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26章 睡卧阁楼

第326章 睡卧阁楼

两人起身,赵三娘帮他拍掉身上的枯枝,自己也整了整衣衫,这才从树丛出来,步履蹒跚地来到大堂门口,迎面碰到仁寿堂的石郎中,打着酒嗝:“哎呀左少爷,我,我正找你敬酒呢!”

左少阳巴不得来人,正好借机脱身:“行啊!咱们喝!”

赵三娘抓起一盅酒,挤开石郎中:“喝什么喝?我还有事跟,跟大郎说,等会!”抓住左少阳的手往外走,却被另一个人拦住了,却是祝药柜。

祝药柜也喝大了,张开手拦住两人:“别走!三娘,要走你走,左兄弟留下,先陪老朽喝两盅!”

赵三娘眼看不能脱身,又见他们俩摇摇晃晃的,便道:“行!咱们四个人喝,每人一盅!敢不敢?”

祝药柜斜眼看着她:“这一盅可有半斤!”

“半斤怎么了?难得住我赵三娘?来呀,喝了一盅,咱们再说话!行不行,大郎!”

没等左少阳说话,石郎中已经抢先豪言壮语道:“好!谁怕谁啊,大老爷们还怕你这女流之辈!喝!”一仰脖,咕咚咚灌了几大口。他本想一口气将那一盅喝光了,可是到底太多了,几大口下去,呛住了,不停咳嗽。

左少阳也顶不住这么急着喝,忙道:“还是慢慢来吧,这样喝很快就醉了……”

这时,正在和梁氏喝酒的桑母看见左少阳来了,大呼小叫着喊着左少阳,端着酒又追来了,左少阳要走,却又被桑娃子拦住了,桑娃子盯着赵三娘丰满的双峰,道:“三娘,你怎么跑了,我刚拿来酒,就找不到你了。”

赵三娘媚眼如丝,吃吃低笑道:“是你自己不中用,放在眼目前的人儿都抓不住,——盯紧点,想偷嘴又不想动腿,哪有那便宜事啊?”

桑娃子顿时两眼放光:“这会子我眼珠都不转盯着你,你铁定跑不掉!”

左少阳正忙着应付桑母他们几个,眼见走不掉,赶紧对祝药柜他们道:“咱们坐下喝!”

“对对!坐下喝!”祝药柜拉着左少阳坐在圆桌上,左少阳眼见桑母过来,赶紧一把将赵三娘拉倒自己身边坐着,这样便挡住了桑母,等桑母过来的时候,石郎中和桑娃子都坐下了,她只能坐在对面,当着这么些人,又七嘴八舌的,想倒苦水却没机会。

桑小妹也静静地坐在旁边,眼瞅着左少阳。

这边推杯换盏喝了起来,那边黄芹和白芷寒已经喝醉了。

白芷寒被桑娃子那几句话勾起了伤心事,一杯接着一杯地往肚里灌酒,而黄芹见她伤心,也跟着伤心,不停跟她说话,也不停往肚子里灌酒。两人酒量本来都不怎么样,却连着喝了差不多两盅酒,到底醉了。

特别是黄芹,第一次跟心仪的“男人”白芷寒喝酒,尽管白芷寒几乎不说话,她却已经非常高兴,一杯接着一杯,一大半的酒都是她自己喝掉的。

他们这酒喝着不太辣,但是后劲很强。结果,很快黄芹酒劲就上来了,醉眼朦胧说话颠三倒四,连凳子都坐不稳了。

白芷寒道:“你醉了,回去歇息吧!”

“我不!”黄芹摇摇晃晃道:“咱们两……,还……,还喝……!”

“我叫你丈夫来扶你回家!”白芷寒扭头一看,只见桑娃子正坐在赵三娘身边,不停说着话,而赵三娘紧紧搂着左少阳的胳膊,笑得山花烂漫。心中不禁一酸,道:“算了,你丈夫这会子没空,我先扶你去我屋里歇息一会,等走的时候再叫你!”

黄芹喜道:“好好!咱们拿酒去你屋里喝!”

抓起一壶酒,要去拉白芷寒。可是醉眼朦胧看不清,一下抓了个空,一个趔趄往地上倒,白芷寒急忙扶住她,把她的手架在自己肩膀上,搀扶着她出了大堂,两人摇摇晃晃穿过石径小路,过了垂花门,沿着池塘边小路来到个楼下,咚咚上了楼,来到二楼书房。

黄芹朦胧醉眼四处张望着:“这……,这是你的房间?”

“不是,是少爷的,我的在隔壁。”

白芷寒推开自己的房门,借着窗外星光,黄芹朦胧看见这屋子比外间小得多,便道:“算了,我们还是……,在你家少爷屋里……,喝,吃酒好了,你屋子太小,你们少爷,你们少爷真小气,让你睡这么小的地方……”

白芷寒便把她搀扶在外间左少阳房间圆桌旁坐下,黄芹把手中酒盅放在桌上,眯着醉眼东张西望:“酒杯呢?糟了,酒杯……忘了!”

