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55章 谁都对不起谁

第355章 谁都对不起谁

赵三娘进了清风寺,左右看看,走到院角的钟楼前:……上面清静,咱们上面说话!”

“好!”桑娃子忙答应了。

跟着赵三娘上了楼,来到二楼。这里是个六角形的阁楼,只有栏杆没有窗户,当中吊着一口大钟,足足有差不多两人高,五六个人合抱都抱不过来。一根水桶粗细的大木桩用两根拇指粗的铁链吊在半人高的地方,是用来撞钟的。

赵三娘走到栏杆旁靠着,远处的灯光照过来,照到她脸上,变幻莫测。

桑娃子过去就要抱她,被赵三娘一把推开,一个趔趄差点撞在大钟上,愕然望着赵三娘:“三娘,你这是……?”

赵三娘哼了一声,道:“姓桑的,我怀孕了,你说怎么办?”

“什么?就那一次,就……,不可能吧?”

“不可能?你是说我冤枉你了?我一个寡妇,就那一晚,你趁我喝醉了爬上我的床……,你想不认账?”

“没,没有啊!我没有不认账,我只是觉得,这个,嘿嘿,太突然了点……”

“嘿嘿,这个……”

“我可告诉你!”赵三娘厉声道,“那天晚上你干的事情,可有人知道了!”

桑娃子吓了一跳:“谁?谁知道了?”

“那天阁楼上不知咱们两个,还有一个人睡在里面的,人家听到了。”

“别哄我了!”桑娃子乐了,“我上阁楼之后,先到了屏风后面的门口,看见门上挂着铜锁的门是从外面锁上的,怎么会有人?我看着你跟小郎中你们两上来的,他下楼走了,你不可能飞啊我就在外间找,这才找到你躺在**,嘿嘿,你的身子可真嫩,现在想起来我都直掉口水呢。三娘,你可想死我了!让我摸摸嘛!”

桑娃子过来又要抱赵三娘赵三娘一闪身躲了开去:“先把事情说清楚,说不清,我可要上衙门告你奸污我!”

“你说什么啊!”桑娃子讪讪道,“你说了要我盯着你紧一点,别走丢了,我才一直跟着你,那晚上在**,你那个浪劲,真让人着迷呢!”

当!

便在这时,就听见大钟轻轻响了一下把桑娃子吓了一跳,恐惧地盯着华大钟。

“怎么了?”赵三娘问。

“这钟好象自己响了一下!”

“放屁!”赵三娘怒道,“我怎么没听见?你少给我扯开话题,直说吧,我肚子里你的孩子,你打算怎么办?告诉你我可不想做妾!”

“这个……”桑娃子讪讪凑了过来,“我那媳妇凶得跟母老虎似的,我早就想把她休了!而且,她都不让我碰!成亲好几年了,我都还没碰过她!我的病治好了也不让碰也不知道她想把身子留给谁。”

“你的病?什么病?”

“告诉你也无妨,我以前吧,那玩意起不来,蛋蛋缩进肚子里去,不能人道,所以跟媳妇成亲好几年了却没圆房,前几个月,她从贵芝堂小郎中那里找了一付药给我吃嘿,你还别说这小郎中还真是有两下子,我才吃了大半个月,就能起来了,蛋蛋也落下来了。那晚上在阁楼我和你办那事,那是第一次跟女人那个。所以前没好好咂摸滋味,加上害怕,就先跑了,这些日子,我发现我很坚持小半个时辰了呢,以后保管让你不会守活寡!”

“是吗?那你准备休了你家媳妇,娶我过门?”

“对!反正她也希望我休她,好跟那姓白的走,我都知道,别当我是傻子,哼!我回头就找她说去!”

“不用找了,我在这!”

身后传来黄芹满是凄苦的声音。

桑娃子如同见了鬼似的,猛回头,便看见自己身后不远处站着三个人,正是左少阳、白芷寒,还有自己的媳妇黄芹!

左少阳肩膀上还蹲着那只可怕的黄色小松鼠!

黄芹声音呜咽着:“想不到,骗**的,竟然是我自己的丈夫!”

桑娃子吃了一惊,瞪眼道:“你,你说什么?”心中隐隐觉得不对劲。

鼻芹嘶声道:“那晚上,睡在阁楼外间**的,是我!”

“啊?”桑娃子身子一晃,撞在大钟上,嗡的一声,扭头瞧向赵三娘。

“别看我””赵三娘淡淡道,“我刚才说谎了,其实,那晚上睡在里屋的才是我,左公子搀扶我上楼在里屋睡下之后,生怕有人骚扰我,所以把房门锁上了,第二天是白姑娘帮我开的门,对了,告诉你,你说的那个媳妇喜欢的白大哥,其实是个女人,就是白姑娘,是瞿老太爷的外孙女。”

“不可能!”桑娃子吼道,“我明明是跟你,怎么成了她?”

