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33章 田家少爷的伤

第333章 田家少爷的伤

白芷寒望着帘外满天的雨,轻轻吟诵,声音曼妙如云烟:

雨滴空阶晓,无心换夕香。

井梧花落尽,一半在银床。

白芷寒靠在左少阳怀里,轻声念完自己这首诗,便又不言语了。

雨中,只有牛车轮轴吱吱扭扭的声音。

左少阳悠悠叹息了一声:“你去年一定很寂寥,才会写出这样的诗句。”

“嗯……,我天天在后花园里,看着春天的花开了,又谢了,看着夏天的花开了,也谢了,秋风来了,树上的树叶一片片都黄了,落得满院子都是,水灵灵的花瓣枯萎了,一朵朵落在草丛里,石缝里。偌大的园子,就我一个人,靠在窗前,就像现在这样,看着秋风秋雨,打着池塘边的芭蕉梧桐,滴滴答答的,便下去,撑一把红漆油纸伞,在石径上漫步,看着雨把花打落,看着满池子的枯叶、落红。回来就写了这首诗。”

“写得真好,看得人想哭。”

“是,我写了这首诗,躲在被子里难过了很久。”

左少阳想打破这种忧伤的氛围,便故意笑道:“看不出来,你还这么多愁善感。”

白芷寒也笑了:“你总以为我冷漠无情,是吧?”

“差不多。”左少阳老老实实回答道,“那时候我觉得你像一块冰,一块没有任何感情只会骂人的冰,到后来,我见你为了外祖父的病,宁可自己卖身为奴,才知道你其实是最有情的一个。”

白芷寒有些不好意思,低声道:“要不是这样,我还没福气和你好呢!”

“和我好要什么福气,我只不过是个平平常常的小郎中。”

“你才不平常呢!”白芷寒歪头瞧着他:“你医术那么高明,而且文采那么好,写出那么好的诗……”

“那些诗词真不是我写的,是我朋友写的。”

“是吗?那什么时候替我引荐一下,我也好结识一下这位读书破万卷的大诗人啊!嘻嘻”

左少阳支吾道:“这个,他不容易见到的。”

“容易啊,他正搂着我呢!”白芷寒顽皮一笑,情不自禁仰头吻了吻他的脸。

这还是白芷寒第一次主动亲吻自己,左少阳欣喜地回吻了她一下,两人心中都充满了柔情。

一路走去,从早上到傍晚,雨下了又停,停了又下。两人时而亲热,时而说说故事,吟诵几首诗词,倒也逍遥。

夜晚投宿小镇,两人灯下依偎着说着悄悄话,夜深了才各自睡下。左少阳到底不敢让美妙无双的白芷寒跟自己同床共枕,生怕一个把持不住,伤害白芷寒对贞艹的矜持,留下一辈子的遗憾。

就这样一路行去,第五天下午,牛车终于来到了隆州府。

十里长亭,恒昌药行隆州分号的掌柜和几个伙计摆了酒席已经等在哪里,其中有伙计在总号待过,认得左少阳,接下车来,分号掌柜也姓祝,是祝药柜的堂侄,点头哈腰的十分的客气,连连给左少阳敬酒:“左少爷,老掌柜信中说了,您是老掌柜一家人的救命恩人,一定要我们照顾好您,您放心,在隆州,我们恒昌药行分号还是有点关系的,到处都打听了,但凡是中风的,还有骨折未愈的,都说到了,他们也都盼着您来,好找您看病呢。”

左少阳望着满桌精美的酒菜,叹息道:“唉,这一桌菜肴,要是一个月前在合州城里,只怕能救活多少人的姓命啊!”

祝掌柜有些不好意思:“左少爷你们吃苦了。”

“吃苦是小事,很多人连吃苦的福气都没有,活活饿死了……”左少阳拿起酒杯慢慢倒在桌外:“这杯酒,算是祭奠一下他们吧。”

白芷寒、祝掌柜以及药行的帐房和几个伙计都将杯中酒慢慢倒在了地上。

“今天不吃酒了,吃点饭就进城,先看病,完了再喝酒。不然喝酒影响看病。”

祝掌柜忙陪笑道:“好,左少爷当真是把病患当亲人,如此尽心尽力。”

“医者父母心,应该的。”

左少阳他们都匆匆吃了点饭,便坐着牛车启程进城,祝掌柜领着帐房、伙计乘着马车跟着。

隆州城虽然也是州城,但比合州要小得多,城楼也更简陋而且低矮,城墙垛子有些已经垮塌了,也没有修补。城门口的大门都裂了缝,进进出出的人挑着担子推着车子,都是行色匆匆。两个兵士抱着长枪坐在门楼下的凳子上,看两只狗在城门洞边上交尾,几个孩子哄笑着用土坷垃砸,越砸狗越分不开,不停惨叫。

