力,可以佃租十五亩”

“我们家有五个壮劳力呢,佃租二十亩”旁边一个年轻男子一脸感激道:“我们家就是靠你们药铺施舍的药粥才活下来的,这恩情得报答”

“还有我我们也是,我家佃租六亩。”另一个小伙子拱手道,“我们也是吃你们的药粥才留下性命的。”

“还有我们一家呢,我家十亩”

“我家租四亩”

……

这些人都嚷嚷着要报恩,佃租左家田地。左少阳又是高兴又是担忧,有人佃租种地,就不用担心了,可是,现在那么多人要佃租,到底佃租给谁,其中是否有骗取佃租文契骗粮食的?还一时真不好确定,难怪二老着急。忙对老爹左贵道:“要不,去把姐夫叫来吧,他不是衙门钱谷书吏嘛,应该知道怎么办。”

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左贵喜道:“对对快去。”

苗佩兰上次送粮食去过茴香家,马上道:“我去”说罢飞奔而去。

左少阳家上次贴出告示招租的时候,乔老爷家的四十亩还没有给,所以对外只招租一百三十亩。正好,李家四兄弟要租二十亩,自己本来准备用现代农业知识跟苗佩兰一起种五十亩的,现在有人佃租了,就不用种那么多,因为还有十亩的荒坡要种植药材,这也需要耕种的,所以决定一百三十亩对外招租,剩下四十亩中二十亩租给李家兄弟,另外二十亩自己和苗佩兰用新法耕种,再加一个没开垦的荒坡,有得苗佩兰忙的。

所以,左少阳高声对众人道:“诸位相亲,多谢你们来帮佃租我们家的地,不过,我们家对外招租的田地只有一百三十亩,可能不够在场所有人佃租的,我只能从中选择一些人了,选不上的,只能说声抱歉。”

最先说话那老者道:“没事的,左楷模,合州地多人少,只要肯种地,没有佃租不到地的,大家都来你们家这,只是想报个恩。你就尽管挑吧。不过我家三口壮劳力,十五亩田,那可得佃租给我,别的地主我也不想去了,你们家仁义,跟你们家种地心里舒畅”

“是啊,你们心眼好就租你们家地了”另一个男子也跟着道。

“对这地怎么种都是种,关键得选好东家,我们就认准你们家实诚心眼好了”

“可不是嘛我也只认你们这个东家”

……

左少阳高声道:“多谢诸位相亲,因为我们不懂种地的事情,但我姐夫是衙门钱谷书吏,姓侯,他等一会就来……”

那中年人道:“县衙的侯钱谷啊,我认识”

“你认识我姐夫?”

“当然,他经常下到各村收田税的,谁不认识啊。”

其他人也都纷纷点头。

左少阳大喜,见这些人说起姐夫侯普,都很亲切,看来姐夫在农民中人缘还不错。

说着话,没过多久,侯普和茴香都赶来了。听说好多人来佃租田地,两人又惊又喜,现在佃户可是抢手货,别的地主都发愁哪里找佃户耕种田地,这边却发愁要求佃租的佃户太多,不知道该选哪一个,当真是鲜明的对比啊。

见到侯普来了,这些人知道他是来帮忙拿主意的,都围拢过来,七嘴八舌说着。

这些农户差不多都是合州城附近的农民,侯普果然与这些农户很熟。很快便从中确定了十五户原住家是田地附近村子的,家庭负担不重,人也实诚本份的壮劳力人家,佃租了这一百三十亩土地。当即签了文契,划定个租户佃租田地的四至。

左少阳给李家兄弟和自己留得四十亩田是挨在一起的,这样好相互帮衬。

剩下的人虽然没有租到地,但是,还是表达了对左家的感激之情,表示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一定不惜余力帮助。左贵一家忙施礼表示感谢。

众人都散了之后,左家人都高兴极了,想不到一直头痛的事情,现在一举解决了

左少阳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萧芸飞昨夜“说服”了欧阳刺史改变主意的缘故,一定的好好谢谢他。——到底他用什么方法让欧阳刺史一夜改变主意的呢?左少阳很好奇。

苗佩兰已经跟左少阳有了终身之约,只是在他娶妻之后才过门,在表面上,两家又早就商定了,雇佣苗佩兰种地,雇佣她母亲照料病人的,所以他们一家吃喝都由左家负责。在两人心里已经是一家人了,所以苗佩兰没有在这上面再跟左少阳分生。

李大壮一家跟左家签订了佃租文契,佃租了二十亩田地。李大娘年迈,又中风之后无力,已经不能耕种,梁氏就雇她在瞿家老宅看后花园大门,平时打扫后花园。管吃管住,一个月月钱三百文。李大娘一家很是高兴,又很感激,当即答应了,搬进了瞿家老宅居住,专门负责料理后花园。老宅前门依旧由龙婶负责。左贵夫妻住的西边小院,则有丫鬟小草负责。贵芝堂留守看门的,则是店伙计丁小三。

苗佩兰的四个弟妹两个大的都到了上学的年纪,左少阳跟瞿老太爷一商量,瞿老太爷决定在宅院里一个独立小院里开私塾,教这几个孩子念书。瞿老太爷是老学究,又是京官告退,这条街的街坊们听说他开私塾,不少人把孩子送来入学,瞿老太爷也乐得有个精神寄托,来者不拒,都收下了了,收的学费也可贴补家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