“不喝了。”

黄芹歪着头望着她,脸上飞烫,胸中小鹿一般拼命蹦,一咬牙,伸手去搂她:“白大哥,我……,我喜欢你……!”

白芷寒一晃身躲开,站了起来:“黄姑娘!”

黄芹摇摇晃晃跟着起身,说话舌头都直了:“我,我真的喜欢你,你放心,我就只说喜欢你,不,不做别的,就,就跟你说说话,只是,只是说说话!”黄芹看见白芷寒后面是张床,便扑过去想把她扑在**。

白芷寒一躲,黄芹扑了个空,摔倒在**。

她本来就醉了,这一扑到,脑袋一混,更是天旋地转,想起来,两手发软,哪里还有力气。

白芷寒叹了口气:“你这样只怕回不去了,罢了,今晚你就在这睡好了!”说着帮她脱了鞋子,又去脱她的外衫和裙子。

黄芹全身发颤:“好哥哥,今晚,我们俩……”

白芷寒脱掉她外衫长裙,把她放到在**,盖上被子:“你睡吧!”

黄芹紧紧抓住她的手:“好哥哥,你也上床来啊……”

白芷寒苦笑,撒了个谎:“我内急,方便一下就来,你先睡!”

“真的?”黄芹心花怒放,“你别哄我?”

“不哄你!”

黄芹恋恋不舍放开了白芷寒的手:“那你快点啊!”

“马上!”

白芷寒快步出门,拉上房门,轻手轻脚下了楼。

黄芹完全醉了,酒劲如潮水一般用上头顶,天旋地转,不敢睁眼,但是,她强忍着,闭着眼苦等白芷寒回来。

…………————————————赵三娘也喝醉了。搂着左少阳的胳膊就是不放手。

桑娃子不停跟赵三娘说话,可赵三娘喝醉了,只是搂着左少阳的胳膊,脑袋鸡啄米一般点着打盹。

左少阳也喝大了,祝药柜、余掌柜、石郎中等人不停举杯劝他喝酒,他想跟桑小妹单独说说话,却也不能,桑小妹见他被赵三娘紧紧搂着胳膊,根本无法脱身,一副很无辜的样子,抿着嘴笑。

梁氏过来说道:“三娘喝醉了,让人送她回家吧。”

“我不!”赵三娘感到脑袋有千斤重,垂着头不停扭着腰肢:“孩子都,都送回他爷爷家了,我,我一个人回去做什么,我不回去!我要住在这,以前都,都是住在这的,我要跟大郎,跟大郎吃酒!”

梁氏见她当真醉得厉害,家里也没别人,送回去也没人照顾,便道:“那……,我叫草儿和芷儿搀扶你去芷儿屋里睡休息吧?明早再回去。”

“我不!”赵三娘低着脑袋喋喋道:“我要跟大郎,我要跟大郎吃酒!我,我要跟大郎,吃酒……!”

左少阳苦笑,对梁氏道:“还是,我扶她去吧!”转头拍了拍赵三娘的手:“走,咱们到我小阁楼喝酒去!”

“好啊好啊!”赵三娘立刻来了精神,沉重的脑袋也有了气力,摇晃着站起身:“走吧!走!咱们再喝两盅!回房喝!”

“好好!”左少阳道,“回房喝去!”将她搀扶着站了起来。丫鬟草儿过来要帮忙搀扶,却被赵三娘推开了:“不要扶,我没喝醉!走开!”

左少阳只好一个人搀扶着她往门外走。草儿不放心,一直跟在后面。

祝药柜道:“你可快点回来哈,我们还等着你吃酒呢!”

左少阳点着头,却连连摆手示意不要说,搀扶着赵三娘出了房门到了后花园,慢慢上了楼梯。

赵三娘说话都听不清了:“大郎……,大郎,咱们喝……,你得,你得陪我喝……”

“好!我陪你喝!”

草儿见两人摇摇晃晃的都站不稳,生怕从楼梯上摔下来,忙跟过去道:“少爷,我来搀扶吧?”

赵三娘嘟哝道:“不要!谁也不要!”

左少阳只好道:“没事,你在下面等我好了。我一会就下来。”

“哦。”

左少阳一手搀扶着赵三娘,另一手抓着栏杆,慢慢上到了二楼。上楼之后先到的是书房,也就是自己的卧室,让赵三娘睡这里可不好,还是睡白芷寒的里屋。

搀扶着她绕过屏风,进了小门,来到白芷寒屋里,搀扶她坐在床沿上。

赵三娘嘻嘻笑道:“你扶我上床,想做什么?你想跟三姐我……?”

“别误会,就扶你躺一会,我去拿几碟小菜来,咱们接着喝!”

“呃,那你帮我解衣服!我喝醉了,扣子解不开!”

赵三娘的衣衫裤儿是被一排排密密麻麻的盘扣连在一起的,左少阳摸索了一下,果然难解,心想,上次连她身子都见过,也不在乎借衣衫,反正屋里光线很昏暗,看不清的,便伸手解了她的衣衫。

“大郎,你是个小坏蛋!三姐……,三姐就喜欢小坏蛋……!”赵三娘咯咯笑着,伸手去抓扯他的衣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