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64章 同生共死

第364章 同生共死

左少阳有气无力道:“不是我还能是谁?”

“你?你没游走?”黄芹欢喜得一颗心都要炸了。

“我不能丢下你不管,”左少阳喘着粗气。

“你……,你是回来救我的?”

“废话!”左少阳喘着粗气道,“不回来救你,我费那么多劲游回来爬上来做什么?”

“那,你能不能先放开我的……,我的胸。”

左少阳抓住她酥胸的手下意识捏了捏,这才发现软绵绵的很有弹性,猛然醒悟,赶紧抽回来:“对,对不起,我太累了,没注意,以为是块鹅卵石……”

“呸!你的……,你的才是鹅卵石!”黄芹一翻身,抱住了他的身体,**裸的光滑的像一条鳗鱼,“上来点,你半个身子都泡在水里呢!”

这时候,整个礁石只有床铺那么多大一块地方还凸出在水面上,其余都被洪水淹没了,左少阳在黄芹的搀扶下,从水里爬上来,仰面躺着喘着粗气:“靠,在洪水里游泳,真不是闹着玩的,游回来这么点距离,游了那么久,真是累死我了,全身力气都用光了。——等我休息片刻,喘口气,咱们再游回去……”

黄芹抱住他,紧紧地搂着,又哭了起来。

左少阳奇道:“好端端的又哭什么?”

“这世上,还从没人对我这么好过!”黄芹抱着他哭着,眼泪混着雨水,吧嗒吧嗒的的往下落。

“得得,你别这样,是我叫你到河边来的,出了危险,我当然得救你回去,要不然怎么交代啊。”

“你舍命救我,我该怎么谢你?”黄芹搂着他光光的身子,突然,把嘴贴在他耳边说道:“要不,我替你生个儿子吧?就现在!”

左少阳吓得差点滚落水里:“芹嫂子,这会子你就别逗我了。”

黄芹咯咯笑了,笑得好开心,搂住他波的一声亲了他脸一下,抓过身边他的衣服扔在他**的身上:“喏,穿上衣服吧,免得我动心了,你可没地方跑!”

左少阳急忙抓起衣服,听见她又会开一些半真半假的玩笑了,便知道她心境已经打开,不禁心头大喜,也笑道:“我们真要生个孩子,一准跟你一样漂亮。”

“我漂亮吗?”黄芹歪着他看他。

“当然!”

“我跟小妹比,谁更漂亮?”

“两种味道,小妹清纯,你成熟,小妹好象山里的野果,你好像浓浓的美酒。”

“那你喜欢吃野果,还是喝美酒?”

左少阳几乎能感觉到黄芹火辣辣的目光在自己脸上烧灼,有些招架不住,后悔真不该开这样的玩笑,慌乱地说道:“呃……,我喜欢属于我自己的东西,不管是野果还是美酒。”

黄芹又笑了:“我知道你对小妹好,能有今夜,其实我已经满足了。再要贪得无厌,老天爷会罚我的。”

左少阳心头突突乱跳,她这话听着有些让人想入非非。忙岔开话题:“行了,我力气恢复一些了,洪水还在涨,咱们不能等了,我托你顺水飘下去,下面河道是弯曲的,应该能漂到岸边。不过你得把衣裙都脱了,不然太沉……”

“不,我不想光着身子死,如果要 死,就让我体面一点吧。”

“你放心,我水性很好,一定能把你救上岸的!”

黄芹知道这话实在安慰自己,方才左少阳逆水游回来已经累成那样,体力看样子不是很好,如果他单身一人,或许便有希望漂流到下游的岸上,但是如果加上自己,肯定游不到岸边的,到时候两人都得死。所以,她已经打定主意,等一会礁石上坐不住了,就耍个花样,引开左少阳的注意力之后自己跳水,免得拖累了他。

水终于漫过了岩石,不时有顺水冲下来的树枝杂物碰到他们身上。左少阳站起身:“礁石没办法栖身了,咱们走吧!”

黄芹嘶声道:“如果这一次我死不了。我一定好好活下去。不管别人怎么看,我都要好好活下去!”

左少阳伸手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得好!老天爷越要咱们活得难看,咱们就越要活得滋润,气死这贼老天!”

黄芹咯咯笑了:“嗯!真有你的,连老天爷都敢骂?”

“有什么不敢骂的,这贼老天,就想害死我们,还跟他客气做什么?”

“对!咱们一起骂这贼老天!”黄芹也大声冲着瓢泼如注雨夜天空嘶声喊道。

“行了,咱们找机会再骂贼老天,得赶紧走了,再不走,水也会把咱们冲走的。——你放心,我水性很好,咱们会没事的。”

黄芹凄然一笑:“左大哥,我有两句话想跟你说。说完了再下水,好吗?”