白芷寒只扫了一眼便羞涩地扭头过去,左少阳不怀好意地冲她嘿嘿笑,白芷寒又羞又窘,白了他一眼。

隆州城的街道比合州更狭窄,迎面有马车过来错车都很困难,因为街边各种占道的小摊太多了,临街的窗户还伸出竹竿挂着床单、蚊帐、大大小小的各色衣服。街角路边,时常看见衣衫褴褛沿街乞讨的叫花子。

眼前的各种商铺都开着门,有小吃摊,有小饭馆、有客栈、有水果摊、有糕点铺等等,各种吆喝声此起彼伏。这是久违了的声音,在经历了两个多月的饥荒之后,再听到这些叫卖声,感到格外的亲切,仿佛从地狱又爬上了天堂。

连见多识广的白芷寒都撩起车帘往外新奇地张望着。左少阳感叹道:“饥荒的时候,在这里当乞丐,都比在合州当财主强。”

“是啊。”白芷寒没有回头,望着一间间商铺,“余掌柜、乔老爷、祝药柜,那都是大财主,这次饥荒都差点给全家饿死。”

“真是应了那句话:‘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现如今咱们家有一百多亩地,又都租出去了,打下一年的粮食,咱们就不愁吃的了。”说到这里,思绪又飘到了苗佩兰身上,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一个人种二十亩地,够她辛苦的。

进了城之后,祝掌柜建议先到预定的合州最好的客栈下榻,左少阳拒绝了,他让祝掌柜带着先直接去那摔断手无法参加科举考试的员外家。

祝掌柜只好听他的,一行人直接来到了那老员外家。

这老员外姓田,本来他已经听说请来的这位郎中的年纪很轻,可是见到左少阳之后,还是有些出乎意料,眼神中也露出掩饰不住的失望。

这种眼神左少阳见得多了,也不在意,也不客套,径直让田员外将自己领到了田家少爷住的院子里。

田少爷的书房里挂满了字画,书法刚劲挺拔,绘画气势磅礴,的确不同凡响,可是见到本人,不禁很是失望。

这田少爷已经快二十岁了,但是个子很矮,还没到左少阳的肩膀,特别是一双眼睛红红的,眼泡有些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伤心哭肿的,问了才知道,原来是手不能提笔之后,无法考取功名,如果从头练左手写字,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达到现在的水平,想着一生所学付之东流自暴自弃,整曰借酒浇愁,所以把眼睛都喝肿了。

听说请了个郎中来,这田少爷已经看过许多郎中,差不多都是老头,没一个看得好的,右手还是不能抬也不能动,无法提笔写字,现如今请来的却是一个小郎中,田少爷进屋一看,冷着脸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田员外怒道:“孽障!干什么去?还不回来看病?”

“看什么?”田少爷站住了,也不回头,嘶声道:“找个还没出师的小郎中来给我看?骗钱来的吧?爹,你就别折腾我了,行不行!”说罢,低着头往外冲。

“田公子稍等!”左少阳朗声道,“左某有话要说!远来是客,公子连我这客人一句话都不听就走,似乎也不是读书人待客之道吧?”

田少爷站住了,慢慢转身过来,盯着左少阳,却不言语。

左少阳拱手道:“给你治病之前,我曾经给不下二十个人整过骨,疗过伤,其中大部分是驻扎合州的官军,我因为救治受伤官军,获得了领军大将军封赏的‘拥军楷模’的称号,这在合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公子没听说过?”

田少爷脸上微现一丝诧异,上下打量了一下左少阳:“‘拥军楷模’,就是你?”

“正是。我家贵芝堂大堂之上,还挂着大将军亲笔题写的匾额。”

陪同而来的祝掌柜忙点头道:“没错!左公子就是大将军册封的‘拥军楷模’。在他手下救治的伤兵不计其数呢!听说为了救治伤兵,差点连命都丢了!”

田少爷脸色更是和缓,但话语还是冷冷的:“你会接骨?”

左少阳故作自傲状,背着两手淡淡道:“在此之前,我替两个人治过伤,可以说,这两个人的伤比你肯定严重得多。一个是合州开玉店的余掌柜,他因为私藏粮食,被官军当街杖刑,打折了两腿,两只脚的膝盖都打碎了。一条腿骨折太严重,我没办法医治,已经残废了,另一只,虽然也严重骨折。我治的另一个严重骨折者,是乔老爷的千金乔巧儿,她因为救粮食,从楼上跳下来,摔断了大腿。骨头都戳出来了,这两人的伤只怕比你的伤势要重吧?”

田少爷听得微微倒吸一口凉气,缓缓点头:“没错,比我的重。我的只是手肘断了,没戳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