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28章 温柔乡

第328章 温柔乡

左少阳道:,后来,把先生下了个半死先井生叫家长,嗯。把我们几个父母都叫去了,回家我就被罚不准吃饭,我气不过,第二天又抓了一条塞先生包里,把先生都吓哭了,这一次她却不敢再叫我们家长,生怕我们还放,后来想想自己也不对,人家先生一个新分来的‘女’孩子也‘挺’不容易的,我这么整她……”

“‘女’的?你们先生是‘女’的?”白芷寒奇道。

“呃……”这个,我说错了,是她娘子,我把四脚蛇放她娘子的包里了。嘿嘿”

白芷寒抿嘴笑道:“你真够淘的!”

“是啊,你小时候呢?”

“我?”白芷寒脸上笑容消失了,“我小时候,父亲天天板着脸训斥我,让我练字、背书,母亲也是冷着脸,天天让我学‘女’红做针线,爷爷也没个笑模样,看见我就摇头,后来我才知道,我是个‘女’娃,不能给他们白家传宗接代承继香火,‘奶’‘奶’虽然不板着脸,却总是跟我说一些贞‘女’烈‘妇’的事情,告诫我这个,告诫我那个。”

左少阳叹道:“原来你是在这样冷漠的家庭里长大的,难怪总是没个笑模样*……”

白芷寒瞅了他一眼,低声道:“以前是我不好,错怪你了*……”

左少阳勉强笑了笑:“也没什么,怪我没解释清楚*……”

“不是,是我……”

“行了,咱们两就不要自责了,事情都过去了!”

“哦……”

两人都不说话了,静静地望着夜空。

一阵寒风吹过,白芷寒‘激’灵打了个冷颤。初夏虽然已经开始热了,但是,太阳落山之后”石头地上坐久了还是有些凉的。

左少阳喝醉了,本来靠在石头上都快睡着了,听到白芷寒打喷嚏,不禁笑了:“你说这背风,却没想到这石头凉,怎么样,着凉了吧?”

“我没事!”

“得了,别逞能了,过来*……”伸手过去,放在她肩膀上。

白芷寒犹豫了片刻”到底挪了挪身子,挨着他坐下。左少阳搂住她的肩膀,把她揽进怀里。

一时间,两人都更没话说了。

左少阳道:“你真想跟我一辈子?”

“嗯!”

“我要是不娶你期也不纳你作妾呢?

白芷寒把头更紧地靠着他怀里,没说话。

“你现在年轻,无所谓,等大了,老了,会怎么样?那时候孤孤单单一个人,你不后悔?”

白芷寒凄然地轻轻摇摇头,还是没说话。

左少阳抚‘摸’着她的秀发,叹了口气:“‘女’人,必须有个家,才是完整的‘女’人……”

白芷寒终于抬起头,望着他:“我……,我只是你的”是你的‘女’人!不管是妻妾,还是奴婢!一辈子!”

左少阳望着她亮亮的眼睛,那眼睛比星空最灿烂的星星还要亮。那星空下俏丽如碧‘玉’的脸蛋,小巧而柔软的娇‘唇’,含羞似嗔似怨的微笑”这世上,还有比她更美貌的吗?还有比她更心巧的吗?还有比她更柔顺的吗?

没有了。

所以,左少阳的嘴‘吻’住了她的红‘唇’,只是轻轻地一碰,便如磁石般贴在一起。

白芷寒水蛇一般的腰肢扭过来,在他怀里缠绕蠖动”娇喘声,如火焰,如琴弦”如最曼妙的舞姿,把心底深处最深处的渴望拉出来”暴晒在‘欲’海‘波’澜里,‘揉’碎了,披散在两人身上,都无法抗拒,就像被‘春’风呼唤的大雁。

漫天的星斗都闪烁着,好象婚庆时亮闪闪的灯笼,如一件百宝羽衣,披散在他们身上,银光闪烁,把幸福‘揉’进他们紧紧拥在一起的躯体。

终于,东边的鱼肚白推开夜的黑幕,晨曦悄悄地撤在了假山顶上。

左少阳睁开了惺忪的睡眼。瞧了一眼依偎在怀里的白芷寒那绝美的娇躯,这一夜,除了最后的防线没有突破,热恋男‘女’能做的他们都做了。

左少阳拍了拍脑袋,嘟哝了一句:“当真是酒能‘乱’‘性’”

白芷寒嘤咛一声,却不肯睁眼,在他怀里扭了扭。

左少阳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天要亮了,还睡?”

“啊?”白芷寒立即一骨碌爬了起来,低头看身上凌‘乱’的衣衫,忙站起身整理。

左少阳也站起身,把衣衫整好,从后面搂住了她的小蛮腰,‘吻’了‘吻’她晶莹剔透的耳垂,迟疑片刻,轻声道:“等老爷起来了,我就跟老爷说……”娶你……,做妻子!好吗?”