“好,说罢,得快点,水涨得很快。”

“第一句话:小妹虽然是我小姑子,但是,跟我情同姐妹,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待她,不要委屈了她!”

“我知道!”左少阳紧张地盯着上游飘下来的一大团黑漆漆的东西,随口说道。

“第二句话——”黄芹悄悄后撤了一步,苦涩地笑道:“你是个好人,可惜我……”

“小心!”左少阳突然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扯了过来,随即,一根大木头冲过了她刚才站立的地方!

“抱住木头!快!”左少阳一把扶住木头,猛地一扯黄芹,将她扯趴在木头上,两人紧紧抱住大木头,顺水飘了下去。

左少阳一只手紧紧抱住木头,另一只手牢牢地揽住黄芹的小蛮腰,把她托出水面。

在漆黑的夜里,大木头载着两人,顺水漂流。

左少阳没有划水,他要节约每一分力气,等待时机。

终于,水流到了一个弧形弯道处,水流不是很急,左少阳急声道:“抱紧木头!我来划水!你什么都别做,紧紧抱着木头就行了!”

“哎!”黄芹答应了,一颗心砰砰乱跳,她从来没有这么渴望过生命。

左少阳一手撑住木头,一手划水,两脚还做蛙泳蹬水动作,推动木头往岸边游去。

回转的水流加快了,瞬间便到了离河岸不远的地方,左少阳大喝一声,猛地加快了蹬水的力度,黄芹也知道到了关键时刻,不顾一切帮着一起划水。

终于,大木头带着两人冲出了激流,进入了缓水区。

左少阳感觉到脚下一实,碰到了河床,他吐了一口浑水,大笑道:“哈哈,到岸了,咱们一条命捡回来了!哈哈哈”

黄芹也踩到了河底的河床,惊喜交加,不顾一切过去抱住了左少阳,两人死而复生,放开木头,在河滩边又蹦又跳,纵声大笑。

两人手拉着手走上岸,都精疲力竭躺在了草丛里。整个河滩都被洪水淹没,他们身下的草地是以往水不到的地方。不过洪水还没有淹没到两岸住家,所以没有惊扰睡梦中的居民们。

左少阳问:“这是哪啊?”

黄芹坐爬起来,左右看了看:“好像是在河神庙附近!”

“他奶奶的河神,差点把我们两淹死,走,反正这会子宵禁还没结束,咱们到他庙里啐他两口!”

黄芹笑道:“正是,河神庙里有帷幔,扯下来给你当衣服,要不然,你这光着身子,知道的,说你被洪水困在河中央,怕衣服沾水太重往下沉所以脱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龌蹉的大色狼呢!”

“好啊,那我这大色狼可要对你龌蹉一下了!”说着,张牙舞爪作势扑过去。黄芹咯咯笑着闪了开去:“讨厌!想抱回去抱小妹去!”

一听这话,左少阳知道,经历这一夜宣泄和生死之后,原先的黄芹又回来了。抑制不住心头的高兴,叫了一声:“芹嫂子!”

“干嘛?”

“没事,就像叫一声。”

“德性!赶明儿小妹过了你家门,我就是你妻嫂,还不有的你叫啊!唉,只可惜小妹没福气当正妻,只能是小妾。我这妻嫂,也就当不成了。”

“在我眼里,她们三个都是正妻,与将来的正妻别无分别!”

“那就好,不枉我先前在礁石上叮嘱你一场。”

提起这话,左少阳顿时想起先前在礁石上黄芹没有说话的话,便道:“对了,在你在礁石上的时候说你有两句话要跟我说,第一句叮嘱我对小妹好,第二句,当时我看见一根大木头冲下来了,光顾得拉开你别撞着木头,所以没听你说的什么。——你第二句说的什么来着?”

“我,我说什么了?我就让你好好对小妹好啊。”

“不是,那是第一句!你说的有两句话跟我说的。”

“是吗?”黄芹顽皮地笑了,“我怎么不记得了?只有一句吧?”

“明明说的是两句……”左少阳也看出来黄芹是故意装傻,当时心情太紧张,因为看见好像是一根大木头冲下来了,那是生的希望,所以没注意听黄芹第二句说的什么,现在她不肯说了,也不好再追问,笑道:“你都忘记了,说明不重要,那就算了,咱们走吧!”

“当然重要!”黄芹嘟哝了一句。

“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啊,”黄芹死里逃生之后,心情大好,莞尔一笑,“你耳朵是不是进水了,老听错!”

“嘿嘿,可能吧,走吧!”