左少阳从身后拿出一郑床单,扔在桑娃子面前:……这是那张**的床单,上面有处*女落红!三娘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不可能有落红的!”

桑娃子傻了,拿起床单,就着远处隐隐的灯光看着上面的星星点点,虽然看不清楚,却知道不是假的,猛然想起一件事,那天晚上,自己完事之后很慌乱,匆匆下楼的时候,曾经听到过有人问:“你去哪里?”那声音很熟,当时觉得不太像赵三娘的声音,所以自己愣了一下,还以为听错了,却想不到真的错了,自己以为跟别的女人偷情了,没想到偷到的却是自己的媳妇!

桑娃子还是不肯放弃最后的希望,问黄芹道:“那晚上,我走的时候,你说了什么话吗?”

“我问“你去哪里?,……”

丝毫不错!

桑娃子两脚发软,转头问赵三娘:“那你肚子里的孩子?”

“我清清白白小寡妇一个,肚子哪来的孩子?刚才说的,是小妹怀了孩子,现在明白了,那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桑娃子又啊了一声,望着黄芹:“你,你真的怀了孩子了?”

“是!”

黄芹心乱如麻,原以为给自己心爱的男人怀了一个孩子,心中充满了喜悦,却想不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却是女扮男装的,又以为孩子是小郎中的,小郎中虽然没有白大哥帅气,但心地善良”医术高明,助人为乐,也算是难得一遇的佳偶,这才提出让左少阳带自己走,没想到。这也只是一场梦。到头来,还是甩不掉这个没用的男人。

而且,现在这个男人还要为了一个寡妇休丢自己。

黄芹平静地转身,对左少阳道:“左公子,我求你一件事。”

“你说。”左少阳知道这件事肯定不是好事。

“给我开一付堕胎的药,我要打掉孩子!”

“不!”

左少阳和桑娃子几乎同时叫道。

在不知道黄芹怀上自己孩子之前”桑娃子只想着别的女人,甚至动了念头休妻,待知道媳妇怀了自己的孩子,这念头便悄然安生了变化。

但是,这件事他想着总是很不得劲,从那天晚上媳妇儿的热烈回应来看,媳妇儿对上她床的男人不仅没责任何反感,甚至还很愿意地积极地迎合,而当时她根本不知道那个男人其实是自己的丈夫,这才是最让人郁闷的地方。

可是,桑娃子却不敢发火,因为他也是爬上另一个女人的床,并不知道身下的却是自己的妻子,当然,在那个时代,男人上另一个女人的床,只要不是强*奸”也被看作是一种本事,甚至被认为是一种风流韵事,是不需要遮遮掩掩的”桑娃子不是因为这个而不敢发火,而是因为妻子有了自己的孩子”而现在,妻子却不准备留下这个桑家的骨肉或许是桑家承继宗祧香火的孩子了。

桑娃子拿着那床留有他们俩第一次的战场遗留物的床单,哭丧着脸哀求黄芹:“媳妇儿,我刚才说的是玩笑,我怎么舍得休了你呢。现在都有了咱们的骨肉……”

“滚开!”黄芹只是简简单单说了一声。

“喂!”桑娃子有些冒火了,“你背着我跟别的男人偷情,一当然,实际上那男人是我,但是你的心已经背叛我了,你怎么反倒有理起来了?”

“我是跟别的男人偷情了!”黄芹冷冷道,“怀这个孩子的时候,我心里想的也不是你!满意了吧?回去就写休书吧。就算你不写,我也会走!”

桑娃子吓了一跳:“你要去哪里?”

“你管不着!我们谁也没有对不起谁,或者说,我们谁都对不起谁,我不想再见到你,你也不用再在乎我。给我一纸休书,两下干净!不给,我一样要走!”

“媳妇儿!求你了!”

黄芹不再理他,转身瞧着左少阳,缓缓又问了一句:“你不肯给我开药打掉孩子吗?”

“芹嫂子,不要激动,先冷静下来,好吗?”

“你不给我药,我另找人开!”黄芹坚定地说道,转身往楼梯。走,步伐有些踉跄。

桑娃子急了,追了上去:“媳妇儿,你要去哪里?”

“再开这伤心地!永远!”黄芹头也不回,踉跄着下楼梯。

“你别走…………!”桑娃子伸手要去抓黄芹,可是钟楼的楼梯很陡,近乎于垂直了,又黑乎乎的看不见,慌乱之下伸出的手,却正好推倒黄芹的后背上。

黄芹往前摔下楼梯去,叮呤咚隆的,仿佛许多孩子在楼梯上乱跑。最后嘎然而止,悄无一点声息。

“媳妇儿!”桑娃子撕心裂肺一般叫着,追下楼去,慌乱间一脚踏空,直直地摔了下去,就听着一声惨叫,随即也没了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