“啊?”白芷寒惊呼,扭转身,怔怔地望着他。

“你不愿意吗?”左少阳捧着她的‘春’‘花’般娇嫩的脸蛋,勉力一笑。

晨晖照在她白如凝脂的脸颊上,泛着一层淡淡的红晕,当真是美‘艳’不可方物。白芷寒仰起脸望着他,片刻,才幽幽道:,“少爷,还是一一还是等等吧……”

听了这话,左少阳突然感觉心里情不自禁地松了口气,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怎么会有这种感觉。低声道:“等?等到什么时候*……”

白芷寒捋了捋鬓角被清风吹‘乱’的一缕秀发,涩涩一笑:“等到你心里希望我成为你的妻子的时候……”

左少阳心头一震,兰心慧质的白芷寒已经准确地体察到了他心底深处的犹豫,左少阳感到有些难为情,好象做错了事被抓住的小孩。掩饰地将白芷寒搂进怀里,不由分说抓住了她圆润坚‘挺’的酥‘胸’,轻轻‘揉’着。

黎明来得飞快,比天上飞过的白鸽还要迅捷,只一瞬间,两人就笼罩在晨曦里。

夜里,白芷寒任由左少阳魔爪肆掠,可是现在天亮了,她不习惯在光明里做那让人脸红的羞事,轻轻扭了扭身子:“少爷,别!一昨夜还没‘摸’够吗?”

“不够!怎么都不够!”左少阳的手拉起她的衣衫下摆,往上掀,想再去‘吻’她那圆‘挺’而充满弹‘性’的酥‘乳’,还有巅峰那粉‘色’的蓓蕾。白芷寒的小腹被清晨的清风一吹,凉飕飕的还有点痒,用手挡住‘裸’‘露’的小腹,娇喘道:“少爷,你想让人看见啊*……”

这句话立即让左少阳停止了一切动井,放下她的衣衫,往假山下的小路看了看,又瞅了瞅远处的树林‘花’草,清晨里,一切都静悄悄的,连一只麻雀都没有。

回过头,白芷寒已经把衣衫整理好了,脸颊像抹了一层红油彩,低着头:“少爷,咱们回去吧。”

“嗯,不知道芹嫂子和三娘她们起‘床’了没有。”

“应该起来了吧,等会我先上去看看*……”

“好啊。”

两人沿着石径慢慢走,来到后‘花’园,太阳还没有‘露’出红彤彤的脸,清晨的空气中弥漫着‘露’水的清香,不时传来公‘鸡’打鸣的声音,如果不是园角落猪圈里传来的猪的哼哼声有些煞风景的话,应该是很清幽的一个早晨。

两人相视一笑,沿着荷塘边碎石铺成的小径慢慢走过那树梅‘花’。

腊梅早已经全部掉落,只剩一树的青叶,却别有一番风景。阁楼后面的‘花’圃,却已经是繁‘花’似锦,争奇斗‘艳’。左少阳走到‘花’圃前,道:“你上楼去叫她们两吧。我在这看看‘花’。”

“好!”白芷寒轻轻上楼去了。

这‘花’圃很大,左少阳拉开竹篱笆,走进‘花’圃里,他对‘花’不友行,除了‘药’用的‘花’之外,好多‘花’他都不认识,只觉得很是漂亮。

左少阳正背着手赏玩满圃繁‘花’,听到身后传来赵三娘的轻笑:“左公子好雅兴!”

左少阳回头,只见赵三娘乌黑的青丝松松地绾在脑后,用一根桔梗‘花’的绢丝系着,柳眉如烟,睡眼惺忪如晨雾,巧笑嫣然,‘露’出一口碎‘玉’、般的贝齿,织金绿丝对襟长裙只扣了下面两颗盘螺扣,‘露’出里面桃红的一抹裹‘胸’,两堆圆鼓鼓的酥‘胸’骄傲地隆起,一大片都‘露’在外面,滑腻如凝脂一般。抬皓臂轻拢秀发,丝绸宽袖轻轻滑落,‘露’出一段藕节般的皓臂,晨曦中这身慵装让人浮想联翩。

难怪有人说,欣赏‘女’人是“不会看的灯下看,会看的早起看*……”说出这话的人,铁定有这样的生活经历,当真是说准了的。

虽然风景旖旎,但左少阳还是不好意思细看,忙扭过身去:“三婶,昨夜睡得好吗*……”

“‘挺’好的,其实我早起来了,可是你把房‘门’从外面锁了,我出不来,这才耽搁了。得亏白姑娘来开‘门’,要不我还真着急了呢,得赶去接两个孩子*……”

左少阳回头看了她慵懒的晨装一眼,笑道:“看得出来。”

赵三娘立即明白了,咯咯娇笑,把衣衫扣好:“我走了,多谢了*……”

“不用客气的*……”

送走赵三娘,左少阳问白芷寒:“芹嫂子呢?”

“楼上没人,‘床’上被子都已经叠好了。可能走了吧*……”

“是吗?那想必是天没亮就走了。她每天挑水,起得很早的。等会我去跳水,应该能碰到她。”

白芷寒道:“我把铺盖都拆洗一下*……”

“没必要吧。她们就睡了一夜而已。”

“那也不好,到底是别人睡过的。”

白芷寒有些洁癖,这从一尘不染的屋子就能看得出来,绝不会睡外人睡过的被褥的。

白芷寒走到左少阳‘床’前,突然愣了一下,立即弯腰,飞快地拉过已经叠好的被子盖住,回头对左少阳道:“少爷,你能帮我把里屋的‘床’单取下来了吗?我等一会好清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